回了宮的東方儀就開始忙忙活活的收拾起東西,她今天把該逛的都逛了,她想要開開心心的離開這個地方。

她不想自己未來再想起這個地方的時候只也有滿腔恨意,即使她再也不想回來,但她卻不想懷著恨意過未來的生活。

正在收拾的空擋,司徒青就從窗子外翻了了進來。

他一臉認真的盯著東方儀說道:「明天宮裡的落妃娘娘要去宮外行香拜佛,你到時候就換上宮女的衣服混進隨行的隊伍里。

但你一定要在明天一早就稱病說無法起身好不讓任何人進你的寢宮打擾你。

這樣才能給我們的逃跑多爭取一些時間。」

東方儀頓頓的點了點頭回了個「嗯」

字。

送走了司徒青之後,東方儀就又開始繼續收拾起東西,還拿了許多貴重的東西,比如玉璧,珠串,首飾之類的。

皇后的東西多是珍貴的,那些不是王公貴族送來的要麼就是赫連祈之前賞賜是,反正都要走了,那這些東西可不能浪費,得帶在身上做盤纏!一想到這裡,她手下收拾東西就收拾的更為興奮,她財迷的性格可是永遠都不會變。

不一會卻發現寢宮外有動靜,東方儀有點警惕的把自己收拾好的東西放在了床褥里,躡手躡腳的走出了宮門。

卻不料看見的人竟是赫連祈,東方儀的眼神在一瞬間閃爍了一下,嘴唇也止不住的抖動。

「參見皇上。」

東方儀欠了欠身子說道。

卻見那對面的男人一步步走到了她的面前,抬手就要撫摸上她的臉,卻被東方儀一個閃身給躲了開。

「皇上沒事就快離開吧,臣妾這裡……臟。」

東方儀冷著聲音說道,句間都帶著驅逐。

赫連祈看著面前女人的樣子無奈的垂下了手,眼中糾纏的神色讓人無法看清,隨即便轉身離開了。

看見他完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東方儀才猛的舒了口氣。

輕聲對著空氣說道:「永別了赫連祈,願我們今生永不再見。」

東方儀收拾東西的時候,那枚玄武玉佩掉了出來,她拿起它看了看但隨即就把它丟到了一旁。

反正都要走了,這宮裡的一切又和自己有何干係,忽然又想起那日,楚妃和神秘男人的對話,不禁下意識的咬緊了嘴唇,自己終究對赫連祈是心懷不忍的。

想到這裡東方儀就搖了搖頭,想將這些不好的記憶從腦子裡甩出來,又將那些收拾的包袱藏到了床榻底下,這才穿上了宮女的衣服合衣躺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那藥材鋪的老闆,帶著老花鏡從裡屋趕忙走了出來。

看著他那焦急的樣子,就知道對這顆人蔘有多麼的重視。

他拿著那顆人蔘仔細的端詳了起來,樣子極為細心認真。

許久之後,他抬起頭來,看著杜雪寧問道:

「這位夫人,這顆人蔘你打算多少價錢出手?」

聽了那老闆的話之後,杜雪寧思考了一會兒。

雖然她現在知道這棵人蔘的價格不菲,但畢竟不知道準確的行情。

一旦價錢給低了,那可就不划算了,於是她便反問道:「我想聽聽您最高能出多少銀子!」

那老闆掂了掂手裡的人蔘,臉上做出一副平淡無所謂的樣子。

想給人造成一種這棵人蔘並不怎麼值錢的假象。

不得不說他太低估杜雪寧了,從一進屋。看到那老闆看這人蔘時的表情。

杜雪寧就知道這棵人蔘的價錢應該是不菲的。

「五十兩銀子。」

那藥材鋪的老闆做成一副肉疼的樣子,艱難的說道。

「五十兩銀子,我知道了。」

說完,杜雪寧一把搶過了人蔘就要往懷裡揣。

「唉唉,有話好好說,價錢好商量。」

那藥材鋪的老闆趕忙攔住了杜雪寧,語氣立馬緩和了些。

他一看杜雪寧連價錢都沒有回,直接就要走,便猜想自己給的價錢,讓她很不滿意。

「一百兩。」

那店老闆伸出了一個手指,送到了杜雪寧的面前說道。

杜雪寧垂眸思索了一會,這店老闆一下就漲到了一百兩,而且還這麼輕鬆,那這顆人蔘的價錢應該不止這些。

「不賣。」

杜雪寧一邊說著,一邊將人蔘迅速的揣到了懷裡,轉身就要往外走。

「一百五十兩,不能再多了。」

那老闆一副肉疼的要命的樣子,攔在了杜雪寧的面前說道。

「二百兩,一口價。」

杜雪寧伸出兩個手指,送到了那店老闆的面前,語氣堅定的說道,絲毫沒有迴旋的餘地。

「這,這…要不一百……」

「不行,我這人蔘可是難得的極品,就這個價錢,我還心疼著呢!」

那店老闆剛要給回價,就被杜雪寧給打斷了。

看著杜雪寧那堅決的樣子,店老闆便也看得出沒有迴旋的餘地。

那顆人蔘確實是一顆難得的極品人蔘,二百兩也算是比較高的價錢了。

不過在他的手裡還是能創造不少利潤的,於是他就心一橫,點了點頭說道:

「好,二百兩就二百兩。」

不難看出,那店老闆真的是肉疼,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樣子可是心疼的很。

「好,成交。」

杜雪寧滿意的點了點頭,站在一旁的丁策,毫無表情的臉上,嘴角劃過一絲不被察覺的笑。

這個女人倒是精明的很,之前在山裡還聽她說人蔘值個百八十兩的。

這會兒竟能跟那店老闆要出兩百兩的價錢。

很快就辦好了手續,二百兩銀票就攥到了杜雪寧的手裡。

「老闆真是識貨,以後有好東西我就往你這送,我這還有一件更好的,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

杜雪寧一邊將銀票往懷裡揣,一邊淡淡的說道。

「還有更好的,那好,我倒想看看還有什麼東西能比人蔘更好。」

一聽杜雪寧的話,那店老闆眼睛里又放出了光,彷彿就真的看到了一件比那人蔘更好的物件似的。

「您上眼。」

說著,杜雪寧就把草袋子里的那條三頭蛇放在了桌子上。

說話的時候,她仔細的觀察著那老闆的表情變化,好能知道這條蛇到底是不是值錢的東西。

之前在賣那顆人蔘的時候,她也是用的這種方法。

就在那老闆看到那條三頭蛇的時候,眼睛中的亮光比看到那根人蔘的時候還亮。

這讓杜雪寧著實是感到意外,對她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意外驚喜。

自從看到那老闆的表情之後,杜雪寧的心裏面就有底了。

於是,便穩了穩自己的情緒,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說道:

「要不是看你買了我的那根人蔘,我這稀罕東西,根本就不會讓你瞧的,

沒有實力的買家,我根本就不會讓他們看。」

那老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三頭蛇上,聽了杜雪寧的話之後,他趕忙站了起來。

「你打算多少錢出手?」

那店老闆一臉嚴肅的問道。

「四百兩。」

杜雪寧伸出四個手指,一本正經的說道。

說完,她依舊是仔細的觀察著那老闆的表情變化。

只見那店老闆聽到杜雪寧說完價錢之後,先是皺了皺眉,很明顯在思考著一些事情。

不用猜就知道他是在考慮這三頭蛇能給他創造多少利潤。

「老闆,你也識貨,別說這鎮上所有的藥材鋪,恐怕省城的藥材鋪里也找不到一條這樣的蛇。

我這蛇如果拿到省城去,恐怕就不止四百兩了。」

杜雪寧一邊說著,一邊伸出了四個手指,樣子神神秘秘的極為認真,就好像她說的是真的似的。

一旁的丁策,看著她那扯謊的樣子,嘴角勾起了淺淺的笑。

那店老闆聽了杜雪寧的話之後,又仔細的看了看那條三頭蛇。

不難看出,他在猶豫,同時也不難看出那條蛇對他還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

這一切的細微表情變化,都看在了杜雪寧的眼裡。

此時的她心中暗暗的竊喜,對這條蛇的價錢,她心裏面已經有了盤算。

「三百兩我就留下。」

那老闆頓了頓,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說出來這個數字。

杜雪寧也看出來了,再想賣高一點價錢,恐怕也真的費勁了。

「我也看出來老闆你是誠心的想要,我也是誠心的想賣,不如這樣,我們取一個中間價。

三百五十兩,行的話你就留,不行的話,我就走人,改天去省城大藥店裡面賣,價錢只會比這高,不會比這低。」

說完,杜雪寧就羊裝著把蛇裝好,給人一種沒有還價的餘地。

剛才買人蔘的時候,店老闆對杜雪寧也多少了解一些。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