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心聲流非常的火,我看了幾本,就發現這個題材真的適合我!

那就是那種很奇妙的感覺,我看其它的書,總會覺得大佬好厲害!

唯有心聲的這個題材,我看別人的書,心中空前自信!

丫的,明明是那麼有意思的題材,為什麼寫的那麼水和麻木?

我上,我也行!

然後就有了這本破書!

我承認我跟風,但我可以對自己寫的每一個文字負責!

全都是精神分裂字!

所以,你們願意支持一下,如此幸福的我嗎?

不再只是差了一點點?

愛死你們,么么噠!

此書為每一個正版讀者而寫。

——————分割線————————

旗子,也就是flag

新加一個舵主加一更。

新加一個盟主加五更。

有白銀的話,加更二十章,外加女裝直播。

首訂的話,有多少算多少,每多一千首訂,就加更一次。

當然,這些加更,要慢慢話,明天保底要1,5萬。

再加更的話,我擔心自己有點支撐不住。

——————獻祭環節————————

同行是冤家,我這一次獻祭幾個玩玩!

書名:《熱血傳奇之開局簽到隱身戒指》

推薦語:攜帶傳奇遊戲穿越高武,在遊戲里打怪苟到無敵

書名:《我在萬族打造氣運神朝》

簡介:種田流、氣運流;我,朱天命要建立無上運朝,吊打諸天萬族。

書名:《芳魏》

簡介:魂穿曹芳,降臨后三國時代,我絕對不會讓一切悲痛發生!!!

書名:《紅樓蓉大爺》

簡介:魂入寧府,在賈蓉的新婚夜裡醒來,開局就娶秦可卿!忘不了的十二釵,鳳姐兒、黛玉、寶釵各個迷人,觀看此書,請先系好安全帶!

書名:打造究極生物

簡介:擁有基因融合能力后,在異世界不當人之旅……(主宇宙為漫威,文風偏向黑暗)

書名:《覆秦從計劃開始》

簡介:趙昆:「義父別怕,萬事有我,只要攻破了咸陽城,你當皇帝,我就是太子,沒人敢反對!」 回到季府,季雲滔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桌上放著那封沾血的信件。一股從內心噴涌而出的情懷,讓他對這個陌生的世界有了一絲熟悉感。

那是前世時,那個十八歲的熱血少年,一身戎裝,手持掛著刺刀的步槍與越境的他國武裝人員對峙。由於不能射擊,挑起兩國更大的軍事衝突,那一日,滴著血液的刺刀與犧牲的戰友,成為了他內心深處歷歷在目的血色戰場。

退役后,他從未與人炫耀過那枚從未再次佩戴過的一等功獎章,每當被人誇讚時,他總說,真正的英雄,是那些長眠著,永不腐朽的豐碑。

這個世界是殘酷的,人性是無法猜透的,但無論如何,依然有人堅守著本心。不為皇,不為權,更不為財。就如那時的他,若是給他十萬二十萬金錢,讓他去付出自己的生命,他,絕對不會與敵人刺刀見紅,寸土不讓。

這一刻,季雲滔終於明白,原來自己的信仰一直未改變。

為家、為國、為民族!

他季雲滔自始至終,都未想過,為了自己去衝鋒陷陣。

春風帶著溫暖給大地萬物披上了熱毯,僅一夜的功夫,原本堅固厚重的冰雪開始溶解。

午時的陽光照射在季雲滔的身上,感覺不到任何暖意,不斷消融的冰雪,瘋狂攝取著地表的溫度。

此次到神洲邊界迎接北晉小王子,季雲滔特意在全京城的御前衛中精挑細選出了七名高大威猛的侍衛一同前往。

讓人疑惑的是,季雲滔三名親兵里,居然沒有六子與小伍,而是挑選了兩位身材嬌小的侍衛。

南宮柔雙手都縮進衣袖,比往常還要寒冷的冰雪融化天氣,看著一條條隨著冰凍的河床北上還鄉的百姓,他們得趕在春雨來臨之前回到家中,領取朝廷頒發的種子。只要播種好莊稼,春去秋來,富饒的陽洲土地,定會是五穀豐登。

故意的,這狗官肯定是故意的……!

南宮柔朝著季雲滔的背影就是一通王八拳,咬牙切齒的想著儘快逃離這該死的狗官,還好,此次北上,就可以天高海闊,任本小姐自由飛翔了。

啊哈哈哈……南宮柔真想放聲大笑!

季雲滔正在與侍衛們商議,全然不知南宮柔的興奮,即使是知道了,他可能比南宮柔更興奮。因為南宮柔三人只要安全脫身神洲,南宮姬發的死,就完全天衣無縫。

「如今江河還未解封,北晉小皇子到達杭州城后休整,這會兒,二皇子已經也快到達杭州地界了。」

季雲滔看著輿圖上的山川河流說道。

「大人,兩國使團,且兩國皇子都在其中,僅憑咱們這十來人,是不是有點少了?」

一名試百戶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季雲滔合上輿圖,哈了一口熱氣,搓著手說道:「誰說只有咱們這點人了?二皇子親率三百金吾衛,還有各州府沿途護衛,只是咱們監察院明面上只有這點人,暗地裡院長有什麼安排,不是我們能揣測到的,我們啊,認真完成院長交代的事就可以了,大人物之間的博弈,豈是我們這些螻蟻指手畫腳的?」

魁梧的試百戶放不下自己好奇心,低聲問道:「大人,既然已經有了金吾衛前去護衛,那咱們這點人手去也只是錦上添花,多幾張吃飯的嘴罷了!既然讓咱們出來了,就不是什麼小事情,能不能讓弟兄們預先一有個心理準備。」

季雲滔拍了拍比自己稍矮的試百戶,語重心長的說道:「收起你那點好奇心,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陛下與院長為何會讓你家大人我帶隊去干這一票,還不就是本官少看少想多做事。像我這樣的人,簡稱人狠話不多,院長才會讓咱去辦事,為什麼?就是因為不會問為什麼……!」

季雲滔看著這位試百戶懷疑的眼神,戰術性的咳嗽:「咳咳~本官這是在教你如何做一個合格的打手。咦~你這是什麼眼神,你可以懷疑我的話,但不可以懷疑我的人品,在南苑一戰你可聽聞?本官一馬當先,手持橫刀,窮凶極惡的匪徒在本官的刀下如砍瓜切菜……!」

季雲滔說著說著便發覺身邊的侍衛都已經離去,都在檢查裝備以及補充乾糧。

打消了手下對任務的目標的詢問,一回頭,就看到了在身後捂著嘴嘲笑自己的南宮柔。

啊呀!膽兒挺肥!

南宮柔見這狗官居然壞笑著走向自己,南宮柔下意識的跑到謝婉玲的背後躲著,握著小拳頭挑釁著季雲滔。喲呵……!真是八十歲老奶奶去蹦迪……想通了是吧!

季雲滔也不動武,站在原地雙眉挑動,看著露出一個腦袋和一隻拳頭的南宮柔。

「大西幾……小腦虎……阿巴阿巴……阿巴巴……」

季雲滔跳起了曾經南宮柔作為階下囚時,他逼迫南宮柔學的一種舞蹈……!

南宮柔大半個身子從謝婉玲身後露出,伸出手指顫抖著指著那個可惡的狗官。

「你你你……你你你……去死吧你……!」

一曲舞完,季雲滔假裝往手心吐了口唾沫,在氈帽上劃過,挑釁的看著發狂的南宮柔。

「你急了……你急了……!」

季雲滔戲謔的聲音傳到了南宮柔耳中,咬牙切齒,忍不住想衝上去給這個狗官一頓王八拳。

一陣風吹起謝婉玲的鬢角,對著季雲滔露出歉意的微笑。替自己這個頑皮的妹妹道歉,季雲滔看在這個善解人意,溫婉賢淑的未來嫂子面子上,不再繼續刺激南宮柔。

同樣是女人,怎麼差距就這麼大捏……?

李慕站在一旁擦拭著配劍,雖然從未有人見過他出鞘過此劍,但我們的李慕李大俠還是以劍客自居。

拍了拍胸前包袱,感受著包袱傳來的重量,這次李慕就小心多了,上半輩子是否過得不那麼拮据。是否能三書六聘,迎娶自己心愛的女子,全都在自己胸前的包袱里了。

季兄出手就是闊綽,一出手就是三百兩白銀,五十兩黃金,以及兩塊美玉。

雖然是酒桌上認的兄弟,拜的把子……!

似乎……自己喝了也沒那麼不堪嘛! 褚晨的答案已經不重要了,他的態度說明了一切。

回到房間,發現司耀卻不在屋子裡,不知道他去哪兒了,不過誠如他所說,就在褚家的範圍內,雖危險,卻也安全,她倒是沒有太擔心。

有些事卻是刻不容緩要去做的,她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爾妍,「爾妍,在實驗室的保險柜裡面,有一小瓶熏香,你幫我拿出來,送去官方檢測機構做成分鑒定。」

「為什麼啊?」爾妍也有好些天沒見到她了,聽到她的聲音很高興,只是還沒來得及聊兩句,就聽到她這樣說。

「我有用,你幫我去做就好。」她說道,「對了,這件事誰都不要說,你自己去就行,報告結果出來以後,直接拍照發給我,報告你留好。」

「哦。」她有點疑惑,事實上他們調香師對香料成分都是了解的,根本不需要做鑒定這種東西,如果需要第三方去做鑒定報告了,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性——成分可能出了什麼問題。

聽她的語氣,感覺還是蠻緊張的樣子,爾妍便也沒有再多問,「你現在還在帝都嗎?」

「沒有,我回褚家了。」

「哦,那……你跟司總也在一起了?」

「嗯。」蘇韻應了一聲,「你那邊還好吧?最近我不在,項目應付的過來吧?」

「還好,都是些基礎活,簡單是簡單,就是無聊了點。你什麼時候回來,我等著你開發新品呢。」爾妍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的說。

身為一個調香師,不斷的研發新品,發現新的組合和融合才是最有挑戰性和最有成就感的事。

武爾妍閑著沒事自己也會學著調製些,但不得不承認,這東西天分還是非常重要的,不管她怎麼努力,總是感覺離高檔香水還是差了一些,而每次只要蘇韻稍加調整,哪怕只是那麼一點點的調整,就會變得截然不同。

「嗯。」她也不知道在這裡還要待多久,雖說是三天為期,可那三天的時間,不過是給褚國棟一個期限,免得他無休止的拖延下去。

而外公的死因,最後終將還是她來查出真相。

爾妍跟在她身邊那麼久,聽得出她的心不在焉,「你沒事吧?是不是帝都的事情不太順利啊?你也不用灰心,調香行業協會本來就是很難進的,除了能力還要熬資歷,不讓進咱也不稀罕,多拿幾個國際獎項不比那個牛掰!」

「對了,你是去看你外公的嗎?怎麼會從帝都跑到褚家那邊去了?」

以為她是因為沒能進入調香行業協會的事不愉快,武爾妍還好心的開導她,對她在帝都發生的事完全不知。

不過,從她的話里倒是透漏出一個信息,她還不知道外公已經去世的消息。那也就是說,外界是不是不都知道?外公過世的事,還沒傳出去?

「家裡這邊,發生了點事兒。」

頓了下,她略一沉吟說,「我外公過世了。」

「你外公過世了?!」聲音之尖銳,幾乎能穿透手機的揚聲器。

馬上把手機拿遠了一點,她等聲音小些才靠近耳朵,就這,爾妍的碎碎念也不斷傳來。

「怎麼會啊!上次你不是說他雖然睡眠不好,精神還可以嗎?而且……而且好像很突然啊!」停了停,似乎想到了什麼,爾妍說,「不對呀!你外公不是褚老爺子嗎?如果他過世了,這件事肯定會上新聞,我不可能沒有看到過啊!」

她平時很喜歡看一些八卦資訊,如果褚老爺子過世的消息登出來,她不可能沒看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