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倫丁的直覺告訴他那管試劑很危險。

菲林醫生拿著那管試劑走到了瓦倫丁的身旁,端起針管放在燈光下。慘白的燈光穿過試劑被染成了血腥的紅色,經過試劑中玻璃裝的溶質不斷反射,讓他想起了前世玩過的一款遊戲里的刀具皮膚。

針筒|多普勒(嶄新出廠)

「漂亮嗎?」

嗯?

瓦倫丁覺得事情有點不對。這是這名菲林醫生在實驗中第二次主動跟他說話,上一次是因為自己身體素質的提升讓她稍微有點驚訝,這次瓦倫丁不太明白是為什麼。

他想說些什麼,菲林醫生卻再次開口了。

「每一次看到這管試劑,我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你說話根本沒有起伏好么?怎麼就控制不住情緒了?

菲林醫生慢慢轉動著她手中的針管,紅色的光線在瓦倫丁的眼前變幻,讓他有些不適。

「沒有什麼能夠媲美它的美麗,就算是至純源石也不行。」

針管的保護套被拔了下來,針尖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看的瓦倫丁有些發憷。

他感覺有點心慌,似乎那針管中的艷麗液體是世間最毒的毒藥。

瓦倫丁晃晃腦袋把腦海中那些恐怖的想法驅趕出去,眼中的餘光卻瞥見實驗室除了面前的這個菲林已經空無一人。

不對,還是有人的,不過那些人都離他很遠,似乎是在畏懼著什麼。

難道他們在害怕那管試劑?

這世間還能有比源石更可怕的玩意?

接下來,菲林給了他答案。

「這是世間最美的事物,能讓人類擁有神靈力量的神奇液體。」

「其名為『鑰匙』,它能打開任何人心中的門,打開那扇封鎖著成神之路的門。」

成神?

瓦倫丁心中突然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古往今來,妄想成神者,都沒有好下場。

這管藥劑,能讓他死。

「……我覺得我們可以繼續一開始的實驗,這種珍貴的東西就不要浪費在我身上了好么?」瓦倫丁慌了,忍著身體的疼痛開口,想要制止面前的這個似乎已經瘋了的菲林。

然後菲林直接把針管扎在了瓦倫丁的頸部動脈上,將一整管的試劑都注射了進去。

瓦倫丁目眥欲裂,一股難以忍受的痛楚再次席捲他的全身。

「『鑰匙』有兩把,曾經用過一把,在另一個實驗體身上。」菲林醫生看著身體不斷顫抖的瓦倫丁,嘴角咧開露出瘋狂的笑意,她的臉頰甚至染上了一抹潮紅。

「那個孩子引發了『炎魔』事件,給萊茵生命造成了不小的損失,但是也誕生了一名技藝卓絕的實驗體。」菲林醫生將手中的針管扔到一邊,向後退了幾步,看著躺在床上的瓦倫丁:「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伊西斯。」

「去請塞雷婭主任過來,接下來可能有些小小的困難需要她的幫助。」 林漠轉身走到桌邊,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罐子,放在桌子上。

罐子裡面,有一個拇指大小的肉蟲,肥碩至極,就和一般的菜蟲差不多。

「這是一個苗疆蠱蟲,名為追蹤蠱。」

「這種蠱蟲,也是子母蠱的一種,分子蠱和母蠱。」

「現在你們看到的,是母蠱。」

「而母蠱,能夠感應到子蠱的方位。它頭部所指的方向,一直都是子蠱所在的方向!」

林漠輕聲說道。

方悟德面色有些驚撼,他是知道苗疆蠱族的。

而且,當初桑卓大師的手段,他也是親眼見到的,他很清楚苗疆蠱族的能耐。

說真的,他現在看到蠱蟲,都有種心理陰影。

這種東西對普通人來說,實在是太恐怖了!

劉天祥面帶詫異:「苗疆蠱族?」

「真的有這個種族嗎?」

「我聽家族長輩提及過,據說是一個特別神秘的種族,只存在於苗疆的十萬大山裡面,不會出山。」

林漠笑道:「現在,他們不僅出山了,而且,還有不少人進了廣陽市!」

「這一點,方家主最清楚了!」

方悟德面色尷尬,把之前桑卓大師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劉天祥聽完,面色微變。

他看著林漠:「林先生,您拿出這個蠱蟲是什麼意思?」

「難道您覺得,我家也跟苗疆蠱族有勾結?」

林漠輕聲道:「不是你家,是劉天佑!」

「劉天佐的死,也是他一手造成的!」

劉天祥眼中閃過一道精芒:「你有證據嗎?」

林漠輕笑:「我當然有證據。」

「可問題是,這些證據,你們是接受不了的。」

「不過,我可以用別的方法證明這件事!」

劉天祥立馬道:「怎麼證明?」

林漠指著追蹤蠱:「我之前抓了一個苗疆蠱族的人,把子蠱放在她身上。」

「我故意讓她逃走,現在,咱們利用母蠱,就能找到這批蠱族人的位置了。」

「劉天祥,你可敢跟我一起去會會這批蠱族人?」

劉天祥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有何不敢!」【秀美閱讀】,海量好書等你看!

林漠滿意點頭,拿著那個木罐子,帶著劉天祥下樓。

林漠也沒帶其他人,一個人開車載著劉天祥,順著追蹤蠱指向的方位,一路來到城郊。

在快趕到那個獨院的時候,這追蹤蠱的動靜明顯大了一些。

林漠將車停下,看著數百米外那個獨院:「母蠱反應這麼強烈,應該就在這裡了。」

「為了不打草驚蛇,咱們得走過去。」

劉天祥深吸一口氣,打開車門準備下車,卻被林漠一把拉住。

「不能這樣直接過去。」

「這些都是苗疆蠱族的人,在這院落四周,不知道有多少蠱毒。」

「隨意靠近,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林漠沉聲道。

劉天祥面色一變:「有這麼恐怖嗎?」

林漠撇了撇嘴,如果方悟德在這裡,絕對比他謹慎得多。

「這個拿在手上,可以保你百毒不侵!」

林漠拿出一顆珠子,遞給劉天祥。

劉天祥詫異:「這是一個玉珠子啊,這麼神奇嗎?」

林漠也懶得解釋,這個玉珠子,可是阿蠻隨身戴了十幾天的。

阿蠻體質神奇,所有蠱毒,對她都無效。

這玉珠子被阿蠻佩戴了一段時間,也能抵禦一些毒性,但有時間限制。

最多能用一天時間,之後,效果就會消失,畢竟只是沾染了一些阿蠻的氣息嘛!

劉天祥握著玉珠子,緊跟在林漠的身後,悄悄來到了這個獨院外面。【掌中雲文學】,了解更多新書資訊!

在這一路上,林漠也發現了,劉天祥自身的實力還是不弱的。

他自小習武,內力也小有成就,尋常六七個人,估計不是他的對手。

在這樣的環境下,倒也有點用處,至少他腳步輕盈,不會被人發現。

來到院牆邊,劉天祥直接便要翻牆過去,但被林漠一把拉住。

劉天祥詫異看了林漠一眼,壓低聲音:「沒事的,這種院牆,我隨便就能翻過去。」

林漠擺了擺手,沒有說話。

從身上掏出一個瓷瓶,打開瓶蓋,裡面爬出來一個渾身赤紅的蜈蚣。

劉天祥瞪大了眼睛,這蜈蚣看著就很兇悍啊。

林漠把蜈蚣放在地上,蜈蚣哧溜溜地爬向牆邊。

就在此時,牆邊也傳來一陣細微的響動。

突然,一個黑影迅速衝過來,張嘴直接將那蜈蚣吞了進去。

此時劉天祥才看清楚,這黑影,竟然是一條渾身漆黑的小蛇。

這小蛇速度極快,縱然劉天祥,此刻也嚇得後退了一步。

這種蛇,一看就是那種毒性極強的。

林漠倒是一臉平靜,他靜靜地看著那小蛇,彷彿絲毫不懼似的。

小蛇把蜈蚣吞下去后,便直勾勾地盯著林漠,好像準備襲擊過來似的。

突然,它身體一顫,然後直接在地上翻滾起來,好像很痛苦似的。想免費看書嗎?關注【【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爆款熱門、海量精品、都市玄幻、言情霸總應有盡有!

「它……它怎麼了?」

劉天祥低呼。

林漠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說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