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張立強這麼一說,張白晴自然臉上多了幾分不樂意,現在說她是個外行了,難道他是忘了,如果不是她給他想了一個這麼好的法子的話,恐怕就不會有這麼火爆的生意了。

來到染布房,張白晴打小自然是從這裡玩到大的,四處打量了眼也沒發現什麼新穎的東西,「爹,這裡還是老樣子。」

「你看那些布沒?」張立強用手指著。

張白晴順勢看去,眼中倒是多了幾分波瀾,一臉疑惑,「爹,你為何不賣這些布色與花紋了,當初若沒有它們的話,恐怕張記布莊也很難能夠在聖京城站穩腳了吧。」

「時間在推駛,個人的喜好都在變,這些陳舊的東西始終都會被新穎的東西所代替,自然要隨著大眾的變化而變化。」張立強低頭看著水缸里倒影的人影輕聲嘆了一口氣,「恰恰傾青布莊的每一匹布都很新穎,不管是從花紋上還是布色上,都是我們永遠想不到和不敢嘗試的。」

「而且傾青布莊也會每隔一段時間將店裡的布匹翻新,若我們將這些仿布生產的太多的話,到時候吃虧的只會是我們自己。」

經張立強這麼一分析,張白晴倒多了幾分贊同,想不到他分析的如此的長遠,不過她現在可謂是對這個傳說中的傾青布莊更加感興趣了。

閑的嗑瓜子的靖柏一看青城來了,急忙迎上前,「乖乖,你總算是來了,你瞧瞧今日,店裡連個客人都沒有。」

「對了這兩位是?」靖柏打量眼站在青城身後的南俊馳和香巧。

「這個是掌柜,這個是我的一個遠房表弟。」青城將手裡的布匹給放在桌上,覺得有些口渴的自個兒倒了一杯茶,這一路上可把他給渴死了。

「咳咳..」

青城還未嘗到杯里的水,聞聲,見南俊馳抿了一下嘴唇,只好作罷的將杯里的水給遞了過去,「掌柜的,這天也怪熱的,你喝點潤潤嗓子。」

南俊馳不語,直徑接過茶杯,喝了一小口。

見他一副神氣的模樣,青城沒好氣的翻個白眼,怎麼這麼快就過上掌柜癮了,要知道,他可才是正主掌柜,若不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以為能輪到他?

「掌柜的快坐,快坐。」靖柏一聽,連忙讓南俊馳坐,還不忘將凳子擦了擦。

「哇,青城之前怎麼沒聽你說過掌柜長得這麼俊。」一旁的靈薇一臉花痴的用手碰了一下青城,小聲的埋怨道。

我去!

大家都這麼的職場風嗎?

至於香巧與南俊馳會不會相互認出來,青城可是一點也不擔心,畢竟他們這也是頭一次見面。

「這布匹應該不是我們店裡的吧!」靖柏這才注意到了桌上的東西,用手摸了摸,有些遲疑的看了眼青城,「這花色倒是跟我們之前的那批布匹有幾分相似。」

「你也發現了?」青城聽靖柏也這麼一說,他現在更加確定了心中的猜想,定是張記布莊想要以效仿他們店的布匹為目的賣貨,要知道,這些百姓才不會考慮的那麼周全,他們只會,那裡能夠滿足他們的需求就去那裡。

之前青城為達到物以稀為貴的目的,每天的布匹有限,為的就是能夠讓他們有足夠的緊迫感,但是若這些惡劣的仿布一出現的話,完全就會將他之前的計劃給全部打亂。

「可這質感跟我們的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這種貨也會有人買?」靈薇順勢摸了摸,忍不住的發出質疑。

「有,而且還很多。」經靈薇這麼一說,青城有些無奈的坐下,不忘將自己所看到的事實給說出,「我這匹都是我用了吃奶的勁兒給搶來的。」

「無腦的效仿只會過度的消費老顧客。」南俊馳不由多看了眼桌上的布匹,似乎明白為什麼之前青城要去張記布莊買布匹了,「布莊最重要的是新穎,只要我們將這些貨物更換的勤些,就算再多人效仿也沒用,爛大街的東西,想必沒幾個人喜歡吧。」

南俊馳不經意的一段話倒是點醒了青城,倒是對他多了幾分賞識,看來他對這行業還是有那麼一點意識的。

「對啊,既然那麼那麼愛效仿,那就隨他們去吧,只要我們不按套路出牌,他們自然也拿我們沒轍。」靖柏也一副茅塞頓開,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來到南俊馳的身旁說道,「掌柜的,其實老早我跟靈薇就想見你了,我們倆可崇拜你了,你設計的那些花色和花紋別提有多受這些買主喜歡了。」

「嗯嗯。」靈薇激動的點點頭。

「喂,喂,你倆夠了啊。」青城見靖柏那一副狗腿的模樣,有些忍耐不了的出聲制止,「別一會兒他被你倆給吹上天,摔下來會疼的。」

「是吧!掌柜。」青城咬牙切齒的朝南俊馳笑了笑。

「我覺得他倆說的挺好的,我倒是挺愛聽的。」南俊馳不以為然的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像似沒聽見剛剛青城的那番話般。

見他一臉不害臊的模樣,青城也難得跟他廢話,看在南州錢莊尚還有他一半的股份在,倒也不跟他多計較什麼。

將話題說到正題上,青城看了眼桌上的布匹,他們之所以能夠這樣肆無忌憚的效仿,自然是因為他們的貨沒有專屬的標識,待有了標識后,就算效仿也沒用,畢竟一份料子一份貨。

就好似24世界淘寶上的,正品與A貨一樣,要看每個人穿著的心態。

用手沾了些茶杯里的茶水,在桌上倒是畫了幾個符號,「你們看看,那個比較好看?」

「這是?」靖柏一臉好奇的盯著桌上看。

「屬於我們傾青布莊專門的標識。」青城抬頭看了眼一旁不語的南俊馳,「掌柜你看意下如何?」

「你說了算。」並未有想發表意見的南俊馳將發話權給了他,他願意將南州錢莊分他一半,自然也是對他的能力有信心的。 ……

……

(章節晚些時候huan,訂閱的小天使們不要著急,又或者可以晚點訂閱,謝謝體諒。)

……

且她腦中也多了一套修鍊劍訣,是為《抱元訣》,一共為九重,可修鍊至太虛境。以她目前的修為,只能查看到第一重的修鍊法門。

每次聽到別人說:「不是我吹……」時,那個人就要開始吹了

任何人的一句話他都能接茬兒

比如一群人討論誰剛買了輛車時,立馬擺出一副特別了解那輛車的傲嬌臉,還順帶扯上哪個跟他很好的七大姑八大姨也有。

朋友圈永遠是在哪兒度假,今天接了哪幾個大項目

哪個大咖又請他去XXX豪華餐廳吃飯

即使你就看到他在路邊吃饅頭

聚餐時AA制,讓他掏錢時那架勢,那范兒,整得跟他請客那樣

也有些大神肚子有那麼點兒墨水,所以開始把自己宣傳得知識淵博

吹起牛逼來也能收放自如,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

曾經做過哪些大號,吸過百萬粉絲,每一篇文章都是100+起

引來了一堆堆對他崇拜的要死的fans

很好,吹牛逼還能製造商機呢,開啟收費開班授課模式

對於這些人,我只能豎起大拇指,說句:JJburst!

你們都diao,哪裡像我沒素質沒追求讀的書還少

所以,我真的很高興能遇見你們呢

總有那麼些人打著為你好的名義去插手你的人生,對你的人生指手畫腳

有些更是以過來人的姿態苦口婆心的束縛你

而你卻無可奈何,不能罵不能反駁,因為他們的出發點是:為你好!

我就喜歡單著不喜歡那麼快兩個人生活,可你卻覺得我年紀那麼大,再不找個人好好過日子就晚了,所以熱情無比的給我介紹這個介紹那個;

我不喜歡吃素的東西,可你覺得多吃素的對身體好,當然你也喜歡吃素的,所以整天在我面前說吃那麼多葷菜容易高血壓容易得病;

我覺得我挺孤獨的,可你覺得我條件那麼好,說孤獨就是自我麻痹的墮落,所以整天給我灌輸雞湯,讓我多喝一點防止腦殘;

我在家裡喜歡以放鬆姿態的坐著,可你覺得毫無形象可言,所以就說我坐沒坐相,還順便發條朋友圈吐槽我坐姿;

可你愛扶爛泥,怎知爛泥願不願意讓你扶?

瘦死的駱駝為什麼還要給你拿來跟馬比?

你嘴裡的每一句為我好都能讓我頭皮發麻,不能分你一分錢的事兒你還那麼孜孜不倦

所以,我很高興遇見你呢聽過一個小故事,有個老師在商場逛街的時候,看到一家牌子店在搞折扣活動,所以就扎進去湊下熱鬧,進去之後拿了某條褲子試了試,覺得蠻喜歡的,服務員立馬過來說:「這個褲子是最新款式,買兩條還可以打七折,你買兩條比較划算。」老師就問了下價格,服務員迅速拿出了計算器算了,說現在只要2900就可以,老師覺得挺貴的,所以就坦誠的說:「我覺得挺貴的,還是不要了。」服務員馬上不高興了:「這還貴?買不起就別看了。」老師那個氣結,這什麼態度,立馬回道:「是,我是買不起,那你買得起倒是別出來賣。」服務員的臉色立刻紅了。

好多人會把這事當成一個小段子看,但現實確實不泛勢利眼的人

比如你剛上班的時候,遇到不會的請教下某前輩,那前輩很不耐煩,對你愛理不理,回答你的時候,說話也很沖,但某一天知道你家裡情況不錯,就馬上態度轉變了,你一問問題就立刻搶答,還衝你笑的無比溫和;

勢利眼的人是真小人,比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沒準背後還得捅你一刀的偽君子好

所以,我很高興遇見你呢是的,你很棒,畢竟你把投機取巧這個技能運用得爐火純青

都不帶自己動手動腦,就可以獲得利益的事兒,想想還真是吸引人呢

可是你不明白,為了寫篇稿子,我花了多少心血,看了多少書,搜索了多少資料採訪了多少人才能碼出那麼1000字,你不打一聲招呼就這麼給我複製了過去時我的心情;

可是你不明白,為了做這個活動,我費了多少心思,沒日沒夜的加了多少班,我才能策劃出這個活動,你就這麼貿貿然給我盜取了過去時我的感受;

可是你不明白,為了這個創意,我跟我的夥伴經過多少次的頭腦風暴,掉了多少頭皮,才能把產生這個想法,你就這麼恬不知恥的據為己有時我的憤怒;

可是你不明白,為了這個設計圖,我廢寢忘食了一個星期,放棄了多少個約會,才把這個設計圖做出來,你就這麼理直氣壯的剽竊時我的恨意;

你用別人的勞動成果嘩眾取寵,是不是覺得特別有成就感?

你的耍心眼、你的厚顏無恥讓你混的風生水起

所以,我很高興遇見你呢隨著那道聲音的話落下,陸盡歡感覺到體內四經八脈的靈氣似匯成一股滾滾熱浪撲面而上,具湧上她的眉心,與之前在石塔中靜室的體驗毫無二致。

識海更是如同旋渦,有無上的金色劍意從四面八方無孔不入的衝擊著她的神魂。現在滿大街的倡導要個性化,畢竟好多有個性的人都紅了

況且咱黨都讓咱們要解放思想,走在潮流的前線

然而好多人都把任性當個性,個性不等於沒規矩不等於自我膨脹主義

個性更不是強迫別人將就自己,而是在自己能力範圍讓別人接納自己

因為你很個性,所以你在公共場合到處亂跑,大聲喧嘩;

因為你很個性,所以在大家一起聚餐聚會時,你不需要具備正常的交流能力,別人跟你打招呼時你都一律無視,自顧自的玩手機;正巧一縷日色斜掠入瓦,氤氳靈氣繚繞在山門之上,當真是流金溢彩,瑩潤潤有珠玉之光。

如夢如幻,如仙如境。

一陣強勁的風從深林處吹來,吹亂了陸盡歡的髮絲,她伸手撩起了耳畔亂舞的發如仙如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眼紗拆了感覺怎麼樣?」

幸好這兩天彙報的事情並沒有什麼重要大事兒。

顏焱鬆了一口氣,「唔,沒拆,小溪給我弄了些葯,又給蒙回去了。」

「他醫術那麼好,相信效果不錯,你安心在那邊養著,這邊有我在,出不了事情。」

「……你辛苦了。」

「這有什麼,我爸昨天還問我你怎麼樣了,你好好養身體,我呢也好對得起老父親,對得起好老闆,也對得起好朋友。」

「行,沒什麼事情,我先掛了,出去走走。」

「嗯,拜拜~度假愉快。」

掛斷電話,顏焱便稍稍推開冷肅想要下床。

冷肅收了手機,「真要出去走走?」

「不然還有假的?走走有利於恢復力氣。」

是這個道理。冷肅扶住她,見她白皙小巧的腳丫子踩在地板上,下意識彎腰幫她把鞋穿上,感受到她避開的舉動,說:

「剛巧,我們一起去見見吳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