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統領三千劍仙以及十萬司戰弟子的人,又怎麼可能是小人物!

再聯想到前些日子在冬湖發生的戰鬥,不難猜到!

只是不知道,接下來!

聖地會動用怎樣,驚天的手段。 然而這番吐槽並沒有人回應她,一個人說話又沒什麼意思,連講幾句后也就識趣收聲了。

眼前微微亮起的小火光,壓根就起不到任何照明的效果,跟個擺設差不多。

不過擺設它也有自身的一個作用所在,賞心悅目,滿足人的心理需求。

在全暗的環境下,有這麼一束光在照亮,也能夠讓人感覺不那麼的壓抑了。

或許這就是傳聞中的情況吧,風雨過後才會有彩虹,沒有黑暗又何來的光明可言呢。

迎面不遠處就是大片光照進來,不單有水流,還有草木芳香撲鼻而來。

周圍居然還生長有果樹,側邊角落處還長有蘑菇,素食算是齊全到位了。

姜汪看到個個臉上全是驚嘆之意,模樣呆住到忘記把手上的東西放下來。

他笑問道:「抱着不累嗎你們?還是捨不得放下啊。」

話音未落,女人們就爭先恐後地把自己手上抱着的東西就地放了下來。

唐欣悅率先讚歎著開口:「這個地方真心不錯,有吃有住的,還有水和陽光呢。」

莎莉.喬附聲道:「的確不錯,真如肖默所言了,獨一無二。」

那些專門隔立出來的小洞穴,就像是卧室一樣,專門讓人休息睡覺的地方。

等到都每個人感嘆完過後,力奴才小聲悠悠地問道:「姜哥,這些小山洞,應該要怎麼分配啊?」

姜汪尋聲抬眸看了過去,這才驚然地發現,力奴背上還背着廖李呢。

廖李的臉上是一種又悲又憫的表情,就感覺在訴說自己是個累贅一樣。

剛才在爬上來時,若不是力奴力氣較大,他恐怕該被拋下了。

在這個荒島來說,受傷是件大危險事件,因為無法知道什麼時候就需要傷處了。

但好在姜汪堅持拉自己上來,可也是他第一次感覺到這般的無奈。

姜汪趕忙再次環看過周圍的情況,肖默跟他的女人已經搶先佔據了接近較暗邊緣的那間了。

這似乎給了他一個分配安排的靈感,絕對讓男人住在靠着洞口處。

他輕聲開口:「這一共有6個洞穴,就算兩個人一間了。我跟朵朵睡右邊的最外邊那間,廖李跟力奴睡旁邊那間,其它的你們自行安排好了。」

那麼多女人,他還真不知道她們關係合得怎樣,就乾脆讓其自由站隊好了。

「我要跟莎姐一塊,你們四個自己安排吧。」

慕思白不用多想,自然是要跟莎姐住一間比較好,雖然會被管着,可夜裏睡的香啊。

王曉琪低頭不發聲,怎麼安排都好,只要不是自己跟慕小姐一屋。

唐欣悅開口問了下其她兩人的意思,也是同樣回答是「都行」。

她看着面前的清冷美女,禮貌微笑道:「顏語嫣,要不你跟我一屋吧?我睡覺有點鬧,照顧下這位新來的姐姐,畢竟她身上還有傷。」

這都這麼說了,顏語嫣還能答應嘛,點點頭表示同意了。

姜汪見分配好后,輕聲開口:「既然如此,就都行動起來,把這裏佈置一下吧。」

莎莉.喬接話道:「嗯,你只管放心,剩下的我來安排就行。」

「可以,簡單劃分下為位置區域就好,我先休息會兒了。」

有了先前順利完成攀爬的前車之鑒,姜汪對於莎姐的執行力還是給予肯定信任的。

說完,他就拉起咕朵的手,又拿起屬於他的東西包,轉身要走卻被叫停了。

「等等,為什麼你可以休息,我們就不行?」

慕思白對此安排並不滿意,於是就出聲問了一句,哪怕被莎姐的眼神警告了她還是堅持要問。

姜汪伸嘆了一口氣,這女人真是看哪都不舒服了啊。

他淺然出聲道:「你可真行,什麼都不好,就整天盯着我可以了喂。」

慕思白不屑地看了一眼,「就你這瘦得跟個猴子的模樣,誰稀罕盯着你了。」

「是嗎,那怎麼時刻都在關注着我呢,干點什麼都得要跟你解釋一遍?」

「這本來就很不公平阿,同樣是人,為何你可以休息我卻得幹活?」

姜汪看着絲毫都不服氣的慕思白,也清楚自己不跟她談贏話,這女人是不可能會乖乖聽話的了。

他忍下身體的不適,強撐著解釋道:「因為我出門找食物的時候你沒去,面對叢林猛獸時你也沒出力!」

「就近的來說,今天的早餐是我做,剛剛也是我把你們一個個拉上來的。」

「我想請問,除了撿柴火,洗個碗之外,你又做過什麼樣的貢獻了?」

慕思白頓時被噎住,這上面所講的都是事實,她確實沒有做過什麼大的貢獻。

回顧之前,她不僅沒有貢獻,還時不時地發牢騷抱怨。

她在這番話里,慢慢地清晰了自己的位置,理解為什麼莎姐總不讓她講話了。

肖默是跟姜汪一塊的,除了關注他一個人之外,其他人完全就沒入到眼裏。

換句話來講,若是姜汪離開,那她們就只能靠吃野菜草根過活了。

當下她立即明白過來,自己還能在這個隊伍里生活,完全是因為莎姐的包容和照顧。

咕朵看見慕思白整個人都傻站在原地,就拉了拉手,示意他收著點說話。

姜汪回頭看了下,不禁鬱悶地開口:「我也沒有針對你的意思,只是想你擺正下自己的位置,別再試圖管束我了。」

他實在是忍這個大小姐太多了,自己要干點什麼都有她在旁邊說話,一幅頤指氣使的模樣實在過於氣人!

說完這話后,姜汪就拉着咕朵走人,這憋屈極的空氣讓他不想再多待了。

走進小洞穴后,咕朵看着面前的凹進去的石床,輕聲問道:「你看這,是不是和人為鍛造出來的一樣啊?」

「不知道。」

姜汪並不想過多回答,所以就淡漠地蹦出了三個字。

他把手上的包裹放了上去,簡單清掃乾淨后,再把獸皮毯鋪好直接附身躺下。

咕朵看出了他的不開心,便走上前柔聲解釋:「別不開心啊,你都沒看到慕思白的那樣子,她人委屈得都快哭了。」

。 第五百五十九章新的「浩粉!」

不言而喻點映的功勞功不可沒,但寧皓心裏明白肯定不止這一個原因,

不然,不可能有這麼高的上座率。

而且就拿事實來說,寧皓還是有先見之明,這麼高的上座率,

積攢下來的口碑還有人氣,確實不足以讓《瘋狂的石子》破了零點場的紀錄。

畢竟,和《瘋狂的石子》一起上映的,可還有兩部、大片一-《金剛記》和《霍原甲》!

《五極》那當時可是穩穩的老大,排片率更是不用說了,這才足以讓他當時處於不可撼動的地位!

現在來看《瘋狂的石子》排片率並不高,

可最後卻能成為票房之首!

跟劉浩哲春晚表演的那個節目有着極大的聯繫。

許許多多的觀眾,都是因為這個表演,認識了劉浩哲,更是因為這個表演火急火燎去了電影院。

很多人都是捨不得花錢看電影的人,可眼下,為了劉浩哲,他們竟然捨得花錢了。

如此一來又有了一批新的「浩粉」!

因為《天外來仙》而收穫粉絲,這是讓寧皓驚訝的,更是他不敢想像的。

一想到這個節目帶來如此好的效益,劉浩哲原本還想着需要時間發酵,不曾想,節目剛結束,熱情的觀眾便爭先恐後的跑去了電影院!

為了劉浩哲的這個表演節目,他們更是買上了電影票表示大力支持!

最後不出所料,大家興高采烈的出了電影院,對劉浩哲的認識在他們心裏悄然變化著,他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劍舞的一絕表演是更不用說的了。更厲害的是《瘋狂的石子》這部電影的確不差,幽默。多方面的影響之下,直接導致《瘋狂的石子》零點場的爆炸。

「劉爺,我真的很好奇,你春晚到底表演了什麼節目?」

「引起的轟動太大了吧!這召力,簡直比得上大導演了!」

而其他工作人員確實偷偷看了開頭,純屬是因為好奇!

因為電影宣傳的緣故,所以寧皓根本沒時間看春晚,後面他才知道票房牛逼的原由。

「明天你去看回放吧,我明天還有事情,不跟你說了!」

劉浩哲打了個哈欠,寧皓才依依不捨的掛斷了電話!

其實他心裏是有很多話想告訴劉浩哲的。

他突然覺得,認識劉浩哲真的是他這一生最幸運的事!

這些天《瘋狂的石子》的賣票率,都讓他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沒點映之前他覺得能不虧就不錯了,現在看來.一個零點場就燃爆了,他簡直是驚呆了!

這要是在以前,他那裏敢想像啊!

「認識了劉浩哲,我才明白,一切皆有可能!」

這是《殺爆狼》打破內地票房紀錄之後,導演的感悟!

眼下,他明白了,更是感受到了。

認識劉浩哲,只是他人生起飛的開端。

這讓他心裏更加堅定了跟劉浩哲一起乾的決定,這次就引起了這麼大的轟動,以後就更不用說了!

劉浩哲,註定要被大家所認識。

寧皓十分慶幸在他很平常的時候就認識了他,

而且兩人又共同打造出來了如此火爆的《瘋狂的石子》!

另一邊的帝都,一個住宅區內,

方榮和他爸媽都坐在電視機前,看完了春晚,毫無睡意!

甚至現在,方榮的內心依然十分激動。

她的父母,同樣是震撼不已的,自己女兒的男朋友,竟然在春晚表演的節目燃爆了全場。

鼓掌激動的同時,他們同樣看到了劉浩哲不同的一面!

簡直是瘋了啊!

他們知道劉浩哲十分優秀,這個節目一出來他肯定火遍全國,但就是這樣,方榮的父母才替女兒擔心。

眼前這個男孩太過於熱衷於事業!

若是放在其他的家庭里,看着女兒的男朋友如此的優秀,女方父母都會很欣慰,替女兒開心,找了這麼一個優秀的男人。

但方媽和方爸不同,他們只想女兒找一個平常的人,其樂融融,家庭和睦!

而不是劉浩哲這種,被全國人民熟知。「榮榮,你真的想好了嗎?」

「我們對小劉並沒有什麼意見,甚至覺得他特別上進,

小小年紀就上了春晚!一時間火爆全國」

「可是,這樣的話,男孩過於優秀了,爸媽怕他三心二意!」

方媽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在她眼裏自己的孩子十分的平凡,雖說是演員,也是公眾人物,但和劉浩哲比起來,簡直是查了十萬八千里。況且,劉浩哲還有屬於自己的公司,如此的優秀,定不是普通的男孩子。

方爸在一旁也是嘆了口氣:「榮榮,你喜歡上進的人並沒有什麼不妥,換了其她女孩,肯定都會喜歡上他,可爸爸想知道,這樣的日子,是你追求的嗎?

方榮看着父母苦口婆心的模樣,確是嚴肅的點了點頭「爸媽,我心裏明白,

並且早就想好了。而且,劉浩並不是你們看到的那樣,

只是他工作時嚴謹罷了!

生活中,他就是一個簡簡單單平平凡凡的大男孩!」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