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印象中,這人不過是和蘇沫在健身房中有過幾面之緣的朋友,為什麼能找到蘇沫的家,還能這麼堂而皇之地進來,和蘇希打成一片。

甚至,儼然是一副女主人的模樣!

索性,念動力俠直接將這些問題問了出來…… 羅四夕語錄:這世上,大部分的女人,把自己的容貌,看的比命重要;大部分的男人,把性,看的比命重要。

想到這裏,我突然記起了上輩子在抗日神劇裏面,看到過解放軍們,用到過一種簡陋到極致,卻威力奇大的大炮。

我連忙在腦海中使勁的想,拚命的想。

給力的百科全書,這次沒有掉鏈子。

飛雷炮,又俗稱:沒良心炮。

哇,這個好,簡直是為此時的我,量身定做的神兵利器。拿紅衣大炮換,哥也不換。

因為紅衣大炮雖然威力,射程,強勝飛雷炮許多,但,挪動不便,攜帶不易,所以,不實用。而且,在製造方面,對此時一窮二白的我來說,更不實用。

另外,如果有可能,我還想研製出火箭彈。

床弩,在春秋戰國時,就有了,漢朝已經大量使用。不過,床弩的技術,雖然已經很成熟,但殺傷力太單薄。如果在床弩的箭矢上做文章,把箭矢做成能爆炸的火箭彈。

那威力,那殺傷性,可就比單支的巨箭,厲害多了。

如果,再把固定的床弩,改進,升級成,可以放在馬車上移動的火箭塔,那活脫脫,就是後世火箭彈發射器的簡陋山寨版啊!

哇哈哈!

如果哥的幻想,能成為現實,那我真的有極大的信心,勝過李氏家族。

到時候,攻城,有山寨火箭車,鋪天蓋地的輪番地毯式轟炸。

野戰,有飛雷炮碾壓。

近戰,守城戰,有地雷,手雷,燃燒彈,助陣。

那時,李氏家族,即使有再多的精兵良將,拿着冷兵器,也抵擋不住我軍的攻擊。

拿破崙為何可以帶着一群老弱病殘,橫掃整個歐洲?因為武器。

拿破崙每次開戰前,都會先集中大炮,把敵軍的陣地,犁一遍,給敵軍造成了巨大的傷亡和士氣打擊。這一幕,在抗日神劇中,大家經常看到。沒錯,那招,就是小日本跟拿破崙學的戰術。

美國為何可以稱霸全球?因為武器。

當然,地方能打下,並不代表可以佔領得住。

這一點,連二十一世紀的美國,都做不到。因為人心,不是靠武力,可以征服的。強大的元朝,用事實,證明了這一觀點。不然,半個歐洲,說不定會淪為元朝上百年的殖民地。

萬丈高樓平地起。

打仗,打的是什麼?人,武器,資源。

人,我已經在培養了。

武器,現在談,還為時過早,因為武器需要物資去造,而物資需要金錢去買。

所以,我的當務之急,是賺錢,賺大錢。

做好了計劃,設定好了目標,剩下的,就只剩下,向著目標努力奮鬥了。

不過,我最先準備讓人開採的礦產,不是最急缺,最賺錢的鐵礦。

鐵礦太惹眼了,容易引起某些暗中盯着我的有心人的嫉妒和眼紅。

萬一到時,他們跑到楊廣那傢伙的面前,讒言鐵礦,乃是國有私礦,而且可以鑄造武器,鎧甲等違禁品。我怕耳根子軟,疑心病重的楊廣,會來個收歸國有。

那,到時哥辛苦半天,豈不是白忙活,給別人做了嫁衣?所以,鐵礦,要放在後面偷偷的開採。

如今,快到七月份了,天氣越來越炎熱。

製冰這個行業,此時的人,還沒有那個本事。所以,這是我的第二個,不與各大家族,大勢力,爭利的新創賺錢行業。

製冰,需要用到大量的硝石,所以哥打算最先開採的,就是硝礦。

然後開採的是硫磺礦,以及鎂礦,因為八月十五中秋節,也快到了,所以煙花,是我緊隨其後的第三個新創的賺錢行業。

哥不容易啊!已有的賺錢行業,我現在沒法插入進去,因為不想得罪太多的勢力,因為我的時間有限,不能被那些大家族,大勢力打壓,拖延我快速前進的步伐。所以,我只能搞新發明,開創出一條新的大道。

當然,如果我靠製冰和煙花,賺了大錢,日進斗金,那些眼紅嫉妒的人,依舊會宛若瘋狗一樣的撲上來,想要分一杯羹。

但,一個新起的事物,剛出來時,所有人都會先小心翼翼的旁觀。因為他們不能百分之百的確定,新出的新奇玩意,肯定能賺到錢。所以,所有人,都會先用一段時間觀望。而我,就能藉著這段他們觀望的時間,打個時間差,獨霸市場,賺的盆滿缽滿。等到那些哥得罪不起,或現在不願浪費時間得罪的勢力,找上門來,想要分一杯羹時,我再適當的放手。

這就是殘酷的現實,這就是人生的無奈。不放手讓利不行啊!錢雖好,再多也沒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至於,煙花應該是過年才放的。誰規定的?哥現在就要起頭改造,讓隋朝的人們,每過一個重大的節日,都要來一場盛大的煙花比賽。這樣,哥的煙花製造公司,才能賺到大錢嘛!

就像後世的保險,給小孩餵奶粉,誰規定必須那樣做的?還不是那些保險公司,奶粉廠家,通過自己的努力和洗腦,讓人們的習慣和思想,改變了。

所以,什麼中秋節,春節,七夕節,元宵節,端午節,重陽節,清明節啥的,只要是大的節日,哥就會讓現在的隋朝人,發自內心的,自願的去搞盛大的,燒錢的煙花比賽。

當然,起始的代言人和廣告人,非楊廣那個喜歡打腫臉充胖子,喜歡裝逼,喜歡賣弄的二貨莫屬了。

嘿嘿,哥就是喜歡賺楊廣的錢。只要我讓他玩物喪志,掏空他的小金庫和國庫,他就沒有辦法再在後年,開啟傻逼的三征高句麗,那毀隋朝根基的大禍事。

只要三征高句麗的事情,沒有發生,靠農民起義,大隋朝的元氣還在,底蘊還存,可以對抗很久。

只要隋朝的滅亡時間延長許多,哥的準備工作,就能做的更加充分。

只要我有了逐鹿中原的實力和勢力,哥就誰也不怕了。

那時,管他天下姓楊,還是姓李,管他是隋朝,還是唐朝,哥都只偏安一偶,過自己的太平,悠閑日子。

當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有犯賤的傢伙來招惹哥,那麼不好意思了,我絕對會幹到那個犯賤的勢力,煙消雲散,渣都不剩。

至於為什麼會選做煙花和製冰為發財手段,因為煙花和冰塊,都是一次性使用,不可回收,不可重複使用的東西,所以它們可以持續為我帶來宛若滔滔江水般,連綿不絕的巨大財富。

衣服,鞋子,碗筷,首飾等等,都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的玩意兒。所以,賺錢慢。所以,我不願意去弄。 “看來加斯頓·菲戈閣下這一路過來,收穫頗豐。”兩隻握在一起的大手分開,骷髏大帝看着菲戈另一隻手上提着的袋子道。

“運氣不錯。”菲戈的手臂迴歸原樣,將袋子交給朵霧娜:“直接叫我菲戈就好,骷髏大帝。”

“那你也直接叫我巴雷魯就好了。”骷髏大帝道。

“早就聽說星空之王體內幾乎擁有所有種族的血統,魚人族也不例外。而我們即使水性再好,也不敢在水裡和那些燈火五級的海獸爭鬥,但對你來說,偌大的燈海恐怕就跟燈火倉庫一樣了吧?”班布麗微笑插入:“真是讓人羨慕。”

她也向菲戈伸手:“我是長腿族公爵,班布麗。”

菲戈同樣伸手:“菲戈。”

接下來,一個接一個,凱普里的公爵們向菲戈自我介紹,除了骷髏大帝外,在凱普里掛名公爵在這裡有一方勢力的五燈強者,總共有九人,這次聚集了六個。

最後向菲戈伸手的是露娜莉亞族的王依波利托,他似是自嘲地笑了笑:“星空之王應該早就聽說過我了,之前的事,真是失禮了。”

“不,失禮的是我。一時興起成立了商團,卻忘記了和諸位打招呼,明哥那小子也並不知道我的到來,所以才造成了些誤會。”

“不,我這幾日也有反省,這些年生活太過安穩,我有些被貪婪和力量迷了眼睛,碰壁一次或許是好事,在你身上碰壁,總比大意之間中了惡魔族陷阱要好。”

依波利托道歉態度十分誠懇,哪怕心裡有些膈應。他需要最大限度地把這篇揭過,不然以後面對菲戈總有隱隱的理虧,會更難受。

菲戈笑道:“我理解的。規則在制定下來的同時,就意味着違反規則纔會得到最多的收益,哪怕是現在,在我們青海,也還偶爾會有海賊冒頭,因爲鋌而走險一次,就可能得到一輩子老老實實也得不到的收穫,這是人性決定的。”

什麼意思?把我比喻成那些不管明天的螻蟻罪犯?

依波利托一時沉默,一旁烏里克則笑道:“不愧是星空之王,隨隨便便就能說出這樣寓意深遠的話語,有道理,發財的方法,大概都明明白白寫在凱普里的律法裡。”

他擡頭看向骷髏大帝:“大帝,這可算是您的疏漏了。”

巨大骷髏搖頭大笑起來。

跟隨着,其他幾人也有大笑有淺笑,菲戈跟着微笑迴應。

氣氛好似無比和諧,但八個人都清楚,雙方的接觸還是有一層隔膜和抵防的,在試探對方的脾性。

燈火星衆王也對菲戈有了簡單的初印象——強大,睿智,性格強硬,卻又對他們有過得去的客氣和尊重,似乎沒有因爲星空之王的名號就打着接過燈火星權柄的主意。

遠遠觀望的羣衆,則只看到一直只存在於傳說中的星空之王菲戈在一衆公爵乃至大帝的環繞下,侃侃而談,一一回應,彷彿是中心是主角,展現出來的氣質與氣度,確實有一種不同凡俗的感覺。

蒙格爾咬了咬嘴脣,心裡還隱隱有些失望——少年人更希望看到的版本,是降臨燈火星的星空之王自恃身份狂悖自大,被衆公爵和大帝狠狠警告,夾起尾巴做人……

骷髏大帝瞳孔中的火焰隱隱跳動了下,道:“菲戈,先去艾爾比塔宮,我們再接着聊吧。”

“好。”菲戈頷首:“你先帶這些燈火燈芯回去,朵霧娜。”

“是!”朵霧娜迴應。

隨骷髏大帝穿過王都街道,菲戈走在他的身邊,而六名公爵隱隱落後一步,引來更多的人矚目。

‘那是誰?’

‘星空之王?!’

‘他就是星空之王嗎?’

‘看起來好像沒什麼特別。’

‘他真的來了,我們是不是要準備再向惡魔族開戰了?’

‘說不好,聖惡魔族雖然分裂了出去,但如果我們真對惡魔族開戰,聖魔王也未必不會插手……’

‘不會吧,那個老傢伙這些年還有哪個種族沒有聯姻過?他都變成所有種族的女婿了……’

‘可惡!好羨慕!’

伴隨着各種議論聲,菲戈跟隨骷髏大帝來到艾爾比塔宮。

許是因爲正殿中骷髏大帝的王座在主位,他將菲戈引到了一間會議廳,八人圍坐在一張圓桌前,不分主次,不分先後。

衆人落座,骷髏大帝問:“菲戈,你進入燈火星多久了?”

“不久,剛好一個月。”

“是嗎?看來你的降臨位置就在希洛海域的風環島。”骷髏大帝不含糊他們做出的調查,骷髏嘴巴輕咧,似是在笑:“那麼這一個月來,你對燈火星的印象怎麼樣?”

“嗯,坦誠說,不太好。”

щшш ●тт kān ●C〇

菲戈回答道。

在座衆人無有異色,唯有依波利托眼神深邃了一分,因爲他知道這不太好裡,有他一份功勞。

“我剛落地沒多久,賣一個天使族燈芯,就有瑟拉烏商團派人來抓我做釣燈奴。”菲戈接着道。

“如果我真的只是一個點燃兩盞燈火的天使族,恐怕現在已經在瑟拉烏商團夜以繼日地工作了。

等我成立商團,搞一些並不違反律法的活動,周邊商團的第一反應,也不是和我們競爭,而是用聯絡海賊的方式用武力打擊我們。

同樣,如果不是我,又會有很多人死傷,林奇商團也沒了。”

他搖了搖頭:“雖然違反規則才能得到最大的收益,但大多數人遇到狀況,都想以違反規則的方法解決,那隻能說大環境出了問題。

我在這些人的身上,看不出在大海上奮鬥拼殺七千年,在惡魔族獵殺下抗爭、留下人族火種的先輩們的影子,如果惡魔族再度對人族出擊,這些人還能再團結起來抵抗嗎?我看不行,所以有些失望。”

停頓幾秒,他又笑了笑:“當然,我有猜測過,這種改變可能有些深層次的原因,見到你,見到大家,我就更確定這份猜測了。

能不能給我解一下惑?爲什麼對海上的秩序,放任至此?”

“果然瞞不過你啊,不愧是星空之王。”班布麗笑道。

蠻王帕帕則聲出渾厚:“原因有兩點,只有少數人清楚。其一是配合聖魔王。根據我們推測,惡魔族的分裂,大致有一半概率是在自導自演,是在演戲。

他們可能在迷惑我們,在積蓄力量準備迎接路西法的歸來,因爲剛復甦的路西法,很大可能會有一段時間的虛弱期,更容易殺。”

菲戈瞭然道:“將計就計,反過來迷惑他們,給人族爭取到六百年的安穩時間?”

“沒錯,半惡魔族的名字裡終究帶着惡魔族的字樣,其中超過半數會像惡魔族一樣覺醒天賦能力。

經過了2400年,他們對惡魔族的仇恨已不如往昔,當惡魔族選擇接納他們時,他們有倒戈可能,這對我們來說,實在太危險了。”

烏里克道:“而且對於我們來說,捕撈燈火比惡魔族更方便、提升也更大,和平對我們有利。”

“這一點存疑,如果聖魔王一直在表演,那他的表演一定有燈芯層次,至今我們還沒找到破綻和漏洞,他已經和不同種族的女性誕下了數千名半惡魔族孩子,並且對每一個妻子每一個孩子都不錯。”

骷髏大帝道:“他甚至對你們海軍裡的那個女孩提過親。”

菲戈一怔,啞然失笑:“朵霧娜嗎?所以關鍵是在第二點。”

巨大骷髏微微點頭:“我們在有意減少船靈的誕生!” 當初撤離的時候,便只留下了戰鬥組二隊的隊員進行最後的收尾工作。

而齊穎,就是二隊中的一員。

林飛翼捧著那把手術刀,一滴水從眼眶裏滴落,砸在了那具焦黑的屍體上。

金靈見狀,心情也變得低沉下來,心裏頭彷彿壓了塊大石頭一般,有些發堵。

所有人都很沉默,但卻沒有人表現出特別的情緒波動來,即便是林飛翼也是如此。

這種事情,他們過去的那麼多年不知經歷過多少次。

戰鬥組成員本就是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討生活,戰友犧牲已經成了他們司空見慣的事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