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爺默默地看了張春桃一眼。

張春桃正吃到佛跳牆裏的燉得爛爛的鮑魚,那極致的美味,讓她忍不住跟賀岩推薦:「這個鮑魚好好吃,你也嘗嘗,諾,長這樣的——」

李四爺不知道怎麼的就覺得憋屈的慌,手裏的茶碗重重的頓在了桌上。

屋裏一下子氣氛就安靜了,丫頭婆子大氣都不敢出,知道自家這位四爺發起脾氣來,那真是一家子都受折騰。

賀林心裏有些不悅,勉強擠出一副笑臉道:「四弟,岩哥兒媳婦雖然有些冒昧,可畢竟也是一片好心——」

張春桃聽了這話,才抬起眼來,看了李四爺一眼,決定不慣他這臭毛病,別的不說,自家男人和自己剛才才救了他們姐弟,就是看在這個面上,也不該甩臉子吧? 第15章我娘親是好人

「嘶!」周圍一陣吸氣聲響起。

原本坐在馬車裏伸手掀開馬車車簾,準備拄著拐杖下來幫忙的蕭傅郁手指一個輕顫,那馬車車簾又冷不丁的合上了。

嗯,果真是他多慮了。

這白蓮花壓根不是一般人,暫時還不用他出去幫忙。

「又……又不是我說的,我也是聽別人說的。你,你對着我凶啥?」

「有本事,你去凶嚴家的人啊,去凶村長啊,你敢嗎你!」

被白喬薇冰冷的視線盯着,那開口胡亂說話的女人不由有些發憷,她梗著脖子給自己壯足了膽,這才說出了這些話來。

「你親眼見到我陷害嚴方文了?」白喬薇輕抬步子靠近過去。

「我……我是沒見,可是有人看見了。」

白喬薇越靠近,開口說話的婦人越膽怯,聲音越小。

「哦?誰啊?」

「李方!他說你做的那些破事他都親眼看到了,他就是人證!」

「李方?怎麼聽着似乎有點兒耳熟。」白喬薇忍不住嘀咕道。

哦,想起來了!

早上出門趕牛車時,被她踹下馬車的那個媽寶男少年不就名叫李方嗎?

原來是他啊!

「我聽說,你跟隔壁村的王跛子有一腿。」白喬薇看着面前的婦人突然出聲。

「沒有,你胡說什麼,王跛子是誰,我壓根不認識!」那婦人連連反駁。

「不認識嗎?那怎麼聽別人說,王跛子親口說是跟你很熟,還知道你耳朵後有一顆痣。你們若是沒關係,他怎麼會知道這些?」白喬薇反問。

「你胡說!你有證人嗎?你有親眼看到我跟王跛子認識嗎?白蓮花,你不要血口噴人!」那婦人氣的臉色鐵青。

「嘖嘖嘖!別生氣啊,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又不是我說的,你對着我凶啥?」白喬薇將這句話又還給了那婦人。

「小賤人,你不要臉,明明那麼丑,而且都有了相公,竟然還企圖去勾搭人家嚴公子!你……啊!」

那婦人又氣又惱的正開口咒罵着白喬薇,冷不丁的感覺到自己的衣領一緊,整個人不自覺的向上升,呼吸也急促了幾分。

原來,卻是白喬薇一隻手直接捏着她的衣領將她整個人都舉了起來,雙腳在半空中擺動的那種。

「怎麼着,好好跟你講道理聽不明白是不是?非要上趕着挨揍?」

「你當我方才的警告是在逗你玩哦?」

「既然你嘴這麼能叭叭,不給抽腫了都說不過去。」

正說着,就看到白喬薇用另一隻空出來的手擼下那婦人腳上的鞋子,然後抽打在她嘴上。

那鞋底子抽的啪啪的,別說那婦人本人了,便是圍觀的一幫人也驚呆了。

乖乖,這白蓮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兇悍了?

嘶,光是看着就覺得嘴好疼。

還有些想吐。

「做人嘛,要踏實,不信謠不傳謠,不要動不動就用那麼惡毒的話語去攻擊別人。」

白喬薇左右開弓抽了十來下,眼看着那婦人臉紅脖子粗的,嘴巴也腫了,這才伸手放過了她。

「方才,還有誰亂嚼舌根來着?」

白喬薇這一個眼神瞪過去,圍觀的一幫人不約而同的後退了幾步,連連搖頭。

「白蓮花,聽說嚴家人上你家去鬧了,還說要叫上村長,你快回去看看。」人群中有人出聲提醒道。

「去我家了?李哥,快,往那邊走。」白喬薇快速上了馬車並且指了個方向。

目睹了這一幕的駕車李哥連忙點頭:「好嘞~」

此刻的蕭家門口。

蕭大妮生氣的鼓著腮幫子,聲音奶凶奶凶的開口。

「你胡說,我娘親是好人!」

「好人?我呸!你娘明明就是個賤皮子,有了男人還不安分,看我家方文有出息,就約他去河邊想要勾引他。」

「呵,她也不看看她自己長得什麼個鬼樣子,竟然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要逼臉。」

蕭大妮雙手叉腰,大眼睛圓瞪的盯着面前說話的方氏反駁道。

「才沒有,我娘不是那樣的人。」

「你個小丫頭片子,懂什麼?你爹在外三四年,你娘肯定耐不住寂寞跟很多男人都有一腿了。」

「說不準啊,你們兩個也都是野種,可憐那蕭獵戶了,平白無故被帶了綠帽不說,還喜當爹。」

「你胡說你胡說,我們不是野種,我們是爹爹跟娘親的孩子!」聽到這些話的蕭大妮眼睛都紅了。

「要不是野種,你娘為啥老打你們?還專門把你們兩個小的丟在家裏,她自己跑了?」

「要我說,像白蓮花這種不守婦道的女人早就應該被侵豬籠了!」

那方氏越說越覺得自己說的對,語氣中不由帶上了些洋洋得意,腦袋也揚了揚,彷彿自己是個鋤奸懲惡的正義之士似的。

「我娘沒跑,她只是帶我爹去看病了,你閉嘴,不許你說我娘壞話!」

氣呼呼的蕭大妮徑直跑到方氏面前去推她。

發現推不動后,她張嘴就咬上了方氏大腿。

「嘶,住嘴,你個小野種,翻天了不成?」方氏被咬的呲牙咧嘴的叫着,還不忘抬手去揍她。

然而身為哥哥的蕭大胖又怎麼可能無動於衷。

原本站在一旁安安靜靜的他眼看着自己的妹妹要被打,小臉上頓時露出小狼崽子般的兇狠光芒,猶如一個炮彈般沖着方氏撞了過去。

方氏的手剛剛抬起還沒來得及落下,就被猛衝過來的蕭大胖撞了個結實,徑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啊,你們這兩個小野種找死啊,竟敢對老娘動手,今天就讓老娘好好教訓教訓你們!」

方氏覺得自己被兩個小豆丁給欺負了,頓時有些面子上掛不住,心裏也窩火的很。

她一個屁股墩爬起來后便伸著大巴掌要去打人。

隔壁的門突然開了,之前被白喬薇叮囑過的張嬸大著嗓子喊道。

「住手,你想幹嘛!」

「張翠蘭,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多管閑事。」方氏看着站出來維護兩個小豆丁的張氏開口道。

「張奶奶~」蕭大胖瞅准了時機快速牽着妹妹的手躲到了張氏的身後。

「乖,有張奶奶在。」張氏語氣溫和的安慰了兩個小傢伙一聲,隨後瞪着方氏道。

「我就管了,你能怎麼着?要我說,你才是老不要臉的,竟然欺負兩個小孩,我呸!」

「怎麼叫我欺負小孩?明明是這兩個小野種先對我動手的,我只不過是替他們的爹娘教訓他們而已!」

「人家有爹娘,用得着你多管閑事?」張氏切了一聲,對着她翻白眼。

「你說的是白蓮花那個小賤人嗎?呵,她分明已經跑路了。」

「哦?跑路?什麼時候?」身後,一個冰冷卻又帶着幾分戲謔的聲音響起。

。 「我們能為三冠王打下基礎嗎?比賽還剩下十分鐘!」

八十分鐘。

場上比分仍然是2:1,多特蒙德領先,而沙爾克04這邊已經做出兩次換人,瓊斯被換下,換上了攻擊力和技術更好的鮑姆約翰,隨後巴西前鋒埃杜又換下了胡拉多。

最後一個換人,則是蒿俊敏出場,替換下了拼到最後一刻的勞爾。

馬加特將所有的攻擊手都換了上去,本來蒿俊敏一般是會替補內田篤人的,不過他在前場多面手的屬性讓他在這個時候得到了出場機會。

既然決定留在歐洲,蒿俊敏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大舞台!

這可是德國杯決賽!

全德國都在關注的賽事,並且因為魯爾區德比和多特蒙德三冠王的懸念,這屆德國杯決賽肯定會比以往得到更多關注,那就更是蒿俊敏的機會。

然而,命運和他開了一個玩笑。

就在蒿俊敏出場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裡,多特蒙德將比分改寫為3:1!

進球的還是齊策,這次是門前搶點破門!

彌補了之前一次絕佳機會沒能進球的遺憾,齊策接應施梅爾策的傳中,用頭槌頂出了一記后蹭球將球打進球網!

冠軍將進入倒計時!

多特蒙德球迷在看台上狂歡,場邊,沙爾克04球員們也非常暴躁,剛剛被換下不久的瓊斯和替補席上的格羅斯克羅茨發生了口角,裁判不得不趁著多特蒙德球員們慶祝進球的機會來到場邊警告雙方球員。

不過,沙爾克04的球員們也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

八十八分鐘。

法爾范在前場接應蒿俊敏的傳球后縱向擺脫了逼上來的皮什切克,突破到底線附近,向著中間剛剛替補上場的埃杜一腳傳球,埃杜拿球后直接掃射!

足球被胡梅爾斯封堵出去,還在禁區里,雙方陷入一片混戰!

混戰中,蘇博蒂奇搶到了球,但他在亨特拉爾的干擾下沒能把球解圍太遠,上來的拉基蒂奇拿到球,抬頭看看。

「這邊!」

還在後面的蒿俊敏突然跑上前去,趁著旁邊助攻上去的內田篤人吸引施梅爾策注意力的時候,蒿俊敏一下子跑到了空位。

拉基蒂奇便把球傳了過去,蒿俊敏的位置不錯,至少是拉基蒂奇能看到的沙爾克04球員中傳球唯一一個沒有太大風險的接應點。

蒿俊敏拿球,面對回防的本德,腳下慢了一些,但本德也不敢輕易出腳。

眼見本德沒有出腳的意思,蒿俊敏連續帶球往禁區逼近,馬加特在場下有些意外的看著這位出場時間不多的中國球員,他大部分時間都被安排成為內田篤人的替補打右後衛,今天也算是馬加特的最後一搏,把他換上去湊進攻人數,實際並沒有希望踢了好久邊後衛的蒿俊敏在進攻端有什麼實質性的幫助。

但現在這樣,把球推進到對方進攻三區,其實已經算是有作用了。

隨後,扣球,猛然加速!

蒿俊敏從外道強突本德,後者反應過來了,但面對蒿俊敏的速度,本德竟然沒能跟上!

切入大禁區的蒿俊敏沒有貪功,看了一眼禁區后便將球抄起,直接傳了一個半高球給到小禁區。

亨特拉爾再度出現在門前,這次他是用胸口把球撞進了球門!

「中間——亨特拉爾!好球!球進了!3:2!蒿俊敏的這次助攻非常關鍵!」

送出助攻的蒿俊敏也得到了解說員們的交口稱讚,因為亨特拉爾這種球員,很多時候都是吃餅型的前鋒,當然吃餅也是一種能力,就是進球交給我,你們只管傳給我就可以了的那種。

這種類型的前鋒就很容易凸顯助攻或者為進球立下大功的球員的風采,亨特拉爾衝進球門將球抱起,一邊往回跑,一邊向蒿俊敏豎起了大拇指。

沙爾克04是沒時間慶祝這個進球,就算算上補時,也大約只有四五分鐘的時間比賽就要結束了。

多特蒙德球員們一時間也有點緊張,最後時刻被對方迫近比分這種事情令人難受,也讓人難免緊張。

不過好在,丟球后是丟球方開球,多特蒙德開始尋求穩妥,在後場控球,沙爾克04則學起了多特蒙德的高位壓迫的打法,在前場投入大量人員壓迫多特蒙德的中后場控球。

替補上場不久的埃杜,鮑姆約翰和蒿俊敏最為積極,亨特拉爾主要是隔斷兩名中後衛之間的互相傳遞,體能比較充沛的拉基蒂奇則看住后腰和後衛的聯繫。

傳到後面的多特蒙德也發現后場倒腳拖時間看來是不行了,於是替補出場的后腰克林格將球大腳往前面開。

沙爾克04後防線比較空!

大部分都跑到前面去壓迫逼搶,後面自然就空虛不少,克林格的大腳被同樣是替補出場的齊丹拿下,後者面對中後衛赫韋德斯,沒有強突而是很有經驗的往對方角旗區附近帶過去。

速度比較慢,齊丹注意的是腳下球不丟,此時沙爾克04的後防線已經回防到位,不過齊丹一點也不急。

然後他又在角旗區消磨了近一分鐘的時間,看台上,沙爾克04球迷則瘋狂謾罵著埃及人,總算,球被回防的內田篤人踢出去之後,齊丹坐在地上回擊沖著他謾罵的沙爾克04球迷。

這一下可不要緊,沙爾克04球迷在看台邊製造了混亂,主裁判也不得不跑回來控制局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