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綠毛蟲如果是龍國承踩死的,那就意味著綠毛蟲見到項北飛這些人!

哪怕綠毛蟲聽不懂人類的語言,但它的腦海里仍然會留下影像畫面!

那他們在遇見綠毛蟲的時候,到底說了什麼?是否被綠毛蟲記下了?

吃其他荒獸的腦子來彌補自己的不足,擴充自己的見識,那麼越吃下去,這類荒獸必然會擁有越高的智慧!

實力強大但頭腦簡單的荒獸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些高智商荒獸!

目前就是不知道這隻被龍國承踩死的綠毛蟲,到底留下了關於他們這些人的什麼印象。

李子牧的石屋堆砌了很多間,大家都隔了一間,沒有床,沒有被子,雖然簡陋,但在域外荒境也沒那麼講究。

項北飛值班回去的時候,龍國承正雙手交錯在前方,倚靠在門上,說道:「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項北飛道。

「你不是一個N級覺醒者,是不是?你至少也是SR吧?」

「這對你很重要?」

「會讓我好受一些。」龍國承不情願地說道。

如果輸給SR的李子牧,他不會覺得太丟臉,畢竟對方的天賦不弱於他,同樣都是SR,輸了下次贏回來就行。

可是輸給N級的覺醒者,讓他心裡一直都有個疙瘩。

「那是你自己的問題,和我沒關係。」項北飛並不喜歡跟人解釋自己的系統。

因為他壓根就沒有系統。

「我們是個團隊!我都把自己的能力告訴你了!但我們都不清楚你的能力!既然是一個團隊,相互間也應該有個了解。」龍國承強調道。

「你現在承認自己是個團隊了?我還以為你一直喜歡出風頭。」項北飛說道。

龍國承哼了聲,沒有反駁這點。

他確實喜歡出風頭,他不出風頭,沒有辦法收集系統值。

「你如果告訴我,你是SR或是SSR,我才會輸得心服口服。」龍國承說道。

「你就這麼瞧不起系統等級比自己低的人么?N級怎麼了?R級又怎樣?S級又如何?除了修為提升外,他們品格,道德,為人……哪方面不如你?需要你去鄙視他們?就這麼喜歡在低系統的人身上尋找優越感嗎?」項北飛沉聲道。

「我……」龍國承被懟得啞口無言。

他瞧不起那些比自己天賦低的人,因為在他看來,這些人壓根就不會有出息,尤其是底層的N級覺醒者。

他只會去敬畏那些強者。

可是偏偏他的高傲在項北飛面前,總是會被項北飛踩得支離破碎。

他心中很希望項北飛的系統是SR級,哪怕是SSR,他都能接受,這樣被項北飛打敗,他都不會太受挫,也能讓他一直信奉的高傲原則維持下去。

可他唯獨接受不了項北飛是N級這個事實!

「我只是不相信N級覺醒者有這麼大的潛力,他們系統那麼廢,一輩子也就那點成就,不可能有這種實力。」龍國承咬牙道。

「N級覺醒者憑什麼就不能打敗SR?尚天雄也是N級覺醒者,能超過他的人有多少?有實力的人,便是SR級都能把SSR殺掉!大家都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同樣都是人,你沒有比誰高貴。你只是起點比別人高,不代表未來就比別人高,做人還是謙虛點。」

項北飛說完這句話,就直接回自己的隔間去了。

「謙虛么?」

龍國承臉色陰晴不定,他在思索著項北飛的話。

——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葉長風把所有人都集中了起來,他拿到了一份明天比試的賽程和規則。

駱老說道:「我們需要先討論一下明天的情況,大家都要提高警惕。」

規則其實大家都已經清楚了,新生比試,分為單人比試和團體拓荒。

單人比試,九所學校,每所學校循環比賽,彼此間只交手一次,也就是每所學校都要打八場,總共要進行三十六場比賽,分兩天進行。

到時候要決定出場的是開脈期還是御氣期,是靠擲骰子決定的。

「明天賽程,第一場,冀州大學對上兗州大學,我們的比試沒有首先出場,挺好的,大家可以先觀察其他學校的實力,不過第二場,就是青州大學對上樑州大學。」

葉長風把傳單都遞給所有人一份,大家都看著賽程,神情凝重。

「尉遲申,你跟他們說說今年每個學校目前的實力情況。」駱老說道。

尉遲申面無表情地瞥了一眼項北飛,然後才介紹起來。

「但有規定,一個人最多只能上兩場,所以到時候需要我和其他老師一起分析情況,再決定讓你們五人中怎麼分配上場的順序和對手。」

這就像田忌賽馬,但又不太一樣。因為田忌賽馬的時候,彼此間是對上三場,有發揮的空間,而兩所學校之間只對上一場,基本就是隨機。所以一般更希望是別的學校能夠先對付其他學校強大的學生,消耗掉他們的兩次名額,然後遇到自己的時候,只能用弱的學生來對付。

就好比青州大學和梁州大學,青州大學今年有兩個SSR,每個人要上兩場,也就是兩個SSR頂多只能打四場。

那麼葉長風就希望青州大學讓這兩個SSR的四次出場機會用來對付其他七所學校,等到自己的時候,名額用完,就只能派SR上場了,這樣勝率會高一些。

不過大家都是精英學校,負責帶隊的老師肯定都懂這個道理,所以到時候上場的分配,就是一種心理博弈了。在未上場之前,誰也不能知道對方會派出強的還是弱的。

「你們應該也清楚了,今年我們學校沒有SSR,那就意味著我們的實力比別的學校弱了一截,單人比試中,你們很難佔得便宜。」尉遲申目光盯著項北飛。

「除了青州大學和兗州大學,以及冀州大學外,其他學校也只有一個SSR,也就是只有一個開脈期,我們不用太擔心,好歹我們也有項北飛同學。」奚可瑤在旁邊怯生生地說道。

「情況沒那麼簡單。」駱老說道,「單人比試的規則,只打八場,一場有一分,那麼總積分很重要。但你們有沒有想過,其他學校為了總積分更高,他們肯定會想辦法必拿一分,那麼這一分在誰身上拿幾乎是必拿的?」

龍國承他們都明白過來了:「在我們梁州大學身上?」

現在其他八所學校都有一個共同的認知,梁州大學今年沒有SSR,也就是說,沒有開脈期的學生。

那麼為了拿到必得的一分,他們就肯定會派出開脈期的SSR來對付梁大!

因為如果SSR派來對付其他學校,有時候遇到同樣是SSR的對手,大家都是開脈期,必然會輸一個。

萬一是自己輸了,這樣就很不值。

但現在其他學校都以為梁州大學所有學生都只是御氣後期,那麼把開脈期的SSR派來對付只有御氣期的梁州大學,幾乎是必勝的。

大家都想挑軟柿子捏,先得一分再說!

「對,也就是我們每場比試的對手,可能都是開脈期的SSR!」駱老意味深長地說道。

「這……」

大家的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駱老說道:「好了,接下來要如何分配上場的選手,要如何破解這個局面,你們五個需要自己討論。」

「真是的,為什麼非得把好好的新生比試弄得這麼複雜呢?」馬子騫在一邊嘀咕道。。 她回來時,聽說了煙兒的血脈純度,和小五差不多。

挺好的,但也沒有淺淺出色。

「華姨,我不準備呆在鳳家,這裡不適合我。」玉晚煙從來都很清醒。

「那你的打算是?」鳳華傾挑了一下眉頭。

眼裡露出了些許笑意。

「加入宗門吧!」

「有目標嗎?」

「玄天宗!」玉晚煙眼睛一眯,說道,她自己以前就是大陸弟子宗門的首席大弟子。

即使在靈界,憑她變異冰靈根的資質,入玄天宗絕對可以。

她可以憑自己的實力。

「有志氣,正好你可以參加玄天宗五百年一次的弟子招收。」

「五百年一次?」奚淺和玉晚煙都有些疑惑。

「嗯,玄天宗招收弟子,分三種,第一種是招沒有修鍊過的,也就是五歲以後測靈根的那種,那是百年一次,第二種是化神立道以後的,五百年一次,也是看天賦和實力,還有一種……」

「就是隨時可以加入,但你必須拿出別人沒有的過人天賦,讓玄天宗的人看到你的價值。」

奚淺明白了,「比如我師父,他進入玄天宗,用得就是第三種方式。」

「嗯。」

「淺淺,你好像也沒有選擇宗門,你要去嗎?」玉晚煙偏頭看向奚淺。

「玄天宗嗎?」奚淺在心裡思索了一下。

其實她也不是沒想過。

「娘,您覺得呢?」

「看你呀,你想去就行。」鳳華傾笑道。

奚淺點頭,那我就去玄天宗看看吧。

她突然想到,當初送師父去玄天宗時,玄天宗的伏宗主說的話,只要她願意,玄天宗的大門永遠為自己敞開。

十年過後,不知道還算不算數。

「淺淺,那我們一起去玄天宗。」玉晚煙很開心。

「嗯,一起去。」

「對了,那無暇師叔怎麼辦?」奚淺突然想到了玉無暇。

「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呢,師父走了,她加入了天下樓!」

「天下樓?!」奚淺瞪了一下眼睛,「無暇師叔為什麼會加入天下樓?」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師父說是巧合,她對天下樓也很滿意,說是一個很好的去處。」玉晚煙搖頭。

她確實是不太清楚的。

師父沒有明說肯定是不方便,她也不能揪著問。

修真之人最忌諱刨根問底!

「娘,天下樓如何?」奚淺回頭問鳳華傾。

「天下樓,算是九大超級勢力最神秘的,裡面的水很深,不過,所有的超級勢力,就沒有簡單的,各人自有各人的緣法,很多事,你之砒霜,彼之蜜糖!」鳳華傾意味深長的說道。

奚淺和玉晚煙對視一眼,然後點頭。

兩人也不多問了。

「玄天宗招收弟子的時間,還有十五年,這十五年,你們自己好好準備一下。」隨後,鳳華傾就把需要注意的地方說了一下。

直到兩人都點頭,她才止住話。

「娘,十五年的時間,我要不隨你回一趟月神州?」奚淺說道。

鳳華傾笑了,「我正要說呢,你爺爺和奶奶特別想見你。」

她這次來的另一個目的,就是把淺淺帶回去。

「那我們正好想到一塊兒去了。」

「嗯,煙兒要和我們一起嗎?」鳳華傾看著玉晚說道。

「華姨,你們是要起程了?」

「嗯,差不多吧,要不了多久。」

「那我就不和你們一起了,這十多年我正好可以在靈隱界走一走。」她去不方便。

還有,她確實需要時間準備,即使自己天賦很好,她也不能大意。

靈界藏龍卧虎,焉知沒有比她更厲害的人?

當然,淺淺不算。

玉晚煙看了一眼奚淺,她就是來打擊人的,她根本就不是人,是妖孽。

「既然如此,我就不強求了,只是你一個人在外行走,記得小心些,靈界不比神武大陸,人心更加複雜難測。」鳳華傾叮囑道。

「我明白的華姨。」

「嗯,還有,這個儲物戒指你拿著,裡面有幾樣在關鍵時刻可以保命的東西。」

「謝謝華姨!」玉晚煙也沒準備客氣。

交代好了一切,鳳華傾就離開了她們的院子,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奚淺沒走。

她想聽一下自己飛升后,神武大陸發生的事情。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