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寧的心不受控制地悸動,完全看呆了。

趙青葵賊兮兮地湊到他面前:「我是不是很漂亮?」

「嗯。」司寧實誠地點頭。

趙青葵抿嘴笑,眉眼彎彎嘴唇翹翹別提多嬌俏生動。

司寧的心被這小姑娘填得滿滿的,受她感染只覺得渾身都甜甜的。

兩人走在月色下,青年白襯衫黑褲子,少女白裙子藍外套,都是那般清秀漂亮端的是養眼。

他們所到之處路人總忍不住回頭瞧。

趙青葵完全不介意,大方地跟司寧來到了麵館。

面老闆看到趙青葵不由得大為讚歎:「今天穿的這麼漂亮呢?」

「還成,店裡的新品歡迎給您女兒也帶一套呀。」趙青葵吃東西不忘帶貨。

面老闆樂呵呵地點頭:「好好好,明天我就去看看。」

「好,我讓菁菁給您打折。」

日用品類型的店鋪晚上9點就打烊了,不過食肆不同,像這幾間美食店他們都會堅守到晚上一點才收攤。

畢竟晚上還是有許多夜貓子的,比如在隔壁街看了電影的人還會過來找個宵夜吃。

。 餐廳。

洛婉儀和墨靖汐母女兩個並排坐下。

很豐盛的早餐,與上周日的早餐不相上下。

「喻小姐,這一周我和靖汐不在家,你把靖堯照顧的很好,謝謝你。」

「不必,這是我的工作,洛董言重了。」喻色客套而又疏離的回應。

她是個大咧咧的人,雖然還是不喜歡洛婉儀,不過已經沒那麼強烈了。

「喻小姐,昨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大房二房都在逼着靖堯交出總裁的位置,他爸一直在國外也幫不上什麼,我想來想去,除了喻小姐誰都幫不了我和靖堯。」

「洛董,我不懂你這是什麼意思?」喻色不喜歡拐彎抹角,更不喜歡猜來猜去。

「其實,我就是想請求喻小姐幫個忙,看看能不能儘快叫醒靖堯,不然,他再不醒的話,他總裁的位置沒了,我執行董事的位置也可能會被股東彈劾拿下,呵呵,你也看到了,一個個的都認定我在護著靖堯,認定我專權,不把靖堯的總裁位置讓出來,你看……」

喻色抿了一口牛奶,算了一下時間,這才開口,「洛董,最多半個月他就能醒了,最少一個星期,他也可能提前醒了。」這陣子她每天見墨靖堯,都會把玉與胎記合體,這樣練功的效果特別好,她覺得再給她一個星期就應該能修復好自己之前受損的身體,同時也練成了九經八脈法。

屆時,她就有內力了。

就可以救醒墨靖堯了。

其實,她也覺得墨靖堯現在的身體情況同常人無異了,可是他就是不醒,她也沒辦法。

「喻小姐確定?」

「嗯。」喻色又吃起了小籠包,好好吃,她上次就吃不夠。

心裏有了數,洛婉儀的面色終於放鬆了下來,「喻小姐,這陣子多有麻煩,你放心,我心裏有數,是不會虧待你的。」

「洛董,我之前說過了,除了一個月兩萬塊的薪水,我什麼都不要,我來救他,不是因為洛董,而是因為有人拿我小姨的女兒威脅我,還有我是看在我和靖堯的情份吧,所以,就想他活過來。」

「喻色,你這什麼也不要,分明就是不想弄醒我哥,是不是?」旁邊,一直沒說話的墨靖汐有點惱了,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不給她媽面子的人呢,當然,墨家自家人除外,比如昨晚。

一個個的為了得到墨氏總裁的位置,全都撕開了平時偽善的面目,想想就讓人厭惡。

不想,墨靖汐尾音還未來,洛婉儀就朝她吼了過去,「墨靖汐,你閉嘴。」

墨靖汐的眼睛裏頓時全都是水霧,她媽還是第一次這樣訓斥她。

洛婉儀訓完了墨靖汐,轉頭對喻色笑道:「我這個女兒被我寵壞了,說話沒深沒淺的,你不要在意,早前逼迫你的事情,的確是我做的不對,好在沒有釀成大錯,你和靖堯現在都好好的,我總算能欣慰了。」

喻色淡淡的,沒說話。

她跟洛婉儀之間真沒什麼話可說的。

「六少,你這是……」

忽而,有人推開玻璃門走進了客廳。

「我找喻色。」墨靖勛直闖了進來,一眼掃到喻色,不客氣的當成自家一樣的就沖了過來,然後,一束花就遞到了她面前,「喻色,小爺我喜歡你,從現在開始,你就做小爺我的女朋友吧。」

。 林姓修士等三人最終在一個小湖邊被黃炎找到,此時的黃炎是以真容示人,他們馬上認出他來,呼啦三個人圍了上來。

黃炎嘴角漏出一絲冷笑,一式夜叉潛行,閃身到了一人身後,天眾怒火式全力爆發,這次他是用火靈氣驅動,兩人實力差距過大,一拳之下,這人胸口出現了一個碗口大的焦痕,人已經一命嗚呼。

「你,……」另一七重樓修士話音還未落,就步了前一人的後塵,他倒是沒有什麼外傷,是被黃炎用追魂刺屠滅靈魂而亡。

看到兩名手下須臾之間斃命,原本自信滿滿的林姓修士心裡咯噔一下,有點緊張了,尤其是第二人的死法太離奇了,就像是被一眼給瞪死的,想了再想,他也沒想到有什麼瞳術有這樣的威力。

很快,他知道了原因,黃炎的魂嬰又抱著他的葫蘆出來了。

「你這個邪修,林少主不會放過你的,你就等著被追殺吧。「說完他突然發了一個訊息出去。

姜還是老的辣,這傢伙竟然完了這麼一招,偷偷記錄了他剛才的影像,還要傳回宗門。

「是嗎?睜大你的狗眼看看。」黃炎一揮手,一個巨大的圓形三色罩籠罩著這方天地,青、紅、藍,光華流轉,而剛剛他發出的訊息,如籠中鳥一樣,撞在光罩上,怎麼也飛不出去。

黃炎招招手,將訊息鳥抓在手裡,戲謔的看著他。

「你說的就是這玩意嗎?」

說完之後,手掌慢慢合攏,一道如煙火般的光華一閃而滅。

傳訊失敗,林執事知道今日怕是難以善了,也沒有多餘的廢話,欺身而上,兩人戰成一團。

黃炎現在一戰鬥,心裡隱隱就有種嗜血的興奮,放在以前,他會覺得這是個不錯的磨鍊對手,現在他只會覺得,這是個美味的靈魂。

「神音奪魄式」,洪鐘巨鼓之聲轟然震懾住了林執事的心魂,他停頓了一個剎那,這個剎那就成為了永恆。

「追魂刺「,雖然九重樓修為的他戰力很強,但奈何黃炎沒有給他任何展示的計劃。

八部天龍的神音奪魄式,配合魂技追魂刺,快速結束戰鬥。

雖然整個戰鬥時間很短,但是強度極大,黃炎機會是調動了全身的力量,底牌除了內世界外已經盡出。

不過這次戰鬥成績也是斐然,三死,至此,想要抓捕他的這個小隊九人全部玩完。

魂嬰在熔煉完三人靈魂之後,也得到了比較詳細的對手信息。

這次林清風真是大手筆,竟然派了4個小隊來抓捕他,每個小隊九人,領頭的都是九重樓修為,除了被他滅掉的林執事,另外三隊首領實力更強。

尤大和尤二兩人修為都是九重樓後期,另外一隊則是來自林家暗衛的一位小隊長,姓張名山,九重樓中期修為,戰鬥經驗豐富,戰力佔比九重樓後期。

了解完這些信息,黃炎還有點小確幸,幸虧自己下手的是最弱的一隊,否則勝負真未可知。

大敵當前,對實力的提升的需求更加的迫切,靈氣修為目前沒有什麼捷徑可循,看來只能先做魂力的提升了。

魂修境界他已經突破到了化身初期,境界還不穩固,最近吸收了這麼多的靈魂,大有晉陞中期的趨勢。

進步雖然飛快,但是他覺得對自己魂力的掌握程度反而好像降低了,應該是這種掠奪式的修行,速度雖快,但是根基虛浮,如果不得到解決,會影響到以後長遠的修行計劃。

魂典可能也感覺到了他的靈魂虛浮,經默默傳出了一段口訣,「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滌除玄覽,能無疵乎?……,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

伴隨著法訣的不斷領悟,黃炎慢慢的安靜了下來,就這樣,一刻鐘之後,他感覺自己的靈魂有了一絲久違的安逸,似乎蹦的沒那麼緊了。

魂典所傳發覺效果不錯,但是效率不高,他判斷要讓他的靈魂達到之前的狀態,至少需要閉環修行半年,當前他並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那還有沒有其它辦法?有。

魂典在煉魂下面就講述了其弊端,及解決辦法。

說是辦法,其實就是一種思路,記錄裡面說,煉魂之所以使人靈魂駁雜,虛浮,其根源在於這些魂力是外來的,是有外來印記的,是附帶有原主人氣息的,解決辦法就是消除這些印記和氣息。

思考了很久,把自己渾身上下盤點了一遍,黃炎還真的找到了辦法。

那就是,用元火來煉化一遍自己的靈魂力。

這個方法看似簡單,實則無比的痛苦與兇險,靈魂力是脆弱的,也是最為敏感的,煉化雜質的過程就是煉魂,如同煉魂地獄一般。

但這已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快速的辦法了,黃炎是一個實幹者,想好了馬上就付諸行動。

這次煉魂可能是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他做足了準備,將陰陽五行陣從內世界完全映射了出來,將自己的修鍊地保護起來,又加了兩層隱匿陣法,再派出九幽在附近巡邏,遇到不開眼的修士,小妖,直接處理掉。

終於,黃炎開始了元火煉魂。

只見,空氣中突然冒出了一簇小火苗,芯是純粹的紅,向外慢慢的開始變淡,最外圍已經是璀璨的白色,跳動的火苗周圍,映像是模糊的,似乎空間都已經無法容納下它。

元火,天地之火,其威力是天地偉力,如果直接拿來煉化魂嬰,黃炎覺得,只要一個眨眼的功夫,魂嬰一定化為烏有。

當然不能直接用元火來煉化了,只需要一絲芯火即可,這已是溫度最低的部分了。

在大陣的輔助下,黃炎抽絲剝繭般取出了一條髮絲般粗細,一節手指長短的火絲,慢慢的將這條火絲化開,化成一個鼎的形狀,魂嬰慢慢飄落到鼎中,鼎蓋合攏,煉化開始。

黃炎只用一個感覺,疼,無法描述,無法忍受的疼,他現在最像的事情是暈倒,但是越疼越清醒……

在黃炎覺得經過了一段無比漫長的時間之後,正個人哆哆嗦嗦,蜷縮在地,已經無法站起來了,牙根幾乎全部咬碎。

噗,元火聚成的煉魂鼎突然就破碎了,消逝了,煉化后的魂嬰呈現了出來。

。 等奚淺從禁地里出來,看到大家帶著忐忑的眼神,笑了。

「見過各位長老!」她拱手。行了個晚輩禮。

幾位長老趕緊拱手回禮,以前她是小少主,現在她還是渡劫高手,和他們等級差不多!

大家都是平輩。

「恭喜小少主,渡劫成功!」大長老笑眯眯的看著奚淺。

有這樣的繼承人,哪怕嫡系弟子不多又如何!

照樣傲視靈界的其他勢力!

其他長老也都笑著恭喜!

奚淺不驕不躁的笑了一下,「多謝諸位長老,我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確實,之後她晉級的速度,就會更慢了。

渡劫到大乘,很多人都會卡在這裡!

千年寸步難行!

「小少主,以你的天賦,大乘指日可待!」

「是啊是啊,指日可待!」

「我們相信小少主!」

「我們對你有信心!」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

他們從來不懷疑小少主的天賦和毅力。

奚淺莞爾,眨了一下眼睛,「那我就借幾位長老的吉言了!」

她眨眼笑的時候,又靈動又調皮,看起來一點也不像一個渡劫期的大能。

大家這時候,才突然想起來,面前的人,才不過幾百歲,在她們的面前,說是一個小孩子都可以。

大家笑著,又說了一會兒,然後才離開,原地只只剩下了奚淺和鳳華傾。

鳳華傾笑著,「以後咱們淺淺,也是渡劫高手了。」

她看著,也欣慰放心了不少。

「嗯,娘,您放心,以後我也會小心的。」她知道娘親的心裡在擔憂什麼。

現在爹爹躺在床上,她最應該做的,就是怕你娘親不要擔憂。

「好,娘相信你!」

「對了娘,我爹他有什麼變化嗎?」奚淺突然想起來,自己已經修鍊了百年。

現在外面是怎麼回事還不太清楚。

不過看娘的神色,應該沒什麼大事發生的。

鳳華傾臉上的笑容收了收,不過也不算難看!

「你閉關第五十七年的時候,你奶奶送來的東西終於到了,是你爺爺閉關了十年,給你爹用了,他的情況才穩定的,現在一天比一天好了,算算時間,再有十來年,他就差不多會醒了。」

雖然很擔心,但是鳳華傾清楚,自古以來,被饕餮傷了的人,就沒有活下去的。

阿霄現在的情況,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奚淺聞言,也放了心,「那就好,只要有醒來的可能,就好。」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