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唯一的問題是,名字該怎麼辦?

像櫻木花道、赤木晴子這種,一聽就知道是R國的。

但是改成Z國的名字可能就失去了那個味兒。

這讓方然很是糾結。

像有的藝術作品一出來,從名字到劇情,方方面面都覺得它很是經典。

比如金庸大師的天龍八部,喬峰、段譽、虛竹、慕容復、王語嫣……

再或者倚天屠龍記里的張無忌、楊不悔、楊逍等等。

他們的名字都和劇情包括劇中的時代以及人物關係有一種呼應感,就感覺這些人是真實存在的一樣,人物形象特別立體。

如果換個名字就感覺完全不對勁,沒有了那個味兒。

方然不知道對於沒看過這些經典的人來說,把名字改了他們看到會怎麼樣。

但對他自己而言,接受不了。

可能有先入為主的原因,經典已經深入人心。

哎,想了半天方然還是決定改名字。

不改是不行的。

但起名真的是個技術活。

想了許久,方然還是把名字改好了。

櫻木花道變為慕容花道,赤木晴子變為諸葛晴子,流川楓還是流川楓,宮城就是兩個字宮城,三井壽還是三井壽,赤木剛憲就改為諸葛赤木……

這樣的話,除去前稱,所有角色都和原作一樣。

看着自己寫下的名字,方然只感覺自己就是個天才。

慕容、諸葛等一聽就是華夏人名,之後只要在劇中慢慢忽略姓氏,以名來稱呼。

這樣自己看了以後也不會感覺有什麼區別了。

這些都做好后,方然又把灌籃高手的劇本寫完。

等到一切準備就緒,他便把這些東西都整理到一個文件夾里,發給了張芷箐。

有張芷箐這層關係就是好,自己只用創作,其他的都可以找她幫忙。

方然越想越覺得自己最開始寫無限恐怖的決定是無比正確的。

現在不用擔心被人坑,也不用擔心賺不到錢,啥都不用負責,只需安心創作即可。

像其他開公司、搞事業的遠沒有在學校獃著舒服。

出了社會還沒碰到沈心怡這樣的人嗎?

顯然碰不到。

……

張芷箐一收到文件就仔細的看了一遍。

因為方然前面每次的出手都令人震驚。

所以她已經潛意識的認為方然拿出來的就是好東西。

然而這次看完后,張芷箐對灌籃高手並沒有感到太大驚喜。

一來,她對籃球不甚了解,看文本的時候並沒有感受到很強烈的激情和熱愛。

不過三井壽跪在地上哭着喊:「教練,我想打籃球」那一幕還是讓她很是感動。

二來,可能是因為作為一個快30歲的女人。

她覺得櫻木花道這種主角不是很討喜,但流川楓倒是挺帥的。

不過不管怎樣,張芷箐還是把這件事放在了心上。

而且不知不覺中,她發現方然竟然又多了一項新技能!

先不說這畫畫的怎樣,但人物特點按照文本而言還是畫得很鮮明的。

次日,張芷箐就聯繫上了一家業內有名的動畫電影製作公司,追光動畫。

追光動畫的老闆叫馬總,他知道張芷箐就是負責和「無與倫比」對接的人。

現在各大影視公司對「無限恐怖」包括無限恐怖里的電影製作權趨之若鶩。

無限恐怖那恐怖的粉絲量、流量,傻子都知道拍出來必然是爆款!

所以接到張芷箐的聯繫后,馬總立馬選擇了親自招待。

因為追光動畫總部離文化局不遠,所以兩人相約在居中的一家咖啡廳。

馬總提前定好位子,並早早等在那兒了。

張芷箐抵達后,馬總立馬起身相迎。

「張主任,您請。」

「馬總,您客氣了。」

京城人說話很喜歡用「您」這個敬稱,張芷箐來這兒工作之後也慢慢習慣了這個用語。

兩人落座。

服務員走了過來。

「您喝點什麼?」馬總問道。

「白開水就行。」張芷箐道。

「好,兩杯白開水,謝謝。」馬總對服務員道。

「好的,您稍等。」服務員很快便端上了兩杯白開水,冒着熱氣。

服務員離開后,張芷箐才從包包里拿出一份協議。

首頁上四個大字:保密協議。

馬總見到之後沒有絲毫不喜,反而很是高興,越是保密便說明價值越大。

至於被坑,那完全不用擔心。

和官方合作,多少人求之不得。

迅速的簽上名字后,馬總拿到協議便翻了起來。

越往後翻他的臉色越是震驚。

無與倫比居然和Jay是一個人!

你敢信?

要知道這兩個名字可是目前最火的筆名和藝名。

一個是火爆全網的「無限恐怖」小說的作者!

一個是出了三首新歌就包攬新歌總榜前三名的音樂人!

誰能想到這兩個被網友不停猜測身份的神秘人居然是同一個人!

看到這兒,馬總實在忍不住了,問道:「他這麼有才,為什麼要這般隱藏身份呢?」

下一秒,馬總又補充道:「唐突了,如果不能說就當我沒問。」 「這也是巧合,我發現這不死金衣,竟然能夠變幻形狀和大!」洛依依微笑道,「這不死金衣,當初你和雲爺爺都束手無策,披在貔貅的身上,就更加是如虎添翼了!」

「再加上,犰和我們能量的注入,這個貔貅,即便沒有它曾經的實力,但是應該會比犰還要厲害,畢竟他的軀體就有星辰一般厚重!當然,我們也做了特殊處理,它在正常行走之時,不會讓地面承受太大壓力的。」洛依依補充道。

「嗯!」楚秦點了點頭,「你們大家都辛苦了。」

「我們有什麼辛苦的啊。」龍凰笑著道,「能夠為你做些事情,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

「就是啊,比起你為我們做的事情,這簡直就是不值一提。」生命神王,也是跟著道。

「楚秦,要不,你試試這貔貅的威力如何?」洛依依接著道,「我們是試不出來了,你來試試。」

「也好,現在我是用至尊……青龍之力鎮壓他,將他徹底打服才行。」楚秦點了點頭,「而且,我也想檢驗一下,自己如今的實力。」

「啊?你又突破了?」朱竹清震驚道。

「嗯,我應該已經是傳中的二劫至高神了吧。」楚秦微笑著點了點頭。

「變態!」眾女,皆是異口同聲道。

這才多久啊,距離楚秦突破至高神還不到一年吧,又突破了?

當然,她們其實沒有資格這種話,在楚秦的幫助之下,她們何嘗不是一兩年的時間,由神祗達到了半帝,至高神!

「走吧,我知道在神星中間,有一塊荒廢的巨大空地,那裡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太好了,有好戲看了!」舞,興奮地拍了拍手掌。

很快,楚秦騎著貔貅,帶著眾女瞬移至了神星的中央,一塊巨型的沙漠之中。

來到此處,楚秦便是撤去了至尊青龍印的力量。

在這一瞬間,貔貅便是開始暴躁,膨脹了起來,這頭始祖級生物,雖然沒有了靈魂,但是他的軀體,他的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充滿著桀驁不馴,王者般的氣息,這也是他如此暴躁的原因。

只見,貔貅在一瞬間放大,變成了萬米之長的貔貅本體。

「來吧,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強。」楚秦的話音一落,從貔貅的軀體上飛起,也在一瞬間巨大化開來。

「吼!」貔貅看著楚秦,發出了一聲震嘯,剎那間便是山搖地動,地轉璇。

要知道,這裡是神星,比起帝獸星都至少要堅固百倍,否則在虛空之中,貔貅這一吼,足以震落星辰。

「原來,貔貅的力量,如此恐怖!」古月娜心頭駭然道。她已經是至高神了,但是心中,根本沒有任何能夠戰勝貔貅的信心,有的,只是惶恐和畏懼。

「嗯,恐怕犰,也不是他的對手吧。」懶惰看了看懷中的犰帝,後者拚命地往懶惰懷裡鑽,似乎也是極為害怕。

「這麼,貔貅比三劫至高神還要厲害,那三劫至高神上面的境界,是什麼啊?」生命神王疑惑道。

「劫至高神!」洛依依道,「我爺爺過,宇宙之中,唯一的劫至高神只有一個,那就是盤古家族的首領,盤古女帝!不過,貔貅的水準,應該沒有達到劫至高神。犰的力量比起我爺爺要弱上一些,而貔貅的力量,要強一些,但是,不會太多。」

「那也很厲害了!」藍鏡兒興奮道,「我們居然打造了一頭三劫至高神!」

「等等,這麼厲害,楚秦能夠戰勝它嗎?」寧榮榮黛眉一挑道。

然而,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寧榮榮的話音一落,「砰」地一聲巨響,貔貅竟然直接被掀翻了出去!

「什麼!」所有人,皆是瞳孔巨睜!

貔貅,被楚秦秒殺了?

她們,紛紛看向了楚秦,更是讓她們一輩子難忘,目瞪口呆。只見,此刻的楚秦頭髮已經變成了猩紅色,瞳孔也是猩紅的,原本宛若美玉一般的皮膚,也被魔紋和雷電遍布。

彷彿,真正的魔界至尊一般!

然而,即便如此,也能夠看出楚秦刷出際的顏值。

可以堪稱,史上最帥「魔王!」

而在這最帥魔王的手中,握著一柄黑色的巨斧。那巨斧全身漆黑,看不到一絲雜質,而且彷彿能夠吸收一切光亮一般,宛若真正的黑洞。

「沒想到,這巔峰至高神器,如此之強!」楚秦,微微一笑道。

這也難怪,楚秦能夠秒殺貔貅。

他動用的正是巨神之力的不死魔體,配上雷帝聖體,再動用了巔峰至高神器盤古斧。

楚秦,就是想看看,自己的上限,究竟如何!

「楚秦,怎麼變成這樣了!」火舞驚訝不已道。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許瑩,也是黛眉微彎。

「都怪我們,剛剛聊去了,什麼都沒看到!」

「吼!」這時,貔貅似乎還沒有甘休,他朝著魔王形態的楚秦,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旋即渾身被紫色的能量所包裹。

下一刻,它便是宛若星辰一般,撞擊向了魔王楚秦。

這一刻,沙漠之中的億萬沙塵被捲起,整個大地,都開始隆隆顫抖起來!

楚秦見狀,意念一動,只見原本漆黑如黑洞的盤古聖斧,變成了純粹白色的盤古聖斧。

盤古斧,擁有開闢地之力,能夠劈開混沌,當然,它本身也有三種形態,極致黑暗,極致光明,以及黑暗與光明並存的混沌,或者陰陽形態!

下一秒,楚秦的盤古斧,便是變成了一邊漆黑一邊純白,而中間,出現了一個太極八卦的模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