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先是一愣,隨後一拍大腿:「硝石!對,對,就是硝石!」

這兩個字她想了大半輩子,一直沒想起來。

時常還懊悔,上一世為什麼喜歡看那些卿卿我我,恩恩愛愛的言情小說,在學習的大好時光沒有把精力放在工科上。

當時但凡看那麼一兩本百科全書之類的東西,來到此朝,也不會成為撩漢女王,而是成為青史留名的工業女王了。

但後悔歸後悔,事已至此再後悔也沒有用。

好在現在有了楊默,算是可以彌補自己在工科上的不足。

王家有專門和西域諸國做生意的商隊,和遼國做生意的商隊也有。

這幾個商隊其中一個生意就是皮貨,這些游牧民族們硝制羊皮、牛皮或者獸皮,需要大量的硝石,而盛產硝石的盛州,就在遼國境內。

硝制上等的獸皮,價格高一些。

簡單粗暴硝制的獸皮,價格低一些。

每次王家的商隊總是買一車上等獸皮,然後再買幾車便宜的獸皮,回到太原之後,自己再進一步加工硝制。

因此王家在太原有專門硝制皮貨的作坊,堆積了很多硝石。

派人取來之後,楊默挑選出看起來質地很不錯的。

然後將硝石碾碎了,過程之中,正巧王營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自己這個便宜的三弟這兩天取代了李白的位置,整日裏跟着他。

免費的勞動力來了,楊默直接把碾磨硝石的活扔給他,擦了擦手,取來一個銅盆,放上清水。

想了又想,又讓人取了一個水缸,也灌滿了清水。

隨後將銅盆放進了水缸里,懸浮水面。

王營在碾磨硝石的過程中,一直不斷詢問楊默要這玩意幹什麼,是要硝制羊皮么?

問了兩句,楊默還沒有回答,王夫人就有些不耐煩了。

用拐杖打了他一下,讓他不準說話,好好乾活。

硝石研磨好,楊默將硝石捧在手裏。

王營在一旁伸著腦袋看着,王夫人嚴肅的告訴他,不要眨眼,見證奇迹的時刻就要到了。

楊默沒有去管祖孫倆,小心翼翼的先放了一些,王營瞪大了眼睛,想要看一看究竟是什麼奇迹。

隨着硝石不斷往裏面放,銅盆里的水有了變化。

最開始的時候,銅盆底端先是出現密密麻麻的蜘蛛網狀的白色條紋,緊接着條紋越來越密。

現在正是九月初,雖然已經過了夏天最熱的時候,但秋老虎依然很駭人。

王營碾了沒一會,就大汗淋漓,眼睛注視着銅盆,臉上的汗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乖乖!」

看着銅盆里的水慢慢變成冰,年少不甚好讀書的王營一雙眼睛瞪成了牛眼。

更是伸出手來,嘗試着點了點已經開始成冰的水面。

「真的是冰!是冰!」

夏日裏見到冰,對於他這種世家子弟來說,並不算什麼稀罕的事。

王家的冰窖里藏着的冰,就算是用十年也用不完。

但那些都是冬天裏儲存下來的,總是用一點少一點。

雖然次年冬天還會在補,但這等白日生冰,王營活了那麼大,莫說是見過,就算是聽都沒聽說過。

「大呼小叫什麼?」

王夫人又是以拐杖打了下他的大腿,王營剛才止住了驚呼,但整個人依舊處在不敢相信的狀態。

一張小臉已經不知道該呈現出什麼狀態,看了看祖母,又看了看大哥,嘴裏喃喃自語:「這可是冰啊,水直接就成冰了。」

用硝石造冰,雖然是第一次,但效果比自己想的要好,楊默很是滿意。

「西域應該有葡萄美酒吧。」

楊默看着同盆里的冰,心中想起一條新的產業鏈來。

「有是有,但卻不怎麼美。」

銅盆里的冰,在王夫人眼裏已經變成了等價的黃金。

她曾經不止一次想要在夏日裏做賣冰的買賣,但受限於不知道該如何製冰,因此只能作罷。

「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去酒窖里搬冰?」

又是一拐杖,將還沒有回過神的王營趕了出去。

「葡萄美酒夜光杯…」

看着玻璃杯中晶瑩剔透的葡萄酒,王夫人喝了一小口,原本並不是很喜歡的葡萄酒,忽而覺得可口了很多。

晃蕩了幾下,冰塊撞擊玻璃杯的聲音十分的悅耳,這是金錢的聲音啊。

「老夫人沒有喝過冰鎮葡萄酒么?」

楊默十分好奇。

葡萄酒拿來之後,王營就被他安排送給正在一線處理流民事務的李白送去。

王夫人點了點頭:「是啊,這還是第一次在夏日裏喝冰鎮的葡萄酒。」

「以前的冰都是陳年老冰,我總覺得不衛生。冬天加冰又覺得太涼,女人嘛,身子受不了。再加上不是很喜歡喝酒,因此也沒嘗試過。」

「但現在不同了,有了硝石就可以製造隨時隨地造冰,可以造冰就可以賺錢。」

喝着酒,王夫人將自己的商業計劃詳細的說了一遍。

其實也很簡單,就是拉着太原的世家鄉紳們一起開始作坊和店鋪,自產自銷。

所有世家佔三成,具體怎麼分,楊默就別管了。

李家和府衙還有軍隊佔三成,具體怎麼分讓李家決定。

至於說剩下的四成,表面上王家持三成,但暗地裏卻有楊默一成五。

至於說剩下的一成,則拿出來當做激勵,獎賞給工廠和店鋪里的各大負責人們。

原本楊默對自己商業這塊還算有些自信,但是聽完王夫人的安排,頓時覺得和她相比,自己確實有些幼稚。

整個商業鏈條上,按照王夫人的吩咐,太原所有人都能受益,無形之中就把每個人綁在了這輛戰車上。

晚上躺在床上,楊默想了很多。

趙洪在政治上給自己上了一課。

王夫人在商業上給自己上了一課。

明天去看一看蒙恬,看看在軍事上,他能不能給自己上一課。

。男生還沉浸在震撼中。

女生則是非常的開心。

張明宇是她的偶像。

今天見到了偶像,她真的很開心,只是場合有些不太對。

「張明宇哥哥,我都聽到了醫生說的話,前幾天你的演唱會我沒有搶到票,所以沒有去成,沒有現場聽到你唱歌,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想要聽張明宇哥哥你現場唱歌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二百四十五章我先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當季柚掀開一絲眼皮,看見紙條上的兩個字時,她的瞳孔猛地一縮,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奔涌而過!

卧槽!

卧槽!

卧槽!

對面,扶風突然朝季柚的方位望了過來,他一雙黝黑的眸子里,隱隱的,夾雜著三分不快、三分複雜、三分委屈……

等等!

委屈?

季柚雙手撫額,她才是真正委屈呢!

季柚瞪著自己紙條上的兩個字:【扶風】,一時間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這扶風可是個壕無人性的土豪啊,精神力也被沈長青、岳棲元一再提醒很強。

這說明,扶風是真的強。

咳咳……

都怪沈長青那張烏鴉嘴,竟然被他說中了。

……

無論季柚心裡多麼不願意,新一輪的抓鬮結果出爐了。

首先,輪空的是——

小升升!

關於這一點,季柚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因為,小升升抓到了輪空,至今還死死皺眉,似乎不太高興的樣子。

季柚大著膽子,厚著臉皮問:「小升升,要不咱倆換一換?」

小升升轉過臉,看著季柚:「可以換?」

季柚一下子興奮了,語氣裡帶著蠱惑:「試試啊!」

觀眾:「……」

觀眾A:「要臉不?」

觀眾B:「秀兒,快把你的豬皮臉收回去,它騷到我了!」

觀眾C:「換對手,對其他人不公平吧?」

觀眾D:「為什麼這世界上,會有破爛女王這種生物?」

……

季柚扯扯嘴角,道:「童叟無欺,我又沒騙她跟我換。」

這時——

系統:【禁止破壞比賽規則,否則直接取消參賽資格。】

季柚:「……」

觀眾:「哈哈哈……」

接著。

是其他兩組對手的信息。

第一組:醉卧美人膝vs白羊座。

第二組:扶風vs破爛女王。

抓鬮到醉卧美人膝,還是小升升,還是扶風,亦或者破爛女王,對於白羊座來說,其實都無所謂,因為,這些人的實力都很強。

但!!!

別的觀眾可是非常在意的,因為——『白羊座』是西、北、南三個區唯一的獨苗苗啊!

這屆網路大賽,可謂是讓這三個區的人的臉,狠狠的掃在了地上,前5強,只有一個人入圍……

簡直!

哎!

結果出爐,觀眾席其他三個區的人,全都沸騰了,一個個焦躁的不行,因為,在他們看來,小升升與醉卧美人膝的危險度,顯然是大過扶風與破爛女王的:

「卧槽,白羊座,不是讓你別摳腳了嗎?」

「手氣怎麼這麼臭?是不是得牛皮癬了?」

「要加油啊!一定要打贏醉卧美人膝啊!」

……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