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諸葛成大笑,「小友,我今日能夠突破,少不了你的功勞。之前我只以為你是江湖醫生,沒什麼真本事,沒想到小友年輕有為,醫術竟已經如此高超。」

「這樣,我今天心情不錯,剛才的條件,我仍然答應你你,你可以額外再提出一些條件,我都儘可能滿足你。」

這時,幾個長老也到了。看了看門口站着的湛小谷,不屑的甩了下袖子,進了屋。

看到長老他們來,諸葛成並沒有感覺到意外。之前這些長老仗着修為比自己高,和自己不能修鍊,有意無意間沒少排擠自己。湛小谷也跟着受了不少委屈。

「呦,稀客啊,長老,今天怎麼有時間來寒舍看望我啊。」諸葛成語氣中滿是不歡迎。

「我來看看你這廢物怎麼突然突破了,怎麼着,能修鍊了?」大長老陰陽怪氣道。

「托您的福,還沒死呢。而且,今天多虧有貴人相助,治好了我多年的內傷,讓我重新有了修鍊的機會。這內門,是不是也該有我一席之地了呢?」諸葛成問道。

「哼,別以為你能修鍊了,就能有多大的成就。說不定,你又會卡在這個階段,無法突破呢?想要進內門,再等等吧!我們走!」

說完,大長老又帶着眾人離開了。

秦炎饒有趣味額地看着諸葛成,說道:「沒想到前輩的宗門關係也如此複雜啊。」

諸葛成眼神恍惚道:「曾幾何時,我也是這長老的候選人之一,要不是這心結,我也不會淪落到如今這個地步。不過,那都是過去了。從今天開始,這古武門又要重新洗牌了!」

「怎麼樣,額外的條件想好了嗎?」

「倒是沒有什麼別的要求了。」秦炎道。

「小友這份再造之恩,恩情重大,我無以為報。未來,我如果能夠成為古武門的大長老,定邀請你來做名譽長老,共謀大業!」

「哈哈哈……」秦炎尷尬地笑了笑,並未當真,「那,前輩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晚輩就先行告退了。這是我的聯繫方式,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隨時找我。」

「好,我剛突破,狀態還不穩定,恕不能遠送,就讓我的師侄送你回去了。」諸葛成開心地說。

「嗯,好。」

出了門,秦炎看到湛小谷,便走上前去,叫她一起走。

湛小谷表情凝重,並不很開心。

「怎麼了?你師叔突破了,你應該開心才是,怎麼一副這個表情?」秦炎疑惑地問。

「哎呀,你懂個屁。」湛小谷推了一下秦炎,解釋道:「我師叔突破了,我自然高興。我所擔心的是,師叔以前是不能修鍊,所以那群老不死的對他也沒什麼想法。」

「可是如今,我師叔又可以修鍊了。以他的資質,想要追上那幾個老不死的十分容易,這樣的話,那幾個老不死的的地位就會受到威脅。」

「如果你是他們,你會怎麼做?」湛小谷問道。

秦炎仔細想了想,說道:「提前除掉他。」

「正是如此,師叔這次實力恢復,對他們造成了威脅,他們必定是要對師叔做手腳的,這正是我擔心的地方。」湛小谷解釋道。

「原來如此。」秦炎也想到了這個可能性。

「怎麼辦,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啊。」湛小谷緊張地看着秦炎,問道。

「辦法倒是有,就是……」秦炎猶豫了一下。

「沒事,你要什麼都行,要了我也行!」湛小谷說道。

「!!!」秦炎直接震驚,這都是什麼虎狼之詞! 郭蓉蓉姐弟徹底驚呆。

拳場經理的腦袋一片空白,他已經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僅憑本能踩下剎車。

在一陣歪歪扭扭的滑動后,車子終於撞上路邊的護欄停下。

車身猛然一震,但車上的人卻彷彿沒有任何感覺,全都獃獃的看著胡彪的屍體。

胡彪死了。

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

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甚至都還沒反應過來就死了。

誰都沒料到,林羽前一秒還滿臉笑容,下一秒卻動手殺人。

殺完人後,還跟個沒事人一樣坐在那裡。

「啊……」

良久,車上終於爆發一聲驚恐的尖叫。

然而,發出聲音的,卻是郭奕。

郭奕滿臉驚恐,死死的抱著郭蓉蓉的手臂,充滿恐懼的臉也瞥向一旁,根本不敢去看胡彪的屍體。

反而是郭蓉蓉,雖然心中震驚無比,但卻沒有多少的恐懼。

她畢竟是北境狼軍的戰地醫院呆過一年的人。

她見過太多的死亡。

比胡彪的死狀更加血腥恐怖的人,實在太多了。

多得,她都已經有些麻木了。

在郭奕的驚叫聲中,拳場經理也終於艱難的緩過勁來。

他下意識的想要拉開車門逃命,但見林羽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瞬間打消了逃跑的念頭,滿臉恐懼的看著林羽,如坐針氈的坐在座位上,眼中充滿哀求。

「我懶得殺你。」

林羽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開車吧,去麗水莊園。」

聽到林羽的話,經理頓時如蒙大赦,滿頭大汗的啟動車子,身上卻冷得出奇。

「好了,別嚎了。」

林羽笑呵呵的看向郭奕,「這都把你嚇住了,你還想進白虎軍團?」

迎著林羽的目光,郭奕馬上閉嘴,臉上脹紅一片。

「殺得好!」

這時候,郭蓉蓉拍手稱快,「這種作惡多端的人,就不該活在世上!」

「對。」林羽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寧亂並沒有跟自己細數胡彪的罪行,只是說,胡彪死十次都不算多。

簡單的一句話,卻說明胡彪做了多少壞事。

郭蓉蓉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又問道:「你去麗水莊園幹什麼?」

「我剛剛才知道,胡彪身後的人,是一個我要找的人。」林羽抿嘴一笑,又向郭奕道:「說起來,還得感謝你,要不是你在拳場惹事,我短時間內怕是還找不到這個人。」

胡彪確實給他了一個意外之喜。

張峰陽!

也就是林東來口中的張三。

寧亂查到,張峰陽各方面的特徵都跟張三吻合。

幾乎可以百分百確定,張峰陽就是張三。

「胡彪身後還有人?」郭蓉蓉驚呼一聲,又擔心的問道:「你現在單槍匹馬去找他,會不會……有危險?」

「不會。」林羽自信一笑。

郭蓉蓉輕咬紅唇,眼角的餘光瞥了胡彪的屍體一眼,選擇相信林羽。

沉默片刻,郭蓉蓉又好奇的問道:「剛才跟你通電話的那人,也是北境狼軍的人?」

「嗯。」林羽點頭一笑,「是寧亂。」

「寧……寧亂?」

郭蓉蓉俏臉一陣抽動,愣了半天,才嗔怪道:「不吹牛會死啊?我可告訴你,別仗著你在北境狼軍呆過就到處拿寧亂的名號的騙人,要讓寧亂知道了,不撕了你才怪!」

看林羽這隨手就殺了胡彪,她倒是相信林羽不怕胡彪背後的人。

要說林羽認識寧亂,她也相信。

畢竟,寧亂也是出自北境狼軍,搞不好林羽還真見過寧亂。

但要說林羽能讓寧亂幫他查事情,打死她都不信。

白虎軍主,位高權重,哪有心思理他這些破事啊!

林羽訝然失笑,也不解釋。

……

很快,他們來到麗水莊園。

這是海州頂級富豪的聚集地。

隨便一棟別墅,都是上億。

即使郭蓉蓉姐弟,看著這裡的一棟棟別墅,都面露羨慕之色。

青山綠水,大隱於世,不外乎如此。

循著寧亂所說的地址,車子在臨湖的一棟別墅前停下。

郭蓉蓉姐弟剛跟著林羽下車,拳場經理便一腳油門轟出,倉皇逃竄。

「他……他跑了!」

郭蓉蓉反應過來,立即大叫。

「放心,他跑不了。」林羽淡然一笑,邁步走進別墅。

郭蓉蓉姐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也跟著走進去。

別墅前院,一個中年男人正在閉目養神。

即使他們走進來,對方也不曾睜開眼睛。

「張峰陽?」

林羽止步,隔著幾米,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人。

「你們膽子很大。」張峰陽依舊閉目,面無表情的說道:「我這大門雖然敞開著,但敢走進來的人卻不多,如果你們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今天怕是走不出這裡。」

「手上功夫不怎麼樣,這裝深沉的功夫倒是一流。」

林羽搖頭輕笑,「張三,睜開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誰。」

一聲「張三」,猛然讓張峰陽睜開眼睛。

盯著林羽上下打量一陣,他腦海中逐漸浮現出一個可憐的影子。

「我道是誰,原來是你這小畜生。」

張峰陽緩緩的站起身來,笑呵呵的說道:「看來,你這些年還是混出了一些名堂的,我猜,林東來已經死在你手上了吧?」

既然林羽都找到這裡來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林東來告訴他的。

他能逼得林東來將自己供出來,自然也能要林東來的命。

以他對林東來的恨,但凡他有這個本事,就不會讓林東來活命。

「對。」

林羽點頭,開門見山的說道:「既然你都猜到了,應該也知道我來找你的目的,咱們都痛快點,你痛快的把主謀告訴我,我痛快的送你上路。」

「大言不慚!」

張峰陽一臉不屑,「十五年前,我能滅你林家長房,今天,同樣能……」

話說到一半,張峰陽卻無法再說下去。

因為,林羽已經掐住他的脖子,將他像小雞仔一樣提了起來。

好快的速度!

張峰陽臉上瞬間驚恐萬分。

郭蓉蓉姐弟更是震驚的捂住嘴巴,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我不想聽你這些廢話!」

林羽眼中驟然閃動寒光,「把我想知道的東西告訴我,我給你個痛快!否則,我讓你生不如死!」 蘇輕讓彭道常和楊仙鵬他們先走,楊仙鵬和其他議員還是去聯繫更多的人,而彭道常則直接秘去古石碑聯盟的總部等自己。

蘇輕單算明日單獨出發,以自己獨有的方式前往風颯仙域。

和蘇輕一起欣賞過「仙畫」的議員們,對他是言聽計從,把他奉為三千仙域的救世主。

聽了安排之後,連夜就離開了懷山市。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