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流光的語氣異常平緩。

「可惜體弱。」

玉無瑕只掃了座下站着的年輕男人一眼,淡淡回道。

不知道為什麼。

看見玉無瑕這個態度,玉流光看龍鱗之子順眼了許多。。 海底六千米、海底七千米……

海底空心城還在繼續下潛。

直至下潛至海底九千六百米的時候。

「蘇組長,不好了,海底空心城頂端已經開始變形。」

「蘇組長,隨著周圍的壓力不斷增加,我已經感覺我的五臟六腑開始變形了。」

「蘇組長,不能再下潛了,如果海底空心城繼續下潛,咱們都會死在這裡的。」

此時,蘇寒的臉色非常的蒼白,心臟彷彿被人攥住了一般,根本沒有辦法呼吸。

不過此時蘇寒並沒有下達上升的命令,眼睛死死的盯著儀錶板。

這一刻,海底空心城已經下潛到了一個極限。

在這種狀態之下,普通民眾根本不可能存活下來。

「必須改造海底空心城,讓其擁有轉化壓力的系統,再有一個便是,海底空心城越是下潛,其內部的溫度越低,海底空心城必須擁有一個自己的恆溫系統……」

儘管在這種絕境之下,蘇寒的頭腦還是保持清醒。

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他已經找出了海底空心城的不足,甚至開始思索起解決的辦法來。

「不好,蘇組長,有人暈倒了。」

蘇寒的耳邊傳來這樣的驚呼聲。

蘇寒扭頭一看,發現一個男子倒在不遠處。

蘇寒沒有半點的猶豫,直接下令道:「數據夠了,上浮。」

下一刻,停在海底深處的海底空心城快速的上浮。

當海底空心城上浮到五千米的時候,眾人被緊捏的心臟總算是得到了釋放。

當海底空心城上浮到三千米的時候,眾人的呼吸變得順暢起來。

當海底空心城上浮到兩千米的時候,眾人的臉色由白轉為紅潤。

終於,海底空心城在距離海面九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此時,數十位科學家已經從休息艙裡面走了出來。

當他們看著正在忙碌的蘇寒,面露敬佩之色。

蘇寒並沒有經過專門的訓練。

可是從始至終,蘇寒都沒有去過休息艙休息。

蘇寒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下意識的轉過頭去,當發現正是一起研發海底空心城的那批科學家之後,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恭喜各位,創造藍星首架可以潛行到海底九千六百米的大型航行器。」

此話一出,那些科學家忍不住歡呼起來。

在此期間,蘇寒並沒有打斷。

等到那些科學家歡呼結束之後,蘇寒臉色一正,一本正經的說道:「各位,我很遺憾的告訴你們,雖然你們研發出了藍星首架可以潛行到海底九千六百米的大型航行器,但是各位的名字不會出現在人類的認知當中,甚至連海底空心城我們也不會對外公布。」

「蘇組長,我們知道海底空心城對龍國的意義,對於海底空心城保密一事,我們沒有任何的怨言。」

「是啊!蘇組長,您放心,無論你做出什麼條件,我們都會義無反顧的支持你。」

安撫好龍國的科學家之後,蘇寒對著那幾名外國科學家,一臉歉意的說道:「各位,雖然海底空心城研發成功,但是後續的改良工作還需要你們的協助,所以暫時你們回不了國了。」

「不過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我龍國一定會確保你們以及你們家人的生命安全,甚至在某種特定的情況下,會將你們的家人接入龍國。」

那幾位借調而來的科學家心裡很清楚,按照龍國對海底空心城的重視程度,絕對不會放他們回國……至少在海底空心城沒有出現在大眾視線當中時,是不會放他們回到自己的祖國的。

眼下,蘇寒又找了一個完美的理由將他們留下,他們自然不會給自己找不痛快。

「蘇組長,你放心,在來之前,我們已經做好了足夠的準備。」

蘇寒見到自己剛才的那番話並沒有引起外國科學家的抵觸情緒,暗中鬆了一口氣。

那麼接下來,便是給一號BOSS彙報了。

蘇寒用了兩個小時,將實驗的結果彙報給了一號BOSS以及龍國的其他高層。

在一號BOSS得知,海底空心城竟然可以下潛到海底九千六百米而不被損壞之際,情緒明顯變得激動起來。

經過蘇寒的『科普』之後,一號BOSS對於藍星的未來已經有了一個明確的大概。

藍星未來的土地將會有百分之九十轉變成海洋。

到那個時候,大型客船和軍艦顯得尤為的重要。

在這種情況下,龍國卻是研發出了足以下潛到海底九千六百米的海底空心城。

倘若這個消息被他國知曉,絕對會引起軒然大波。

於是乎,一號BOSS直接在下場下來,海底空心城的存在被列為龍國絕號機密,倘若有人膽敢泄密,將以叛國罪處之。

試驗完海底空心城之後,蘇寒已經疲憊到了極點。

可是他卻不能休息。

因為梁爽帶來一個極其糟糕的消息。

「蘇組長,經過堪稱,在未來的幾天內,將會有一場史無前例的海嘯,這次海嘯席捲四大洲,而且就連喜馬拉山脈附近都有可能被淹沒。」

「經過這次海嘯之後,恐怕藍星的土地將會再次銳減。」

此時,蘇寒周圍還有龍國其他部門的負責人。

這些負責人都是一臉期待的看著蘇寒,希望他能提出一些針對這次超級海嘯有效的建議。

可是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當蘇寒得知此次海嘯會徹底將四大洲給淹沒之時,蘇寒的身子緊繃起來。

蘇寒沒有理會眾人,快速起身,從書架上找出一份地圖,鋪展在辦公桌上。

梁爽將腦袋湊了過去,一臉好奇的說道:「蘇組長,雖然這次海嘯波及的範圍及廣,可是咱們龍國有天空之城外帶還在研發的海底空心城,這次海嘯應該不會對龍國帶來什麼大的影響。」

蘇寒聞言,冷笑道:「你確定這次海嘯對咱們龍國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影響嗎?」

梁爽正準備點頭,可是見到蘇寒凌厲的眼神,有些心虛的問道:「蘇組長,難道此次海嘯與前幾次不同?」

蘇寒指著那份地圖,冷冷的說道:「如果真如你所說的那樣,這次海嘯會涉及四大洲,就連喜馬拉山脈附近都難以倖免,那麼咱們的麻煩就大了。」

「喜馬拉山脈附近有著許多山峰,可是這些小山峰根本承受不了超級海嘯帶來的撞擊,這些小山峰會被撞斷,山峰與山峰之間會形成一個個低洼,一旦海水在這些低洼彙集,形成一個個暗流,長時間持續下去,我們龍國國民將會徹底失去陸地的擁有權。」

誰也沒有注意到,蘇寒說這話的時候,眼底深處的那一抹憂色。

如果光是喪失陸地擁有權,蘇寒還不足以如此擔心。

最為關鍵的是,一旦整個藍星被淹沒,那麼倖存的人類將會選擇往高處遷移。

而喜馬拉山脈將是最好的選擇。

真到了那一地步,哪怕龍國做再多的防備,也不能阻止無數的難民湧進龍國。

到那個時候,龍國將會成為名副其實的『難民窟』。

所以,無論如何,蘇寒都必須將喜馬拉山炸平! 夜明星稀。

兩個嬌小的身影貓著身子,貼著牆角的陰影慢慢移動。

前方拱型圓門處有兩個男護衛把手。

「小姐,怎麼辦?」青鸞傳音道。

「什麼怎麼辦,你把他們弄暈!」呂一桐果斷道。

「你不是不讓我出手嘛。」青鸞的語氣顯得有些不情願,心裡還是覺得今天的事情太大。

「難道我來?給他們撓癢啊?快點兒,沒人知道是你動的手,有事我擔著。」

「哦。」

青鸞又探頭往前仔細瞧了瞧,作了個深呼吸,然後才生澀地掐了幾道法訣,抬手往前一指。

瞬間,兩道白光急速飛射而出,打在兩名護衛后脖頸處,「砰~砰~」應聲倒地。

此間情形要是被呂府的其他人知看到,必定要驚掉一地下巴。

誰也想不到一個十五歲看起來柔柔弱弱的丫鬟,竟然有如此實力,而且還是個修為不低的修士。

那兩個護衛可是和風凌海一樣的凝骨境武者,可以近戰硬抗練氣七層的修士!

顯然,青鸞修為超出練氣七層不少。

關鍵是,青鸞天天跟著呂一桐在呂府晃悠,都沒被其他法師給發現藏有修為。

稍稍等了一會,見兩名護衛果真沒了動靜,呂一桐直起腰贊道:「幹得不錯!」

頓了下又問,「你沒弄死他們吧?」

「不知道誒,我控制了靈力的……」青鸞有些心虛。

她雖然有修為在身,卻幾乎沒出過手,踏入修行是因為呂一桐一個人練功無聊,要她陪著一起練,誤打誤撞發現有靈根資質。

然後這件事便成了兩人之間的秘密給瞞了下來,呂一桐領的願力珠大都是以打賞給了下人為借口讓青鸞煉化了。

至於青鸞現在到底什麼修為,她自己都不清楚,沒人教,全靠自己摸索,而練氣三層的呂一桐還不如她。

兩人小跑過去檢查倒地的護衛,確定沒死便將他們搬到灌木叢中藏了起來。

隨後穿過院牆,從牆根下的一個狗洞鑽出府去。

……

呂府宴客廳,觥籌交錯,言笑晏晏,已酒過半巡。

趙元平前來護衛隨行,自然也帶著陸亭的任務來的,多次有意無意將話題引到七星閣副掌柜王德發身上。

「王副掌柜雖然為人低調,但業務能力確實強,對七星閣生意提出了不少可行性改善意見,難怪會被玄陰宗舉薦出來。」

而事實上,在外人看來,王德發是玄陰宗宗主力排眾議強行選出來的,王德發在玄陰宗人緣似乎並不好。

「嚴某也是偶然聽聞過其人,具體卻不甚了解,本是想通過他結交二皇子。」

鍾延應對自如,不管問什麼都是聽說。

趙元平目光閃爍:「哦?楚國如今正是立儲關鍵時期,嚴公子莫非看好二皇子?」

鍾延笑道:「我對這些皇家事情可不感興趣,聽說二皇子喜好詩詞,府中招募有許多有名之士,不像海外,到處皆是粗鄙野夫……」

趙元平哈哈一笑:「海外民風彪悍,修士大多戰力不凡,說起來百年一次的仙島盛會也快到時間了?」

鍾延:「尚有十年,此次盛會由百花島、赤焰島、橫空島…五島聯合舉辦,空前浩大。等這次遊歷返回,差不多正好趕上,趙法師有興趣到時候可以前往,嚴某定當盡好地主之誼。」

「……」

不管提到哪方面,鍾延都能說一些普通修士了解不到的事情,讓諸人更加確信其身份。

呂府幾人則以作陪姿態,不斷敬酒,鍾延雖然以晚輩前來,但此時的地位之差不是一星半點,兩名法師也都非常客氣,絲毫不敢像對呂錚的態度那樣。

倒是耿氏,借著鍾延的勢,問及了一些七星閣生意的事情。

在趙元平的眼神示意下,甄蓉出言透露了一絲絲動向。

期間,不時有丫鬟上前對耿氏耳語,她雖然優雅笑容一直掛在臉上,但眉宇間的不悅還是被鍾延捕捉到了。

鍾延放下酒杯,看過去問:「嬸嬸,為何不見一桐姐姐,小時候我多次聽母親說起她來,誇她聰慧機靈又懂事。」

府中除了外出的二公子,其他重要成員都到齊了,按理這場合呂一桐是會出席的。

耿氏笑容有些不自然,「這孩子,早間出府會友去了,到這時辰都還沒回來,平時在家練功學習,難得出門一趟,估計是與朋友許久未見談到興頭忘了時間,呵呵……」

此時,她卻不好說呂一桐的不是,還要誇讚,免得給鍾延留下不好印象。

呂府幾個男人不由得互相對視,當作沒聽到。

鍾延心裡好笑,對那小魔女再了解不過,定是偷偷溜出去了,卻也不說破。

一場接風晚宴賓主盡歡,到亥時才結束各自散去。

等到鍾延等人離開,耿氏才從旁招來貼身丫鬟,皺眉問:「怎麼回事?」

貼身丫鬟:「老爺、夫人,府中進了賊人,有兩名護衛被偷襲打暈,應該是從小姐在側門挖的那處洞口進來的,已經全府搜過了,沒發什麼事,也沒少任何東西,可能已經退走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