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將情報帶給西南山門。

現場剩下快突破四米五身高的巨猿,拖着隨意掰下的樹榦,往前方走去。

老子倒要看看你還能耍什麼花樣!

金屬碰撞聲從腳下響起。

哼,除非是矮人國武器,不然想傷到老子都是難事!

低頭髮現是有條黑色金屬鎖鏈纏繞住自己左腳踝,便想當然地伸手去拉取。

想通過這條鎖鏈將對方從暗處揪出。

但畢竟是連亞人智能標準都沒達到的智慧種族,再度被人類擺了一道。

不遠處聽到有顆被極度彎曲的大樹猛然歸位,忽然帶着腳踝上鎖鏈如被驚動的蟒蛇般,快速朝那邊移動。

石像巨猿直感覺有股巨大動力開始撕扯自己腳踝,把它龐大身軀都撼動。

失去平衡的石像巨猿就這樣轟然倒地、在地上被連續拉出數米距離后,才反應過來併發力,遏制了身軀被吊起來的趨勢。

該死該死該死!

你們人類只會玩陰的嗎!

它動手去撕扯那根金屬鎖鏈,卻發現短時間內根本難以將之扯斷。

一道黑影出現在視野上空,隨之閃現的還有把明晃晃的利劍。

鐺!

劍刃毫不猶豫地刺向巨猿眼睛,被同樣有石甲略微保護的眼皮給防住。

石像巨猿坐起身,想揮動手臂去打擊那突襲者。

可自始至終都因為柔韌性欠佳,只能胡亂打擊到空氣。

利劍不斷從背後、頭上攻擊,無一不被石甲阻擋。

巨猿想快速站起來,可只要有微微起身的趨勢,就會被那條鎖鏈帶着往裏面繼續移動。

嘶,對耶,我好像可以把這條鎖鏈解開啊!

突然就發現新大陸的石像巨猿,笨拙地一圈圈放開鎖鏈束縛。

當它目送那條鎖鏈被拖入密林深處,內心隨着都湧現出自豪感。

果然跟着強者混都能變聰明呢!

就在即將要再度站起身的瞬間,他感到膝蓋被某種力量突破、冰冷的異物感瞬間被打入身體。

「吼!!!」

這是石像巨猿近十多年來第一次受傷。

肌膚被突破的滋味,太久都沒嘗試過。

以至於突兀降臨時,讓這頭四米多高的大塊頭都沒忍住尖叫。

「被針扎一下都痛成這樣,我都開始懷疑即使放任你去戰場,會被那些獵魔者瞬間秒殺。」

身後傳來人類專屬音節,意思聽懂了大半,應該是在罵它軟蛋。

「你!你該死!敢偷襲老子關節部分!你、不講武德!」

六翼成員有些武者曾經也和他談及過人類武者的驕傲。

結果偏偏今天卻被一個人耍成這樣,讓它心裏十分憋屈。

「對付你們何須講究道德?能殺就完事了。」

黑袍人朝後方退去,石像巨猿也強忍着膝蓋上疼痛,往人類方向追去。

一定要報仇!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神級兵王最新章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神級兵王全文閱讀、神級兵王txt下載、神級兵王免費閱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

三藏大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神級保安、漢逆之呂布新傳、神級兵王、武道醫婿、絕世戰兵、兄弟你妹妹我惹不起、

。她從池塘內一躍而起,竟然迎風而上,臉上高傲的神情之下,含著對貂蟬的不服,你這麼說,我偏逆反著來。

「反正我早晚都是你的人,要看就讓你看個夠!」

孫尚香就這麼坦蕩蕩地站在楚風面前,伸出小手還勾住對方的下巴,調戲般的說道。

實際上,她的心裏面正慌亂得,如同千八百個兔子,那樣亂撞個不停。

她敢上來,除了主要貂蟬的話語相激外,也是因為剛才被楚風看到了,所以她索性豁出去了。

心中暗到,反正都這樣了,不如再大膽一點,還……

《三國重生之我有反傷刺甲》第三百三十八章早晚都是你的人 繁星滿天,喻梵音在夜空下的一雙眼睛也晶晶亮,嘴巴里滔滔不絕地說着關於南頌的事情。

喻晉文靜靜地聽着。

他這個表妹,一向冷靜自持,聰慧優異,從國外進修語言回來后,就直接進了高翻院。

他們表兄妹平時交流不多,這還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說這麼多話,話音里毫不掩飾對南頌的崇拜。

說了太多,喻梵音都有點不好意思了,臉色窘了窘,「不好意思啊大哥,我忘記你和南姐姐已經離婚了。我想請教她一些關於翻譯方面的事情,你會不會介意啊?」

喻晉文淡淡扯了扯嘴角,「不會。」

又問:「你們平時還有聯繫嗎?」

喻梵音點點頭,「有啊。上次我們還一起在群里給她過生日了呢,南姐姐對我們一直都挺好的……」

嘴巴比腦子快。

喻梵音話音剛落,就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連忙捂住嘴巴,心裏暗喊:糟了糟了。

果然,敏銳如喻晉文,立馬捕捉到了話的重點,「群?什麼群?」

他們還一起給南頌過生日了?他怎麼不知道?

此時此刻,喻梵音想死的心都有了,正想着怎麼把這個話題折過去,喻澤宇蹦蹦噠噠地跑了回來,「姐!……咦?大哥,你從白城回來了?」

喻梵音朝弟弟使了個眼色,喻澤宇不明所以地走上來,「怎麼了姐,眯眼睛了?我幫你吹吹?」

說着就要上去扒喻梵音的眼皮。

這個二愣子!

喻梵音拍了下弟弟的手,「沒有。不用!」

喻澤宇正愣著,下一秒就被一隻大手勒住了命運的脖頸,他身子被迫後仰,「大哥???」

「小宇,跟我來,咱倆聊聊。」

喻晉文箍住喻澤宇,就帶他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喻澤宇伸出爾康手,朝喻梵音求助,「姐……」

大哥找他,肯定沒好事!

喻梵音一臉愛莫能助地看着弟弟,輕嘆口氣。

東窗事發,無可奈何呀。

——

南城,雨勢沒有一點減退的趨勢。

玫瑰園也沐浴在一片暴雨中。

醫生給南雅處理著傷口,因為顧慮着她有孕在身,很多葯都不能用,處理起來也是小心翼翼。

南頌坐在沙發上,刷著平板,處理著工作,臉上已經盡顯疲色,南琳在一旁瞧著很是心疼。

「姐姐,你先去睡吧,我守着二姐。」

南頌捏了捏眉心,嗓音有點沙啞,「沒事,不差這一會兒了。音音,孩子沒事吧?」

蘇音是中醫世家,年紀雖小,但在醫術上頗有建樹,她抬起一張娃娃臉,沖南頌笑道:「姑姑,孩子沒事,摸著脈搏很健壯,生龍活虎得很。」

南頌知道這孩子講話一向誇張,可聽着這形容詞,額角還是忍不住抽了抽:「……」

果然是有什麼樣的爹,就養出什麼樣的娃。

蘇音繼續將藥膏往南雅腳腕上抹,小奶音絮絮叨叨的,「再抹一遍就好了哦。這可是我特製的藥膏,叫做『無敵美少女大力丸』,雖然它原本看着有點像羊屎,但是葯不可貌相嘛,只要將它兌水一調,那就是美容養顏的蜜膏了,保准不會留疤,你的肌膚還會像以前一樣嫩哦,雖然你原來皮膚也不算太嫩……總之很神奇就是了!」

南雅:「……」

這丫頭是打哪冒出來的?

確定不是坑蒙拐騙的赤腳醫生?

為什麼南頌身邊總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人?

給南雅處理完傷口,蘇音就直接留了下來,蹭到南頌身邊,仰著一張笑臉。

「姑姑,我能在玫瑰園多住幾天嗎?我爸最近忙着相親,沒時間理我,我在家裏只能啃麵包,真是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還念上詩了。

南頌輕笑了下,點了下她的小鼻頭,「不能讓你白來一趟啊,留下吧,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太棒了,謝謝姑姑!」

蘇音開心地跳起來,「終於不用看到老蘇那張臉了,你都不知道我媽走了以後我的日子有多艱難……姑姑,要不你來當我后媽吧,我肯定沒異議!」

「……」南頌無語道:「我就比你大八歲。」

「八歲而已,我都叫你姑姑了,反正都是長輩,喊你一聲媽我也不吃虧啊。而且老蘇找的那些狐狸精看着也沒比我大多少,還讓我叫她們『阿姨』,也不怕折了壽!」

蘇音掐著腰,義憤填膺的。

南頌涼涼瞄她一眼,「你再胡說八道,我就打電話讓你爸過來把你領回去,關起來。」

話音剛落,蘇音立馬捂住嘴,做出一個給嘴巴上拉鏈的動作,趕緊跑了,小奶音嚷道:「趙管家,我住哪個房間呀?」

看着小孩蹦蹦跳跳跑掉的身影,南琳已經被她逗得不行,「現在的小孩,腦子裏不知道都在想些什麼,想法都稀奇古怪得很。」

南頌搖搖頭,「跟那麼個不靠譜的爹相依為命地長大,可不得歪成這樣么,很正常。」

南琳轉頭問道:「蘇音,是蘇睿大哥的孩子?」

「嗯。」

想到記憶中的那個混世魔王大哥哥,南琳忍不住莞爾,「我記得蘇睿大哥,小時候在玫瑰園住過一段時間,好像還是大伯母的乾兒子來着,長得很帥的。」

南頌又「嗯」了一聲,「睿哥也是機緣巧合,被母親救過性命,就認了她做乾媽,讓我多了這麼一個便宜哥哥,就是不怎麼靠譜,總捉弄我。」

「是……互相捉弄吧?」南琳笑着戳穿她。

南頌斜睨她一眼,「皮癢了?」

「沒。」

南琳逃之夭夭,「大姐早點休息,晚安啦。」

看着南琳蹦跳着離開的身影,南頌唇角忍不住挑起一抹笑,有愛情滋潤的女孩子果然是泡在蜜罐里的,有顧衡寵著護著,琳琳也比原先活潑了許多。

這個妹妹是活過來了,另一個妹妹,依然讓人頭疼。

操不完的心呦……

剛洗完澡準備睡了,手機就嘀嘀響了兩聲,是喻澤宇發來的消息:【南姐姐,睡了嗎?】

南頌:【還沒。有事?】

那邊靜默片刻,又發來一條消息:【沒什麼。這幾天南城持續有雨,天氣涼,注意保暖。】

???

南頌一臉懵,喻澤宇這是搞什麼?

她直接回了一條,【直說吧,你闖什麼禍了?跟我明說,我不告訴你大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