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章完) 晚桃給小莫精心挑選的生日禮物是一條棕熊形象的小掛飾,可以系在文具盒或者書包上,看上去十分可愛,晚桃對這條掛飾愛不釋手,一直在手上反覆把玩,徐聞對此表示相當不理解:

「就這麼個東西拿來做生日禮物,未免有些太寒磣了。」

徐聞隨口說道,「我記得我五千歲壽辰的時候,大家送的禮品最次也是龍肝鳳髓,我記得有一條和我年齡一樣大的五千年極品血靈芝,那場面——」

「誰要跟你比啊,小孩子本來就不能送太貴的東西。」夏晴說道,「小莫家條件不好,如果晚桃送了過於貴重的禮物的話,等她過生日的時候,小莫的處境就會變得很尷尬。」

「不過要說的話,咱們家條件也很一般啊。」

徐聞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得虧我現在開始送外賣了,不然你一個人肯定吃不消。」

「我……還好呀。現在人氣一天比一天高,我上周還上了首頁小圖推呢。」

夏晴對自己的直播成果很是滿意,「就是現在大家都在呼籲弄一個粉絲交流群什麼的,我沒有太大的精力去顧這些,但粉絲們都很熱情……」

「那我來建一個群好了,」徐聞思索道,「有了組織,粉絲的凝聚力才會更強,才會更願意加油支持你吧。」

「你……建群?」

夏晴咕噥著說道,「照你這個吃醋的勁頭,等你把群建了,不把他們全踢了都算好的了。」

「人家要是拿你開過分的玩笑我肯定開踢啊,不過一般開小玩笑什麼的我已經不在意了,畢竟我家晴寶很可愛。只要別代入到現實中,像剛才那個肥肥一樣就好了。」

「沒想到你都已經變得這麼通情達理了……」

夏晴表現得很是驚訝,「為什麼感覺你前一陣子還是各種不爽就幹掉對方的危險分子啊……」

「胡說,我哪有這麼恐怖,我一直在很好地融入到這個世界好不好。」

徐聞和夏晴正吐槽間,夏晚桃忽然停下腳步,回頭望向徐聞道:「徐聞哥哥,你想不想吃棉花糖呀?」

「棉花糖?」徐聞哼唧了幾聲,「好吃嗎。」

「甜甜的,可好吃了!就像雲朵一樣,還有各種各樣的顏色……」夏晚桃興奮道,「之前晴姐姐給我買過一次,我特別喜歡。」

「什麼啊,你這個小氣的姐姐,只給晚桃買過一次?」徐聞的質詢讓夏晴很不好意思,「確實……畢竟之前一直都沒什麼時間陪晚桃出去玩……」

「不對不對,晴姐姐應該帶我去吃過很多次,但是我那時候還太小了,所以都不記得。」

「不用幫你姐姐圓場,我帶你去買就是了。」

徐聞拍拍晚桃的小腦瓜,「所以說……賣棉花糖的店鋪在哪裡?」

「在前面的公園入口那邊,我帶你們去!」

夏晚桃湊向中間,左手牽著徐聞,右手牽著夏晴,大力晃蕩著兩邊的胳膊。

「吃個棉花糖這麼開心……」徐聞吐槽道,「你這樣我還怎麼牽著你姐姐嘛。」

「我牽著就好啦!」夏晚桃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晚桃我呀,是個很貪心的小女孩哦!我想兩個人都一起牽著!」

「好好,牽著就牽著——」

夏晴很順著晚桃的意思來,一行人蹦跳著朝公園的方向走去,夏晚桃忽然說道,「感覺,我們這樣子,就好像一家三口一樣哦!晴姐姐是媽媽,徐聞哥哥是爸爸,晚桃是女兒……」

這、這麼說倒也……

「不要說怪話,」

徐聞打斷了夏晚桃的話語,「你姐姐那麼年輕漂亮,怎麼可能是你媽媽。」

「我只是……嗯,打個比方啦。」夏晚桃沖徐聞嘻嘻笑了笑,徐聞也發現自己遭受了一旁夏晴的白眼,彷彿她也覺得徐聞不該說這樣的話。

是因為父母的關係吧……

此時的晚桃已經有些失落,徐聞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露出爽朗的笑容道。

「別難過,晚桃,徐聞哥哥我啊,也是個孤兒哦!」

「徐聞!你有病是吧!說什麼呢!」

夏晴狠狠地吐槽了一番徐聞,晚桃也在徐聞哥哥說的怪話下噗嗤大笑起來。

「哈哈哈,徐聞哥哥怎麼獃獃的呀……好好玩哦。」

「你看,這樣不就讓晚桃振作起來了。」徐聞,「我這不是一種激勵晚桃的方式嘛。」

「哪有你這樣安慰別人的啊!還有晚桃才不是孤兒好不好,她不是有我們,還有外公在嗎?」

「嗯……說的也是,」徐聞接話道,「不過我是沒開玩笑啦,我真的是孤兒。」

「那……徐聞哥哥,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嗎?」

「……不太清楚,應該不是。」

徐聞微笑道,「我可是失憶了哦。」

「嗯……」

一行人走到公園入口,賣棉花糖的小攤還在營業,晚桃興緻勃勃地跟著夏晴去買棉花糖,但一看到那比記憶里還更加離譜的價格,夏晚桃原本的興奮勁又沉寂下來,她拉著準備掃碼的夏晴衣角道,「晴姐姐,我突然感覺好飽好飽,我們不吃棉花糖了,好不好?」

「你是在擔心價格太貴吧?沒關係的……你平時從來不找我要什麼東西,這是給你的獎勵。」

「可是……我……」夏晚桃忽然捂著肚子道,「我有點肚子疼,我想上廁所。」

「上廁所啊……公園裡面應該有公廁才對,我帶你去……」

夏晴說著又回頭沖徐聞使了個眼色,接著便帶著晚桃進到了公園裡面。

等夏晴晚桃從公園內出來,徐聞已經舉著棉花糖在長凳上等著她們了。

「來,你要的棉花糖。」

棉花糖是完好無缺的,這次徐聞罕見地沒有偷吃。

「啊……我……」

晚桃有些糾結地看著棉花糖,又抬頭看了看身後的夏晴。

「去吧。」

「嗯!謝謝徐聞哥哥!」

夏晚桃和徐聞道了聲謝,接著又把棉花糖遞到徐聞面前,「徐聞哥哥,你多嘗一點,可好吃了。」

「一般吧,就是造型有點意思。另外,色素有點多。」

徐聞說話時吐了吐舌頭,晚桃看到徐聞的舌頭變得黃澄澄的,夏晴見狀訝然道:

「你已經……自己吃完了一個嗎?」

徐聞點點頭,「誰知道要等你們等多久。」

「嗯……行吧。」

「晴姐姐,你先嘗一口。」

「嗯……我嘗嘗……嗯!這個粉色的棉花糖,原來是草莓味道的呀。」

「對吧?味道可好了,再多吃一點。」

「好了……我不能吃這麼多甜食……」

夏晴被妹妹強行塞了幾嘴棉花糖,好不容易讓晚桃安靜下來專心吃東西時,一旁的徐聞又在眼巴巴地望著她。

「干、幹嘛?你都吃了一個……還想吃我妹妹的?」

徐聞搖了搖頭,而是湊到了夏晴的面前道,「我……想吃了你。」

「誒誒?!」

(`

(`

徐聞舔乾淨了夏晴臉上粘著的棉花糖糖絲,不過夏晴的臉上也變得黏糊糊濕漉漉起來了。

在外面逛了一圈晚桃很快就累了,徐聞負責把她背起來回家,等快到家時晚桃已經完全趴在徐聞身上睡著了。

「你看她睡得多香,還流了那麼多口水……」

「嘖,那我背上是不是也黏糊糊的了?」

「哦,你還好意思說……」

夏晴將晚桃從徐聞的後背上抱起,熟練地把她帶到卧室房間,替晚桃把外套脫掉,然後放在被窩裡蓋好被子,順便還幫晚桃擦了擦臉。

「我妹妹真的好可愛啊……是吧?」

夏晴坐在床邊,小聲地對徐聞說道。

「嗯,反正比彆扭的霧雨要可愛很多。」徐聞點點頭。

「你怎麼可以這麼比,霧雨也很可愛!」

夏晴生氣道,「我的妹妹們都是世界上第一乖巧聽話的妹妹。」

「世界第一隻有一個應該是常識吧是?」

「略。」

夏晴沖徐聞吐了吐舌,而後回頭望向晚桃恬靜的睡顏。

「她說……我們就像他爸爸媽媽一樣。」

「你本來也是像媽媽一樣在照顧她。」

「嗯……」

夏晴沉思著忽然望向徐聞道,「你……過來一下。」

「怎麼了?」

「過來一下嘛。」

夏晴讓徐聞在一旁床邊坐下,而後將他放倒在自己的腿上,給徐聞做了膝枕。

「突然幹嘛。」

「不……不是應該先感嘆下舒不舒服嗎?」

「我躺過更舒服的地方。」

徐聞盯著夏晴的遮擋物看,弄得夏晴很不好意思地抖了徐聞一下。

「貓、貓貓的狀態不算,感覺肯定不一樣。」

「你怎麼知道貓貓的觸感和人的觸感不一樣呢?我總得試試才知道吧……」

「別得寸進尺。」

夏晴捏著徐聞的臉頰,戲弄了一陣后又慢慢鬆手,言語也變得溫柔,「你說自己是孤兒那件事……是真的嗎?」

「大概是。」徐聞嘆息道,「但你知道,我不是記得固定的一段一段的記憶,而是各種零零散散的記憶片段,但記憶里確實沒有出現過類似父母一樣的角色。」

「但你的記憶里不也沒出現過自己兩個徒弟的記憶嗎?說不定只是被選擇性地遺忘了……」

「行,你覺得我那時候幸福我就幸福。」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生氣呀……」

「我沒生氣。」徐聞面無表情道,「我只是覺得,現在開心就夠了。」

「嗯……」

夏晴輕輕摸著徐聞的耳廓,「對了,我來幫你掏耳朵吧。」

「掏耳朵做什麼?」

「耳朵長期不清理的話,會堆積一些異物,都掏出來之後就會很通暢。」

「你覺得一個可以聽到50米外人說話的耳朵會有異物嗎?」

「讓我掏掏看嘛,會很舒服的。」

「真的?」

「騙你是小狗。」

「我可是會真的把你變成小狗的哦。」

「……變就變,你等一下。」

夏晴把徐聞扶了起來,然後在床頭櫃下面的柜子里搜尋著一些物件,徐聞用這個角度看著夏晴翹起來的迷人弧線,頓時有些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好了,找到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