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盡其用嘛,這些狐妖可是做全能兵種真是趁手得很!嗯…戰鬥訓練也得提上日程!」妖極捏了捏下巴,又給狐妖們加了一條訓練計劃!

希雅:「……」 林天成嘆了口氣,這些人看來平日里是在門派里驕橫慣了,連收拾人都這麼理直氣壯。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他們能欺負別人而且不受到門派的規矩懲罰,這說明自己也能欺負他們,而且不用擔心遭受門規的懲處?

林天成的想法總是這麼的別出心裁,相通這一點的林天成連看向幾個大漢的眼神都變得異常溫和起來,畢竟眼前的這些人將來都將是自己的「幫手」啊!

門派里,外門弟子是需要每日完成日常任務才能賺取積分,有了積分才能兌換海量的資源和相應的功法,而眼前這些人就是刷門派任務的最好人選啊!

「上,一起出手,打得他媽都不認識他為止!」一群人一擁而上,林天成見狀急忙閃身朝門外飛去。

這宿舍是日後自己的立身之所,可不能被這些莽夫給大豆摧毀了,否則自己還得浪費力氣搭建一個。

「想跑?哼,我們外門十八羅漢從來就沒有想揍揍不到的人,今天你能跑得了算我輸!」

「重力領域!」

「空氣壁壘!」

數個大漢紛紛施展出屬於自己的結界領域,瞬間阻斷了林天成的去路,緊接著一個個便迅速追上林天成。

見狀,林天成也停了下來,眼看著那十幾個人離自己的宿舍也有段距離了,當下便冷笑一聲,伸手從虛空之中抽出了神魔劍,一劍當頭斬下,恐怖的靈力瞬間湧向眾人。

「轟!」

一聲巨響,只見那幾名大漢施展出的領域紛紛應聲而碎,數人吐血倒飛而出,狠狠的摔在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無極門的外門弟子也被這一聲驚雷般的巨響給驚醒了,當即紛紛衝出宿舍觀望。

「嘶,那群混蛋又在欺負新人,唉……這麼大的動靜,看來這一次新人有的受了!」

「不知道又是哪個可憐人要被他們欺壓剝削了,這麼大的動靜,怕是受的傷都要十天半個月才能下床啊!」

「小點聲,浩哥那伙人都是臉上長毛的主,要是讓他聽見你在為新人打抱不平,小心他找你麻煩,走吧,咱們看看就算了,別參合進去!」

無極門外門中,以浩哥為首的十八羅漢臭名昭著,無人願意多管這件閑事,因為他們清楚,門規從不禁止弟子比斗,甚至隱隱有鼓勵的跡象,只要不出人命,門派一般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而浩哥等人深知其中的分寸,所以每次動手都是揍得人痛不欲生卻又不害其性命!

而這一點,林天成做的同樣十分到位!

畢竟,他的初衷就是將這群人打服,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厲害,從而驅使他們去給自己刷門派積分,所以下手也有分寸,不至於把人打死。

否則,以他的實力,神魔劍一劍斬出的威力不單單是將這些人斬飛,即便是他們有結界在身,照樣能一劍斬殺!

「你們就這樣的實力也敢出來欺負人?」林天成淡笑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幾人搖頭道,「既然你們想揍我,今天我不揍你們就有點說不過去了,說吧,你們是誰牽的頭?」

聞言,當下有人就把目光投向了浩哥。

浩哥看著林天成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頓時臉色煞白,著急的辯解。

「都看我幹什麼?我都說了不要來不要來,拉都拉不住你們,現在出了事想我給你們背鍋?門都沒有……」浩哥十分激動的走到林天成面前。

「大人,是我遇人不淑,這些傢伙我不管了,您看這給他們留口氣就行,告辭!」

說罷,浩哥就打算腳底抹油溜之大吉,所謂觀一斑而窺其豹!

林天成一招就將這些人打成這幅要死不活的模樣,容不得他不害怕,這些人的實力他是一清二楚的,從而更能理解林天成的強大和可怕,至少他是沒有反抗的能力的。

「給我站住,我讓你走了?」林天成一臉淡笑的看著浩哥。

聞言,浩哥臉色頓時一變,旋即一咬牙,臉色憤懣的看向林天成,「那你想幹嘛?」

林天成淡然一笑,隨手一揮,一道黑幕瞬間降臨,將這些人盡數籠罩在內,甚至為了不打死他們,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

結果,黑幕之中發出一道道慘絕人寰的呼喊之聲,林天成的出手十分有數,打的都是眾人皮糙肉厚的地方,既能叫人痛不欲生,又能叫他不傷其性命。

可是,這種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更加讓眾人生不如死。

起先還有人叫喚有本事就弄死自己,否則一定會給他好看,到最後,眾人的口徑無比的統一,一個個都是涕淚齊流的哭喊著讓林天成饒命,甚至願意給他當牛做馬!

只是,林天成並不打算就此罷休,他知道這些人之中說的話都沒有什麼誠意,想要讓他們乖乖聽話,只有讓他們感到絕望,日後才不會生出反骨的心。

於是,半小時之後,林天成撤回了永夜天幕領域,露出了裡面倒了一地哀嚎的眾人。

林天成雖然沒有傷害他們的性命,不過這種帶有懲罰性質的長時間毆打,就一個痛覺就夠他們受得了。浩哥能成為這些人的頭,也的確有幾分本事,眾人此時都只有哀嚎的份,話都說不出,他卻怒視林天成。

「小子,你有本事就弄死你浩哥,否則日後我保管叫你後悔……風水輪流轉,莫欺少年窮!」

聞言,林天成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微笑,手上拖著神魔劍在地上劃出一道溝壑朝浩哥緩緩走去。

沒有一絲由猶豫,神魔劍便閃電般出手斬斷了浩哥的兩個肩膀。

「既然你不打算了,那就去死吧,我這人不喜歡麻煩,為了以後你不來打攪我,今日我就送你一程!」

浩哥聞言,整個人都傻了,二話不說直接卸人膀子,而且聽對方口氣是打算殺人滅口?

周圍的眾人甚至都忘記了哀嚎,一個個都十分驚恐的看向林天成。

他們這些人都是無極門外門弟子中出了名的滾刀肉,也是最狠的那批人,所以才敢拉幫結派的四處欺負人。

可是,他們再狠也不敢在門派中殺人,但是……

眼前的這個人的狠辣是他們的十倍百倍,毆打他們半小時不說,現在更是一言不合就要殺人。

甚至他都沒有想過門派的懲罰,甚至沒有問浩哥他們的來頭,是不是有什麼後台,總之一點廢話都沒有……

浩哥此時也是躺在地上瑟瑟發抖,自己都被砍斷兩條手臂,可是看樣子對方似乎真的不打算就此罷休,難不成真的要殺了自己?

換了旁人,浩哥可能不會相信對方有在門派中殺了自己的膽量,可是眼前這個一句廢話沒有就將自己胳膊卸了的傢伙是真的狠,以至於他絲毫不懷疑對方敢不敢。

這傢伙就是瘋子,根本不管門規,只是因為自己的一句場面話就起了殺心。

「老大,我錯了。我是有眼無珠,求您放過我這一次,日後我一定唯你馬首是瞻,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您殺我是小,但是耽誤了您的前程我就百死難辭其咎了!」浩哥聲音顫抖的說道。

林天成微微皺眉,「那你還要不要報仇了?」

浩哥聞言,腦袋搖的就更撥浪鼓一樣,差點沒哭出來,「不了不了,冤冤相報何時了,我決定痛改前非好好做人……嗚嗚,老大,您能不能讓我先止血一下?我感覺我快不行了!」

「哭個屁啊,兩條手臂而已,我不信你這種傷勢都扛不住,自己回去再生不就行了!」

「還有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從今天開始你們都是我的手下了,要是有不服的,可以先問問我手中的這把劍!」

聞言,那十幾個人嚇的渾身一顫,紛紛點頭如搗蒜,你實力強你說了算,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 晚晚有點好奇,她托著小臉,盯着屏幕上的照片,低聲說:「哥哥,怎麼啦?」

「感覺她這像是自殺嗎?「北北沉聲說道。

對於宮媚秋這個人,他表示懷疑。

現在警察找上門來,唐南綰莫名被卷了進去,顯然就很有總是,擺明了好象一個局。

」可是那她為什麼要跳樓,還流這麼多血呢。」晚晚一臉的不解。

她是害怕的。

感覺有點無助,現在警察找上門來,就意味着唐南綰攤上事情了。

「不知道,但現在警察找上媽咪,就不對勁。」北北低聲說道。

晚晚彷彿抓着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樣,她拉着北北,焦急的說:「要去和警察叔叔說嗎?「

」等等看。」北北說道。

他專心盯着電腦,試圖想要入侵網絡,找到宮媚秋跳樓的那裏的監控。

可以電腦似乎被控制了似的,無法登陸上去。

「媽咪把我的電腦給控制住了。」北北黑眸微沉。

他都沒有料到唐南綰為什麼突然不允許他登陸,難道是有人在找黑客,深怕他被人查到?

北北沉默了,他盯着電腦許久,默默的把屏幕關上。

客廳內。

警察找唐南綰錄口供,談完后遞出一樣東西,說:」唐小姐,你怕是要跟我們回去一趟。」

「憑什麼啊?她跳樓跟我們沒有關係。「秦佳也急了。

畢竟這種事情,雖說沒有誰對誰錯,但是唐南綰好象在家裏,坐着也躺槍,實在不應該。

警察把口供整理好后,深看着她和唐南綰,說:」她最後一通電話是打給你,據說你們昨天在影視城發生了衝突。」

「另外我們在她家裏找到一份屬於你們的東西,就是這個U盤。「警察說道。

唐南綰啞聲失笑,她低聲說:」這個U盤有問題嗎?」

「據我們所知,這個U盤是秦小姐給的,裏面卻是一片空白,我們只是走一個流程,你需要跟我們走一趟。」警察說道。

唐南綰沉默了半晌,拿出手機點了點。

「抱歉,我有一個習慣,手機通話一般情況下,會自動錄音,我現在把她和我的通話記錄給你們。「唐南綰說道。

警察聽完通話音樂后,都面面相視了下,說:」不知方不方便給我們複製一份?」

「當然可以。」唐南綰說道。

她把通話錄音給了警察后,因為通話中宮媚秋的情緒之類的特別激動,似乎在排除唐南綰對她造成剌激。

「我還要跟你們走嗎?「唐南綰問道。

警察們討論了后,對她道歉說:」或許有誤會,你暫時不需要跟我們回去,但希望唐小姐接下來配合我們的工作。」

「當然,我會隨叫隨到。」唐南綰說道。

警察走了后,秦佳整個人都幾乎癱在地上,她連忙端過水往嘴裏灌去。

「嚇死我了,剛如果沒有聊天錄音,那麼你被請走的話,我感覺我的演藝生崖也要完蛋了。「秦佳說道。

藝人最害怕的就是網上的那些輿論,一旦有什麼黑料,到時就會被不斷放大。

唐南綰笑了,她把秦佳拉了起來,說:「先看看宮媚秋是怎麼回事吧。」

「她跳樓真的很瘋狂啊,一個宮家大小姐,這麼光鮮靚麗的,居然跳樓了。」秦佳也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畢竟跳樓這種事,要是弄不好,真的死了怎麼辦。

這就算是個局,也是要冒生命危險的。

「別想了,她為什麼跳樓根本不重要,但她最近要展現的都是讓自己頻繁出現在新聞上,應該是害怕有人要動她。」唐南綰敏銳的感覺出來了。

她雖不喜歡宮媚秋,但不能否認的是,這個女人很聰明,她知道怎麼自我拯救,也知道怎樣去保護好自己,更知道怎樣去爭取一些利益上的東西。

「我下樓給你買點吃的.」秦佳說道。

她還持意列了個清單,一邊念著說:「全部都買回來,省得你下樓了被人找麻煩。」

」也好。」唐南綰說道。

秦佳剛出門,唐南綰就接到劇組的通知,說暫時留她的戲份不拍,讓她自己休息幾天。

「好。」她回復了一個字。

唐南綰走進小房內,看到北北和晚晚兩人正經的在看書,彷彿沒有受到影響一樣。

「綰綰小寶貝聊完天啦?「晚晚看到她,立刻撲了過來。

唐南綰抱着她,坐在一旁,暗打量北北一眼,說:」別擔心,都是小事,也扯不上我。」

「我從不擔心你。」北北淡然的說道。

他放下了書本,發現唐南綰拿他電腦,北北有點急,但不想表露出太,但手卻暗中揪着衣角。

「暫時別登陸,我害怕有人盯上你。「唐南綰說道。

她雖沒有開電腦,但北北的一個舉動,都讓她猜到了什麼,警察都來了,這兩個小傢伙絕對不可能這麼冷靜的看書的。

」回國后我們用過幾次,都被人盯上了,現在晉城看似風平浪靜,但事實卻是危險重重,你最好別再登陸,媽咪也擔心你,所以給我限制了。」唐南綰說道。

北北聽着,他黑眸暗然。

「媽咪知道你擔心,但是這都是小事,相信媽咪自己能處理好。「唐南綰說道。

北北被她說得,立刻欣然一笑。

」嗯。」北北應聲。

晚晚一直沒作聲,靠在唐南綰的懷裏,輕輕磨蹭著。

「媽咪,她跳樓死了嗎?」晚晚一臉天真的問道。

畢竟宮媚秋「死了」沒有,這個問題一直困擾着她,照片上全都是血,她暗想着,是不是死了。

「還不知道。」唐南綰說道。

她起身看着窗外許久,低聲說:「我去醫院看看,你們在家別亂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