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呆住了,不敢相信這一切,後世怎麼還會有這種存在,竟有一位古帝沉睡在秦嶺萬古龍脈中,他是誰?

還不待眾人找尋答案,這個玉精小人兒開口了,「打擾大帝沉眠者,死!」

聖人號令,如口含天憲,每一個字都是殺招,刻印在虛無中,飛了出去將幾個大能打得爆碎,磨滅元神,身死道消。

戰車上的玉精小人兒一句話便擊殺了十多位大能,今日的損失著實慘重。

但他並不將這些死去的大能放在心上,而是看向了天空中的五件帝兵,冷笑道:「真正的帝兵……這可是一場盛宴,我族大帝正好缺少兵器,你們一併呈上來吧。」

「哼,狂妄!」赤龍王冷哼一聲。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大夏皇主脾氣暴躁了起來。

「不過借秦嶺龍脈之力而已,今日順便滅你!」

九黎皇主殺氣縱橫,殺一個羅墨是殺,再加一個通靈玉精有何不可!

羅墨持劍在手,不言。

今天,能夠走出這裡的人不會太多。 「呃……我叫沈懷琳,還,還沒結婚。」

沈懷琳有些尷尬。

現在流行一上來就直接問結沒結婚的嗎?

好傢夥,她直呼好傢夥!

「這麼好的小姑娘怎麼還沒有人來娶,真是瞎了他們的眼。」

老太太笑的越發的慈愛,拍著她的手,語氣溫柔中帶著誘哄,「奶奶就覺得你特別好,長得特別像我孫媳婦兒。不如這樣好了,我把我孫子叫過來,你們見一面,處處看,合適的話皆大歡喜,不合適也能當朋友,你看怎麼樣?」

沈懷琳:「!!!」

她看不怎麼樣!

剛說兩句話,就要介紹她孫子給自己當男朋友,這就是傳話中的「社交牛批症」嗎?

沈懷琳妥妥的被嚇到了。

當即拒絕:「不了不了,我,我已經有未婚夫了,下個星期就要訂婚了。」

「你有未婚夫了?」

老太太的臉上肉眼可見的失落,毫不掩飾。

語氣中的難過也顯而易見:「我就說嘛,你這麼好的小姑娘,怎麼會沒人要呢。」

話鋒一轉,「不過我看你年紀還小,正是花一樣的年紀,應該好好的享受當下,怎麼這麼早就要結婚了?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過早結婚就是過早的失去自由,多可惜啊。」

「我只是訂婚,而且……您剛才可不是這麼說的。」

沈懷琳笑的有些尷尬,不好意思的指了出來。

老太太倒是不以為然,一擺手:「因人而異嘛。我孫子我從小看著長大的,什麼秉性脾氣我最了解,是個居家的好男人,但是其他人都說不準了。」

「倒也,倒也不用這麼捧高踩低。」

沈懷琳都快要笑不出來了。

這話要是讓霍城聽見了,不得分分鐘暴走。

豈有此理,這不是典型的懷疑他的人品!

「我就是隨便開個玩笑,小姑娘別當真。」

「不會不會。」

沈懷琳打了個哈哈,剛想把這件事揭過去。

結果沒想到——

「不過你確定不考慮考慮了嗎?我孫子真的很不錯,一米八的大高個,長得也帥,性格也好,還特別的溫柔,尤其會照顧人,肯定會把你寵成小公主的。」

「不用了,現在這個我就挺滿意的。」

對於沈懷琳來說,「社交牛批症」還真是扛不住。

當即她找了個借口就想要開溜。

然後——

不出所料,失敗了。

「那個,奶奶,我還得去照顧我朋友,下次有機會再聊吧。」

「那你留個聯繫方式,不然我以後怎麼找你。」

「……行。」

沈懷琳本想留個電話號碼的,沒想到老太太直接亮出了二維碼,「來,加個好友。」

「……」

就離譜!

沈懷琳嘆了口氣,認命的掏出手機,掃碼,通過。

修改備註的時候,她才意識到一個問題:「我應該怎麼稱呼您?」

「我姓顧。」

「顧奶奶。」

點了點頭,沈懷琳將備註改成「顧奶奶」。

完事之後,她收起手機,再次道別:「顧奶奶,那我先走了。」

「去吧。」

沈懷琳微鞠一躬,轉身快步離開。

生怕慢一點兒,又要被拉回去念叨個不停。

太可怕了!

顧奶奶望著她離去的方向,微微一笑。

掏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喂,臭小子,幹什麼呢?」

電話那頭不知說了什麼,逗得她哈哈大笑。

「小混蛋,就嘴甜,這麼多天也不來醫院看看我。」

「您又不是真的病了,我才不上當呢。」

「嘿!你真沒良心。」

被戳穿了,顧奶奶也不生氣,美滋滋的說道,「不過奶奶還是向著你的,剛才見到一個小姑娘,長得漂亮,性格也溫柔,說話甜甜的,是你喜歡的類型。我用你的二維碼掃的微信,自己把握機會!」

「不是吧奶奶,我真不需要……」

「閉嘴!我是通知你,不是徵求你意見的!」

說完霸氣的掛斷了電話,不給對方絲毫機會。

臭小子,跟我斗,你還嫩了點兒!

。 「你說什麼?!」

龐偉現在都有些懷疑他的聽覺出了問題。

揍他!

他到底從哪兒來的自信。

采血結果都沒有資格進入武道學院的人,還如此狂妄。

難道他沒有聽懂剛才話中的意思么?

他覺醒了!

趙信沒有!

「體面點,不好嘛。」趙信輕嘆著氣,伸手整理了一下龐偉的衣襟,「給你面子你還不要,好,我剛才說,趁著我還沒揍你,快滾。」

這回趙信沒有刻意壓低聲音。

周圍的人都聽的見清楚。

坐在破自行車前的甄行咧嘴笑著搖了搖頭,龐偉更是目光一凝。

「趙信!」

「你一個進入武道學院資格都沒有的人,你囂張什麼!」

「你胃火挺大啊。」趙信在鼻子前煽了兩下,「得吃點清胃,降胃火的葯啊,要不然這口氣太沖了。」

「你……」龐偉伸出手指。

「別用手指人,這樣很不禮貌。」趙信輕嘆著,眼神很是無奈,「儘管我不知道你從哪兒得到的消息,可是我卻很確定一點,我現在想怎麼揍你就怎麼揍你,信么?蹂躪,要是不明白這詞的意思,你可以去上網查一下。」

「趙信!!!」

「哎呀,震死我了。」

趙信用手按住耳朵,眼神中有些不喜。

「幹嘛啊,顯你嗓門大啊。」

「嗓門大厲害啊?」

「快點滾蛋吧,現在我沒什麼心情打你,你就別硬往上湊了。你說我要是突然間嫉妒心作祟,真要揍你,你也打不過我呀。」

站在對面的龐偉死死的握著拳頭。

「你,等著!」

「趙信,你要還是個男人,就在學校等我三個月,別特么半路轉學!」

「這事情誰能說的准,說不定你半路轉學了呢?」趙信笑吟吟的看著他,「快走吧,我的拳頭已經有些癢了。」

「走!」

惱怒中的龐偉眼眶欲裂。

「偉哥,咱們就這麼走了?」離開沒多久,龐偉身邊的人就開口詢問,「那個趙信真的太狂了。」

「你們能打過他么?」龐偉瞪眼。

霎時間,周圍的幾人都噤若寒蟬。

趙信可是學校中出了名的猛人。

就連跆拳道社團的社長龐偉都不是對手,他們這些人又怎麼可能打的過趙信。

「我們就是絕對那個趙信太狂了。」

「用你們說,我難道不知道?」

如果可以,龐偉恨不得現在就讓趙信跪在他的面前,搖尾乞憐。

可惜他做不到。

不管他有資格進入武道學院,亦或是名單上沒有趙信,現在他們倆之前其實依舊沒有任何變化。

他並沒有接受武道學院的教學。

趙信。

前幾日能蹂躪他,現在依舊可以。

「你確定趙信沒有在名單上吧。」

前往音樂廳的途中,龐偉又詢問道。

「確定,我小舅是我們院長的大秘,他看了上面的名單沒有趙信。」長的有些瘦小的青年回答。

龐偉沒有言語,就默默的握著拳頭。

想要翻身,他只能將一切都寄托在武道學院,還有就是趙信在他學業有成之前,不要轉校。

「讓他們走了?」

就剛才那麼一會的功夫,甄行就已經喝了一瓶白酒。

「要不然我還能揍他們么,主要現在沒什麼心情。」趙信聳肩長嘆,看著龐偉他們離去的背影,「現在的年輕人,實在是太囂張了。」

「你是再說他們么?」甄行笑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