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叔,你沒認錯吧?就是這個費仁殺了羅成?」

瞥了一眼身旁一名玄袍中年男子,雲浩軒冷冷道。

只見對方怒目圓瞪,一襲黑髮披肩,面容陰鷲,赫然是真元宗當今宗主羅天。

在羅天的身後,真元宗執法長老李通也是緊緊跟隨着,當初對方為了報殺子之仇,不顧一切地追蹤費仁來到了這不周山脈的炎帝陵墓,而他也只能一路跟隨。

「沒錯,我絕對不會看走眼…!就是這個小雜種!」

羅天惡狠狠地盯着不遠處的費仁,眼神中毫不掩飾自己的滔天殺意。

「宗主,此人乃是惡人榜上最近名聲鵲起的新秀強者,號稱冷血刀魔,殺人不眨眼,咱們切莫大意…」似乎也見識到了費仁的身手本領,旁邊的李通倒是十分謹慎。

「原來這傢伙就是真元宗的宗主?區區玄尊境四重的修為,不過如此….」

看到羅天尋仇上門,費仁並沒有感到太大意外。

畢竟,他自己這些年來招惹的仇家太多了,有時候就連他自己都記不太清,無論來者何人,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

「大哥,這兩個傢伙我來對付….」

打量了一番對面不遠處的羅天和李通,墨白緊攥手中一雙鋒利骨刃,低沉道。

雲浩軒和劉無影皆是高階玄尊境,實力非同小可,他一時間難以應付,哪怕出手也是幫助不大,而且很可能還會給費仁拖後腿。

因此,墨白也是退而求其次,主動請纓對上來自真元宗的羅天和李通。

「好,小心一點….這兩個傢伙的實力雖然不如雲浩軒和劉無影,但也不是軟柿子….」

瞥了一眼身旁的墨白,費仁語氣沉穩地囑咐道。

另外一邊,看到費仁和墨白兩兄弟被雲浮宗和真元宗眾人團團圍住,崔骨也是靠了過來,語氣試探地看向身旁的展紅塵,「紅塵,咱們要出手幫忙么?」

雖然他們霸刀盟和雲浮宗同為帝坑三大四品勢力,不過互相併不對付,利益糾葛重重,有時候互相落井下石也是常態。

眼下,雲浮宗要對付費仁,而後者又和他們關係不錯,乃是一個極佳的拉攏機會,不僅可以拉攏費仁,還能趁機打擊一下雲浮宗的囂張氣焰。

「不急,先看看此人的實力底細如何….」

展紅塵十分意外地搖了搖頭,看向費仁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好奇,雖然他也想借這個機會賣個人情,拉攏一下費仁,不過他更好奇對方的真正實力到底有多強。

坐山觀虎鬥!

這一刻,不僅是展紅塵,來自流雲派洪家的洪玄也是如此想法,皆是按兵不動。

在先前的寶物爭奪中,洪玄和展紅塵皆是只搶到了天炎套裝其中一個散件,相比於雲浩軒手裏搶到的天炎帝槍和天炎戰鎧,價值弱了許多。

因此,二人對於費仁手裏另外一件散件「天炎護臂」的興趣也是不大,畢竟只有集齊一整套的天炎套裝,才能完全發揮這一套帝品靈寶的真正威力!

眼下,僅有散件,威力尚缺!

「動手!」

雲浩軒暴喝一聲,隨後手中長劍橫空一舞,瞬間斬出無數道凜冽的劍氣光芒,殺向大殿門口處的費仁。

噌!噌!噌!

劍氣縱橫,勁風席捲,幾乎在一剎那,劉無影和羅天等人也是紛紛暴起動身,朝着對面的費仁和墨白殺去!

其中,劉無影的目標直指費仁,而羅天和李通二人則是挑上了旁邊修為較弱的墨白,似乎是打算先解決了對方,再抽出手來一起合力對付費仁。

「正好拿你們兩個人試驗一下我最新鑽研出來的殺手鐧….!」

望着對面襲殺而來的羅天和李通,墨白手中那一對鋒利骨刃也是逐漸攥緊,眼神中閃爍勃勃戰意。

「如影隨形!」

墨白猛地甩出手中的一對骨刃,下一刻雙手變幻掐作法印,隨後整個人氣勢大變,腳下的影子也是詭異地扭曲起來,憑空化作兩道人形黑影。

只見這兩道人形黑影靜靜屹立在原地,手中同樣緊握著一對鋒利骨刃,然而卻是看不清臉龐,彷彿無面鬼人一般,一左一右護佑在墨白身旁,氣息強大。

「這是什麼招數….?」

看到這一幕,羅天和李通二人皆是臉色一愣,神情震撼,彷彿見鬼了一般。

。 好啊,好得很啊!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她不知道隔壁的靡靡之音什麼時候結束的,一天工作都沒有心情,被弄得心情七上八下。

她實在沒忍住,去了秘書辦公室。

路遙去照顧陶桃,封晏身邊換了路遙的徒弟,叫周宇。

「那個……今天封總有在辦公室見什麼客人嗎?」

她緊張的問道。

「客人?沒有啊,先生辦公室沒有外人進出,他也沒讓我去打擾。」

「一整天,沒有別人進出?沒有女人嘛?」

「女人?沒有啊!」

周宇一臉茫然。

「你有什麼,不如直接來問我,我秘書哪裏比我更清楚?」

身後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把她嚇了一跳。

那一瞬,她感覺自己見鬼了。

她回頭觸及封晏幽邃深沉的鳳眸,心裏忍不住打起了退堂鼓。

竟然被抓包了,怎麼辦?

「那個……要下班了,我也要回去了。」

「來趟辦公室,有公事談。」

他說完根本不給唐柒柒拒絕的機會,直接轉身大步離去。

唐柒柒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跟上。

偌大的辦公室只有他們兩個。

氣氛,有些怪異深沉。

「你……你有什麼公事和我談?」

「先說私事,你想打聽什麼?」他挑眉問道。

「我……我不想打聽什麼。」

她說話很沒底氣,都有些結結巴巴。

「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

他繼續問。

她本以為封晏肯定要遮掩一下,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卻不想他如此直白。

既然他自己都不要面子了,她還為他着想什麼?

「你知道就好,我和你一牆之隔,還開了個門,隔音效果更差,我……我都聽到了。」

她都有些羞於啟齒。

內心的委屈爆棚。

她知道,也怪不得封晏,自己也有錯。

可還是會難過。

哪怕回不去了,也不能留點好念想嗎?

她正難過着,封晏丟出四個字。

「我在看片。」

「啊?」

她愣住,震驚錯愕的眨巴這雙眼,茫然失措的看着他。

封晏手指敲打着桌面,發出錯落有致好聽的聲音。

「我……我……你,你也……」

她支支吾吾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想說什麼。

許是封晏認得太快,讓她一時接受不了。

可偏偏他一臉冷色,西裝革履,氣質出塵清冽,如同冬日寒雪,有一種不易靠近的禁慾色彩。

可這樣的人直白的告訴她,他也有需求,所以在看毛片。

天,剛剛離婚就這麼慘的嗎?

她都不知道該安慰封晏還是該鼓勵他。

一時間,反而弄得自己無地自容。

她趕緊岔開話題。

「我們……我們還是做正事吧?」

。「好,一個小時一塊。」

「啊?會不會太高了?」

李校長和張校長也互看了一眼,這工資會不會太高了,小丫頭不懂行情,瞎給的吧?

「不高,藝術是無價的,如果你教的好,而我大哥也很滿意開心的話,再加。」

李校長和張校長不說話,周想剛才這話明顯不是亂開價,且帶著只為大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38章楊程 「所謂煞魂,就是指在一些極特殊的地方,擁有靈智的生命死去之後,和附近的煞氣結合,從而產生一種沒有靈智的存在。」

「要想形成煞魂,需要至少三個極其苛刻的條件。首先死者臨死之前,必須有着極大的執念。憑着這種執念,死後才能聚集煞氣,形成煞魂。」

「其次,煞魂所在的地方,必須要有足夠多的煞氣。天底下煞氣有很多種,煞魂的形成,對於煞氣的種類倒是沒什麼要求。不過,不同的煞氣,對煞魂的實力影響倒是很大。其中對煞魂最有幫助的,便是以血煞之氣為首的幾種惡煞。」

「第三,煞魂的形成過程,往往需要一個較長的時間,至少也需要三百年以上的時間。三百年以內,若是周圍的環境發生了變化,那煞魂也會被破壞,無法真正成型。而且,煞魂因為不具備完整的靈智,並不算是真正的生靈。所以沒有什麼壽元限制,可以長存於世。煞魂存在的時間越長,其實力可能也就越發的強大!」

「正是因為這三個原因的存在,導致不管是在修真界還是在蠻荒,煞魂都很難形成。除非是一些絕地,或者是某個大勢力有意培養,才有可能誕生。在東海無涯島那邊,便有大型煞魂池存在。你應該知道,我們宗內的天字一脈,便是以御魂最為出名。煞魂之類的東西,正是他們的拿手好戲。」

衛易將自己對於煞魂的所有了解,毫無保留的全都解釋給幽綿真人聽。當然,對於煞魂,衛易的了解其實也極為有限,多半都是葉朝歸教過他的一點常識。

「第三個條件,在這裏倒是相對簡單。不過前兩個條件,就值得深究了。」

幽綿真人臉色極其難看,剛剛的那場煞魂衝擊,簡直差點直接嚇死他了。那些煞魂,幾乎每一個都有堪比化靈後期的恐怖力量。光是暴動起來的煞魂,就已經超過上千個。就算是周天境後期落入其中,恐怕也是必死無疑的下場了。

好在,那些煞魂沒有靈智,速度又不是特別快,而且似乎無法離開那座軍營廢墟太遠。所以,兩人這才能順利脫身。

「從我們進入的邊緣地帶開始算,也就只前進了不到兩百里,估計距離這座洞天中心還遠著。再往前,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危險呢。」

幽綿真人這時已經不敢在繼續向前了。探知這座洞天的秘密固然重要,但自身的小命,肯定是更加重要的。

「先在此處休息一下吧,恢復一下靈力。狀態不好,在此處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衛易當下決定,和幽綿真人在此就地休息。但同時,他心裏還有另一個打算,那就是先等等東海那邊的結果。眼下這種環境,已經不允許他再貿然行事。

東海,無涯島。

在得知問題的嚴重性以後,鏡花真君當即把衛易提了出來。身為南字一脈的三號人物,鏡花真君還是有這個權力的。很快,衛易的這具分身,被鏡花真君帶到了無涯島上的掌門府邸內。在這裏,葉朝歸早已等候在此。

「說說洞天內部的情況。」

在見到衛易之後,葉朝歸沒有半點廢話,直接開始詢問了起來。而衛易也不敢耽擱,將自己所知的一切,都原原本本複述了出來。

聽的越多,葉朝歸就越是皺眉。

「這座洞天,應該就是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隱世不出了。」

葉朝歸所知道的東西,自然要比衛易多了太多,自然也想到了很多衛易想不到的東西。

「上古時期,也是有戰部存在的。當時的戰部,大多喜歡在軍營當中,留下一尊豐碑,記載戰部的名號和戰績。那個苗字,應該是戰部名字當中的一個字。」

「萬年前的歷史,失傳的實在太多,想通過一個字,很難查出太多東西來。」

葉朝歸說話的同時,直接打出數道傳訊法訣,化為幾支傳訊火鳥,飛離了此處。片刻之後,便有人送來了一枚玉簡。

「這是我天玄宗天字一脈的秘術,修行之後,可以自由行走在那些煞魂之間,而不會驚動那些煞魂。你走的是神力一道,無法修行這門秘術。但是,你卻可以讓幽綿修行此術,便可以輕鬆打探到更多情報了。」

「這次進入洞天,雖然是一個意外。但按照你的描述,這座洞天如今應該已經是無主之物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