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離氣血沸騰,赤霞真氣如脫韁野馬般在經脈中高速流轉,提起拳頭,裹挾無匹力道,直接轟殺向人皮花魁。

人皮無骨無血肉,秦媚兒的身體以詭異的方式凹陷扭曲,想要避開這一拳。

但周離已經失手了一次,不會再失手第二次,赤霞真氣、八極內勁齊齊爆發,衣袍下,手臂肌肉隆起,青筋猛凸,速度與爆發力猛然提升,暴增一截。

砰!

一聲巨響,澎湃灼熱的真氣與狂暴霸烈的內勁,順着拳頭轟在結結實實轟在人皮花魁身上,咔嚓咔嚓,人皮花魁身上裂開蛛網狀般的縫隙,重重撞飛在牆上。

轟隆一聲,牆壁猛烈晃動,喧囂的百花樓隨之一靜,客人和姑娘們都一臉茫然。

「發生什麼事了?」

「好像是四樓秦花魁的房間傳來的動靜……」

房間中。

人皮花魁尖叫,至陽真氣洶湧進入它的身體,灼燒得它無比痛苦,被拳頭擊中的部分更是冒起青煙,一片燒焦黑痕。

「我要宰了你!」

人皮花魁面目猙獰地看向周離,十指指甲暴漲成鬼爪,砰的一聲從牆上彈射而出。

呼!

人皮花魁殺至,鬼爪撕裂空氣。

周離出手速度更快,拳、腳、肩、肘、膝……每一寸身體都化作攻伐利器,在空氣中留下無數赤紅色殘影。

砰砰砰砰砰!

剎那間,人皮花魁身上出現數十道凹陷,面容都被痛毆得扭曲,在巨大力道的作用下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

轟隆!

嬌弱的身影直接砸穿房間牆壁,撞進隔壁房間,傳出一陣陣桌椅物件碎裂的聲音,塵土飛揚,屋子劇烈搖晃。

幸好旁邊的房間暫時沒人。

周離眸光冷冽,邁步殺了過去。

……

外界。

玉清璃已經注意到了百花樓的異動。

她站在一家三層高的酒樓樓頂,注視着百花樓四層的某個房間。

裏面不斷傳出巨響與震動,以及東西破碎的聲音,宛如有兩隻猛獸正在進行搏鬥。

砰!

突然間,那房間的窗戶炸開,一個渾身焦黑的女子從中狼狽竄出,試圖逃跑。

下一刻,一雙覆蓋着赤光的手掌緊隨其後,從房間中探出,一把抓住女子的腳踝,將其拖了回去。

然後又是一陣巨響轟鳴,激烈鏖戰。

轟隆!

這次,四樓房間的牆壁由內而外炸開,無數碎片爆射,漫天煙塵,那滿身燒焦的女子又一次逃了出來,狀態更加凄慘。

「想走?!」

屋裏傳出一個青年的冷哼。

赤色大手再度探出,快如閃電,如同緊箍般牢牢擒住女子的脖子,生生給拽了回去,隨即裏面傳出咚咚咚的響亮砸地聲,似乎是有人正按著另一個人的頭往地上猛砸。

玉清璃粉唇微張,眨巴了幾下眼,覺得自己應該不用過去幫忙了。渡界金舟長一萬二千丈,寬三千丈,高三千丈,攜帶底下區區百萬修士,根本就是綽綽有餘。

畢竟,鍊氣期、築基期、結丹期的修士也不用給他們準備閣間,讓他們擠一擠就好了。

至於元嬰期以上的修士,自然是有着一個包間,雖然不大,但卻可以容身。

至於化神期的修士,自然是有着一棟豪華

《修仙,從凡人修仙開始》第一百九十三章舉界飛升(求月票,求訂閱) 「老子先廢了你的召喚獸,再來收拾你。」

小眼青年大聲說完,而後再次提劍前沖,而他此次的目標,轉移到了骷髏獸的身上。

「蠻石劍法第三式,重威,」

小眼青年跳至骷髏獸的上方,而後雙手握劍,元力與土之奧義迅速在長劍上凝聚,而後牽引了無數天地中的土元素,向長劍匯聚,只是瞬間,原本只有三指寬的長劍,就變成了一把巨大的石劍,比之骷髏獸的身體,還要龐大。

「給老子碎成骨頭渣子吧!」一聲暴喝從小眼青年口中發出,雙手奮力向下揮落,那巨大的石劍,直接對著骷髏獸的腦袋斬落下來。

「林大哥!這是二品戰技,蠻石劍法,在歸元劍派之中,也算是一門厲害的劍法。」嚴雅琪彷彿已經習慣了被林衛抱著,此刻神色稍微平靜了下來,急忙告訴林衛,那小眼青年所使用的戰技的來歷,藉此提醒林衛。

「二品嗎?無妨!」聽到嚴雅琪的提醒,林衛笑著搖搖頭,一臉自信的說道。

而後林衛也想起來,自己還抱著對方,於是便急忙放開對方,撓撓頭,有些尷尬的說道:「抱歉!我剛剛只是想氣氣那個叫杜仁的,替你出口氣,並不是有意要佔你便宜的,還望你見諒哈!」

從林衛懷中離開,嚴雅琪的心中,不由得產生一絲失落感,而後則是對林衛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嗯!林大哥不用解釋,我都明白的,」

「轟!」

而在這時,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原來,小眼青年斬下的巨劍,並未落到骷髏獸的腦袋上,而是被骷髏獸的一隻手掌給接住了。

骷髏獸單手接住巨劍,而後舉起另一隻手,一拳擊打在劍身之上。

「轟隆!」

受次巨力的震蕩,巨劍直接被轟成了兩截,三分之一的劍身,被骷髏獸抓在手中,而另外三分之二的劍身,則是撞擊在小眼青年的身上,使之直接吐血倒飛了出去。

轉眼之間,不管是骷髏獸手中的半截劍尖,還是另外半截劍身,頃刻之間,就奔潰了,化作無數光芒消失不見,只留下一把長劍漂浮在半空中。

片刻之後,那小眼青年便杜仁那邊的一人,從下方的樹林中帶來回來,身體軟趴趴的,氣若遊絲,顯然只剩下一口氣,已經昏死了過去。

杜仁面色陰沉的,低頭看了一眼小眼青年之後,眉頭瞬間皺起,有些惱怒的說道:「真是一個廢物,連一個黑鐵三星的垃圾都搞不定,死了算了。」

罵完之後,杜仁好似想到什麼,對那個抓著小眼青年的人說道:「帶他到後面療傷。」

「是!杜師兄!」那人點點頭,帶著小眼青年飛到了隊伍的後面。

杜仁之所以轉變態度,是因為他覺得,這小眼青年很對他的胃口,而且還有些用處,如若不然,死了也就死了,他根本不會去在意,誰讓他是掌門的兒子呢!只要招招手,手下要多少有多少。

「小子!隱藏的挺深啊!你這隻召喚獸,實力應該在黑鐵後期,甚至是黑鐵巔峰,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想必是你們青劍門的高層,幫你抓回來的吧?本以為青劍門之中,都是些廢物,沒想到,他們居然還暗中培養了你這麼個天才。」杜仁淡笑著看著林衛,而後用一副感慨的語氣說道。

誰都沒有發現,一枚櫻桃大小的珠子,在杜仁說話之際,被他悄悄捏碎了,別說是林衛,哪怕是杜仁身邊的那些人,都沒有察覺到一絲端倪。

而在同一時間,位於第六峰的歸元劍派內,一間密室之中,一個短髮的只能男子,彷彿感覺到了什麼,瞬間睜開了雙眼,一隻手掌攤開,一枚黑色的珠子,出現在他的掌心,只見這枚珠子上面,出現了好幾道裂痕。

「不好!仁兒有危險!」短髮男子看到珠子上的裂痕,臉色頓時一變,而後急忙閉上眼,彷彿在感應什麼。

片刻之後,短髮男子睜開了眼睛,眉頭隨之皺起,臉上浮現一抹疑惑之色,低聲說道:「怎麼回事?誰敢在我歸元劍派的門口,對仁兒出手?難道是仁兒失手弄碎了傳訊珠?算了!本座還是去看一眼吧!如果只是意外還好,可如果真的有人,敢在本座的地盤,欺負本座的兒子,那麼……」

短髮男子說完,眼中閃過一抹寒光,而後起身推門而出,片刻之後,一道身影從歸元劍派飛出,朝著山峰下極速飛去。

這一幕,被歸元劍派中的很多人察覺,但誰都沒有在意,畢竟,那離開之人,可是他們的掌門,一個白銀級的高手。

而在盤龍山,通往九首峰的一處密林上空,杜仁一臉驚恐的看著向他靠近的骷髏獸。

此刻在杜仁身邊,已經沒有一個手下,就在幾分鐘前,他派出了大半的手下,前去對付骷髏獸,其中便有一個黑鐵九星,以及一個黑鐵八星跟兩個黑鐵八星,還有五個黑鐵六星。

而後又派出剩下手下,前去對付林衛,因為按照杜仁的想法,如果林衛的召喚獸,是黑鐵巔峰的魔獸,戰力很可能要比同階的普通人類修士強,而他只要派人牽制住,然後讓人擊殺林衛之後,那隻召喚獸,自然也就跟著死亡了。

不過他也考慮到了,趙岩他們,會出手阻撓,這樣一來,以他們的實力,自己派出去的幾個人,顯然是不能把林衛怎麼樣的,所以,他才會提前通知他的父親,歸元劍派的掌門,杜源。

畢竟,林衛可是一個召喚師,如果青劍門全力培養,當時候,在林衛能夠承受跟白銀級魔獸,簽訂契約所帶來的衝擊之後,肯定會不予餘力幫林衛抓捕白銀級魔獸。

如此一來,青劍門的白銀級戰力,可能會增加到兩位數,畢竟,召喚師的召喚獸,可不止一隻,如此一來,別說是他們歸元劍派吞併青劍門了,很可能整個九首峰的其他八大門派,都要被青劍門給吞併了。

雖然就目前來看,林衛想要跟白銀級魔獸簽訂契約,還早得很,最少也要等他靈力修為,以及精神力,都突破到青銅級以後,但凡事都要扼殺在搖籃之中,所以,他今天是絕對不會讓林衛活著返回青劍門的。

就算林衛他們向青劍門求救,時間上,也已經來不及了,畢竟,他爹可是白銀中期的強者,他如果出手,林衛跟他的召喚獸,絕對撐不過一個呼吸。

至於事後,青劍門也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咽,絕對不會因為一個死人,而跟他歸元劍派開戰。

畢竟,青劍門只有一位白銀初期的高手,而他歸元劍派,除了有一位白銀初期的高手外,還有一位白銀中期的高手。

只不過,杜仁顯然是低估了骷髏獸的實力,他那裡會想到,林衛的骷髏獸,豈止是黑鐵巔峰,根本就是青銅巔峰的實力,而且還不是一隻,因為林衛又放出來一隻。

判斷失誤,直接造成的結果,就是沖向林衛的幾人,只是幾個呼吸就被殺光了,畢竟,這些人的修為,基本上都是黑鐵初期以及黑鐵中期,而黑鐵後期,以及唯一的黑鐵巔峰,則是被他派去對付最早的那隻骷髏獸。

而後,沒過幾分鐘,另一邊的戰況,也是呈一邊倒的結束了,哪怕是那個黑鐵巔峰的修士,都沒有擋住骷髏獸的一擊,如果在千秋秘境的那些綠皮地精一樣,被骷髏獸一把抓住,而後用力一捏,瞬間給捏爆了。

見到這一幕,趙岩等人心中一陣反胃,雖然在千秋秘境之中,已經經歷過一次了,但當時被捏爆的,是那些噁心的綠皮地精,還沒有太大的感覺,而現在,被捏爆的,卻是跟他們一樣的人類,在林衛身邊的嚴雅琪,則是得到林衛的提醒,所以早就把眼睛閉上,倒是沒有什麼感覺。

在見到自己的手下,被殺的一個都不剩的時候,杜仁終於意識到,自己踢到了鐵板,而且是超級厚的鐵板,也意識到,自己危險了,雖然他的修為也不弱,在無數資源的堆積下,比他的那些手下還要高,是黑鐵巔峰,但一想到他的那個同樣也是黑鐵巔峰的手下,被骷髏獸捏爆的情景,他的腿肚子,都開始抽筋了。

「等等!你快讓它停下,我可是歸元劍派的少掌門,你不能殺我,要不然,你們整個青劍門,都要為我陪葬,你最好想清楚了。」杜仁一邊後退,一邊臉色驚恐的對林衛喊道。

「哦!那又怎麼樣?」林衛點了點頭,而後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什……什麼意思?我是說……」

不等杜仁把話說完,林衛便再次開口打斷道:「我知道,可是我不是青劍門的人啊!青劍門怎麼樣,好像跟我沒什麼關係吧?」

「……?」

「你……你不是青劍門的人?你騙鬼呢!」杜仁一副我不相信的表情。。 林沖趕到蘇家老墳跟老鬼匯合的時候,對於老鬼的模樣實在有點兒不忍直視。

前後不過是一天的時間,老鬼竟然成了一副丐幫九袋長老的德行,林沖把老鬼從蘇源墳里拉出來的時候都嚇了一跳。

只見他回頭土臉不說,那面磚牆小門甫一打開竟然一股尿騷味直衝眼睛,要不是林沖好歹練過,而且當年當兵時候的忍耐力還在的話,估計當時就直接一關門兒給他拍裏面去了。

老鬼一雙眼睛裏滿是熱淚,躲在一個山包後面一把強過林沖手裏的牛肉乾兒就往嘴裏塞,也幸虧林衝心細,來時候買的是是牛肉乾兒,這要是乾的非得直接戳破老鬼的嘴。

可老鬼不理會那些,一把大牛肉乾全都塞進了嘴裏,足足嚼了二十分鐘才全部咽了下去。

「哎呀,哥們兒,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老鬼咽下牛肉乾兒之後更添激動,差點兒就熱淚盈眶了。

林沖探頭往墳地附近看了看,低下頭來朝老鬼比劃了一個小點聲的手勢,老鬼連忙點頭。

二人後背緊貼在山包上,沒一會兒便聽見了一陣腳步聲,聽那樣子應該是好幾個人,直奔墓地。

本來還打算聽聽這些人的來歷和企圖,結果這幾個人竟然一言未發,聽着腳步聲似乎是在尋找什麼,後來可能沒找到,一陣急促之後又走了。

聽見腳步聲漸走漸遠,二人從山包後面露出頭來,又往前爬了一會兒朝山下看去,竟然連山下停的四輛車也不見了。

不過二人這會兒還是不敢放鬆警惕,又縮在山包后等了大約一個小時,確定再無來人之後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從山包後走了出來。

具體詢問過老鬼之後林沖也是滿肚子疑惑,跟着老鬼再次進入蘇家老墳,二人一里一外將蘇源的墳仔細又查探了一番,終於確定這絕對就是一座空墳。

「這特么怪了啊,空墳,空墳整的這麼隆重?」林沖叉著腰站在蘇家老墳的墳頭上說道。

老鬼還在不停往嘴裏塞著牛肉乾兒,不過不像是之前那麼密了,趁著嚼的功夫將這片墳地大致觀察了觀察,忽然就觀察出了一些不對勁之處。

「哎?你有沒有發現這家的墳頭怎麼都沖北啊?」

「啊?」林衝下意識的應了一聲,可他這一聲完全是無意識的,因為對於老鬼提出的問題他壓根兒沒有注意到。

可聽他這麼說了自后林沖又仔細觀察了觀察,確實發現了蘇家墳頭集體向北,可這又有什麼具體意義?墳頭向北怎麼了?

「什麼意思?墳頭不能向北啊?」

老鬼一臉詫異加鄙視的表情白了林沖一眼:「大哥,這可是墳頭,誰家墳頭朝北啊?這可是陰宅,正上下反,上面的墳頭和碑要是向北,那下面就向南,誰家讓先人朝南?朝南在陰陽說法裏面那可就是不得永生,是投不了胎的。」

「啊?」林沖聽了一臉茫然,本來剛才就夠納悶兒了,這會兒更是一腦袋漿糊,怎麼還扯到陰陽不得永生,投不了胎了?這事兒是不是考慮的有點兒太過了?

「你啊什麼,我說這事兒你得好好琢磨啊,琢磨明白就得趕緊跟葉總彙報了。」老鬼心裏焦急,看着這個木頭一般的林沖更加焦躁。

可林沖是當真沒有聽明白,他雖然平日裏做事滴水不漏,但是這方面他沒有涉及過啊,他一不出家,二不修道,三就連個修真小說都不看,這上哪兒琢磨去。

「你要不直說吧,我肚子裏有多少東西你還不知道啊?」林沖這人直接,會就是會,不會也不裝,何況跟老鬼這兒也沒有裝的必要。

這話一出老鬼徹底投降了,於是仔細將道家關於人死下葬的事情詳細給林沖科普了科普。

大致就是在道家來看,生死陰陽所有事物都是反的,為什麼世上所有的墳墓,不論公墳還是私墓都是朝南向的,因為上面朝南下面就朝北,這是一個陰陽相剋的原理。

「那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林沖似乎聽懂了,但是又像是沒聽懂,琢磨了半天沒有定論乾脆再次不恥下問。

「我去,大哥,我這嘴皮子都磨破了,我這就是上小學去科普就那些小學生也百分之八十都聽懂了吧?您好賴我記得還上了高中,不至於吧?」老鬼真是有點兒英雄氣短的感覺,自己說的已經明明白白,這怎麼就不明白呢?

林沖理短,又腦袋愚鈍,跟老鬼這體格子又不能耍橫,只好咧著嘴賣了個萌:「哎呀哎呀,你看怎麼還說着說着急眼了呢,我這聽不懂不才顯得你高深莫測嗎?你還是再說明白點兒吧。」

「我靠,我用得着跟你裝高深莫測嗎?你這樣,你就跟葉總去一電話,直接說蘇源的墳是座空墳,而且蘇家老墳所有的墳頭都朝南,葉總指定能明白。」老鬼已經完全放棄了林沖,怪不得人們總說請願跟聰明人打一架也不想跟二傻子說一句話。

以前光覺得林沖憨厚老實話還少,如今看來這完全是不開竅說多了怕露怯啊。

好在林沖不杠,拿起手機就給葉長生去了電話。

也就是之前葉長生接到的那通電話,聽林沖說完之後葉長生立馬就詫異了起來,跟陳老虎大致一說,陳老虎那是老一輩的人,雖然不精通什麼道家學說,但是民間這些傳統門兒清啊。

誰家墳頭朝北?這不合規矩啊,陰陽都相反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