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誇張戰績,既不是因為珈藍寺方面有名將坐鎮,也不是因為雙方兵力相差懸殊。事實上,聯軍方面兵力反倒要更多一些,大概多兩成左右。

造成那個戰績的根本原因在於,那場戰事當中,珈藍寺的返虛出手了。

這是一個標誌性事件。

在過往幾年當中,不管珈藍寺和天九宮、御靈宗聯軍之間,打得如何慘烈,雙方都默契的沒有派返虛參與戰部之間的大規模廝殺。而且,在過往萬年當中,也從未出現過返虛期進入戰部當中,幫戰部殺敵的先例!

過往萬年當中,戰部廝殺,參與高手的上限,就是封號真人。當然,真正有封號真人參與的大規模戰事,其實極少極少。就連周天境後期,都很少出現。這主要是因為,到了周天境後期以後,隨著高手逐漸悟道愈多,與天地間的共鳴會越來越強,會受到天地大道的限制。如果參與這種大規模戰鬥,出手瘋狂屠戮的話,立時就會有天劫降下。十四件極道仙兵,會降下各自的大道烙印,直接轟殺!就算是純陽老祖,也不可能倖存。

所以,在過往萬年裡,返虛期以上的存在,從來沒有真正下場參戰過的先例。返虛期的存在意義,更多的是威懾的作用,用以鎮壓一個勢力的氣運,或者拖住、刺殺對方的高手,亦或者是搜集關鍵情報。

但自打那場仙戰之後,情況開始出現了變化。

十四件極道仙兵,盡皆毀於那場仙戰。

所以,自那一戰之後,返虛期親自下場廝殺,便無需再擔心天劫。只不過,在過往幾年當中,不管是修真界還是蠻荒,似乎都在有意剋制,誰都不願先開這個頭。

沒想到,最終先開這個頭的,會是珈藍寺。

這場遭遇戰,雖然只是一場局部遭遇戰,但對於整個修真界乃至蠻荒來說,都有這十分重要的標誌性意義。既然有人開了這個頭,以後就誰都不會再克制了。

自打收到那場戰事的詳細情報之後,這幾日以來,離景原將麾下最能打的十幾個心腹戰將,都叫了過來,推演這場戰事。而大家如今最終推演出來的結果,只有一個。

「就現有實力來看,在我方沒有返虛期的情況下,這仗沒法打。」

「想要匹敵返虛,甚至殺返虛,只有當一支戰部的戰修平均修為,都達到化靈後期,戰部內的戰修總數超過萬人,且能完美配合作戰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做到。」

一名軍機郎出身的戰將,習慣性的做了最後總結。而在說完這些之後,他又補充了一句道:「一支完全由化靈後期修者組成的戰部,總數還超過萬人。這種戰部,以前從來沒有過先例。」

以前從來沒有過先例。

但是以後呢?

這一刻,其他戰將都露出沉思之色,離景原卻是露出了一種恍然大悟的神情。作為如今瀟湘前線的最高指揮者之一,離景原遠比這些下屬知道的更多。

比如在三年之前,大離曾秘密從瀟湘戰部這邊,秘密抽調了一群化靈後期的中堅好手。離景原當時就發現,這次抽調實在有點非同尋常。因為當時抽調的好手,數量實在是有些多,而且後來咸安城那邊,也並沒有傳來組建很多新戰部的消息。現在看來,這些人被抽調到咸安城那邊之後,恐怕都被組織到一起,形成了一支完全由化靈後期修者組成的戰部了。

至於這支戰部的指揮者,離景原相信,一定是自己的那位義父了。

也就是說,早在那場仙戰剛剛結束之後,義父就已經想到了今天的局面,開始做準備了嗎?

自那場仙戰之後,根據乾安先帝遺照,那位米家出身的皇太后垂簾聽政,輔助國事。而原本就已經擔任首輔的毅王離祚,則是一直坐鎮咸安城。

至於瀟湘這邊,仍舊由毅王離祚遙領。但因為距離太遠的緣故,瀟湘前線的日常運作,是由一個十位戰將組成的小組來決定。這十位戰將,皆是離禎昔日的老部下,一個個身經百戰,經驗老道。在應付當下和天玄宗對峙的這種局面,已經綽綽有餘了。

當然,這十位負責瀟湘戰事的戰將中,有一個是例外,就是離景原本人。離景原並非老將,但卻有一個毅王離祚義子的名號。而且,離景原本人表現出來的能力,也絲毫不遜色於那些老將多少,這才讓大家信服。

「如果……我是說如果。」

一名思考良久的戰將,忽然開口,詢問大家道:「假如有這麼一支戰部,全部由化靈後期戰修組成,且指揮的是一位名將。而且這支戰部裡面,還有返虛坐鎮,足以正面殺掉一位返虛的話,那會怎麼樣?」

這名戰將或許只是隨口一問,但他的這個問題,卻頓時讓所有人再次沉默了起來。

「想殺返虛期,有兩個難點。第一,需要克服返虛。如果返虛期想跑,誰也抓不住。最好的辦法,就是先請一位返虛去拖住他,然後戰部合圍。」

離景原分析道:「如果是由名將指揮一支足夠強大的戰部,在這種情況下,確實是有可能圍殺一名返虛的。而且,不光是普通的返虛,就算是純陽老祖,也有可能殺了!」

用戰部去殺純陽老祖?

這是一個何等瘋狂的想法?!

但同時,對於這些戰將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如果戰部能夠圍殺返虛乃至純陽的話,那日後……就是名將的時代了!」

離景原這話一出口,眾人眼睛都亮了起來。作為戰將,大家都很清楚,離景原剛剛這句話是在說什麼。

一位返虛老祖,那是一個頂尖勢力鎮壓氣數的存在。任何一位返虛,想要成就返虛,都需要無數的資源、氣運和奇遇,最終才能造就這樣一個無敵的存在。

但是,如果戰部可以殺返虛呢?

要知道,戰修是可以補充的!只要指揮戰部的戰將不死,戰部的中堅力量還在。哪怕戰部損失過半,甚至損失十之八九,一樣可以快速補充兵源,在極短時間內恢復到巔峰!

可返虛,那卻是死一個少一個啊!

離景原忽然大手一揮,豪氣道:「來!就按這個思路,我們再來推演一下,如果我們具有這樣的實力,如何殺純陽!」

……

離祚看著面前的幾份軍報,沒有任何錶情。

多年的征戰,讓他已經完全做到心如止水,尤其是在指揮戰鬥的時候,更是可以做到絕對意義上的冷靜。

但是,這不妨礙離祚知道,接下來這一戰,會有多麼的關鍵。

作為朝堂首輔,離祚這次離京來到玉州,幾乎做到了絕對意義上的保密。知道他離京的,京城那邊只有兩個人,一個當今的皇帝離景平,還有一個,便是那位垂簾聽政的米家太后。

做了如此多的布置,這位曾經鎮壓瀟湘數十年的毅王爺,只有一個目標。

以戰部殺返虛!

從情報上得知,玉州宗門聯盟當中,僅有的兩位返虛後期之一,如今就在對面的戰部當中。而離禎這邊,只有兩位返虛初期的高手。自打西漠的那場戰事後,大家都開始改變了策略,只要對方的戰部有返虛,自家的戰部必然也得有返虛才行。

不過,面對這位返虛後期,兩位返虛初期,若是正面交戰的話,顯然力量還是太單薄了些。

離祚這次之所以會做這樣的布置,最大的原因,就是害怕打草驚蛇。如果他這邊也有返虛後期的話,對面那位玉州宗門聯盟的太上長老,說不定開戰之後就要遠離戰場。那他辛苦布置的這個局,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反倒是現在這樣,對於玉州的戰部來說,像是一個巨大的餌,一個讓他們無法拒絕的餌。

玉州宗門聯盟,除了僅有的一位純陽之外,剩下的最高戰力,就只有這兩位返虛後期了。如果殺掉一個,會怎麼樣呢?

不知不覺,離祚露出一抹笑容,然後,大步走出營帳。

這一夜,咸安城戰部對玉州宗門聯盟防線,發起猛攻。

在大戰了一天一夜之後,最終的戰鬥結果,再次震驚天下。

不知何時親身至此的毅王離祚,親自指揮戰部,將玉州威名赫赫的伏極真君,當場圍殺!

這個消息,比之前西漠那場戰事的結果,更具有衝擊力。因為西漠的那場戰鬥,大家事先都已經想到了,到來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而已。然而誰又能想到,在那場戰鬥之後,剛剛過了一個月,離祚這位大離傳奇名將,就用自己的戰績,告訴了兩座天下一個事實。

以後的天下,是名將的時代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未來科技手機系統免費開源的第二天,華威率先站了出來,宣布將會在無名手機系統的基礎上,預計耗時一年開發全新版本的定製ui手機系統。

李舟看了華威的官微消息后,眉開眼笑的順手點了個贊,並且轉載的同時,還@了華威官微,如有需要,未來科技可以派遣一個開發小隊駐場提供輔助。

因為這次是李舟首次在微博上發言,用的還是自己註冊的賬號,所以一開始,並沒有人在意到李舟的轉發和評論。

不過一個多小時后,未來科技的官微轉發了李舟的動態后,徹底火了。

微博的工作人員在聯繫了未來科技確認了那的確是李舟的私人賬號后,第一時間給李舟的賬號做了認證。

不到一上午,李舟的微博上,瘋狂漲粉五百多萬。

李舟看著消息那裡顯示著99+咧嘴一笑。

這人啊,真是奇怪,一邊煩惱關注的人太多了,另一邊又害怕關注的人少,人啊,總是在自相矛盾。

雄都,作為夏國的一線城市,各種企業公司坐落在這裡。

優惠的政策,完整的產業鏈,讓越來越多剛畢業的創業者們選擇將夢想開始的地方放在了這裡。

去年剛剛畢業同為好友,熟稱好基友的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三人,在臨近畢業相聚一起遊玩的聊到未來的時候,三人一拍即合,選擇了一起創業。

因為三人均是在雄都上的大學,再三考慮之後,三人決定在雄都創立公司。

三人做出這個決定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相比於去其它城市,首先要面對的就是人生地不熟,其次越到一些困難的時候,連一個能夠求助的人都沒有。

可是在雄都就完全不同了,至少有一半的校友在畢業后,都會選擇留在這個城市,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三人畢業於不同的大學,對於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他們三個人來說,這是一筆龐大的資源。

當然,最讓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三人決定將公司創立在雄都的原因是因為一年內不用交高額的房租費,每個月僅僅需要支付的只是日常使用的水電費。

得益於雄都對大學生的政策,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三人聯合一起在各自大學輔導員的幫助下,成功的在市裡的創新創業孵化基地里申請到了一個不到六十平米的工作室。

一年內,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完全不用在房租上擔心。

就這樣,機械專業畢業的郭永吉,軟體工程專業畢業的江曉俊,以及商業管理專業畢業的龐海茗,開始了艱難的創業之旅。

創業做什麼產品?

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三個人的目標十分明確,做智能假肢。

以現在人工智慧技術支持,做智能假肢很有搞頭,再加上目前市場上做智能假肢的公司並不多,並且做出來的智能假肢效果並不佳。

在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三人看來,這就是機會,一個創業成功的機會。

三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高材生,一頭扎進了這潭深不見底的小水潭。

事實上,研究智能假肢真的那麼容易的話,也輪不到他們三個初入社會的高材生。

剛剛開始研究,三人就遇到了各種困難。

如何讓假肢如同人體一樣靈活不生硬,如何讓假肢理解殘疾人想做什麼樣的動作,又如何降低假肢的高昂成本。

一個接著一個的問題擺在了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三個人面前。

三個人坐在一起商量,解決不了怎麼辦?

找老師!

是的,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找老師。

對於自己帶過的學生創業,教授們都很支持,對於學生請教的問題,只要有時間,都會耐心的講解。

就這樣,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三個人攻克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做出了他們想要的產品,儘管這些假肢還會有一些生硬。

這是因為為了控制產品的成本,做出的犧牲,畢竟,絕大部分殘疾人的家庭都並不算太富裕,如果為了一個假肢,就掏空一家人的家底,那些殘疾人只會搖搖頭放棄智能假肢。

在不考慮成本的情況下,智能假肢完全可以做到不生硬,但是成本會呈現指數增長。

小小的工作間里,郭永吉、江曉俊、龐海茗三個人一人抱著一個紙箱子。

三人相互對視一眼,默契的異口同聲道:「加油!加油!加油!」

小工作室的玻璃門被鎖上,三人趕上飛機朝著夢想的方向飛去。

天空中下著蒙蒙的春雨,整個世界都處在一片灰色的朦朧之中。

未來科技大廈的靠上部分樓層外雲霧繚繞。

停車場上,李舟撐著雨傘看著這次去京都的員工全部上車后才坐到自己的專車上。

李舟對著坐在駕駛位上的周鬆開口說道:「出發。」

一路上,因為下雨,霧氣騰騰,車開的並不算太快,直到出了縣城后,能見度高,車速才慢慢提了起來。

「董事長,這是這次世界人工智慧大會主辦方給的的詳細安排。」

說完,夏詩逸將手中的平板遞給了董事長李舟。

應國家的邀請,這次李舟親自帶隊前往京都參加這次全球世界人工智慧大會。

為了排面,這次李舟還特意將實驗室的機器人帶了一台。

這種裝x大會上,作為人工智慧研究領域的頂級公司,自然要狠狠的秀一秀。

李舟拿著平板大概看了一眼官方的日程安排后,便將平板還給了夏詩逸。

思緒萬千的李舟,閉眼靠在車椅上,問道:「京都那邊你安排的怎麼樣了?」

夏詩逸笑盈盈的回道:「董事長,到了京都那邊,衣食住行全都安排好了,不過因為這次世界人工智慧大會來的人太多了,我們公司又是第一次參加,所以沒有預約到會館附近的酒店。不過我們約定的酒店坐車到會館也只有大約二十分鐘的路程。

另外接送我們到會館的車也訂好了。」

閉著眼的李舟微微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夏詩逸瞅了一眼閉目養神的董事長李舟,輕言輕語的說道:「董事長,還有個事兒我要跟您說一聲,這次一起去京都的員工,有不少人跟我申請能不能在世界人工智慧大會結束后請假在京都遊玩兩天,他們從小到大還沒有來過京都。」

李舟睜開一隻眼瞥了一眼夏詩逸,半響才從嘴裡蹦出兩個字。

「可以。」

7017k 佐助手中黑色的電光連接著在天空烏雲中翻滾的藍色巨獸,藍色的怪物在烏雲中若隱若現。

「這是?」兜的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真是非常大的驚喜呢。」大蛇丸下意識地伸出舌頭想舔一舔,突然發現這是穢土轉生的身體,沒有那麼長的舌頭,只能把舌頭收回嘴裡。

[下次一定要找個舌頭長點的。]

「雖然沒有徹底完成這個術,但是。」佐助快速後退,眼睛直視君麻呂,「結束了。」左手從空中揮下,直對面前的君麻呂。

君麻呂開啟咒印二,地之咒印下的君麻呂像一隻小恐龍,有著長長的尾巴,全身長滿骨刺把自己包成一個球體。

雷電從天空落下,與地面的白色骨球相撞。

電閃雷鳴之後是傾盆大雨,君麻呂趴在地面的坑中不知死活,佐助的查克拉幾乎耗盡,連寫輪眼都無法維持。君麻呂掙扎著想從地面上站起,只是不斷起來后又倒下地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