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一個口哨聲響起,是從夢家家主的嘴裡發出來的。

藍曦若還沒來得及思考是什麼意思,眼前的人忽然發出一聲怒吼,然後整個人的氣勢就猛地增強了許多。

她目瞪口呆,用餘光掃過其他人,也遭遇了同樣的事情。

也就是說……這口哨就是一種命令?

藍曦若的眉頭緊皺,雖然不知道這些高手到底是個什麼來頭,但絕對是危險人物。這幾個人,他們就已經如臨大敵了。

若是再多幾個……

藍曦若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混蛋!

藍曦若心裡罵著,催動冰玉聖訣迎上去,冰玉劍破開高手編織的火網,化開虛空,竟迸發出了讓人心悸的光芒。

顯而易見,藍曦若怒了。

「好啊,夢家家主,既然你想玩,我們奉陪到底!」藍曦若冷哼兩聲,手中的冰玉劍席捲冰玉聖訣直接迅猛的發動了攻擊。

經過她不懈的鍛煉和改良,現在的冰玉聖訣已經威力大增了。

對面的高手怒吼兩聲,那聲音竟……有些像野獸?

藍曦若不敢確定,只是謹慎的看著,迎上了那高手的拳頭。兩個拳頭對撞在一起,發出「咚」的一聲巨響,靈力的餘波擴散到周圍,竟出現了一剎那的消音效果。

絕對的力量的對撞!

然而,藍曦若的感覺只有一個:野蠻的像真正的猛獸!

對面的高手看起來並不是那種人高馬大的類型,相反,還有些瘦小,衣袍穿在身上都有些晃晃悠悠的感覺。

但是這一拳所蘊含的力量,是真的很驚人。

若不是藍曦若提前用混沌靈力做好了防禦,又用木系靈力輔助修復,這隻手……恐怕是要廢了。

太可怕,太出乎意料!

藍曦若瞪著大眼,似乎不敢相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和剛剛對戰的體驗相差太多,這高手的實力,是如何在一瞬間提升到如此恐怖的狀態的?

那聲口哨,難道暗藏玄機嗎?

藍曦若思索著,開始謹慎的對待眼前的高手。

這種像是猛獸一般的絕對力量,藍曦若是不能硬拼的,只能藉助身體的靈活性和混沌靈力的霸道來一決高下。

對面的高手卻是鍥而不捨,那結實而詭異的拳頭就這麼迅速的落到藍曦若的身上,若不是她反應靈活,大概是會被砸到吐血的。

這一拳的力量,比剛剛那一拳更厲害。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藍曦若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望著高手,她就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現在算是知道了,原來是氣息!

他們的氣息很奇怪,難怪赤玄會覺得不安,這是一種接近於野蠻的猛獸的氣息,就像是在原始叢林中,經過殘酷的弱肉強食,存活下來的猛獸的身上的氣息!

可是,他們是人啊!這種氣息到底是怎麼回事!

藍曦若越打越覺得心驚,不得不用冰玉聖訣對抗。這怪物難纏的很,她的冰玉聖訣在他身上根本討不到半點好處!

所有的冰,在接觸到他之後,都會被熾熱的火烤融化。

藍曦若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都說冰玉聖訣的冰雪是不會輕易融掉,她屢次對戰都從未失策,但是這一次……她承認自己真的慌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為什麼……為什麼會有如此恐怖的人存在?藍曦若都寧願相信眼前的高手是猛獸,也不願意相信他是一個人!

。 陳凌閃過一個大膽的想法,這個位置是絕境,可以在這方面著手。

畢竟自己只有一個人,要是給自己一個炮兵營,直接命令進行遠距離轟擊,把徹底打爛。

就像導航旅攻擊128團那樣,地上開花,跑都沒地方跑。

「這個位置,應該可以搞點動靜出來。」

陳凌通過叢林之鬼可以找出周圍山林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或者說是可以利用的地方。

「叮!符合簽到條件,宿主是否簽到?」

清脆的提示聲突然在陳凌的腦海中響起。

「想睡覺就有人送香枕!」

陳凌心頭一喜。

簽到系統的觸發方式,是根據環境來決定,比如上次自己在車站廣場外,激活極限越野能力。

演習應該算是在戰鬥環境中吧。

當初陳凌是在追擊蜈蚣等人的時候,在叢林中激活叢林之鬼技能,才順利找到蜈蚣等人。

這麼一琢磨,陳凌對簽到系統的觸發條件又有新的了解。

「簽到!」

「叮,宿主簽到獲得新的技能,風水相術,是否融合?」

陳凌眉頭微微翹起。

怎麼會是風水相術,這個不是給人找風水寶地的嗎?

風水大師是看大山走勢,尋龍探穴,定人生死,這也是特種作戰技能?

陳凌有點無語。

自己是想找利用環境破局的方法,不是找風水寶地。

「算了,先看看是什麼。」

「融合!」

頓時,陳凌的腦海中一道閃光劃過,有關大量風水技能的相關信息融入他的腦海中。

風水技能包羅萬象,從氣候到地形,溫度,磁場的變化等等,甚至包含山脈走勢,陳凌都能做出判斷。

這可不是什麼封建迷信的東西,而是有著很強的科學依據。

山脈走勢的變化,影響周圍磁場,引起溫度變化,導致周圍樹木,水土等等發生的改變……

這些都包含在風水相術裡面。

而這不僅僅限制在山林中,在河流,湖泊,低洼等等都非常適合。

陳凌在了解這些后,眼睛都放亮了。

「可以啊,這比任何一個風水大師都牛逼。」

特種兵在敵後滲透作戰,最先要了解的是什麼?

周圍的環境!

這項風水相術在實戰運用中非常實用,比如在叢林中,能辨別出樹木的生長速度,根據地勢判斷樹木根莖生長方向,以及在地下的發布情況。

此外,還能辨別山體的泥土鬆軟程度和山脈走勢等,要是說玄幻一點,他懂得山水走勢,而推斷出這裡的風雨變換。

這在戰爭中,尤其是大型作戰,是非常有用的。

如果懂得利用這些地利,就會獲得奇效,在古代歷史上,諸葛亮草船借箭,關二爺水淹曹營,便知道其中的威力。

自己不正是想利用這裡的「勢」破局嗎?

風水相術可以從中找出突破口!

很快,陳凌的目光鎖定在距離自己300米外一個凸起的土包。

這是長在一個山坡上的巨大土包,長著不少樹木,都是海碗大小,最大的成年人才能合抱過來。

這是山林里最大的一批叢木了。

而在下面則是土坡,因為特殊地理機構,導致下面有多部分是懸空的,可以看到許多樹木的根莖暴露出來。

這些在外人看來沒什麼特殊的,再普通不過到了。

但是在陳凌眼中就不一樣了。

剛才他也注意過那個位置,覺得可以利用一下,但是就是不知道怎麼利用,才能發揮出它的作用。

融合風水相術之後,陳凌清楚了。

「初步估算大概是300多方的鬆土,加上山坡上的樹木,形成視覺面積保守估計在500方左右,突然爆發出來,形成的威力不小了。」

「藍方指揮部的位置剛好在下面,一旦泥土樹木衝擊下來,你們指揮部還能坐得住?」

「是我,肯定坐不住!」

「現在唯一缺的就是一場大雨。」

陳凌喃喃自語,抬頭看著天空。

此刻,晴空萬里,哪裡下雨的跡象。

陳凌深吸一口氣,利用風水相術觀察遠處雲層的變化,感受周圍環境溫度的變化,還有風向的轉移等等。

這就是風水相術的厲害之處,可以通過這些來推測氣象的變化。

當年諸葛亮借東風,就是利用風水的原理,成功預測到風向的變化,來一場火燒赤壁!

「老天真給力!」

觀察了一會後,陳凌可以斷定下午開始會有一場大暴雨!

「成不成功在此一舉了!」

陳凌迅速轉移,潛伏到土坡下方的草叢中,觀察地形后,從戰術背包拿出工兵鏟,沿著土質鬆軟的土坡開挖。

兩個小時后,陳凌在不同位置挖出三個兩米多長的大洞,還有一條三尺寬的橫溝。

這是用來蓄水!

等準備好之後,再次利用風水相術,選擇了一個較為隱蔽的石縫,在下面,墊上一層厚厚的石頭,再將戰術背包里的迷彩布鋪在下面。

隨後,在迷彩布上,蓋了樹枝與雜草,把自己隱藏在裡面。

等做好一切準備工作后,陳凌架起88狙,利用狙擊鏡,觀察指揮部的動靜。

不得不說,風水相術對隱伏的作用太大了,他能根據地形地貌,進行最好的隱蔽。

叢林之鬼讓陳凌清楚山林的每一處適合移動的點,而風水相術讓他更清楚山林地勢暗藏的玄機,更加清楚大自然的奧妙。

噗。

陳凌輕輕吐掉苦口中的泥土,抬頭看著刺目的太陽,絲毫沒有要下雨的跡象。

「簽到系統,不會騙自己吧?班長,老楊,老薑,你們在天有靈,就好好看著,幫幫你們帶出來的兵。

他心裡也沒底,畢竟理論是理論,是不是正確,還得靠實踐。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就到了中午,天空,本來清零,突然從東邊湧出一層黑色雲層,不斷的積厚,顯然,大暴雨要來了!

陳凌看了天空,嘴角露出笑容。

「這個外掛,還真有用啊!」

如果這是真的,那麼風水相術另外一種能力,通過對方的面容能推測出其部分心理活動,豈不是真的?

要是真下雨,鐵定啊!

要是這樣,我都不用審訊,直接看穿人心? 第七十八章找到罪魁禍首

蘇錦在看到這篇文章的第一時間立馬就炸了!

「誰幹的!!」

一陣怒吼在大廳中傳開。

蘇雅芳剛剛起床就聽見自家妹妹在大廳怒吼。

她急忙跑出去。

「妹妹,你這是?」

蘇錦將手機丟了過去。

蘇雅芳滿臉疑惑的看著。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