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回家就和崔奶奶說了。

「高陽這孩子有點出息啊,賣上衣服了。」

別小瞧這些倒騰衣服的,你知道去廣州拿貨再回來賣多好賺嗎。

崔奶奶對這個孫女的關心不多。

知道人回來以後她也沒去看,看什麼呢?反正孩子和他們家也不親。

再說哪裏有奶奶登門去看孫女的道理,你承認你是老崔家的人你就應該主動登門。

崔奶奶皺眉:「她哪有錢做本錢啊。」

現在做買賣的手裏也得有點錢啊。

不是她看不起高秀寧,就那姐弟倆直接完犢子的貨!

這輩子就配在農村受窮。

「媽,你不能用過去的眼光瞧人,這孩子不錯。」

當大爺的對侄女有點刮目相看。

高秀寧那個樣兒,人孩子一口一個大爺叫着,他就覺得老三做的有些事情吧,確實不地道。

你當爹的,就算對前妻沒感情了,孩子該管還是要管的,你說當初考學的時候,怎麼就不能主動送點錢來呢?

「不錯什麼呀,有那種媽教,好不了。」

崔國慶搖搖頭。

也不知道她媽到底對那娘倆有什麼誤會。

孩子他看着真的覺得挺好的。

可能也是因為是老崔家血脈的原因,看着就親!

*

高秀寧是一臉不高興。

換她,她就不賣衣服給崔國慶。

不差你那點錢!

高陽似笑非笑看着她媽問:「不高興了?」

「一口一個大爺的。」高秀寧狠狠剜了孩子兩眼。

你大爺給你什麼了?

高陽坦白說:「我叫聲人我也不會掉塊肉,一個城市住着沒有那麼多的深仇大恨,媽這也是我這幾次出門想明白的,多個朋友就多條路。」

大爺又沒欠她的。

你怪人家,這說不過去啊。

高秀寧怕孩子被人忽悠,趕緊說道:「他對你有什麼樣兒?老崔家根本沒人掛着你,誰說過來看看你了?你走的時候誰打聽打聽你怎麼樣了?」

高陽反問她媽:「我也不是他女兒,他為什麼要做這些?」

。 「這…」

原恩夜輝露出尷尬的笑容,身體昏昏沉沉的,她跪着爬到了趙明宇旁邊做了下來。

「還有沒有在傲來城的記憶…」趙明宇詢問著,一醒來就叫他,記憶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

原恩夜輝有些疑惑的搖了搖頭,她不明白。

好傢夥,芙芙那傢伙應該在細緻一點啊,不過這種程度也不錯了,她整個精氣神都不一樣了,不過跟剛剛見到她的時候還是有很大不同的。

「那給你看看吧。」趙明宇把那段我什麼也做不到的那段記憶,通過幻術傳遞給她。

「這是我會說的話?」原恩夜輝的雪白俏臉都紅了一片,一直蔓延道耳根處。

「看起來你恢復正常了,哈哈哈哈哈!!!」趙明宇捧腹大笑起來。

「你在笑,我打死你。」原恩夜輝用拳頭打第一下后,就被趙明宇躲了過去,她雙手支撐這草地,香汗淋漓…

「現在你就好好休息吧,現在你精神與身體都不怎麼好。」趙明宇揉了揉頭,使用幻術讓她再次進入沉睡之中。

「晚安,原恩…」

「…」

工讀生宿舍屋頂…

上次走的太匆忙,趙明宇沒有留下坐標,丟的使魔也無法作為傳送錨點使用了,他估計是使魔魂力都消散了,就像夢一樣醒來就忘記了。

「唉,要天亮了嗎?」

趙明宇注視着天邊的一抹紫氣東來,運轉魂力在眼睛周圍形成白色的霧氣,滋潤着,呼出一口濁氣后,他用手撐著腦袋發獃。

唐舞麟打開門伸了一下懶腰:「喂,明宇你今天怎麼在這裏啊?早上一起去吃飯嗎?」

趙明宇見唐舞麟樂呵呵的跳了上來,「不去了,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情,還有你突破四十級了沒有,要準備魂靈了。」

「!」唐舞麟揉了揉臉,憋了一會:「應該快了吧,最近瓶頸卡了好久了。」

「瓶頸是難突破一點,不過看你的魂力狀態應該也快了,到時候幫你去獲取魂靈吧。」趙明宇平靜的說道。

「舞麟,明老大早上好啊,走了吃飯去了,我們別等那些抓分抓秒的了。」謝邂一臉壞笑。

「有你這麼說話的嗎?」唐舞麟搖晃着趙明宇的手臂詢問:「明宇是不是最近又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趙明宇臉色不變,帶着一絲微笑,「好像是發生了些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哈哈哈哈。」

「明宇你,我可不是要你耍我,你這跟沒回答一樣。」唐舞麟一腳踩到他的腳背上面,將嘴靠近他的耳邊小聲威脅:「老老實實說出來,不要跟我打太極。」

「不要這麼暴力,我投降…」趙明宇有些無奈的舉起雙手。

微風拂過帶起了唐舞麟身上的清香,很好聞的味道,趙明宇是這麼覺得的。

「你們玩,我先走了。」謝邂一腦袋黑線,他無語死了,連忙溜之大吉,瓜還是要一步一步吃。

「你身上的魂力來自原恩夜輝是吧,她的魂力我熟悉不過來,我感知得到,昨天晚上在做什麼?」唐舞麟釋放出來藍銀草纏繞着他。

「也沒什麼。」趙明宇認為自己行的正坐的直!

「芙芙!」

趙明宇帶着她直接來到了教室,他們是最先到的,現在離上課還早的很呢!

「你幹嘛還掐我。」趙明宇拍開她的手。

「雖然你做的沒什麼毛病,原恩夜輝那女人一看就不正常,說不定都是裝出來的,說不定就是為了迷惑你。」唐舞麟有些生氣道,抱都抱過了她還能有什麼辦法呢。

唐舞麟感覺以後的前途一片渺茫,明明是她先來的,如果小時候不裝成男的,她將會是絕殺,從小她就依賴,信任他。

她的臉離趙明宇越來越近,直到將他撲在地上,連趙明宇也沒反應過來她的力氣這麼大,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被壓倒在了地上。

「舞麟,你要幹嘛?這可是教室啊。」趙明宇的話有些顫抖起來。

唐舞麟平時乖巧可愛的臉上,閃亮清澈的眼睛,帶着一絲異樣的艷氣。

「明宇,以後那種事情可不能再發生了噢!」唐舞麟直接懶的裝了,雙手開始不停得揉這趙明宇的臉,錯亂他的頭髮。

「…」趙現在停無語的,還好沒有攝像頭,不然當初社死:「舞麟快停手吧,外面都是同學!」

「你以為我會信你。」唐舞麟反駁道。

「不知道今天學些什麼,真的在努力也追不上那幾個變態啊。」

「是啊,不過我們一班也是非常不錯的,蹭了一個百年最強的稱號也很不錯了。」

「…」

零散的同學開始進入教室,開始準備今天的課程。

唐舞麟瞬間滿臉通紅起來,現在這樣的姿勢,傳出去可以不用再史萊克呆了,直接成為笑話。

呆不呆無所謂,唐舞麟自己也不在乎,主要是成為笑話啊!今天他們為什麼來的這麼早,作為班長的她今天死定了啊。

唐舞麟臉色冒着冷汗,回頭看向外面,他們已經跨進來了。

趙明宇也快速釋放魂力,在一瞬間他們兩個就來到了阿瓦隆,他出醜無所謂,主要是怕唐舞麟傷心,還是匆忙離開了,用氣息遮斷或者風王結界也可能出現意外。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論轉移我可是專業的,都說了在教室,讓你冷靜一點,你不聽,不然我們兩個怕不是要當場開除啊。」趙明宇開了個小玩笑。

「壞蛋明宇!明明是你的錯…」唐舞麟巴拉巴拉的說了一大堆,把鍋全部摔到他身上了。

他們的頭頂卷過一縷微風,趙明宇表示你開心就好,把鍋全部背了下來,他能說不嗎?

「所以你現在能起來了嗎?舞麟,你這樣讓我很為難啊。」趙明宇瞥了瞥嘴。

唐舞麟的臉又紅了起來,像成熟的水果一般,這裏是阿瓦隆,一點關係也沒有的,不用在意外界的消息了。

「哼,我就不起來,喂。」

唐舞麟被趙明宇直接推開了。

「好了,不跟你吵鬧了,真的快上課,作為班長你可不能遲到。」趙明宇提醒她。

「你說這是吵鬧…打死你!」唐舞麟追逐的過程中假裝平地摔,嘴角微微勾起,哪怕她是裝的,趙明宇肯定也會來「救」她!

趙明宇瞳孔一縮,連忙閃爍到她面前抱住了她,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完全被拿捏住了。

「…」 吃了早餐,三個孩子換上新衣服

「媽咪,我今天去見奶奶是不是很漂亮。」

寶寶頭上戴着深藍色的小圓帽,穿着同顏色的長袖裙,白色長筒襪,小皮鞋,手上拿着剛剛去花園摘的小紅花,眼巴巴地看着媽咪,等著誇獎。

俊俊手上拿着一副畫,據他自己說,認真地畫了一個晚上。

畫了一副奧特曼打怪獸圖,要給在醫院無聊的奶奶,講一個好聽且曲折的故事。

君君倒是很簡單,提着一個小果籃。

不過今天換了新衣服,英倫風的小西裝,兩兄弟看着精緻貴氣十足。

李安安高興誇獎。

「都很漂亮!」

三個孩子很高興「那走吧,我們去看奶奶」

褚管家在車邊等,見他們出來,拉開車門,讓孩子們進去。

這時候楊霞也來接李安安了。

「媽咪,你不和我們一起去嗎?」

孩子們問,要和媽咪分開了,他們不高興。

「媽咪有事要忙了,這樣,媽咪坐在楊阿姨的車子,跟着你們去醫院,看着你們進去好不好?」

「好吧!」

三個孩子很聽話地點頭,媽咪有事要忙,他們不可以打擾。

楊霞看到三個孩子,心都要被萌壞了,怎麼有這麼可愛的孩子啊。

安安可真會生!

太幸福了。

半小時后,兩輛車子到了醫院大門外。

李安安在保姆車上看着三個孩子下車。

孩子們一下車,引得不少人觀看。

「啊,我看到了小公主,小王子,比鏡頭裏還好看!」

「好可惜啊,有保鏢,不能過去抱一抱。」

「我可太喜歡他們說話的語氣了,萌死了。」

李安安耳朵很尖地聽到他們說話,奇怪這些人見過她家寶貝嗎?

為什麼一個個那麼狂熱。

三個孩子倒是很鎮定,絲毫不覺得被人圍觀有什麼不好的。

寶寶這孩子,竟然還興奮地朝着周圍的阿姨姐姐揮手。

這是粉絲哦!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