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氣開聲,他乾脆不再去管對面的靈力境男子,而是再次對著皇宮裡面高聲喊喝起來。

「嗖嗖嗖………」

就在這時,一聲聲破風聲突然從皇宮當中傳來,眨眼之間,大隊的禁軍終於完成了集結,迅速朝著這邊趕來,人數恐怕不下兩百!

「恩?!」

雲逸凡的目光猛地一凝,眼底閃過一抹凝重,因為他已經注意到,這些新來的禁軍,實力絕對要比之前那一撥強了好多,其中有一小半甚至都是真氣境十重的高手!

說話間的工夫,不下兩百人的禁軍隊伍,直接將他圍攏在中間,不給他絲毫逃走的機會。

「哼,小子,看你還如何猖狂,還不速速束手就擒?」

隨著大批禁軍將雲逸凡圍攏,對面的靈力境男子冷哼一聲,滿臉冷笑地道。

說起來,他適才之所以沒動手,就是在等待禁軍大隊伍的集結,眼下大隊人馬趕來,已經把雲逸凡圍困於此,現在,就算雲逸凡身法再精妙,卻也休想逃離此地。

雲逸凡的目光在周圍的包圍圈上掃了一眼,眼底突然閃過一抹不屑。

「一下子出動這麼多人,倒也真的是看得起我,不過,你確定這些人真的能把我擒住么?」

中年男子冷冷一笑:「你不必虛張聲勢了,若是這麼多人還拿不下你,我這個禁軍副統領也就不用幹了,所有人聽令,給我擒拿此子,生死不論!!」

「歘歘歘歘………」

隨著中年男子一聲令下,所有的禁軍同時拔劍,剎那之間,一股肅殺之氣蕩漾開來,瞬間將皇宮大門前變成了殺氣凜然的戰場!

。 若蟲到了白家,似乎安靜了下來,這麼多塊靈石擺在眼前,卻一動不動,像是死了一般,看來若蟲很憎惡金氣。

洛蔓回頭看了看,這麼大一片城池,上哪去找白龍的妹妹,簡直比大海撈針還難。

路上的學生,都好奇地看著他們,當然目光都集中在白和寧身上,根本沒人注意到洛蔓,在藏琅勝地,洛蔓到哪都是中心人物,人人都圍著她轉,驟然沒人理她,她竟然很喜歡這種被忽略的輕鬆感。

「白少爺,這是白水學院最好的院子,都是女仙安排的,就是想讓你過得舒服點。」白然推開鎏金大門,伸手示意。

看著青灰色的石磚,洛蔓鬆了口氣,雖然磚鑲著金邊,但也可以勉強接受,穿過了三個大院子,才到了他們住得地方,小院裹著一層靈氣罩,只能隱約看到裡面的房子。

「就是這裡了。」白然停下腳步,「這靈氣罩,是女仙特意布置的,裡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裡面,而且女仙還做了一些傀儡,用來服侍少爺,這樣更安全,不會被外人混進來。」

白和寧哼了一聲,「好了,你吵得我頭疼,我先進去休息,你不要跟進來。」

他反手拉住洛蔓,「姐姐,我們走。」

兩人跨入小院,精純的靈氣嗆得她咳了兩聲,再抬起頭,白和寧的眼神有發直了,若蟲拚命地吸收靈氣,完全脫離了她的控制,弄的靈氣罩都晃了幾晃。

洛蔓用力地捏了彈了下手指,若蟲震動兩下,蜷成一團,開始裝死,但靈氣已被它吸收的七七八八,好在不知又從哪飄來了一股靈氣,重新支起了靈氣罩,掌心的紅色又深了一層,看來若蟲又要蛻變了,第二次到第三次的蛻變,若蟲會沉睡許久,在這個階段宿主是最安全的,靈氣充沛,修鍊水平一日千里,都是若蟲為了第三次蛻變準備的,蛻變三次,它便有了真正的靈智。

「姐姐,這裡的靈氣真好。」白和平抬起手,「我從來沒有這麼輕盈過,那種阻塞感沒有了,像是隨時都能使用靈氣。」

「那挺好的。」洛蔓笑了笑,「你先別急,等拜師了,再開始修鍊。」

「真是謝謝你。」白和平往前走了一步,洛蔓這才注意到,他這半個月身高長了不少,幾乎跟她平齊了,眉目之間也有了幾分成年男人的英氣。

「看到你,我就想起我妹妹,她從小到大,就纏著我叫姐姐。」洛蔓拍拍他的胳膊,「既然來了白家,就好生休息,你身體弱,修鍊太快不好,不如休息個三五年再說。」

「那怎麼行?姐姐不是告訴我,父親需要我幫助嗎?好不容易我能修鍊了,要把失去的時間補回來。」白和寧突然有了自信。

剛才靈氣在全身涌動,告訴他想要更多,他終於可以修鍊了,從兒時起,他就發現靈力不暢,怎麼修鍊也體型都瘦弱,常常被人質疑是不是土靈修,甚至有人說,他不是父親的孩子。

這種屈辱感一直縈繞在他的心頭,等他中毒,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反而鬆了口氣,現在突然能修鍊,他簡直覺得像中了頭彩。

洛蔓啞口無言,他說得很有道理,可她又不能告訴他實情,真是難上加難。

「姐姐,你莫要擔心。」白和寧誤會了洛蔓的想法,「我不會忘了你的恩情的,只要我住在這裡一天,你就放心住著,只要我吃香喝辣…」

他突然眼睛一亮,「我又想吃你熬得蘑菇湯了,怎麼辦?」

「這裡也沒有蘑菇啊。」洛蔓心不在焉應和道,她滿心愁緒,又想起道君,他怎麼還不出現,會不會出事了?

「別說蘑菇,就算是龍肝鳳髓,白家也能給你找來?」

「龍肝?」她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誰不知道白家養著三條龍,我母親就有一條。」

「養龍做什麼?」

「座駕啊,出行的時候多帥氣。」

洛蔓點點頭,「什麼時候能見識一下就好了。」

「放心,包在我身上。」白和寧興緻勃勃帶著她參觀房間。

洛蔓開始以為最多不過十幾間房,哪知這裡完全是個小世界,屋后是望不到邊的草地,長長草葉隨風搖曳,遠處一片湖水,像是一塊綠色的寶石,再遠一點,絲綢般的雲朵纏繞著白色雪峰,看到這麼美麗的景色,洛蔓的心也安靜下來。

「為什麼要弄成這樣?」白和寧皺著眉頭,一臉不悅,「土系就應當到處都是練武場,還有石頭巨人才對,這種風景有什麼用?」

「我倒是挺喜歡的。」

白和寧馬上改了語氣,「既然姐姐喜歡,那就留著。」

「那也不必。」洛蔓搖頭,「這是你的地盤,想變成什麼樣子都隨你。」

「好,那過幾天就變成我喜歡的模樣。」白和寧似乎很滿意洛蔓的識趣。

到了白家,他不自住地就變得強勢起來,在他的想象中,他已經成了比父親還厲害的土系靈修,並且帶著土系精英脫離出了白家,建立了無盡之海上最強大的小世界,到那個時候,姐姐作為他的專屬靈修,負責照顧他的飲食起居,若以後有了子嗣,也可以交給姐姐,她是個可以信任的人。

洛蔓可不知道他想了這麼多,她一直在琢磨道君在哪?有關風景的話,她也是隨便說說,沒有道君,什麼風景在她心中都難起波瀾。

「寧兒,我來看你了。」說話的聲音威嚴大於溫柔,帶著上位者那種飽滿的自信。

「母親。」白和寧身上的氣勢頓時消失,他又變成了那個脆弱的孩子。

一位身材高大,容顏硬朗的女人,出現在他們面前,她一身暗金色長袍,領口和袖口處,綉著猛虎紋,頭上戴著頂金冠,高鼻狹目,嘴唇薄如刀,看起來就十分不好惹。

她足足比洛蔓高一個頭,果然跟白忍算是完美一對,洛蔓又看了眼白和寧,覺得他可真不向有這樣父母的孩子,怪不得他會自卑。

。 皇太子腳步後退,身體后傾,避開了這兇猛的一爪。

但就在這一霎,炎龍碩虎張開大口,從其口中,驀然噴出一道電光般的氣刃,陡然暴射向了皇太子。

「不好!」

皇太子頓覺一陣頭皮發麻,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道氣刃光芒,應該是炎龍碩虎體內的一股獨特能量,使用一點便少一點,沒想到這畜生一發狂,居然不惜損耗這股能量來對付他。

噗嗤!

氣刃毫無懸念地轟在皇太子的身上,將後者擊得吐血倒飛了出去。

將皇太子擊飛之後,炎龍碩虎繼續暴掠而出,一爪拍向皇太子的咽喉。

「畜生爾敢?!」

皇太子怒喝一聲,從袖中陡然甩出一枚銀色暗器,這暗器通體光滑,如同一個小圓球,然而在命中炎龍碩虎的剎那,便是炸裂開來,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那等爆炸的威力,恐怕足以將一名武師強者生生炸死。

「這暗器爆炸的威力居然這麼大。」

段夢玉和葉康都有些吃驚,不過隨即也就釋然了,這皇太子可是天炎帝國未來的皇位繼承人,身上怎麼可能沒有一點保命的手段。

但即便這暗器爆炸的威力如此強大,那爆炸的煙霧當中,炎龍碩虎的身影,依舊是顯現了出來,竟然沒有被這一下給炸死。

「快走!」

尚未等到那炎龍碩虎現出形體,皇太子便已經聞風喪膽,他在剛看到這炎龍碩虎形體的瞬間,便立即轉身逃竄,一秒也不敢多待。

付思遠和那幾名年輕強者,見勢不妙,更是面如土色,爭先恐後逃之夭夭。

轉眼間,空地上便沒了人影。

而那煙霧散去后,炎龍碩虎的身體也是顯現出來,挨了一記猛烈爆炸的炎龍碩虎已經遍體鱗傷,全身幾乎沒有一處完整的地方,顯然是受了極重的創傷。

似乎是憤怒於皇太子等人的逃之夭夭,炎龍碩虎也是仰頭髮出一聲哀鳴,現在的炎龍虎,就像是風中殘燭一樣,戰鬥力損失了十之八九,連走路都不穩了。

「該我們出場了。」

這個時候,葉康和段夢玉的臉上同時浮現出一抹笑容,從一千草堆後面走了出來,那皇太子要是膽子再大點的話,這炎龍虎鐵定是他們的東西,他們恐怕沒機會出手,可惜,這幾個人已經被嚇破了膽。

這下,反倒成全了他們兩個。「恐怕皇太子本人也想不到,自己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居然把擊殺炎龍虎的機會拱手讓人。」

段夢玉拔出了腰間的寶劍,有些意味深長地望着皇太子等人逃離的方向,如皇太子這般精明的人,絕對料不到自己的一番努力,到最後竟然會便宜了別人。

葉康冷冷一笑,若不是付思遠從他們手中殺了炎龍碩虎,根本不會惹火燒身,落得眼前這個狼狽的境地。

「儘快解決掉這炎龍虎吧。」並未猶豫太久,葉康便是拿起了長弓,將最後一支神機箭搭入了弓弦之中,咻的一道破風聲響起,將最後一支神機箭猛射出去,準確無誤的擊穿了炎龍虎的左眼。

神機箭的箭頭炸開,炎龍碩虎左邊頭顱被炸爛,眼球化為一團血霧。

「奪魂劍法,碧落聖舞!」

段夢玉已經提劍殺出,猛然一腳蹬在樹榦上,藉助樹榦的彈力,飛躍了起來,一劍筆直刺了出去。

鋒利的虎齒,直插進炎龍虎的眉心,將其頭顱插穿。

砰!

炎龍虎掙扎了兩下,最終還是倒在地上,變得奄奄一息。

段夢玉將將長劍抽出,插進炎龍虎的腹部,徹底結束了它的性命。

「不敢相信,我們居然獵殺了炎龍虎。」

段夢玉看着地上炎龍碩虎的屍體,依舊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炎龍虎這頭二品中階的異獸,居然如此輕易地死在了他們的手裏。

「這要多虧了世子與皇太子。」

葉康笑着搖了搖頭,如果不是那皇太子拼了全力重創了這頭炎龍虎,他們可沒法這麼輕易地撿便宜。

「該收拾我們的戰利品了。」

段夢玉走近了炎龍碩虎的屍體,拿出小刀,開始收取炎龍虎身上的材料。

除了有價值的東西外,皮毛什麼的,得拿出來作為他們擊殺炎龍虎的憑證。

見到這一幕,葉康也是忍不住的一笑,剛欲說話,神色猛的一變,身形唰的衝出,攔腰抱住剛剛收取完戰利品的段夢,,兩人都是在此時撲了過去。

而就在葉康抱住段夢玉衝出時,一道黑影陡然自森林中掠出,那原本對着段夢玉抓去的手掌,卻是落了一個空,當即嘴中發出了一道驚咦之聲。

葉康抱着段夢玉就地滾了兩圈,然後迅速起身,目光警惕的望着那道突然出現的影子,接着瞳孔便是微微一縮。

只見在那空地的炎龍虎屍體上,一道身影而立,他身着黑色的服袍,面目陰翳而凶厲,那對狹長的眼睛中,閃爍著狡詐。

「嘿嘿,小子倒是好身手啊。」

那黑影盯着葉康,怪笑一聲,而後他的目光落在了地上的炎龍虎屍體上,眼瞳也是微微一縮,目光回到了葉康的身上,「想不到你們區區兩個小娃娃,居然能殺得了這頭炎龍虎,我想,這應該不是憑你們的真本事做到的吧?」

這炎龍虎的實力說起來實力和他差不多,在他看來,憑眼前這兩個小娃娃的力量,肯定是做不到的。

「閣下是什麼人?」

葉康目光死死的盯着這道血影,那握住段夢玉縴手的掌心有着一點汗水滲透出來,從這個傢伙身上,他無疑能夠聞到一股危險的氣息,這個人,渾身散發出如同豺狼般的殺氣,這股殺氣,是至少殺了上百人之後,才會有的東西。

「死到臨頭,告訴你們也無妨。」

黑影咧嘴一笑,「我就是狂魔五刀,有人想要你這個小子的命,許諾在我解決掉你之後,就恢復我的自由。」

怪笑一聲,狂魔五刀的目光便是落到了葉康身旁的少女身上,段夢玉有着柔軟的修長身段,前凸后翹,盈盈一握的小蠻腰,配上那精緻的美貌,令得他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巴,泛出了一絲淫邪的笑容。

。 興師問罪?!

看着二郎真君發來的消息,在琢磨半晌後趙信忍不住笑了。

裝什麼裝!

不就是想修圖。

還交出妖術,就他那點智商。

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他的意思。

「想修圖?」趙信回復。

「咳咳。」面紗下的二郎真君咳了一下,「本尊是要回收你的妖法。」

「我的仙法不外授。」趙通道。

「本尊也不是巧取豪奪之仙,你且為本尊演練一番,若本尊確認此非妖法,本尊可以饒你一回。」二郎真君還在硬撐。

「知道規矩吧!」

「給!」

二郎真君瞬間就發來個包裹。

看到發來的包裹,趙信就忍不住發笑。

想修圖就修圖。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