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個開闢了漫威多元宇宙的人,想的是有人打敗oaa或者是讓oaa自己修鍊其傳承,那麼他就可以重新活過來。

但是誰知道,oaa沒有修鍊,也沒有人過來打敗oaa,或者說是有,但都被殺了。

搞得這一位完全沒有辦法重新活過來。

或者是他還給自己留了後手,那就是oaa,因為oaa吞噬了哪一位開闢了漫威多元宇宙的力量。

oaa走的就是他的道,只有oaa在強一些,那麼他就會復活。

「好,我們去混沌之外,如果我贏了你也必須要臣服於我。」李傑盯着oaa笑着說道。

「可以,如果你贏了,我認你為主又何妨。」oaa也是十分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那好我們去混沌中一戰。」李傑說完之後,就是出現在了漫威多元宇宙外。

隨後就是oaa也跟着出現,此時的oaa不再是以小金人的樣子出現了。

現在的oaa更像是一個由能量還有概念構成的身體,樣子也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李傑看着oaa的樣子,也是明白要認真了。

身體也是化為了一道身披黑袍,渾身上下散發着黑霧的斗篷身影。

黑色的斗篷上,那是無盡的宇宙世界,還有無數扭曲詭異的符文,無數怪異的生命在崇拜著,在述說着祂的強大。

透過斗篷看去,那是無盡的黑暗,這些黑暗好像是活着的一般,會吞噬掉進來的一切。

這就是李傑通過舊日邪神力量與原本神體融合而出的新的神體,不過這也只是個測試,但也可以試一試oaa的實力了。 蘇銘他們乙班來到劍谷的時候,只見這是一片綠意盎然的竹林。

竹林之外,赫然有著一名身穿墨色山水紗裙的女子站在這裡,她目光幽幽,笑意吟吟。

正是乙班的武師,許小染。

在許小染的身邊,有著一名鶴髮童顏的老嫗,這老嫗身穿著青色衣裳,袖口都纏著護腕,一雙眼睛雖然渾濁,其中卻是閃爍著精光。

相比於許小染的武道氣息,老嫗無疑更加凝練。

蘇銘站在乙班上百弟子中,他看著老嫗,目光幽幽,想起了一些往事。

前世時間線里,這老嫗正是劍谷的鎮守長老,她乃是靈武宗內,為數不多的劍修,名叫余劍霧。

此人性格古怪,平日里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倒是很難說話。

不過在那個時期的靈武宗,余劍霧長老,卻是極其喜歡許小染。

她輩分很高,修為更是踏入氣變境,在靈武宗內話語權不容小視,平時在宗門高層會議里,關於武師晉陞這塊,沒少給許小染說話。

只是在後來靈武宗的覆滅之戰中,余劍霧長老,和鎮守木人巷的莫長老一起,為了掩護同門撤退,犧牲在了鐵騎的劍踏下。

……

余劍霧長老木然的看了一眼乙班的一眾弟子,和許小染對視了一眼,旋即對乙班眾人道:「你們馬上要進入劍谷了,我先把規矩給你們說一下!」

「你們進入劍谷后,會發現那裡有一把巨劍斬過的痕迹,這痕迹,就是意境之地!」

「這巨劍痕迹,其意境層次很高,是一名超越了紫府境的高手所留!」

「雖然時隔這麼多年過去,但這意境中所殘留的奧義,仍然可以讓人受益匪淺。」

「在過去的領悟中,曾經有弟子因此搖身一變,成為了鋒芒畢露的劍修,從此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也有武修弟子,通過這劍意痕迹,領悟到了超越紫府境的奧義力量,從而一舉擁有了突破氣變境的潛力,後來成就也不同凡響。」

……

「而這劍谷之中,要想領悟這劍意痕迹,卻是有條件的。」

余劍霧長老聲音幽然起來,話語之中有些玩味。

「那劍意痕迹前,有十個蒲團,也就是說,只有十個人有領悟意境的資格,其他人雖然能看著,但不在這蒲團上,效果大打折扣。」

「除此之外,這劍意痕迹有時會發動攻擊,雖然這種攻擊是無意識的隨意攻擊,但仍然可以讓弟子受傷,曾經有一個淬體境六轉的弟子被一擊必殺,死在其中。」

「但那劍意痕迹的攻擊,是很明顯的,乃是一條灰白至極的劍氣之線,雖然肉眼可見,但其速度極快,而且攻擊的出現比較隨機。」

「有些弟子運氣不好,就會受傷,根據概率來說,每一個弟子都有受傷的可能,而按照你們的實力以及那劍意痕迹的攻擊力相比,你們之中沒有人能夠在攻擊下扛下來!」

……

「因此,劍谷里的鐵甲樹,那上面的鐵甲葉,就成為你們抵抗劍氣攻擊的關鍵!」

「一旦你們遭遇了劍氣的攻擊,就可以拿出鐵甲葉為自己抵禦一次災劫!」

「劍谷里有七棵鐵甲樹,每一棵上都會有一個氣罩做防禦。隨著時間越往後推,才會有一棵又一棵的鐵甲樹解除氣罩,而你們才能去搶奪鐵甲樹上的鐵甲葉!」

「你們有一百個弟子,但每一棵樹上的鐵甲葉,卻只有三十片!」

「這就意味著,如果你想要領悟超越紫府境的力量意境,你不僅需要去搶奪蒲團坐位,更需要去搶奪鐵甲葉!」

說到這裡,余劍霧嘴角抿起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劍谷開啟后,你們可在其中待三天,三天後自動結束,我們會在這裡等你們。」

「劍谷之行,很是危險,有時候我們也無能為力,這裡和木人巷、修鍊塔不同,這裡是會出現死亡率的,所以有想要退出的弟子,你們現在就可以退出。」

「其一是保護自己,其二也是給其他人創造機會。」

說著,她精光畢露的眼睛,掃了一眼一百多名弟子,掃的有些弟子一陣心虛,幽幽道:「但還是要說一句,進去以後,不僅要面臨危險,而且領悟到意境的可能也不大。」

「我們靈武宗,在劍谷內有所收穫的弟子,近些年已經沒幾個了。但這,仍然是你們要改變命運的一個重要機會。你們乙班弟子,一年也就輪換到這三天而已。」

余劍霧的話,讓的乙班弟子們,都是面面相覷,私下紛紛自語了起來。

對他們有一定的衝擊。

只聽的許小染道:「好了,雖然很危險,但也不強迫大家一定要進入!另外,作為乙班的武師,我也會跟隨大家一起進入的,防止大家出現什麼危險!」

說著,許小染振臂一呼:「大家跟我進去!」

她一馬當先的,就向著竹林深處闖了過去,頓時她後面,響起了一陣陣歡呼聲,一個個少年、少女,都是跟隨著闖入了竹林之中。

眼下正是寒冬臘月,積雪間混雜著竹葉,眾人在雪裡,一腳深、一腳淺的踩踏了下去,一部分身份上不太擅長的弟子,則是顯得有些吃力。

不過一些擅長身法的弟子,以及淬體境五轉以上的弟子,就輕易很多。

而越往後走,越是感覺不同尋常。

只見天地驀然一變,當眾人踏入竹林盡頭的一個小隧道后,就來到了一片冰雪覆蓋的山野。

……

到達這片山野后,眾人看了一下,只見的山壁四周都是白茫茫,而這裡是一片巨大的山谷。

一片片白茫茫的雪花,從天外降落了下來。

而山谷的中央,則有著一道凸出的山壁,這山上有著一道巨大無比的劍痕。

這劍痕之大,似乎是一把天外巨劍所砍,竟然有二三十丈長,四五丈寬,千米之外,都可以感受到這劍痕之中那道鋒利無比的劍意。

眾弟子驚呼了一下,更看到那劍痕前,似乎是有著十個蒲團。

坐在蒲團上,就可以大幅度提升領悟的幾率。

頓時眾人都想著朝蒲團處前進,但很快,所有人都發現了一個問題。

這山谷內滿是積雪,要走到那裡根本就不現實。

許小染走到了眾多弟子前面,振臂一呼道:「你們很多人沒怎麼來到這裡,對這裡缺乏經驗。」

「現在是寒冬,劍谷里溫度比外面更低。」

「另外就是這裡的積雪,我們首先需要剷出一條道路,能讓我們到達劍痕處。」

「還有就是,這裡每隔一個時辰會刮罡風,風很冷,要禦寒,用內勁是一個辦法,但也有後遺症。」

「一旦使用內勁次數過多,當遇到劍痕攻擊的時候,如果有鐵甲葉還好,如果沒有鐵甲葉,那多半是完了。」

「所以用內勁是方法,但不建議。」

「還是建議大家能夠用冰雪搭建一個個冰屋,每到罡風席捲的時候,我們就鑽到冰屋裡面禦寒,當罡風過去,我們繼續領悟劍痕!」

許小染炯炯有神的目光,看著身前的乙班眾多弟子。

她也順便點了下人數,當看到一百多名乙班弟子,只有八十多名進來后,不禁幽幽嘆了口氣。

那二十多名放棄機會的弟子,其中不乏修為不錯的,但想到可能出現的生命危險,以及渺渺的機緣,到底還是放棄了。

而接下來的三天時間,就是她帶領這些弟子在劍谷修鍊了。 看着高彥成後面的軍隊,起碼有五萬人之多,這麼宏偉的軍隊,想要守住,恐怕是難了。

李世民當然也知道這一點,不過當然不能把焦急的表情放在臉上,只能藏在心裏,畢竟自己是一國之君,如果自己都開始慌張,那下面的人該怎麼辦。

「要是李恪將軍在就好了。」

長孫無忌此刻站在原地,竟然說出來這句話。

李世民聽見長孫無忌說出這句話,整個人都為之一振,因為長孫無忌一直都是看不慣李恪的,就連邊塞失守,都認為是李恪的錯,現在竟然還是懷念李恪了。

不過長孫無忌已經明白晚了,因為現在就算是去找李恪,時間上面都已經來不及了,所以現在說這些,也並沒有什麼用處,如果早一點說這些,那恐怕還有翻轉的餘地。

「無忌,你現在能明白,也不算晚,不枉我之前這麼看重你。」

李世民站在長孫無忌的面前,神情無奈的回答道。

「皇上,都是臣的錯,臣不該啊!」

長孫無忌之前一直針對李恪,無非就是因為害怕李恪搶了李承乾的皇子位置。

但是現在看來,如果大唐都沒有了,那皇子不皇子的還有什麼用處呢,所以長孫無忌現在無比的後悔,為什麼自己不能把眼界看的遠一點,只能雙手一拱,給李世民請罪。

「好了,好了,以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如果這一次我們能撐過去的話,我希望你能給李恪親自賠罪。」

李世民看着面前的長孫無忌,一臉堅定的說道。

「皇上,如果這一次大唐能度過難過,擊退這些高句麗人,別說讓我長孫無忌給李恪賠罪,就算是給李恪跪下,我都在所不惜。」

長孫無忌一臉堅定的回答道。

李世民看着長孫無忌自信的表情,知道他說的這些話都是真的,其實在長孫無忌的心裏,還是在乎大唐的,只不過被臨時的悠閑蒙蔽了雙眼,所以一時間才沒有分清對錯。

如果再來一次的話,那長孫無忌一定會做出更好的判斷,不會出現現在這種是非不分明的情況,不過既然大軍已經壓到長安的城牆之下,那隻能殊死一搏。

高彥成也害怕有援軍支援李世民,所以想快速的結束戰鬥,在李世民還沒有反應的時候,直接就發動了總攻擊。

所有人蓄勢待發,準備迎戰,但是經過幾個回合的戰鬥,李世民現在城中的士兵,眼看着就要消耗殆盡,沒有後援的話,恐怕危以。

「皇上,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啊!」

長孫無忌害怕李世民對李承乾做出什麼事情,所以只能一味的在李世民的面前認錯。

「你現在說這個還有什麼用?能變出士兵,拯救大唐嗎?」

李世民現在已經一肚子惱火,聽見長孫無忌的話,更加惱火,一時間滿臉氣憤的詢問道。

「你們快看,是大唐的軍隊?」

「我們有救了,大唐的軍隊殺回來了,難道是李志的士兵嗎?」

「看着不像啊!領頭的是一個穿着白衣服的人。」

看到遠處燃氣塵土,城牆之上所有的士兵都高聲的呼喊道。

「是我志兒殺回來了?」

李世民聽見這個聲音,也一臉喜悅的朝着遠處看去,但是瞬間整個人都有些蒙圈。

因為領頭的將軍,根本就不是李志,而是一個身穿白色衣服,手持一把長劍的人。

「快看,是李恪將軍。」

「太好了,李恪將軍最終還是沒有拋棄我們啊!」

「是啊!李恪將軍回來了,我們有救了。」

就在李世民還在疑惑的時候,周圍的一些士兵,早就開始呼喊李恪的名號。

李世民這時候才看到,另外一邊,李恪帶領的士兵也同時殺了回來。

這種危急關頭,李恪所有人馬直接衝進高彥成的軍隊,然後肆意的廝殺。

「李恪,活捉高彥成。」

李世民朝着李恪的位置高聲的呼喊道。

因為戰場的廝殺太嚴厲,所以李恪根本就聽不到李世民的聲音。

此刻的戰場,李白帶領的士兵,還有程咬金帶領的士兵,全部同仇敵愾,共同進入高彥成內部的士兵之中。

因為大唐的士兵,所有士兵胳膊上都榜上了紅色的綢子,所以自然分的很清楚,沒有出現誤傷的情況。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