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我就再搞個活動如何?」崔月月這會兒已經有了主意。

陸顏霜點點頭,聞言不無意見。

畢竟與崔月月之間已經共事了這麼長時間,崔月月的能力陸顏霜也是看在眼裏,態度好,勤奮,而且天分也還不錯。

「好。月月表姐,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陸顏霜朝人笑笑。

接下來要解決的,於陸顏霜而言,反而是修鍊的事。

難得,她也終於關注起了自己的修為境界。

再就是每日都抽出一個時辰,有針對性的了解丹藥閣中目前煉丹師的水平,然後努力提升他們的實力。

而李長老作為這裏面水平最高的一位煉丹師,在他告知陸顏霜,自己最擅長的是毒……

聽得陸顏霜就是挑了挑眉。

竟然是毒?

「巧了,比起靈丹,我更擅長的,同樣是毒。」陸顏霜回李長老道。

而且這水平,還是陸顏霜稱第二,就沒人敢跑到她前頭,否則怎麼被毒死的可能都不清楚!

李長老:「……」

李長老當下眼神就亮了亮,「陸師父,你也喜歡玩毒嗎?」

陸顏霜「嗯」了一聲。

從他這句詢問里,聽出了一些言外之意。

似乎,李長老也很喜歡玩毒,就很有意思……

「聽你這意思,似乎你也很喜歡毒一道?」

「對!若是單論起煉製毒丹,我可以六品!這點我之前不是就提過嗎!」李長老語氣激動。

陸顏霜記得,「既如此,那我便教你多一些的毒丹煉製。把煉丹水平提升上去。」

「可是……」聽到這的李長老不免驚訝。

在臨武大陸上,一般煉丹師都是煉製靈丹,如同李長老這般的已經算是離經叛道了,最關鍵的,還是這毒丹煉製出來,也沒什麼用處啊,一般人其實都用不上。

然而陸顏霜的回答,在李長老聽了后,又忍不住的讓他震驚。

「這裏可是丹藥閣。雖然如今,你是丹藥閣里唯一的一個五品,但是將來,在不久之後,一定會出現第二個五品,第三個,我之前也跟你說過我的計劃,我需要的並非一定要都是煉製煉丹的煉丹師,我這是要做生意的。所以,為什麼不可以針對性的培養呢?」陸顏霜挑了挑眉。

「這雖然是生意,但是往後,丹藥閣也是一個宗門,是你們所有弟子的宗門,門內弟子都要和諧友愛,團結,那就更加可以分門別類!即便是丹藥那也是五花八門,你只要繼續精進你所擅長的,先將你擅長的毒丹直接煉製到十品!」

這是陸顏霜給李長老定下的目標。

至於毒丹煉製到了十品之後,其他丹藥若是品階還上不去,那再慢慢的空出時間研究。而且一旦突破,對煉丹方面的悟性與境界自然也就不一樣了。

想要再突破,也會變得更加輕而易舉。

李長老:「……」

李長老雖然聽得大為震撼,但不得不說,陸顏霜說的每一句話都很有道理,確實沒錯!

若是以這樣的方式來晉陞,或許將來,他也真的能夠突破到十品也說不定!

就光是從陸顏霜的這種描述中,李長老都已經看到了希望。

這大概就是她與旁人不同之處的魅力。

李長老想到這,看着陸顏霜的眼神都不由越發欽佩,「陸師父不愧是陸師父,總能一次又一次的讓弟子大開眼界!」

這大概,就是天才眼裏的格局與規劃吧。

李長老心底感嘆。

這若是他的話,真是一輩子也不可能會想到這樣的操作,而是會一直糾結於,若是他只能煉製出一種五品丹藥,而且這還是毒丹,並非是靈丹,那麼他就不算是六品煉丹師。

只是五品。

而陸顏霜在聽完后,卻是如此迅速就給他定下了目標與規劃,一開口,就是十品!

最關鍵的,不光是她語氣里的自信,讓人信服,還有她的具體計劃,她已經是十品煉丹師的水平。

「我說過的,你如今的水平雖然是丹藥閣最高,但不代表着往後也是。至少,我給你的規劃,是十品。是十品,是因為上限只是十品。」

已經沒有更高了。

「弟子一定會謹遵陸師父的教導,認真努力!」李長老語氣激動。

陸顏霜這邊考察完他,也算是將這種方式傳達給了李長老。

換句話說,也就是剩下的這些煉丹師該如何更為細緻的了解區分,這剩下的就交給李長老了!

而陸顏霜,還有更多的事兒要處理。

「總歸,眼下這些既然都是你的弟子,那就該由你來好好教導。「陸顏霜笑了笑。

也是正在這時,極丹宗的人竟然又來了?

而讓陸顏霜更驚訝的,是極丹宗的人是沖着李長老來的,並非是她。 「哼!你以為只有你有武魂真身啊!」看着那頭白鯨龐大的體形,海明威思索了一下。覺得如果再只是單純的增幅力量的話,自己太吃虧。儘管他不怎麼願意用那個形態,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也是沒辦法了。

「變身!」

白髮少年渾身綻放出光芒,逐漸遮蔽住整個身體。隨後猛然間膨脹!伴隨着咚的一聲,大片水花的炸起。

一尊數十米高的巨型美人魚出現在海面上,與不遠處的大白鯨遙遙對峙!

「武魂真身?!怎麼可能,你竟然也有武魂真身?!莫非你是魂聖?!」大白鯨望着不遠處姿態雍容,碧藍雙眸高遠深邃,彷彿大海最美麗的生靈,完美得異乎尋常的美人魚。情不自禁的失聲驚叫,發出了人類的聲音。

「……」

海明威化身的巨型美人魚沒有說話,因為此時的他一發出聲音,將會是悅耳動聽的歌謠般的嗓音。這實在是讓自視為男子漢的有些不適應,總覺得如果習慣了,貌似會覺醒什麼了不得的興趣。

「不對!這不是武魂真身!」

大白鯨仔細感應了一番后,忽然反應了過來。如果是真正的武魂真身,那麼此時他渾身的氣息應當大幅度暴增!絕不會和之前那樣沒有太大的區別。所以這應當不是武魂真身,只是一種獨特的武魂附體狀態罷了。又或者是什麼魂技?

但儘管如此,看着對面巨大的美人魚,漢巴斯也是不由得感到些許壓力!體形儘管並不代表了實力,但是體型大的力量絕對不會弱。他如今變化出白鯨武魂真身,體長大約三十米左右。反觀對面海明威化身的美人魚,竟然都有數十米高!

光論體型的話,漢巴斯已經輸了。

不過實際戰力孰強孰弱,還要真的打過了才知道!身經百戰的漢巴斯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倒不至於就這樣被海明威的美人魚真身唬住。

因此他悍然率先發起了進攻!

「第六魂技:翻江倒海!」

巨大的白鯨周身第六道魂環大放光芒!

頓時。

天羅地網內一公里的海域開始翻滾!

海面開始波濤洶湧,以白鯨為中心,周遭形成了恐怖的漩渦!

不遠處,海盜船上的眾人看到這裏,連忙駕馭船隻遠離,他們可是非常清楚自家團長這一招的威力的。離得越近越危險!

終於,彷彿是蓄力完成。

巨大的白鯨側身一揚尾,帶動漩渦形成恐怖的水流柱,鋪天蓋地的朝着海明威襲去!

而海明威化身的巨大的美人魚則是平靜漂浮在海面上,下半身的魚尾浸入海水中,只剩上半身優美的人體留在海面上。周圍海水的動蕩根本無法影響到她,任何洶湧的波濤一來到她身前數米處,就會莫名其妙的停歇下來!

風波止歇,這正是美人魚武魂的天賦特性。

大海,是她的天下!

面對着那些來勢洶洶的水柱,巨大而美麗的人兒抬起纖瘦有度的手臂,輕輕的向前一拍!

「砰!!!」

來襲的水柱四散解體,水花漫天飄飛。

「怎麼可能?!」

漢巴斯看到這裏懵了,自己蓄力已久的招式。竟然就這樣被隨手一巴掌拍散了?!莫非自己猜錯了?他這真的是武魂真身?!!

「不可能!我的感應沒有錯!」

不信邪的漢巴斯再度調動魂力,第六魂技翻江倒海,讓他擁有了操縱海水的能力。可以駕馭海水,形成種種攻擊。就算是在魂聖中,他這個魂聖也是其中的佼佼者。絕非弱者!

海水翻滾洶湧,隨後化作一條條好似活物般的蟒蛇,足有數十米長。蛇信輕吐,隨即在大白鯨的操控下,扭動着身體朝着美人魚撲去!

而面對着這些蛇,巨大的美人魚所做的依舊只是抬起縴手,輕描淡寫的拍下。

「砰!砰!砰………」

看起來威懾力十足的巨大海蛇就這樣在一巴掌之間,重新化作海水。

「原來如此!」

這一回漢巴斯終於發現了關鍵所在,他發現並不是對面的實力真的有這麼強,而是在控制海水上,對面遠遠比自己強。所以當自己的海水造物面對她時,才會被輕而易舉的一巴掌拍散!

以往他開啟武魂真身之後,配合著第六魂技翻江倒海,在這大海上魂聖級別中罕有敵有,哪怕就是弱一些的魂斗羅。有時候也可能會栽一個跟頭。

別以為操縱海水這個能力弱,漢巴斯只是不走運的遇到了海明威這個擁有美人魚武魂的剋星,如果換了其他人。面對洶湧無盡的海水形成的種種攻擊!絕不可能表現的像他這樣輕鬆寫意。最大的可能還是在無盡的海水化作的攻擊中被擊潰!

「哼!既然海水不行,那就直接硬碰硬!」

想通關節后,巨大的白鯨眼中凶光一閃,周身的海水翻滾洶湧,為他形成助力。隨後張著滿口的獠牙,風馳電摯般的朝巨大的美人魚衝去。

這是打算近身肉搏!

如今開啟武魂真身後,他不僅所有魂技可以任意使用。而且全身各項屬性大幅度提升!漢巴斯就不信,這樣的自己還無法將他擒下。

殊不知看着遠方來襲的大白鯨,海明威不驚反喜。想肉搏是吧?肉搏好啊,他最不怕的就是肉搏戰!別看他如今化身白星公主的姿態,外表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但你真當她數十米高的體型是擺設不成?

誰要是被白星公主柔弱的外表迷惑,以為她是什麼嬌弱女子,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轟!砰!!」

龐大的白鯨一頭撞向美人魚,但被其揮手格擋下來!

大白鯨渾身泛起光芒,一身鱗甲般的藍色鱗片轉瞬覆蓋全身,力氣大增!隨後閃電般的探頭張開獠牙巨口,惡狠狠地咬向美人魚胸前傲人的飽滿處,絲毫沒有顧忌什麼。

巨大的美人魚公主下意識秀眉一皺,她可沒打算被那一嘴獠牙啃一下。但是用手格擋開已經來不及了,好在還有武裝色可以用。念頭一動,瞬息間一層金光轉瞬間覆蓋在胸前的飽滿上!

「轟!咔嚓!」

大白鯨佈滿獠牙的大嘴一口咬下,甚至竟然發出一聲巨響。可想而知殺傷力有多恐怖,真被咬到,那一胸口好肉就得到它嘴裏了。

ps求票票,求收藏。

。 小燁想起來了自己還有從交易那人給的箱子裏拿到了除遊戲原型機外還有一張紙條,合計著應該就是這一批余貨的倉庫地址,到時候自己就可以從那裏拿剩下的貨了。

小燁做生意向來就不止當時面對面交易的那點量,每一次交易無論虧還是賺,都是要保持最基本的量讓自己賣,這次也沒有例外。

加上看到他們三人的反應,小燁已經明白這個東西的有利可圖性了,心裏默默暗道。

「好,那就將這些東西賣起來試試吧。」

「實在太謝謝你了。」

「小燁簡直是我們的英雄!」

「我愛死你了小燁,如果你不是男生的話我就娶了你。」

三人一人一句,連環嘴炮打到小燁的心裏爽滋滋。

室友們收到了小燁給出的遊戲一整套的時候,內心簡直想跪拜小燁了,順勢準備跪下感激,忙被小燁攔住,制止了後續的動作。

另一邊,林長生堵在一個辦公樓樓下呆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直至下班時間的來臨,熙熙攘攘的人從裏面走了出來,林長生掃視着下班的人群一一甄別,想要找到自己要的那個人。

「你好。」

終於,一位中年婦女落入了他的眼光,中年婦女正在笑呵呵的跟着下班的同事打着招呼道別,林長生走上前去攔住了她的去路,並且非常客氣的打了個招呼。

「你好,你是?」

中年婦女不明白面前這個男子來意,臉帶疑惑的詢問道,後退的步伐拉開着兩人距離,透著一絲謹慎。

林長生也在打探著這個婦女,沒想到跟自己拿到照片相比,這個女人反而是現實更有韻味,還有着淡淡的香氣。

「我叫林長生,可能您沒有聽說過我的名字,不過能給我一小時間,讓我跟你聊聊嗎?」

林長生低聲說道,在中年婦女面前,顯然林長生這般姿態非常的能博取她的好感,隨即中年婦女緩緩點頭,也想知道林長生找自己有什麼事,人的好奇心總是止不住的,更何況一名文質彬彬帶有讓人信任般氣息的男子。

「好,那我們去那邊的咖啡店細聊吧。」

林長生笑容滿面的對着中年婦女說道,並且做出請的姿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