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陽知道自己這時候不得不出來了,便從書房中走了出來,朝燕北拱手道,「陳家陳陽,見過燕家燕五少。」

陳陽並沒有稱呼燕北為燕家家主,很顯然他並不認同燕北的這個身份。

不過這也是正常的,畢竟他和燕北是對頭,能認可燕北的身份才怪了。

燕北輕笑道,「陳先生,不知道你們陳家是否願意交出苗金珂呢?」

「燕北,休要胡言亂語!」

陳陽立刻暴怒,「尋找苗金珂是你的事情,你怎麼能夠憑空污衊我們陳家?」

燕北淡淡道,「陳先生何必這麼生氣?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

陳陽怒極反笑,冷哼道,「燕北,既然你非要污衊我的清白,說苗姑娘在我們陳家,那好,你就在我們陳家把她找出來吧!」

他難道會對自己家的情況不了解?

苗金珂明明沒有在他家!

但是他卻不知道,燕北早就暗中用萬蠱鼎聯繫上了苗金珂,並且請她一起配合演戲。

苗金珂的目標本就是陳鋒一家人,聽到要整陳鋒他們,立刻就答應了。

就在燕北準備和苗金珂暗中通信,讓她趕緊來的時候,卻不料陳陽突然說道,「燕北,我父親請你進屋談話……」

「你們讓我進屋我就進屋?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燕北輕笑一聲,揮了揮手。

崑崙將陳家大門前的石獅子搬了過來,然後立刻出手,將陳陽打倒在地,讓他的背部朝天,趴在石獅子上。

而燕北則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直接坐在了陳陽的背部,讓他毫無反抗之力。

「嘶——」

眾人都驚呆了,燕北竟然敢如此羞辱陳家少主!

「真不愧是橫掃數個大家族的人啊,一出現就展現出絕無僅有的梟雄氣質。」

「太厲害了,除了燕北之外,我實在是想不出來還有誰敢這樣做了。」

「即使是豪門家族的少爺,恐怕也不敢這樣亂來吧,畢竟陳陽的父親,那可是閣老會的閣老啊!」

「生子當如燕五少,此話誠不欺我啊!」

「……」

燕北冷聲道,「陳鋒,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我突然被革職的事情,絕對有你在背後搗鬼,今天我除了要找出苗金珂外,還要為我自己正名!你們讓我進屋,我豈能輕易進去?大傢伙評評理,他們陳家難道不會暗中設下圈套害我嗎?」

眾人頓時愣住了。

燕北被天殺和守夜人組織革職,竟然有陳鋒在暗中相害?

不少圍觀的人都不約而同的後撤了數步,他們心中很清楚,今晚的矛盾,恐怕要升級了。

一旦矛盾升級到閣老會內部鬥爭的層次,那就不是一般人能摻和的了,即使是強大如豪門的家族,也不敢亂摻和閣老會的事情,更別說他們了。

但他們也清楚,陳鋒恐怕真的在家中設下了圈套,就等著燕北去鑽。

陳陽怒吼道,「燕北,你別血口噴人!我父親為國為家兢兢業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怎麼可能暗害你?」

。 陳東將先前的白樺堅果,拿了出來,遞給西服男,道:

「這樣,我給你兩顆救命用的果子,然後帶兩桶水走,可行吧?」

「呸!」

西服男見了陳東拿出來的堅果,卻狠狠地啐了口,道:「你以為這東西我們沒有?往南邊的那片林子里,全是果子!我們想要多少有多少,還要你這玩意兒?」

「哦?不是,你們可能沒吃過這個啊,這個真的好吃。」陳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將白樺堅果交給他們。

但是西服男卻根本就不想要,而是憤怒無比,啪的一下就把陳東手中的堅果給打飛出去。

「你嗎的,老子天天都吃這玩意,現在看到就想吐!」西服男怒氣沖沖地道。

但他旁邊的四個人,表情卻有些不自然,目光還緊緊的跟著兩個大堅果,直到兩個堅果都咚的一生落入了水中,他們的目光都還沒有移開。

「哎!三哥!」一旁的眼眶凹陷男人,氣得直拍大.腿道:「三哥你不喜歡吃,可以給我們嘛,這玩意兒也是我們辛苦采來的啊,我們都……」

「少廢話!」

西服男臉皮一抖,那眼眶凹陷男人頓時不敢出一言以復。

陳東看著這一幕,心中卻暗暗好笑。

僅僅只是兩個果子,陳東便得知了許多信息。

首先,最重要的是這些白樹堅果,是可以吃的。

至少這些人已經吃了大半個月了,都沒什麼太大問題,就是個個看上去都髒兮兮的又沒啥精神,不過這個應該和堅果的關係不大。

然後,就是陳東也知道了,白樺林的那些腳印,就是這些人留下來的。

這讓陳東也放心許多。

不然,若是還另有其人的話,陳東還必須分出注意力來注意第三方勢力。

不過,陳東還想,再試探出他們的營地。

畢竟,現在很顯然,雙方的矛盾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目的了。

現在他們就像是那山獅一樣,仗著自己好像力量更大一些,便開始對陳東等人進行剝削。

這讓他們兩方,從一開始到結尾,就一定是對立的。

陳東有這樣的覺悟,他們兩方肯定不可能和平共處,這些人將永遠成為他的威脅,所以陳東要儘可能地探知他們的信息,不能有遺漏。

想到這出,陳東便將腰上綁著的肉乾取了下來。

「我可告訴你,別給我整什麼野果,老子不吃你那一套!」西服男揮著手中的木棍,惡狠狠地道。

陳東手中的肉乾,是用錫紙層層包起來的。

陳東故意作出一副肉痛的模樣,道:「這個是我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就只有這一點了……換兩桶水應該可以吧?」

「是什麼東西?」

這個西服男,看到陳東拿出來的東西是被錫紙包起來的,頓時便心生警惕了。

「我真的就只有這麼多了……」陳東無奈地道。

「我先看看。」西服男半信半疑地接過了被錫紙包裹著的肉乾。

「打開看看。」

西服男拿到手之後,便丟給了自己身旁的一個眼眶凹陷的國人。

「三哥……這……」這個眼眶凹陷的國人顯然有些猶豫,竟然道:

「你要是讓我打開,那就是我的東西了啊。」

「打開——」西服男顯然料到了同伴的貪婪,但他什麼都沒說,只是下命令。

眼眶凹陷的男人,這才小心翼翼地打開錫紙包裝。

看著他們這副樣子,陳東是既覺得噁心,又覺得可憐。

同伴之間,都要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這個團隊註定走不遠。

其他幾個人,也都離眼眶凹陷的男人遠了一些。

從這一點看的話,他們的警覺性還是挺高的。

伴隨著眼眶凹陷的男人逐漸將一層又一層錫紙打開,他們周圍的人也感覺到有些不對了。

一股子誘.人的香味,正從眼眶凹陷男人的掌心散發而出。

準確的說,應該是從那他手上那錫紙之上散發而出。

終於,眼眶凹陷的男人將最後一層錫紙給打開了。

露出了其中的肉塊。

「這是——!」

眼眶凹陷的男人狠狠地吸了一口香氣,感嘆道:

「這是肉!!」

說著,他幾乎是完全控制不住的一般,一口就要咬上去。

但是,他這還沒有下口,手中的肉乾突然就被搶了走。

「三哥!你!」

不用說,是那個西服男搶走了他手中的肉乾。

眼眶凹陷的男人頓時不幹了,暴跳如雷道:「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打開,這個東西就是我的了!你怎麼能當著這麼多弟兄的面,說話不算數啊!」

「冷靜,你冷靜一下行嗎?」

西服男人,搶過了肉乾,也不禁被其上的香味所打動。

看得出來,他們都是許久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了。

「我能冷靜嗎!!你把它還給我!!」這個眼眶凹陷的男人也不是個善茬,伸手就要搶奪。

「給我停,走開!」西服男把臉一橫,馬上也擺出一張惡狠狠的臉,道:

「你他嗎的,拿到就直接吃啊!就不能開動一下那你豬腦子想想,萬一這要是有毒呢?」

「我這先幫你保管著,回去再慢慢說,知道嗎?」

西服男也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強勢,直接把他喝止了住。

但是他旁邊的兩個外國佬,卻也有些按捺不住了。

「brother!」

最壯的那個,直接向西服男走了過來,嘰里呱啦說了一大堆,語氣相當的強硬。

不過關係到食物問題,西服男卻絲毫不鬆口,也說著一口得州腔,語氣不斷變化,看上去絲毫不懼兩個外國大塊頭。

兩個大塊頭,一個個拳頭都握得緊緊的,牙齒咬得嘎嘣作響,最後沒有拿到肉乾,也沒有再說話了。

也不知道那個西服男對他們說了什麼。

陳東這邊,已經準備要走了。

但是西服男,卻又攔了上來,他晃了晃手裡的肉乾,道:

「就這麼一塊,不夠吧?」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眾人面面相覷,不明白君御琰怎麼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

司空夜看到白無的下場,不敢貿然接近,顫巍巍地問道:「帝君,是發生什麼事了嗎?你哪裏不舒服可以告訴我,微臣……」

他話沒說完,只見眼前一花,君御琰已經來到他面前,揪着他的衣領,惡狠狠地問道:「你說我是誰?!」

平日一直是厭世臉的君御琰,突然變得這麼生動,司空夜適應不良,差點給跪下了,欲哭無淚:「你是帝……帝君啊。」

還能有誰?

慕星染呼吸一窒,接着問道,「君御琰呢?他在哪?!!」

既然她佔用了他的身體,那君御琰……

「啊!!!」

慕星染一想到此刻自己的身體里住着君御琰她就覺得無比社死!

她要瘋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