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打聽恐怕想破了腦袋也沒有想到,會有人用這麼原始的方式監視着他,不過話說回來,這種方式也的確是切實有效的,至少,羅空知道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包打聽進入了一個房間,房間里已經坐了七八個人,這些人里有男有女,裝扮各異,三教九流,一應俱全。

一位老者問道:

「庄河,你把我們都召喚回來,是為了什麼事情?「。

包打聽庄河從懷中取出了兩張晶卡,一張十萬一張三十萬。

其他人見到這兩張大面額不記名晶卡時,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庄河對所有人說道:

「我叫你們回來,就是想告訴你們,別跟個寒舞安似的跟人水字數了,真正的大主顧來了,那些真正付得起靈石的主顧正等着我們的消息呢,這些只是定金,事成之後,還有重賞。「。

老者又問道:

「是什麼消息?不會是?「老者有些緊張。

庄河安撫老者道:

「你放心,不是什麼危險信息,他只是要我們能搜集各大勢力在歷次能量漩渦中的爭奪數和實際佔領數的,哦對了,還有那些佔領漩渦中的實際爭奪人數,最好是由個人信息,不,一定要個人信息。「。

所有人都面色一變,老者說道:

「這可是個大工程。「。

庄河嗤笑道:

「不是大工程他會出那麼多靈石嗎?麗姬,你立刻去偵察一下,看看有沒有別的勢力有這種東西,如果有的話,別管多詳細,先想辦法弄來再說,其他人,現在出去搜集信息。「。

所有人都開始動了起來,這一瞬間,這個不足十人的小團隊迸發出了巨大的能量,包括庄河在內,所有人都開始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無數信息流被他們歸類到了一起,那龐大的信息開始被歸類起來。

庄河一邊感嘆著有錢真好,一邊也在想,這麼多信息他自己能看的完嗎?他是不是也有同夥?「。

但是隨後庄河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在這一刻,他已經犯了忌諱,他不應該打探和分析客戶的底細,為客戶保密是他們這一行的職業素養,他笑了笑,繼續收集起了這些資料。

羅空在貿易站找了個地方,先住了下來,不過他也沒有閑着,他在貿易站中佈滿了蜜蜂,毫不客氣地說,整座貿易站里都有他的眼線。

當然,其他人也不是吃素的,就比如貿易站的掌控著,卡彭斯。

卡彭斯的面前跪着一個人,那人說道:

「這幾天,我們貿易站里突然多出來了幾萬隻蜜蜂,這些蜜蜂和貿易站自有蜜蜂並不是同一品種,西線的下水道里也多了幾隻蜥蜴,那些蜥蜴來自莫家的領地……「。

卡彭斯聽着這些消息,連連皺眉,他問道:

「這麼說,除了那個放蜜蜂的小子,其他人都是大勢力的嘍?「。

手下點了點頭。

卡彭斯眉頭緊皺,他對那人說道:

「繼續盯着,不要驚動了那個小子。「。

手下領命告退。

卡彭斯獨自站立在座位前,他在思考,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來路,還有,他到底是想要偵察什麼?

他又喚來一隊斥候,對他們說:

「你們把這個人最近幾天接觸的人都給我找到,看看他們在做鞋什麼,記住,不要驚動他們,驚了他們,遊戲就不好玩了。「。

眾人領命告退。

庄河的工作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着,進度超乎他的意料,前方頻頻傳來捷報,尤其是麗姬,竟然以超低的價格拿走了某個包打聽收集了很多年的簡略版資料,這一下子就省下了很多時間。

「弟兄們,再加把勁,我們已經理清了漩渦數量了,就差裏面究竟有什麼人了?「。

這時,一人提問到:

「那些人的信息是搜集現在的還是搜集以前的?「。

庄河明白,那人說的「以前「是指那些人當初參加漩渦爭奪時的信息,他堅定地說道:

」不用尋思,一定是當時的,照我說的去做吧,不要怕困難,我們一定要儘快弄出來。「。

那人點了點頭,便走出了房間。

卡彭斯也收到了具體消息,他笑道:

「那小子還真是個人才,竟然想到用這種方式來分析數據,不過他就是分析出來了,又能如何?憑他一個小小的界主級,也想要在這個星系級強者滿地走的爭奪之戰中取得一席之地?簡直是痴心妄想。「。

卡彭斯決定了,如果羅空沒死,他一定要結交羅空。

羅空當然不知道,他現在正在搜集所有的關於能量潮汐的信息,他很幸運,這些信息並不是很難搜集,他甚至知道了各大勢力的天驕的具體情況。 秦舒看過燕景的消息之後並沒有理會,直接把手機收了起來。

經過這件事,她不僅得到了范同生的信任,也打消了她之前的舉動讓燕景對她產生的不滿,起到了暫時安撫那個變態男的作用。

除此之外,便是白遠梅對她的態度發生了改變。

她不用擔心對方再給自己穿小鞋,因為,她已經讓對方看到了自己的價值。

從今以後,白遠梅想發設法的討好自己還來不及呢!

一切都和秦舒預想的一樣,進展順利。

……

辛家這邊,從元家回來之後,辛晟和辛裕這對父子倆就陷入了一種僵持的狀態中。

辛裕的房間門緊閉著。

安若晴帶著一臉陰沉的辛晟來到門外。

她側耳聽了聽屋子裡的動靜,轉頭對身旁的男人輕聲說道:「晟哥,元落黎的事你好好勸勸老二,千萬不能再對孩子亂髮脾氣,更不能動手。」

記住網址et

面對妻子溫柔的提醒,辛晟乖乖點頭,「知道了,若晴,你放心吧。」

安若晴這才抬手,敲開了房門。

辛裕已經把自己關在了房間里一整晚。

元落黎的拒絕給他造成了不小的打擊,辛晟夫妻倆進來的時候,只見他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身上的衣服還是昨天那一套,整個人有氣無力地靠坐在床腳處,玻璃酒瓶散漫的堆放在腳邊。

說不盡的頹靡。

可他聽到動靜,抬起頭看向進門的兩人時,眼中分明閃過一抹激動和不甘。

而辛晟和安若晴看到這一幕,也是面面相覷,無言以對。

做父母的看到兒子這個模樣,說不心疼自然是假的。

辛晟低咳了一聲,斟酌地開口,「辛裕啊,我和你媽……」

「爸,你別說了。」

辛裕不由分說地打斷了他,接著,他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站起來,朝辛晟二人走去。

他的腳步雖然虛晃,說出的話卻十分篤定,「我知道你們想勸我放下對落黎的感情,但這是不可能的!我根本做不到!」

辛晟凌厲的雙眸一瞪,「你——」

他語氣一揚就要發作,幸好安若晴及時拽了他一下,才把他的脾氣給按了下去。

安若晴朝他搖搖頭,轉而看向辛裕,好聲好氣地說道:「那你想怎麼辦呢?昨天元落黎說的話你都聽到了,你有意她無情,你們倆不會有結果的。」

「不!」辛裕搖頭,眼中閃爍著精光,說道:「我想了一整晚,我始終不相信落黎說的那些話,我也不相信她會變成那樣一個人!爸、媽,難道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落黎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可能變成那樣?」

辛晟眉頭皺了一下,重重地提醒道:「她已經消失了十三年,又是在國外那種開放的風氣下長大,變成這樣很正常!」

辛裕搖頭,「我不相信!」

「辛裕!你最好給我冷靜點!」辛晟太陽穴的青筋突突直跳,要不是顧及妻子的叮囑,他真想再給這臭小子一巴掌,把他打醒。

辛裕卻已經有了自己的決定,他自顧自地說道:「我一定會查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一定要查清楚……」

聽到這話,辛晟鬱悶得很,下意識地朝妻子看了一眼。

安若晴把辛裕的神情全部看在眼裡,無奈地嘆了口氣,對辛晟說道:「隨他去吧。」

……

海城。

褚宅。

在處理完「秦舒」的葬禮之後,褚臨沉便立即籌備前往京都的事宜。 司若風這幾句話,是說給外面的人眼線聽得。

不過,他這一番話,確實無懈可擊。

溫惜咬唇,「司若風,你真不要臉,先發制人這句話,我還給你!」

「溫惜小姐,我確實很欣賞你,有挖你的心思。不過你這個人也是有意思,口口聲聲說莫笛失蹤了,口口聲聲說我帶走了莫笛,你有證據嗎?」

「有,莫笛給我打電話了。」

「哦,你說她失蹤了,可是她還是聯繫到你了,溫惜,你這是不打自招了啊。」

溫惜沒有想到,這個司若風看似弔兒郎當的,實則步步為營。

司若風笑了一下,「溫惜,我沒有時間跟你在這裡演戲,莫笛失蹤了你可以報警,我又不是警察。」

溫惜微微眯眸,她知道,面前都是司若風在偽裝者,莫笛實則已經被司若風囚禁了,至於為什麼要囚禁莫笛,溫惜也想不清楚。

這個司若風看似放蕩不羈的樣子,一身桃色新聞,可是這個男人身上,竟然有跟陸卿寒一樣的氣息,那種,讓人感到壓迫力。

溫惜離開后,司若風狠狠的眯起來眼睛。

……

溫惜下午6點飛往晏城的飛機。

在離開之前,溫惜去找了一趟高秘書。

她拜託高秘書去查一下莫笛的事情。

高秘書的人脈多,手段多,即使司若風有心隱瞞,也瞞不了多久。

高秘書立刻就答應了,讓溫惜放心,一周之內就給溫惜結果。

溫惜當晚飛回了晏城。

《昨日拂煙》這部電影緊鑼密鼓的拍攝著,安雯也從北城回來陪著她一起,周六晚上需要參加一個時尚活動,正好地點就在晏城,也省去了來回往返的大部分時間,上午拍攝完,下午吃了午飯就敢去時尚場地。

這一次舉辦時尚晚宴的是國內一線雜誌品牌。

紅毯安排在晚上,此刻的溫惜在休息室化妝,等一會兒要接受採訪,安雯坐在她身邊,幫她核對接下來的事情,「紅毯應該是在晚上7點左右,你化完妝需要接受採訪,然後還需要拍攝圖片,還要去拍攝兩個小短視頻,今晚上你有兩套衣服,一件是U&M,另一件是國內一個國風品牌的設計師款。」

溫惜點了頭。

安雯說道,「紅毯的位置我們在中間左右,聽說,周旋然壓軸。」

溫惜閉著眼,化妝師正在給她畫眼妝,「她是影后,壓軸也正常。」

安雯道,「你倒是個好脾氣,自從你代言了U&M,她的團隊現在可是一直盯著你,前段時間還從咱們手裡挖走了一個日化洗髮水的代言,這個代言我們接觸了一段時間了,現在被周旋然挖走了。」

從人手裡挖走了一個資源,確實不是什麼正經手段。

溫惜只是聲音清和,「順其自然就好了。」

她確實不是很在乎這些。

一邊的化妝術是跟溫惜合作很久了,雖然她也給其他藝人化妝,但是跟溫惜的相處也很融洽,化妝術嘛,最容易接觸到一些八卦了,而她之前也跟周旋然鬧過梁子,周旋然放了自己的鴿子。

「溫惜姐,你是不知道,你把她當好人,她心裡可不是這麼想你的。她背地裡給你買了不少黑通稿,到處說是你搶了她的代言呢。」 魔族眾人沒有絲毫言語,四百多人的大軍立即分出一半,由邪血魔子與滅空魔主帶領,迎向秦楓等人。

剩餘之人則繼續圍殺蝶舞仙子等人。

大戰一觸即發。

魔族人多勢眾,哪怕秦楓也不敢託大,示意眾人且戰且退,先將蝶舞仙子等人救出即可,等之後聚攏起分散的神族眾人,再與魔族一戰。

秦楓施展太極之力不斷攻殺,並以生命之力救援傷者,保住了數名重傷者的命。

洛筱予、明煌、趙默瓊等人紛紛使出全力,發起一道道攻擊,構築一道道防禦。

東方駱仗著速度之快穿越重重阻礙,來到蝶舞仙子那邊,擋下滄瀾魔主的攻勢,讓得蝶舞仙子後退。

塵皓與岳空雪催動世界之力再一次撕裂世界壁壘,為眾人打開一條逃脫的通道。

為了使得通道足夠穩固,不會被魔族強者破壞,入口並不大,一次只能走脫兩人,一百多人需要些時間。

秦楓指揮眾人讓受傷者先走,自己則是沖在最前面,抵擋邪血魔子與滅空魔主。

神族眾人開始撤退,原來在此的一百多人沒多久便是走了大半。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