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行,到時候我看着安排吧。」

「你和你家琦琦怎麼樣了,緊張到哪一步了。按道理,你們怎麼多年沒見,那應該是天雷勾地火了啊,沒學學我們!」

「你以為誰都像你和老大啊,光顧著下半身思考。」

「說的你好像有多純潔一樣,你們倆大學的時候估計就把該做的都做了吧,現在倒好,還來說我們。」

楚樂被李方說的臉上一紅,反駁道:「我們那時候就是純潔的男女關係,那有你說的這些彎彎繞繞的,行了,沒事你趕緊在吧,別在這打攪我工作了。」

「二哥,你行不行啊,玩不起是吧,這算是惱羞成怒嗎。放心,等下我出去給你買一盒背着,那種0.1觸感的那種。」

「滾滾滾……。」

。。。。。。。 顧知鳶一把抓住了宗政景曜的手,他的手卻沒有在顧知鳶的手中停留太久,又抱住了顧知鳶的腰,脈搏的位置交疊,探測不到,他閉上了眼睛說道:「乖乖睡覺了,晚上了太后的生辰,不能缺席。」

顧知鳶根本就睡不着了,可,她好像聞到了一陣奇怪的香味,緊接着眼皮越來越重,隨後慢慢搭了下去。

屋內的光線太暗了,顧知鳶沒有看到,宗政景曜的身上一塊塊的白斑愈發的詭異了。

太后是整個叢陽最尊貴的女人,她的生日,自然是操辦的無比體面的了,各方都有人送來了賀禮。

盛宴殿更是裝扮的十分漂亮,乖巧而又有規矩的宮女們穿梭其中,佈置著場景。

除了稱病的皇后和即將臨盆的麗妃沒有參加以外其他的妃子都到了,有她們專屬的位置。

顧知鳶坐在椅子上伸長了脖子,一邊吃了糕點,一邊瞧著那些嬪妃么,環肥燕瘦,百花爭艷,各種風格的都有,她嘖了一聲,趙帝的快樂,真的是令人難以想像啊……

宗政景曜抬起手,在顧知鳶的眼前晃了晃,問道:「在看什麼?」

顧知鳶一抬下巴:「瞧著,這些妃嬪們,個個都像是天仙一樣,什麼樣的風格都有,嘖。」

宗政景曜:……

宗政景曜抬手,將顧知鳶的腦袋擺正:「你是一個女人,看這些鶯鶯燕燕的做什麼?」

顧知鳶眉頭一挑,認認真真地說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宗政景曜:……

「皇嫂。」這個時候,上官雪絨在趙匡宇的攙扶下走了過來,她的肚子已經微微隆起了,她看向顧知鳶笑臉盈盈地說道:「抱歉,昨日是我不太會說話,若是有得罪之處,請您多見諒。」

俗話說的好,伸手不打笑臉人,顧知鳶緩緩端起了杯子,看向了上官雪絨:「四皇子妃說笑了,我怎麼會為了幾句玩笑話生氣,要是這樣,我豈不是早就氣死了。」

上官雪絨一聽一下子笑了起來:「昭王妃性子直爽,說話也有趣,難怪獨佔了王爺的恩寵呢。」

說完之後,上官雪絨的目光落在了宗政景曜的身上:「昭王痴情,感動佑城千金,引得眾人紛紛效仿,着實讓人欽佩,生在皇家,能堅決不納妾的人,少之又少,昭王妃真的好福氣。」

上官雪絨的話剛剛落下,劉若雲的聲音接了上去:「話雖然是這般說,可,昭王和白家小姐的事情,可是人人都知道,白家小姐今天也要進宮來,替太后看病呢,昭王妃,人家都住在昭王府了,若不給個名分,豈不是白白毀壞了女兒家的名聲。」

這話語之中充滿了嘲諷,說白了,就是為了看熱鬧而來的。

顧知鳶側頭看向了劉若雲笑了一聲:「若說來了一趟王府住了一下,就要納為妾,那二皇子的妾,只怕要從王府排到南門去了,怎麼沒見二皇子納妾,難道是二皇子妃管的太嚴格了?」

劉若雲差點沒有顧知鳶的一句話氣的吐出一口老血,上官家的親戚眾多,來京城了,多數都投奔了趙匡林住在二皇子府,只是沒兩天就走了,她一直以為沒有人知道。 一個5萬積分,一次買斷。

一個5000積分,雖然聽著少,但這是按次數付費的,且隨時還得調整價格,誰知道到底要使用幾次呢?這一聽就知道是巨坑……

季柚睜大眼,張著嘴,哆嗦著手……

半響。

季柚猛地抱膝痛哭,哀嚎著叫道:「做人沒意思,我不活了。」

穆劍靈:「……」

羅醫生:「……」

王主任:「……」

季柚越想越傷心,乾脆就靠在旁邊的桌腿上,撫著腦袋,「真的,沒意思……沒意思……沒意思啊。」

穆劍靈額頭青筋跳動:「混賬東西,給我站起來!你擺出這喪氣臉給誰看呢?我告訴你,你今天就是哭出一桶淚來這價錢也不會減少一分。」

季柚:「……」

季柚的臉瞬間跨了,眼中絕望更甚:「做人沒意思!真的沒意思,啥都要錢,啥都看錢……不值得,人間不值得……不值得吶……」

什麼鬼?

還做人沒意思,人間不值得?

穆劍靈一聽,本來沒生氣,這下這有點上了火,張嘴就罵道:「不值得趕緊給我滾,就你這一臉喪氣的倒霉相,我不想多看一眼,別擱在這裡礙眼。」

季柚:「……」

季柚張張嘴,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頰,說:「老……老師……嘴巴不用這麼毒吧?」她覺得自己長得挺可愛的呀,哪裡倒霉了?

這時,羅醫生一臉微笑道:「季柚同學,買賣交易全憑自願,我跟穆老師沒有強制要求你購買哦,要是真的不願意的話,不買也行的。」

這話一聽著像人話,但簡單翻譯一下,不就是『愛買買,不買滾』的意思嗎?

季柚僵著臉,恨不得抱頭哀嚎,但還是努力解釋道:「羅醫生……我肯定是想買的呀,就是……就是兜里沒鈔票,底氣不足。」

「噗……」羅醫生噗嗤一樂,笑道:「我們只收積分,不收信用點哦,最近學校稍微修改了下規則,為了鼓勵學生們多努力去獲取積分,降低了信用點的使用範圍,像泡葯浴、租借訓練室、機甲……等,都改為只用積分兌換了哦。」

季柚:「……」

季柚瞟了一眼穆劍靈老師,看她一副油鹽不進的模樣,就知道想要討價還價,在穆劍靈老師這裡沒轍。於是,只把心思放在了羅醫生的身上,打算專攻克她。

然後——

季柚一骨碌爬起,拍拍屁股,轉向羅醫生,臉上恰到好處的露出一個諂媚的笑容,語氣殷勤道:「羅醫生……您剛才說的我都懂,但我也還是真的困難,相信學校對家庭困難的學生肯定會稍微照顧一下的,您看,咱們能不能給個折扣呢?」

羅醫生聽了,臉上的笑容依舊,就是看著季柚時,她是真的有點感慨,別的不說,這位季柚同學活潑的性格倒是很討喜的。

每一次,看著季柚這張變化莫測,隨時切換各種表情、語氣,堪比聯盟頂級影后的演技,羅醫生就覺得這小孩子是真的可愛。

當然,可愛歸可愛,但該欺負,還是要欺負的。

於是,羅醫生笑問:「唔……季柚同學想要多少折扣呢?」

季柚眨眨眼,小聲道:「3折!怎麼樣?」

羅醫生:「……」

羅醫生略微無語,含笑道:「3折你也好意思開口呢。」

季柚撓撓頭,苦著臉說:「窮呀,羅醫生您是醫生,醫者仁心,就當可憐可憐我吧……咱便宜一點好不好?要不然,你看多少折扣合適?」

這討價還價,自然要你拋出一個價格,我來壓了下,雙方有來有回才好呀。

羅醫生微笑道:「我看不打折最好。」

季柚:「……」

季柚深吸一口氣,說:「羅醫生,您這樣說就沒意思了啊,多少也給我一點折扣嘛。」

羅醫生搖搖頭,笑道:「不會我不願意給你,而是你提升體質的藥材都非常昂貴,有些還必須使用學校的特殊渠道才能買到,5000積分一次算低的了。」

季柚聽了,也無法判斷是推托之詞,還是真的如此,她想了想,小聲提議道:「羅醫生,要不您看我能不能以勞代薪呢?醫務室有啥我能幹的,只管吩咐我,我肯定能完成的一絲不苟,不出一點差錯。」

羅醫生搖搖頭,抿唇笑:「我這裡大部分有醫療機器人輔助哦,不用了哦……」

季柚張嘴,待還要再說,穆劍靈已經不耐煩了,直接罵道:「你買不買?不買就走,沒空你聽嘰嘰歪歪。噪舌!」

季柚:「……」

季柚咬咬牙:「買!」

穆劍靈指著光腦賬戶,道:「划賬。」

季柚:「……」

季柚心尖抖啊抖,還是抖著抖著,把5萬積分轉給了穆劍靈老師。

穆劍靈冷冽的表情,這才稍稍緩和,笑罵道:「以後付款麻溜點!明知道不可能,還要嘰嘰歪歪,浪費你自己的時間也就罷了,還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季柚鼓足勇氣,抖著嘴皮子:「老……老師……有沒有人說過您說話的樣子,看起來不太像是人類呢?」

穆劍靈:「……」

好膽!

羅醫生聽了,都忍不住想為季柚的勇氣鼓掌。

穆劍靈對著季柚的後腦勺一巴掌拍了過去,笑罵道:「混賬東西,再敢嘰嘰歪歪,我扣你學分!」

季柚:「……」

季柚眉心一跳:「老師……沒有理由,你這屬於濫用職權吧?」

穆劍靈挑眉道:「張口就說老師不是人,就這一條不尊師重道,我扣光你的學分又怎樣?再說,我是你導師,我愛扣就扣,你管得著嗎?」

季柚:「……」

不講道理!

季柚閉嘴了。

這邊,羅醫生看著這一幕,尤其是季柚擺出的那一副不得不屈服與邪惡勢力的認命模樣,就想笑,她也確實笑出了聲。

季柚掀起眼皮,一臉譴責的盯著羅醫生。

羅醫生忍著笑,道:「季柚同學,既然如此,那把我今天的款也結一下吧。」

季柚:「……」

羅醫生含笑,說:「不要浪費醫生的時間哦,不然,我可不敢保證調配的藥液對你有效果。」

季柚:「……」

這是恫嚇!

這是威脅!

可惡!可惡!

但沒辦法,季柚還是忍著心尖的劇痛,磨磨蹭蹭的給羅醫生轉了賬。

羅醫生低頭一看,竟然只轉了4999積分,虧這傢伙想的出來,不由笑罵道:「1個積分的便宜也要佔,沒出息。」

妙書屋 葉辰拿出了一隻盒子,並且這盒子看起來很古老的樣子。

而也就在這時,古舊密盒陡然爆發齣劇烈的黑光來,剎那間盒蓋頓開,一股更凝實的黑光陡然直衝天際。

並且在這瞬間,黑光竟是直接沖向了那懸浮在虛空中的九轉玲瓏月桂花,這是想幹嘛?

其速度,比之那些正因為搶奪而互相大打出手的強者們都要快,眨眼間便是超了過去。

「我草!那是什麼鬼玩意兒?」

「這尼瑪的是什麼?速度好快!」

「不好,它是朝九轉玲瓏月桂花而去的,快快攔住它!」

「到底是誰!竟敢如此做,不要讓我知道,不然定叫你生死不由己!」

所有人此刻也是顧不上爭鬥了,都是拼了命的加速。

可惜,即使他們再怎麼加速,也沒啥子用。

黑光轉瞬間就籠罩住了九轉玲瓏月桂花,隨即剎那間,又是極速的抽了回去,自然也將那九轉玲瓏月桂花給帶走了。

「啊啊啊~混蛋!!!」

「可惡!」

「是誰!給本座滾出來!」

「竟敢在我等面前虎口奪食,你在找死!」

……

眾強者紛紛頓住了移動的身軀,眼睜睜的看着他們爭奪的寶物被那黑光帶走,個個臉上儘是怒意涌動。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過,居然會有人敢以這樣的方式,來搶奪九轉玲瓏月桂花,並且還被成功搶到了,這簡直就是在打他們的臉啊!

作為強者,他們很注重臉面,現在居然被人虎口奪食,這口氣是絕對忍不了的,他們已經在心裏想過了,抓住那個傢伙,定要將他折磨致死!

……

阿嚏!

葉辰聳聳鼻子,臉上有點鬱悶,這尼瑪是誰在想我啊!

不過看到黑光已然迴轉過來,並且沖入了古舊密盒之內,葉辰也不敢耽誤時間了,現在趕緊跑,不跑就要死啊!

「董建你們在這裏別動啊!我先走一步!」說罷,葉辰身後空靈天翼陡然張開,剎那間快速的衝天而起。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