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二話不說,衝過去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安如初的臉上:

「賤人,我讓你胡說八道,看我不打死你!」

啪!

這一巴掌很重。

不偏不倚的扇在了安如初的臉上。

嬌弱的安如初尖叫了一聲,人猛的往後一退,直接被坐在地上的顧兮兮給絆倒了!

。姜晨在一旁看著也是迷糊,只有清月現在表情不悲不喜彷彿是一個木頭人一般杵在那靜靜的看著剛才為她除去傷痛的聖女。

姜晨現在也反應過來了,他們還來不洗沐浴荒獸的血,也就是說若是荒獸此刻來人他們容易被當做異端處理了。

「行了,鬧劇進行到此也差不多該結束了,你們一個個……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五百三十章聖女解脫 飛飛絲毫不擔憂骨龍是否會對懷特造成傷害,而是繼續揮舞著兩把巨劍將眼前這一個巨牛魔擊殺。

(魔法道具召喚出的東西,應該不存在死亡的概念吧,畢竟還可以再次召喚。)

若是這巨牛魔是從納薩力克中帶來的,那麼他是絕對不會擊殺的,就算是懷特也一樣,因為這樣會損耗納薩力克的戰力——儘管微乎其微。

「飛飛先生!」葛傑夫、格格蘭與艾恩扎克前來支援。

在飛飛的戰場上,還有兩隻巨牛魔。

「格格蘭,艾恩扎克,這裡有我和飛飛先生應對即可,你們快去支援懷特先生。」

畢竟骨龍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了,在葛傑夫的記憶中,與龍有關的魔物都強的可怕。

「不,懷特他們足以應付,你們和我一起解決這兩隻惡魔即可。」飛飛出言阻攔。

巨牛魔雖然看上去體格驚人,但是如果只有懷特與飛飛兩人自己擊殺的話,就不會給其他人留下最直觀的印象,因此飛飛讓三人留下,就是讓他們直觀的感受一下巨牛魔的強大之處。

「就連飛飛閣下也難以一人單獨應對的惡魔嗎!」

「嗯,算是吧,畢竟是強大的惡魔。」被這麼一說,飛飛心裡是有些不舒服——如果他有心臟的話。

在自己穿越之前,這樣的魔物是可以完全輕易秒殺的存在,當然,現在也是這樣,只不過需要使用魔法。

「飛飛先生,如此強大的您,為什麼不使用武技呢?」葛傑夫問道。

像飛飛這樣一個強大的戰士,理論上應該掌握了不下六種武技,甚至更多,而葛傑夫刻意的觀察之下,卻沒有發現飛飛有任何使用武技的跡象。

「誒!這個嘛。。。」飛飛被突然的發問難住了,甚至有些後悔讓葛傑夫過來支援了。

「戰士長閣下,您這樣發問會讓飛飛很困擾哦,在傳說中是有一些人為了獲取強大的肉體力量,而失去了使用武技的能力啊。」艾恩扎克如此說道:

「比起這個,還是先解決這兩隻惡魔吧。」

(真是太好了!)

飛飛對這位冒險者工會的會長又產生了一些好感。

「抱歉,是我冒失了。」

「啊。。沒事,人都有失言的時候,那麼那一隻就交給你們了。」飛飛展開雙臂對一個巨牛魔發起進攻,以結束這個尷尬的話題。

————

轟轟轟

魔法吟唱者不停地使用魔法轟擊骨龍,然而卻絕望的發現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該死!知拉農居然還能召喚出這種程度的魔物。」芬恩心中又驚又怒。

就連神官們的『驅逐不死者』也無法對骨龍產生作用。

「看來只能使用非魔法攻擊的手段了。」神官長們得出了結論:

「我們可以召喚出一些魔物,這樣的話應該可以起到一些作用。」

「魔法吟唱者們,請你們去支援飛飛與葛傑夫閣下。」懷特此時心中的想法和飛飛一樣,想讓這些人了解到惡魔的強大,以提高裁決者的聲望。

「只能如此了,我們的魔力也所剩不多,希望能夠順利擊殺吧。」芬恩帶領剩下的六位特級教師們從另一側向葛傑夫所在的地方跑去。

九位神官長在這次戰鬥中只剩下五位,對他們來說,這場戰鬥關乎自己身為神官長的榮耀。

「如果你們。。。能為我和安莉爭取足夠的時間的話,我可以通過歐西里斯的賜福讓安莉擁有強大的力量,應該足以擊殺這隻骨龍。」懷特心生一計。

「可以確定嗎?」神官長們問道。

「確定,以我的信仰起誓。」

「好。」

沒有了戰士長的指揮,經過快速的商討,指揮的任務落在了可以使用強大魔法的尼根安格身上。

「那麼,虹與天狼請配合克萊菲爾謝,目的是讓骨龍的注意力分散,而我與神官們負責支援,至於漆黑之劍。。。請你們保護好懷特與安莉,確保儀式能夠順利進行,同時做好警戒,這裡很可能還存在著其他的不死者。」尼根安格原本就是陽光盛典的隊長,指揮戰鬥的才能還是有的。

趁著骨龍還在適應自己的身體的時候,五位神官長一起使用了召喚天使的魔法。

第二階位·召喚劍天使

這是一種比火焰大天使還要弱小的存在,僅僅會使用物理攻擊,沒有任何技能與魔法,通常只是用來當做炮灰,唯一的優點就是他們可以飛行。利用好這一點可以騷擾骨龍的視線。

克萊菲爾謝看到準備工作完成後,也開始進入自己的最強姿態

迴避

超迴避

界限突破

能力摳腳

能力超摳腳

連續五個武技,讓神官們知道這個手持巨盾的女戰士已經是達到了英雄領域的存在。

疾風走破這個武技可以大幅度增加卡雷菲爾謝的速度與力量,但是這樣會暴露出她原來是斯連教國漆黑盛典成員的身份,雖說這些神官未必知道,但無法保證他們的朋友不知道。

凌空巨劍

手中長劍飛向骨龍,這時候尼根安格也使用了翠炎之劍讓它燃起火焰。

一聲脆響

這柄巨劍竟然被彈飛了,在骨龍額頭上只留下了一陣類似於金屬碰撞時產生的火花。

眾人細細看去這才發現,組成骨龍的骸骨,大多都是穿戴者金屬制裝備的存在,鎧甲本身帶有的防禦能力有一大部分也轉嫁到了骨龍身上。

這至少在對抗毆打傷害這方面比使用普通骸骨要強上不少。

「突擊!」

九個劍天使與兩個秘銀小隊僅剩的七人在克萊菲爾謝身側組成較為分散的陣型,從骨龍前方三個方向進攻。

如同蒼蠅一般的劍天使在骨龍身旁利用快速飛行的優勢不斷吸引它的注意力,偶爾趁機使用武器攻擊,神官們並沒有可以增加控制天使距離的道具或者魔法,只能隨著連個冒險者小隊一起在附近遊走,同時隨時準備使用防護魔法。

懷特將安莉的手緊緊握住,這時候安莉眉心的銀色月牙印記顯現,一股令人恐懼的魔力波動從天空降臨。

這是月光,即使是白天,也依舊那麼顯眼。

「懷特先生,我又感覺到了那一股力量。」安莉對依舊處於吟唱狀態的懷特說道。

但是懷特並沒有停止,而安莉身體中蘊含的能量也一直在不斷變強。

「這。。這就是神跡嗎!」尼亞喃喃道。

事實上不只是尼亞,漆黑之劍,甚至是在遠處戰鬥的神官長與魔法吟唱者們,都被這一股強大的很明顯的力量所吸引。

這就是他所說的歐西里斯神的賜福,神跡嗎?

所有人都這麼想。

骨龍似乎感知到了危險,將目光鎖定在懷特與安莉身上,直覺告訴它,這是一股可以擊殺自己的力量,原本不存在於不死者的恐懼情感油然而生,也不在理會還在進行無用攻擊的天使們,直接向那根光柱衝去。

「不好!他想攻擊懷特先生!」神官長們的稱呼在這一刻也改變了。

他們必須相信懷特帶來的這一股力量是可以摧毀眼前這個巨大魔物的神跡。

聖光防壁!

五層半透明狀的護壁擋在了骨龍身前,這是五位神官長傾盡了自己所有魔力強化的防禦性魔法。

然而就算如此,這道防禦也顯得太過脆弱,僅僅是兩次爪擊,五層防壁盡數碎裂。

虹與天狼繞到骨龍身側,對它的腿部發起進攻,然而依舊收效甚微,這可是連精鋼冒險者格格蘭使用最強綜合武技都無法擊破的骨骼,他們又如何能撼動。

「該死的!停下啊!!」兩個小隊的成員此時深深感覺到了自己的無力。

五十米。。。四十米。。。

克萊菲爾謝出現在尼根安格身前,在骨龍強大的防禦力與魔法抗性面前,他們都選擇放棄了進攻,而是專註于格擋,為的只是懷特的那一句承諾。

聖盾!

克萊菲爾謝的白色巨盾上亮起白色的聖光,將盾面擴大了一倍。

似乎是出於對光耀系技能的厭惡,骨龍立刻對克萊菲爾謝發起了進攻。

前爪攜帶巨力向她拍去。

不落要塞!

骨龍的第一次攻擊被反彈,前進的趨勢也因此而停止。

這比牛頭不死者還要強大數倍的進攻竟然被反彈了。

骨龍再次使用爪擊。

不落要塞!

一次次的進攻,都被克萊菲爾謝與尼根安格的反彈,兩個人就像是一堵堅固的城牆,一次次的抵擋住了骨龍的進攻。

每一次攻擊后產生的大量煙塵散去之後,克萊菲爾謝都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甚至將骨龍逐漸逼退。

「多麼強大的戰士啊!」同為戰士的彼得對克萊菲爾謝的防禦能力與勇氣萬分敬佩。

漸漸地,克萊菲爾謝的口鼻之中流出鮮血,這是嚴重透支了體力與集中值的後果,而尼根安格的魔力也即將耗盡。

「安莉,揮劍吧!」

。 一天下來就是幾千上萬塊,他這麼有錢?!

他一個小學生哪來這麼多錢?!

【你不是小學生嗎?】盧誠問出心中最大的疑惑。

小學生能有這麼錢?該不是拿着大人的錢在亂花吧?!

林軒澤無語【誰和你說我是小學生了,我已經滿十七,上高三了都。】

原來還有人把他當做小學生的。

【而且我一個月的零花錢都有五萬,過年壓歲錢就更多了,我還會理財,基本上一天就能賺這麼錢。】

「咳咳咳!」盧誠有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他死死的盯着那幾排字,這是人說的話?!

一個月五萬的零花錢!

還會理財,一天能賺上萬?!

他不是小學生,是高中生。

才17歲就能有這麼多的錢?!

這是哪個財閥家的孩子,說話這麼有底氣!

頭一次看見遊戲還能這麼玩的!

真正的氪金遊戲玩家。

他們算是開眼了。

怪不得看他主頁才剛玩遊戲一年,除了限時出售的那些皮膚之外他全都有了,是真的有錢!

他開始調侃【怎麼沒看見你給我們送皮膚,我們帶你贏了這麼多局。】

【你們滿皮膚需要我送?!】

盧誠一噎,好像有道理哦。

雖然他們是小號,但除了幾款限時出售和非賣品的皮膚他們都有。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