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先生,久等了。」溫喬微微頷首,將門關上,外面的喧囂頓時被隔離開來。。。 「這裡是圖拉西斯Ⅱ號,是人間地獄,是上帝棄置的地方,是全科普盧星區最糟糕的戰爭廢墟。但壞小子們,如果你們喜歡打仗,那麼恭喜你們,你們來對了地方。」

圖拉西斯Ⅱ號北半球上的一座名為「圖拉西斯—主力」的前線要塞中,奧古斯都正站在要塞龐大的地下機庫的固定平台上,和其他剛剛走向和平鴿號運輸船的新兵一起接受一名士官的檢閱和訓話。

約兩百名新兵雙腳開立,雙手背負於身後排成隊列站在士官的面前,目視前方一動不動。作為新兵,他們之所以還能如此規整的站著,只是因為那名士官正不斷地使用他鋼鐵一樣堅硬的手肘和尖尖的皮靴頭「溫柔」地幫他們矯正站姿。

與此同時仍有運輸機降落在飛行跑道上,一架接著一架,幾乎不曾中斷過。地下地庫比奧古斯都曾經見過的任何一座21世紀機場都要廣闊,鋼鐵平台的盡頭是密密麻麻的、蟻群般分佈在視野盡頭的圓頂建築。

所有的建築都有著方方正正,不差毫釐的精確稜角,是標標準準的聯邦陸戰隊建築風格。

建築的建築材料都來自一家壟斷型的星際建築公司,模塊化的流水線建築模塊能及其高效地通過大型近地軌道運輸船空投至前線,再由空降工兵團的太空建造車將模塊嚴密地組裝在一起。

只需要一天的時間,一座行星要塞及其綿延幾英里的附屬工業建築群和功能瓦斯精鍊廠就能在凱莫瑞安人的眼皮子底下拔地而起。

「稍息,抬頭!」

士官是個表情嚴肅,留著一頭干利褐色短髮的矮個子女人,大概只有五英尺半高,只比這個臨時的訓練連隊中最矮小的彼得高一點。沒有人敢輕視這名的士官,當她從他們面前走過時,士兵們都夾緊了屁股。

奧古斯都此時已經與其他的士兵一樣換上了配發的訓練服,這種為圖拉西斯多沙地形而設計的深棕色迷彩背心被要求必須筆挺地塞進尼龍腰帶束起的塔桑尼斯式傘兵長褲之中,新兵們穿著配套的沙褐色作戰靴,頭戴長檐平頂帽。

奧古斯都是唯一一名沒有受到士官苛責和痛毆的新兵,這大概要歸功於他自始至終像標杆一樣標準的站姿還有他渾然天成的軍人氣勢。他彷彿天生是一名軍人。

同時每個人還都領到了裝滿.50口徑鋼釘彈的帆布彈藥包、兩顆電磁手雷、高斯榴彈、PIG掌上個人信息採集系統終端、水壺以及陸戰隊配給口糧——包括能夠在短時間內提供大量能量與蛋白質的能量棒和土豆泥糊糊一般的流質食物,以及其他易於保存的餅乾和「餡餅」。

這些幾十公斤重的裝備都被滿滿當當地掛在了士兵的身體上和寬大的B2背包中,奧古斯都相信在士官完成訓話以後他們的第一個訓練項目就是十公里越野跑。

新兵士官並不負責他們的新兵訓練,她的任務只是在這一時間段把這些一脫離束縛就像無頭蒼蠅一樣亂撞的新兵暫時集合起來,告訴他們即將面對的一切。

在這之後,來自克哈Ⅳ號的新兵將被重新打亂編入其他來自塔桑尼斯、安提加、夏伊洛、泰拉多爾Ⅲ、Ⅷ、Ⅸ號行星和瑪·薩拉等地新兵匯合,重新編入新的訓練營。

因克哈愈演愈烈的反叛勢頭,即使泰倫聯邦政府仍然在接受克哈的士兵,他們仍然謹慎地避免將所有的克哈裔士兵編入同一個營甚至是連隊和排之中,以免他們形成獨立的團體。

泰倫聯邦陸戰隊安全處一直相信,克哈革命者正在、或者已經滲透進了偉大的聯邦陸戰隊作戰序列內部,儘管他們始終沒有得到切實的證據。

「一直以來,泰倫聯邦海軍陸戰隊都是勇敢的代名詞,負責新兵訓練的邁必卡少校認為我們應當把新兵訓練營建在前線,這是為了適應這一特殊時期。我們也相信,在這裡完成畢業的士兵必將比其他訓練營的要更加優秀。」

雖然強忍著很難受,但還沒有人不識好歹地發出不合時宜的質疑或是嗤笑聲。

「為期十二周的軍事訓練能把你們訓練為整個泰倫聯邦中最優秀的戰士,在這裡,你們必須學會如何使用你們的槍械與裝甲,否則凱莫瑞安人就會代替你們善用它。」

「你們也必須熟背聯邦陸戰隊的每一條規章制度,並且一絲不苟地執行。牢記長官的權威,如果做不到,那你們至少應該記住憲兵的哨聲。」士官說。

新兵們哈哈大笑,但笑聲在士官彷彿凝滯般的表情下猶如被扼住脖子的鴨子一般停滯了。

「凱莫瑞安人正在摧毀我們的星球,他們的星系掘取機正在掠奪其上所有的資源,運回母星莫瑞亞。凱莫瑞安是這個星系中最臭名昭著的礦物蝗蟲,他們卑劣而貪婪腐敗的行會政府意圖奪取科普盧星區中能夠看到的一切資源。」士官來來回回地看著每個人的面龐,就好像他們的頭上有一打虱子。

「我知道,在你們的星球,實行食物配給和燃料限額已經成為常態,而這全都該算在那些凱莫瑞安雜種身上。我認為你們有必要知道,一旦聯邦陸戰隊戰敗,莫瑞亞的行會政府就會騎在所有泰倫人的頭頂上,你們的父母和孩子都會淪為礦場的勞工和行會霸主的私人奴隸。」她說。

「凱莫瑞安人崇尚血統,以近乎刻板的方式執著於遵循古老的傳統。在凱莫瑞安聯合體的統治中,泰倫人無疑會淪為低下的四等公民。」

奧古斯都注意到身邊傳來了一陣不安的躁動,至少在許多泰倫人看來,如今泰倫聯邦內部的迫在眉睫的資源匱乏、通貨緊縮和居高不下的失業率都拜凱莫瑞安所賜,而不在於戰爭的發起者和撲在泰倫聯邦這個巨人身上吸血的貴族和財閥。

就在新兵們義憤填膺時,一群垂頭喪氣的新兵從奧古斯都的面前走過,大約三十人左右,其中有兩個人抬著一具鮮血淋漓的擔架。

擔架上的士兵顯然也是新兵,沒有完成換裝,還是穿著從軍前的衣服。醫療兵用一條潔白的毯子遮住了那個新兵的臉,眼見到這一切的新兵隨即就悲哀的意識到,有人在入伍的第一天就死了。

「承載著他們登陸的飛船遇到了三架凱莫瑞安的地獄犬編隊,在那些空中惡狼的眼中,哪怕是護甲再堅固的運輸船都是一塊肥肉。」

這些新兵沒有勇氣詢問聯邦的復仇者戰機為何沒有為運輸船護航,即使這些戰機即將被最新式的幻影戰機取代,它們在面對的凱莫瑞安地獄犬依然具備相當的機動和火力優勢。

奧古斯都卻注意到了其中的一個黑色頭髮的年輕人,在這些士氣低迷的新兵隊列中,那個年輕人無論是相貌還是身材都不顯得突出,可明明都還是未受銜的新兵,卻隱隱有著一種領頭人的模樣——那些新兵都跟隨著他而非領路的下士。

他們很快地對視了一眼,彼此都以同樣的速度收回了目光。 他的手指頭一揮,一個人捧著小盒子走了過來,男人打開小盒子,看了一眼,確定裡面就是莊園地契之後,他將地契放在了自己的口袋裡面,笑著說道:「多謝了。」

「東西呢?」程輝義冷聲說道。

男人從懷中將東西摸出來遞給程輝義:「投石器的圖紙,炸藥在小船上,去拿吧。」

唰。

突然兩把長劍架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程輝義冷聲說道:「你以為,你來了,你還能走么?」

男人笑了,一扯衣服,腰上一圈,全部都是炸藥,他的手指靈活的玩弄著一個火摺子笑說道:「將軍覺得我真的那麼傻,毫無準備么?將軍若是不怕,我也不怕,大不了同歸於盡,看看是將軍的刀快還是我的火快。」

「瘋子!」程輝義一看,瞳孔微微一縮,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在自己的身上綁炸藥,瘋了么!

程輝義笑了笑說道:「好了,好了開玩笑的,都把刀放下。」

「我改主意了,將軍,單獨給我一百萬兩,不然我就點炸藥了。」男人拿著火摺子笑著說:「就不知道在將軍的心中是錢重要,還是命重要了。」

「你瘋了。」程輝義冷聲呵斥:「你不要得寸進尺。」

「現在將軍,將珠寶放在小船上去,還來及!」男人冷呵了一聲說道:「反正我是不怕的,就不知道將軍怕不怕了!」

「這瘋子!」程輝義低吼了一聲。

「來人,把準備的東西搬到小船上去了。」程輝義黑著臉說道:「小心一點,有話好好說。」

緊接著一箱珠寶又一箱子珠寶被搬到了小船上去。

小船上的炸藥也被搬到了大船的甲板上面去。

男人轉身輕飄飄的跳到了小船上去,雙眸之中劃過了一絲笑容,眨了眨眼睛對著程輝義說道:「將軍好真的是出乎意料的怕死,不過我怎麼可能在自己的身上綁炸藥呢。」

說著,男人一笑,扯下了山上幫著的看似炸藥的東西,隨後揚長而去。

程輝義氣的臉色鐵青,恨不得很追上去,將男人碎屍萬段。

但,他已經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了。

程輝義深呼吸了一口氣,冷聲說道:「這筆賬,我一定會慢慢的和他們算的!」

恆華城駐紮點。

冷風站在寒風之中瑟瑟發抖。

裡面偶爾傳來幾聲曖昧的聲音,讓冷風十分的無奈。

這個時候,一個男人小跑著跑了進來,笑著說道:「冷風大哥,任務完成了。」

「寒宵,看來你有機會回到王爺的身邊了。」冷風拍了拍寒宵的肩膀說道。

寒宵嘆了一口氣:「你說了不算,我要去問一下王爺。」

他真的是欲哭無淚啊,因為幾年前,一不小心做錯了事情,被發配出去執行任務,這都這麼多年了,宗政景曜終於還記得有這麼一個人,把他給叫回來了。

「別去。」冷風一把攔住了寒宵:「你是不是還想被發配一次。」

「什麼意思?」寒宵愣了一下,突然聽到裡面的聲音,猛地一怔,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裡面有個女人!」 「小賤人,有你後悔的時候。」

北海三太子臉色陰沉的走出山洞,看到山洞外身材妖嬈的蜘蛛精,慾望一閃而逝。

「給本子過來。」他一把扯過蜘蛛精。

山洞門前,隨著蜘蛛精嬌媚驚呼,一場戰鬥再次開始。

三太子瘋狂發泄,卻沒發現他身下的蜘蛛精,正看著山洞方向,也是充滿貪婪。

御馬監,王牧收回視線。

「祖龍血脈。」他若有所思,所以這小龍女其實只是返祖。

換算到天馬身上,難道天馬的進化也是在返祖?

這樣看來,這小龍女還有點觀察價值。

在他沉思的時候,下方的戰鬥已經結束。

北海三太子一臉厭惡的蹬開蜘蛛精,慾望結束情況下,癱軟的蜘蛛精完全不符合他的審美。

「滾下去準備血食,本太子餓了。」

蜘蛛精唯唯諾諾,快速溜走。

她轉過一個彎角,卻沒乖乖的準備血食。

而是左轉右轉來到一個神秘地方,這裡存在一個湖泊。

湖泊中赫然有六隻和她原型差不多的彩色蜘蛛。

看見她回來,六隻蜘蛛歡欣雀躍。

「姐姐回來了,龍元有剩餘嗎,妹妹們還餓著呢。」

六隻蜘蛛都是目光渴望。

龍族的血脈對她們這些異種,有難以想象的好處。

蜘蛛大姐化為原型,傲然一哼。

接著口中輕輕吐出一口金光,而後金光均勻分為六分,被六隻蜘蛛精吸收。

待蜘蛛妹妹們消化完畢,一臉滿足,她才神秘兮兮的道。

「諸位妹妹,姐姐今日聽到了一個大秘密,你們猜那小龍女身上帶著什麼東西。」

幾個蜘蛛精對視一眼,齊齊回答。

「龍元。」

「天材地寶。」

「龍肉。」

都是一臉貪婪,簡直恨不得把小龍女吃干抹凈。

蜘蛛精大姐鄙夷的看著她們,「區區龍肉,我等姐妹稀罕,那北海三太子可稀罕嗎。」

她左右看看,神秘的道:「我無意中聽到他們談話,原來這北海三太子抓捕小龍女是為了祖龍血脈。」

幾個妹妹齊齊驚呼,「祖龍血脈,好厲害的樣子。」

蜘蛛精大姐一看,就知她們不知究竟,頓時耐心的解釋。

「所謂祖龍,便是天地開闢時誕生的第一條龍,那修為驚天動地,是遠古大神,威能不是我們可以想象的。」

「這小龍女的祖龍血脈便是這大神遺留,你們想想,連北海三太子都想得到,可想而知有多麼逆天。」

「若是我們姐妹得到,可以想象是何等的造化。」

頓時,六個蜘蛛精妹妹都是慾望大漲。

「姐姐,我們要祖龍血脈。」

蜘蛛精大姐舔舔嘴唇,「姐姐也想要,所以妹妹們接下來可不能閑著了。」

剩餘六個蜘蛛精都是舔著嘴唇點頭,配合妖異的顏色,格外詭異。

「你想活著嗎。」

山洞中,被囚禁的小龍女忽然聽到了一個神秘的聲音。

她心中一驚,眼珠轉動,卻沒有貿然回答。

「你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

聲音再起,內容讓小龍女疑惑不解。

卻聽聲音連續道:「只要加入創世組織,便可明白生命的意義,也可真正的活著。」

「是否同意加入。」

「十,九,八……三,二。」

眼看倒計時即將來到一,小龍女終於心中默念。

「我同意加入。」

她很果斷,甚至不知這聲音的來歷。

但她更知道一個事實,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在連父王都不知道自己血脈真相的前提下,便不可能為了一個最小的公主,大動干戈的尋找。

即使找到自己,在北海龍宮的壓迫下,父王軟弱的性子或許也會同意求親。

退一步講,即使將血脈秘密告知父王,她也沒有自信父王會保護她,在祖龍血脈這等神物下,父王或許都會動心。

一想到這個可能,她就不寒而慄,也是她一直保守秘密的原因。

所以,眼下這神秘的聲音無論什麼來歷,無論善意惡意,都是她最後的救命稻草。

她必須抓住。

山洞一側,隱藏的王牧摸摸下巴,這臨時的創世組織,倒是他靈機一動想出來的。

他忽然想到,他似乎也需要培養一個組織,即使不需要組織武力相助,起碼搜尋天馬異種也方便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