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錦一聽,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情願,凌楚萱冷眼睇着他,“我告訴你,李錦,如果這次你不聽我的話躲好,被他們找到了,那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不幫你。”

她的聲音冰冷中帶着一絲警告,李錦只能點着頭連連說了幾聲“我知道”。

現在李錦暫時派不上用場,那她又該怎麼對付安染染呢?想到這次不能給安染染造成痛苦,她就恨得牙癢癢。

不管怎樣,她絕不會就此罷休的。

……

楊媽媽火急火燎趕到醫院的時候,天都黑了。

她走進病房就看到坐在牀頭低頭喝着湯的安染染,和坐在牀邊目不轉睛看着染染的雲墨非。

聽到腳步聲的雲墨非擡起頭望了過來,在看到是她便站了起來,朝她微笑的點點頭。

本來安染染沒有注意到有人進來了,一見雲墨非的舉動,她納悶的擡起頭,在看到是楊媽媽的時候,驚訝的說:“二舅媽,你怎麼來了啊?”

“還不是小澤打電話告訴我說孩子丟了。”楊媽媽邊解釋邊走了過去。她一聽孩子丟了,立馬就趕了過來,要不是碰上堵車,她也不用這麼晚才到醫院。不過還好,在她來的路上,小澤一通說孩子找到了的電話,安撫了她不安慌亂的心。

“楊澤表哥怎麼把這事告訴你啊?”

安染染對楊澤的做法有些不滿,因爲她覺得不該讓長輩擔心這些。

楊媽媽看出了她的心思,佯怒的瞪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怎麼?覺得你表哥不該把這件事告訴我嗎?”

呃,被看出來了。安染染吐了吐舌頭,搖着頭否認道:“沒有,絕對沒有。表哥這事做得真對。”說完,她還“呵呵”笑了幾聲來掩飾自己的心虛。

楊媽媽忍不住失笑出聲,隨後面露的擔憂的問她:“聽小澤說你昏倒了,身體怎麼樣了?”

“好多了。”安染染笑着答道,然後拿起自己手裏的碗,接着說:“你看我今天晚上可是喝了不少補湯哦。”

楊媽媽看了眼碗裏還有大半的湯,說:“快把湯喝完,這涼了喝就不好。”

安染染乖順聽話的繼續喝起喝了一半的湯。

楊媽媽眸光寵溺的看着她,這孩子好不容易才和楊家相認,他們可捨不得她受一丁點的委屈和傷害,今天這事,她一定要楊澤查個清楚,到底是誰要傷害染染。

安染染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連忙擡起頭,問:“對了,二舅媽,你有沒有把事情告訴外公啊?”可別告訴外公啊,他老人家歲數那麼大了,可比她還經不起這刺激啊。

“你覺得我會告訴他嗎?”楊媽媽沒好氣的斜睨着她。

安染染立馬答道:“不會。”

“這不就對了。”楊媽媽笑了笑,這種事怎麼可能會讓老爺子知道呢?除非是亂上添亂才會去說。

楊媽媽繞過牀,走到睡籃旁,低着頭凝視着籃內安穩沉睡的恩恩,“今天恩恩怎麼會被人抱走呢?”楊澤在電話裏也沒說清楚,只是告訴她孩子被人抱走了。

正在喝湯的安染染突然嗆了下,雲墨非見狀忙伸出手替她拍了拍背,她咳了幾下才緩和過來。

“又沒人和你搶,喝那麼急做什麼。”楊媽媽無奈的輕斥着她。

二舅媽啊,我這是被你的話驚到了好嗎?安染染無聲的在心裏吐槽着,她想了想決定還是不要把孩子是從蕊蕊手上搶走的事告訴二舅媽好了,省得到時候蕊蕊會挨批,本來蕊蕊就夠內疚的了,再被二舅媽罵,那傷害值簡直不要太高,她怕蕊蕊承受不住。

於是,她輕描淡寫的說:“可能是看恩恩長得太可愛了,那個人就把他抱走了。”

雲墨非的眼角微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着。

更讓雲墨非錯愕的是楊媽媽竟然相信了染染的胡說八道,還煞有其事的點頭說:“確實是,我們恩恩真的是太可愛了,太招人喜歡了。”

“……”

安染染沒有想到二舅媽竟然這麼輕易的相信了自己的話,頓時不知該再說些什麼,只能低下頭繼續喝湯以掩飾自己的心虛。

……

顧越按着宋晴兒給他的地址,來到了李錦經常光臨的娛樂會所,夜。

夜,是京市出了名最混亂的一個娛樂場所,來這裏的人三教九流,既有地痞流氓不學無術的人,也有家世背景顯赫的貴家公子。

擡頭看了眼那個閃着璀璨燈光的招牌,顧越揚了揚脣,大步走了進去,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在會所一樓的酒吧較隱祕的位置坐下。

隨便點了杯酒,在服務生離開後,他開始打量起這個他從未來過的場所。

或許是時間還早,酒吧裏的人並不多,連所播放的音樂也屬於那種正常節奏的外國歌曲。

他視線往上,從這裏可以看到二樓的包廂,只見有服務生從其中一個包廂出來,他在想那個包廂應該是有客人吧。

今天他來這裏,是想看看,李錦會不會出現在這裏,又或者這個會所的人剛好有人認識李錦。

現在,他只能先安分的喝喝小酒,聽聽歌,等會找個機會再到吧檯那邊去,試探試探酒保。

夜漸漸晚了,酒吧的人也越來越多,音樂也越來越激昂,顧越知道,屬於這個娛樂會所的喧囂才剛剛開始。 素素在拍攝中遇到了很多的問題,像拿槍,這就是很嚴重的個bug,她極少拍攝現代片,偶爾的幾部現代片又是文藝題材的,要她拿槍實在是太爲難她了。請使用guanHuaju.coM訪問本站。*.不過,不會可以學,素素拿起槍,左右把玩,沒有誰是天生什麼都會的,不是麼?

?剛開始拍攝《末路狂花》的時候,素素非常的不適應,因爲好萊塢的高科技水平,很多都是用特效。是的,你在電視上,電影裏,看到的驚險的爬山穿海,什麼高樓大廈,什麼人鱷搏鬥,什麼叢林探險,都是假的!這些全部都是演員們在空地上做出各種的動作和表情·然後配上精密到了極致的圖像做出來的。這對於演技方面,是一個極大的考驗,要光憑着想象去做表情和動作,首先就要有很豐富的想象力,其次就是表現力,不能像戲劇演員一樣誇張,也不能讓觀衆對你的表演不知所云。素素在這一刻對好萊塢的演員,尤其是站在巔峯拍攝多部賣座電影的明星們報以深深的崇敬。

??素素承認,這部公路片是在公路上面有拍攝過,甚至有從空中用飛機俯視拍攝過,但是,大多數的時間,她是坐在車,車一動不動地停在那裏,她和艾迪芙兩個人坐在車裏面對話。°

??素素對這樣的方式不習慣,屢屢NG。她的表現因爲和試鏡的時候差的有點遠,讓湯姆森也開始有點不耐煩了。

??“抱歉,素素,我覺得你需要休息一下!”湯姆森的眼神透露出些許的不奈。

??“是的,導演,不過,我覺得我可以再來一次。”素素奉行的是熟能生巧,勤能補拙,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總是會行

??“但是······”湯姆森點燃了一支煙:“我覺得······”

??艾迪芙力挺素素,打斷了湯姆森的話:“湯姆森,再讓素素試一下吧,她可以的。”艾迪芙對素素的表演方式倒是很習慣和適應畢竟已經合作過一部連續劇,相處了頗長一段時間,她明白素素只要一適應,一定會追上進度的。

??素素投給艾迪芙一個感激的眼神,她那石膏兩個月還真沒有白綁,換來一個這麼好的朋友——還帶給她一個極佳的演出機會。好了,既然有這樣的機會她就不能失敗。

??“重新再來一次。”湯姆森手一揮,宣佈。

??“是。”素素又一次從頭來過。

??《末路狂花》這部重拍與之前最大的不同是整個冒險的旅行加入了很多現代元素還有特別的冒險,讓整個旅程充滿了驚險刺激。其中的一段槍戰,素素是真刀實槍地上的,儘管沒有真正的敵人,她還是在摸爬滾打中找到了樂趣。

??那天薛飛正巧來探班,喬治也在。薛飛摸着下巴說:“我覺得很像以前玩的一個遊戲,真人CS。”

??“誒?我也這麼覺得我們下次玩一場吧。”喬治眼睛放光,男人不管什麼年紀都有一個英雄夢。

??“可以啊。”薛飛笑道:“順便把我兒子也帶過來,他一定會喜歡的。”

??喬治想了半天沒有想起來自己有見過薛月蕪,搖着頭說:“哦,上次去你家可沒有看到你兒子啊。”

??薛飛說:“是啊,他去夏令營了,沒有關係,你們有機會見面的。你會喜歡他的。”

??喬治贊同:“當然,我想也是。”他對薛家的教養十分有信心。

??兩人在旁邊聊得愉快,素素拍攝的非常辛苦,她的頭髮散亂,額角上滲出大滴的汗這可不是化妝出來的,而確實是因爲又累又熱。

??湯姆森宣佈:“休息一下。”

??素素走到旁邊,一屁股坐下,拿起水就往嘴裏灌:“咕嘟咕嘟。”拍了一個禮拜不到,什麼淑女形象都沒有了。

??艾迪芙也累得夠嗆,她在裏面飾演露易絲這是一個格堅韌的女人,比素素飾演的缺乏主見、有些軟弱的塞爾瑪要更加動作多一些。素素把水遞給她。艾迪芙露出一個笑容。

??讓薛飛有幾分感慨,難道這就是革命情誼?

??素素在之前和薛飛對戲的時候,因爲被薛飛說太過於模仿原作的女主角,嘗試着去改變。在她不適應的時候,她的表演完全讓人聯想不到吉娜,因爲實在是差的有點遠。但當她逐漸的一步步開始走進和融合了好萊塢的節奏,她的表演讓湯姆森心中暗叫挖到寶了。也許是因爲人種的不同,加上本來兩人就在外表上相差太遠,所以素素在表演中,只要一個眼神的不同,一個語氣的變化,就讓人完全想象不到原作品是什麼樣的,這像一個新的人,這是一個新的塞爾瑪。

??等到一個月後,素素的考驗又來了,她的牀戲,和一個陌生的歐洲男人。

??拍攝計劃都是固定的,臨拍攝那天早上,Jae來接素素,素素的表情有點僵硬,薛飛則微笑着問:“要不要我來探班,在旁邊守護你。”

??素素皺着臉說:“……不要。”

??“爲什麼啊?”薛飛故作不高興:“你想去陪那個外國肌肉男了。”

?? 王姬不容易 素素也許是因爲緊張感爆發,也許是因爲大姨媽的關係,火氣上涌,怒氣衝衝地朝着薛飛吼:“你想怎麼想就怎麼想好了!”說完就抓着Jae跑路了。

?? 奈何相思訴不盡 Jae連再見都來不及說,就被拖上了車。

??她滿臉不贊同地說:“尼克只是想讓你笑一笑而已。”

??“我知道,我回去會和他道歉的。”已經冷靜下來的素素,沮喪地低下頭,她好像做了件錯事。

??Jae認真地說:“嗯,一定要好好道歉啊。”

??“是,我知道了啦。”素素拖長音,回頭看已經看不到的家,心裏後悔萬分。不過,也因爲後悔和擔心薛飛,讓她沒有時間去緊張即將到來的牀戲。

??這個外國肌肉男其實是個很可愛的德國小哥,年紀不大,樣貌十分俊俏,他的樣子比素素還要羞澀。艾迪芙三番四次想去調戲他,都因爲被他的沉默和羞澀打敗了。

??素素急着想回去,一次就過了牀戲,湯姆森摸着鼻子說:“東方女人都是妖精麼?” “專業術語我不懂,我只想知道結果。”易俊陽確實沒有那份耐心了,這幾個小時他像過了一個世紀那般漫長,終於等到好消息的來臨,他哪兒還想聽那些毫無意義的醫學用詞?

陳教授笑了笑,比起區少辰來說,易俊陽的態度算是很和善了。

他習慣了區少辰雷厲風行的工作方式,所以對易俊陽這樣的態度,不但沒有方案,反而很容易接受。

“我們需要看區院長的自身反應,才能確定他是否能真正的躲過難關。”陳教授說出最終判斷,“而這也關係着假死的那部分肺部組織,是否可以恢復如初,這一點很重要。”

“也就是說,如果他身體足夠好的話,那些所謂的假死部分,就可以復活,是嗎?”易俊陽將自己理解的話,用最簡單的方式表達了出來,並徵詢的看着陳教授,以示詢問。

“是這個意思。”陳教授點頭。

“那”易俊陽卻有些擔心,他轉頭看向毫無生機,臉色差到了極至的區少辰,不免有些悲觀的道,“如果他不能很快恢復呢?”

“那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不過”

“不過什麼?”易俊陽揪心的看着他。

“如果他的身體無法恢復,那麼假死的那部分組織也便無法存活,所以”

“我們還會回到之前的狀態,需要把那部分切掉?”

“可能會更糟!”陳教授無奈的嘆了口氣,“因爲時間越長,壞死的部分就越多,而在這期間,他的身體狀況也會越來越差,如此惡性循環”

“你不用說了!”易俊陽再也聽不下去了,剛剛才平復下來的心,再次變的緊繃了起來。

身體盡快恢復,談何容易?

除了他身體裏那塊假死的肺部組織之外,他剛剛還被開胸剖腹了。

這樣的狀態,別說是在山洞裏差點兒死去的區少辰了,就算是一個身體健康的運動冠軍,都不一定做的到!

所以,陳教授的設想雖好,但真正實現起來卻太難了。

易俊陽一瞬間,竟有些看不到希望。

不過,比起之前的情況,至少現在是有所希望了。

所以,當他看到病牀上那個堅強的跟死神做鬥爭的男人時,他的心底也漸漸的升起一絲光明。

萬一呢?

他那麼倔強,身體底子又那麼好,有陳教授和這兩個國外的專家在,應該不會那麼那麼的困難吧?

“我知道他能行的!一定行!”易俊陽望着易俊陽的眼睛的方向,雙手不由緊緊的攥在了一起。

是的,一定行!

因爲他是區少辰,所以,他必須行!

清早,穆井橙醒來的時候,頭腦沉重的像頂着幾千塊兒石頭。

陽光有些微弱的照進了病房,透過窗簾照到她的臉上,暖暖的。

穆井橙皺了皺眉,伸手揉了揉太陽穴,整個人處於半睡半醒的狀態一般,有些慵懶,更有些遲緩,大腦像空白的一般,木木的。

她甚至在想,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頭這麼疼,身體這麼難受。

但一秒鐘的遲疑之後,她的大腦像突然開竅了一般,突然“砰”的一聲坐了起來。

“區少辰!”驚恐的聲音,伴隨着她緊皺的眉頭,穆井橙瞬間便徹底的清醒了起來。

一瞬間,她像突然想起了什麼般,掀開被子便要下牀。

而正在這時,一雙手一把扶住她,一臉正義的道,“區太太,你還不能下牀。”

穆井橙轉頭看去,神色有些疲憊的小護士臉色堅定的看着她,“你的傷還沒好,而且”

“放開我!”穆井橙眉頭緊皺,卻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

她驚訝於這個女孩兒的力大無窮,更是疑惑她怎麼會在自己的病房裏。

她記得這個女孩兒是昨天陳教授派來,負責送自己去區少辰病房的。

難道一個晚上她都在這兒?

“我可以放開你,但是”小護士有些擔憂的看着她,“你不能下地!”

“幫我把輪椅推過來,我要去看我丈夫。”穆井橙臉色嚴肅的看着這個小護士,“儘快,我很着急!”

小護士回頭看了一眼病房角落的地方,輪椅就在那裏安靜的待着。

把它推過來,輕而易舉,可是她得到的消息是不能讓穆井橙離開病房,更不能讓她去看區院長。

所以,她不可能遵照執行。

但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她放棄這個想法呢?

“呃那個”小護士想了想,然後微笑着看向穆井橙,“你餓了吧?我去給你”

“不用了,我自己去!”穆井橙說完,便直接下了牀。

因爲骨折的腿還有疼痛感,所以她用健康的那條腿下地,然後單腿跳着往輪椅的方向走去。

“區太太”小護士急的立刻跟過去扶她。

正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了。

方偉德看着站在病房中央,臉色都不怎麼好看的兩個女人,神色微微一滯,“你們沒事吧?”

“偉德?”穆井橙看到他,不由的鬆了一口氣,“你是不是剛從區少辰那邊回來?他怎麼樣了?好點了兒嗎?”

方偉德的目光從小護士的臉上掃過,這才看向穆井橙,“區少他還沒醒,所以您要不要等會兒再過去?”

穆井橙一聽,心裏不由往下沉了去,“還沒醒?”

區少辰從來不睡懶覺,就算他現在在生病,就算他比以往都嚴重,但是一睡便是一夜,也太異常了。

除非發生什麼事!

而且,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否則的話她昨天晚上不會做那樣的夢

“可能是太累了,所以”

“不可能!”穆井橙直接便否決了方偉德的謊言,“你在騙我!你們都在騙我!”她憤怒的看着方偉德,甚至是那個一直“看着”自己的小護士,眼睛裏充滿了警惕性,“他一定是出事了,一定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