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仙界官職要員,按規定,當誅!”平頂頭不善的看着林羽。 林羽說:“看來大家都不信啊。”

衆人心說你還裝上癮了,都這個時候,還吹呢,這心裏承受能力也太強了吧。

楊曉紅說道:“段老頭,林羽這次冒充仙君大人,犯了大罪,這一次你不保他了吧?”

段齊天還能說什麼呢,只能搖頭苦嘆,“林羽啊,林羽啊,你你……哎,氣死我啊。

見此,孫文平等人笑了,喝道:“抓住他……”

“等下。”林羽突然站起來,說道:“看來還不信啊?”

“怎麼?還想拿什麼東西出來?告訴你,除非你再拿仙君寶劍出來。”孫文平喝道。

林羽擡頭淡淡道:“不不,除了仙君寶劍之外,我還要拿其它東西出來。”

然後,衆目睽睽之下,只見林羽從仙君令內拿出一把銀色寶劍,正是仙君專用的仙君寶劍。

隨後又拿出一張紙,說道:“這是上面剛剛下發的晉升令,我已經正式是仙君了,這可是上官劍前輩親自頒發的晉升令,這個……可是做不得假的。”

衆人一看,果然上面留着上官劍殘留的靈氣印記,而且林羽拿出的紙張是仙界專用的仙紙,上面還有公章印記,根本做不得假的。

段齊天第一時間看了一下,頓時雙眼都紅了,激動喊道:“這是真的,真的公文,林羽,你你你……真的變成仙君了。”

一屋子的人臉色大變。

仙君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人物,誰人敢惹?

林羽淡淡道:“段老不必激動,這任命也是剛剛下達的,你看這字,還熱乎着呢。”

然後抽出仙君寶劍,淡淡道:“現在,你們認爲我是假的嗎? 寵妻成癮,總裁的清純小妻 再不信,可以上齊老那裏說道說道。”

遠處仙兵當即便是跪下,磕頭道:“參見仙君大人。”

雖然他們不明白林羽到底憑什麼本事當上仙君的,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林羽現在就是仙君。

隨後,遠處的幾個鬼仙也都跪了下來,磕頭說:“參見仙君大人。”

“仙君大人,剛剛我不知你已是仙君,沒有參見,還請恕罪。”

“恕罪。”

“恕罪……”

一時間,屋內除了林羽這一桌的人都跪了下來。

林羽朝楊曉紅看去,楊曉紅臉都白了,擠出笑容說:“林仙君……”

然後跪了下來。

平頂頭,瘦個子臉也僵硬了起來,最終變成苦澀,直接跪下,連呼對不起。

“等一下!”這時候,孫文平站了起來,說道:“不對勁,林羽,你說你是仙君了,可是我們都知道,你剛剛纔升上來的,只是一個仙兵而已,怎麼會這麼快晉升的?”

大家一想,心裏心想是啊,怎麼會呢?

“依我看,你這些東西都是假的!”孫文平眼睛眯起說:“看我不打的你露出原形。”

孫文平話落也不等林羽說話,直接拔劍朝林羽斬去。

此刻孫文平真的動了殺意,若是林羽真的是仙君,那林羽一死,他就說不知道,上面頂多說他過失殺人,到時候他疏通疏通,還能瀟灑。

而林羽若是不死,他知道以後的日子就難過了,所以此次林羽必死!

在他看來,林羽縱然走了狗屎運也不知道巴結了哪位大人物晉升了仙君,但是修爲這東西可不是說晉升就晉升的,所以他有自信一擊除掉林羽。

眼見孫文平劍光斬來,屋內衆人驚呼一片,林羽卻是喝道:“大膽,竟敢對仙君動手!”

抄起仙君劍朝孫文平斬去。

孫文平身爲仙君,實力也就仙品二三層,而林羽現在足足五層了,兩人差了兩個小境界,林羽體質又異於常人,因此這一招高下立判,孫文平的劍直接被斬成兩半。

“怎麼可能?”孫文平臉色一白,他想不通,林羽的修爲爲什麼成長的這麼快,難道真的是因爲他是天才的緣故嗎?

然後就見林羽手中的仙君劍光華爆閃,朝孫文平斬去。

周圍人驚呼,“這是真的仙君劍……”

“仙君,仙君啊……林羽真的是仙君了。”段齊天老淚縱橫。

“嗤嗤嗤……”

在仙君寶劍面前,孫文平的武器根本不是對手,孫文平瞬間被斬的鮮血直流,渾身上下都是鮮血。

“噗通……”

孫文平掉落在地,眼中露出驚恐,他這才明白,林羽和齊天柏一樣,都是很有實力的仙君。

然後也不顧身上傷勢了,直接趴在地上對着林羽磕頭。

“仙君大人饒命,仙君大人饒命啊,小人有眼不識泰山……”

林羽冷哼說:“我已經拿出仙君令,仙君劍,上官劍前輩親自頒發的晉升令,你卻依舊要對我動手,誰給你的膽子?”

“我我我……我一時情急,不知道真假,饒命啊仙君大人……”孫文平哭天喊地道。

“偷襲仙界官員,罪責難逃,來人,給我押下去,送入重犯大牢,聽候段齊天鬼仙審判!”林羽收起劍說道。

“是!”身後幾個鬼仙連忙走來,拉起孫文平說道。

林羽然後看向楊曉紅,平頂頭和瘦小個,這三人臉色一白,不停磕頭。

楊曉紅甚至露出楚楚可憐的模樣,說道:“仙君大人在上,剛剛我可什麼都沒做呢……”

這模樣看了真是讓人可憐,可是林羽知道這婦人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於是喊道:“剛剛我來找孫文平,沒想到你們在上班時間和他打牌,仙界要你們做鬼仙一職就是讓你們領着俸祿過來打牌的嘛?”

三人顫抖的趴在地上,連饒命都不敢說了。

“現在我宣佈,你們三人放着好好的鬼仙位置不做,卻過來打牌,既然如此,本君就剝奪你們鬼仙一職,以後你們就是普通的仙兵,仙德全部充公。”

林羽說完,將桌上的仙德全部收入囊中,然後看着楊曉紅說:“你的呢?”

“啊……”

楊曉紅心頭苦澀,自知不聽話下場和孫文平一樣,連忙交出身上的仙德,苦澀說:“下官……認罰!”

“你們呢?服不服?”林羽說。

“服,我們……都服……”

現在他們還敢說什麼?得罪了仙君大人,現在淪爲仙兵已經算好的了,總比變成犯人的孫文平要強不少,所以這三人絲毫不敢多說。 然後林羽便讓段齊天收了這三人的鬼仙令和鬼仙所配發的武器。

最終,林羽目光掃過衆人,以往孫文平的手下都被嚇壞了,跪着不敢說話。

這時候方如東跑來了,他之前正給段齊天教訓那幾個欺負他的罪犯,聽說林羽和段齊天去找孫文平麻煩,所以第一時間想過來勸林羽呢。

沒想到一過來林羽就指着方如東說:“方如東盡忠職守,做的都不錯,以後的職位鬼仙。”

“什麼?我是鬼仙?什麼情況?”方如東愣在當場,完全懵逼了。

旁邊好友連忙推推他讓他謝恩,方如東下意識跪下。

“好了,以後凡是身爲鬼仙的,得想清楚自己幾斤幾兩,別領着俸祿不幹事,在本君眼中,你們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在眼裏,明白嗎?”林羽說道。

“是,仙君大人!”

“好了,都散了吧……”

林羽和段齊天離開了這裏,等他倆一走,屋裏的人鬧開了。

“小方,你發了,發了啊,你以後是鬼仙大人了。”方如東好友激動道,隨後把事情說了一下,方如東當即懵逼,擦啊,林羽變成了仙君了,怎麼回事?

有人第一時間聯繫了仙界人事部那裏,最終確認了林羽真的是仙君了。

“我問了仙界人事部好朋友了,齊天柏仙君以後不再擔任仙君,而是被升爲了總管事,林羽真的升職爲了仙君……”

消息瞬間傳了出去,所有人都知道,這裏出了一個在最短的時間內成爲仙君的林羽了。

回到段齊天那裏,段齊天還在回味剛剛的事情,感慨說:“林羽,你變成仙君早點和我說嘛,差點沒把我嚇死。”

林羽說:“我要是和你說了,他們可不敢和我賭了。”

段齊天點點頭,確實,當時若是連段齊天都有恃無恐的話,這幾個成了精的傢伙一定會懷疑林羽使詐,雖然不知道是什麼詐,但是絕對不會和他打牌了,也就沒理由對付他們了。

林羽說:“段老,以後我是仙君了,你也不必再下去勞苦奔波,有什麼活我會讓其他人做的,你以後就在府邸種種藥,練練膽好了。”

段齊天聞言大喜,激動說:“那我就不客氣了。”

林羽點點頭,再次招來方如東,方如東直接跪下說道:“下官拜見仙君大人。”

“嗯,以後你就是鬼仙了,好好幹,由於我平時在凡間,有什麼事就由你通知我了,你切不可讓我失望。”

方如東很聰明,他知道林羽的意思是這仙界有事的話一定要和他說,當即應聲說道:“仙君大人放心,下官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嗯,對了,我手裏的仙君劍和一些法器需要淬鍊一下,你知道哪裏合適?”

“仙界集市區,那裏很多仙人在那裏做生意,有賣丹藥寶物,也有煉器的,你可以去那裏,要不……我帶你去?”方如東說。

林羽點頭說:“那麻煩你了。”

“不麻煩,爲仙君大人服務是我的榮幸。”

隨後林羽跟着方如東前往仙界。

仙界其實和凡間差不多的額,也就是面積小一點,是位於一個小仙界內,從凡間看也許只是一塊石頭,但是進入之後,裏面自成一小片天空。

這裏靈氣濃郁,有散修,有仙界官員,平時維護法治的自然是仙兵。

仙兵要是對付不了就鬼仙對付,對付這些散修基本上鬼仙都夠用了。

兩人來到一處非常熱鬧的集市,方如東說:“大人,前面就是煉器鋪了,手藝是這裏最好的,就是價格有點貴。”

如今兜裏有仙德了,林羽也不在乎這些,擺擺手說仙德不是問題。

很快到了煉器鋪,裏面客人有很多,除了一些仙兵之外,更多的則是原本就生活在仙界的普通仙人。

看到方如東,店家小二顯然和他認識,走過來說:“方差爺,你過來了啊,今天想買什麼?”

方如東說:“以後我不是差爺了。”說完傲然的拿出鬼仙令。

小二面色一驚,說道:“恭喜方爺升職。”

方如東那個紅光滿面啊,跟吃了蜜似的,然後特意指了指身旁林羽說:“這位是我的頂頭上司,林仙君!”

這一下子,店裏的人都扭頭看來。

仙君這個職位就是放在整個仙界那也是挺不錯的職位了,正因爲如此纔會引得這麼多人驚訝。

隨後店老闆親自出來接待,邀請林羽和方如東進裏屋貴賓室交談。

林羽拿出仙君寶劍,說道:“我想升級一下這把劍。”

“嘿嘿,仙君大人,你這下算是來對了,基本上每一位仙君大人的寶劍都是拿來我這裏升級的。”

“多少錢?”

“嗯,一般來說需要六千仙德,不過仙君大人你是第一次來,就五千好了。”

這也太不會做生意了吧,合着下一次過來就不優惠了唄?

林羽心中腹誹,不過也沒計較這麼多,反正現在有錢了。

隨後點頭,“弄吧,快一點。”

店老闆把仙君劍讓人拿了下去,林羽再問道:“看你這裏丹藥什麼的也賣,有沒有齊心草和連玉花?”

店老闆臉上露出驚容說:“你要這麼珍貴的藥材?”

“是啊,有大用。”

“說實話,大人你說的藥材極爲珍貴,一般若是有人得到,也絕對不會拿出來賣的。”

意思就是沒有唄,林羽嘆了一口氣,暗道果然。

隨後又問了一些丹藥方面的事,經過了解,這些商鋪還收購藥材,林羽心中有了想法,以後要是沒仙德花了,完全可以過來嘛。

然後林羽又購買了一件二品的防禦服,這是穿在裏面的,林羽想着不管怎麼說,小命還是最要緊的,沒個防禦怎麼行?

事情辦好之後,林羽便離開了仙界,臨走的時候還吩咐方如東,有什麼事情一定要稟報他。

再次來到謝家,此刻的謝家門口讓林羽張大了嘴巴,這車流,這人,真多啊……

自林羽一分鐘便解決了白百盛之後,周邊幾個城市的大家族大佬們都意識到林羽的強大,哪裏還敢怠慢,紛紛都自發前來交好謝家。

聽着周圍的議論聲,林羽也知道了這些人的想法,微微一笑,走了進去。 “這謝家現在擺的譜也太大了吧,我們這麼多人在門口等着,竟然也不知道來個人迎接一下。”場中一張桌子上,一個年輕人飲茶說道。

“東兒,切勿胡說八道,這一次來了這麼多人,謝家難免會忙一點。”身旁一箇中年人說。

“我也是說實話,在我們港島那塊,強者無數,白百盛過去也只不過是中流,這什麼林羽也只不過就打敗了一個白百盛,竟然惹來這麼多人朝拜似的去見,哼,可笑。”

年輕人叫趙東來,隨父親過來爲港島唐家找點治療唐老爺子的藥,路遇此地聽說出了一個很厲害的人物,別人都叫他林先生,所以特意過來見識一下,沒想到人都沒見到,卻等了這麼久。

趙東來說完,他父親不說話了,顯然也認同他兒子的話,在港島,那纔是真的高手如林。

由於是國際化大都市,在那裏不僅有華夏高手,而且東南亞,甚至是歐美那塊的格鬥高手也有,由於見多了高手,所以現在一看這陣勢,讓這父子倆都覺得小地方就是小地方,不上臺面。

周圍人聞言,都是有些不爽,論誰聽了外地人過來說這地方不行恐怕都會生氣。

所以有人輕哼道:“你們那是沒見識到林先生的實力,不要說小小的港島,就是整個華夏,亞洲地區,恐怕都找不到一個比他再厲害的人物。”

這話其實有點意氣用事的味道在裏面了,就好像兩個人吵架,開始吹牛了。

果然,趙東來輕笑道:“說大話也不怕閃了你舌頭,遠的不說,就說我師父孫王兵,港島第一道家,你們可曾聽說過?”

“孫王兵!”有人直接驚呼,“二十年前以一人之力大戰倭國三大忍者的那個孫王兵。”

“哼,還算你優點見識。”趙東來傲然道:“我師父曾有三次機會位列仙班,但是爲了研究道術,寧願待在港島,就衝這個,你們認爲是我師父厲害,還是那個什麼林先生厲害?”

周圍人被說得啞口無言,這些消息在上層人物圈子裏早已經不是祕密了,而孫王兵這個大名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聞名遐邇,傳聞此人擅長道術,茅山傳人出身,之後自立門戶,專研道術。

二十年前,倭國三大邪惡忍者在港島興風作浪,弄得人心惶惶,就是連仙界仙兵鬼仙前去對付他都死的死,傷的傷。

最終孫王兵親自出馬,設下驚天大陣,引誘三大忍者進入,最後大戰一天一夜,將三大忍者力量完全消耗一空,才得以擊殺。

此戰,事實上連國家領導人都驚動了,最後祕密拜訪孫王兵,以示感謝。

“沒想到你是孫王兵的門徒,失敬失敬。”之前和趙東來爭論的中年人連忙說道。

“無妨,不知者不罪。”趙東來很傲氣的說。

這態度讓周圍人有些不爽,覺得有些小人得志的感覺,但是沒辦法,誰讓他有個強大的師父呢?

“諸位久等了,剛剛接到林先生消息,他回來了,待會可以見客。”這時候謝巧巧走出來說。

衆人都友好點頭,唯獨趙東來道:“那就讓我和父親先進去吧。”

趙東來老爸趙逸倫沒說話,顯然認爲他們高人一等,有先進去的資格。

謝巧巧委婉說:“對不起先生,按照規矩,這是要按照先來後到順序逐一見客。”

“我師父是孫王兵,你回去說一下,應該知道怎麼辦。”趙東來說道。

“孫王兵是誰?”這時候旁邊同樣年輕的人問道。

“嗯?”趙東來扭頭看去,不善道:“小子,孫王兵這大名你都沒聽說過,你也有資格來這?”

謝巧巧看到來人,面色一變說道:“你纔沒資格來這呢。”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