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那幾個人不是我們四象的人?如果不是竟然敢來我們四象?”

俗話說人爲財死鳥爲食亡,幾人不是四象的卻這麼有錢,就算是死在四象也沒有人爲幾人伸張正義。

“雪菡剛纔的那幾人簡直是太可惡了,我真想一劍刺死他們。”李天霸有些生氣的說道。

“天霸,我沒事,我們的法力在這裏太低了,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慕容雪菡說道。

“雪菡我心裏不踏實,你說那幾人會不會爲了錢來找我們麻煩啊!”狐小仙想的比較多。

“這麼說還真有可能,我們該怎麼辦啊!”慕容雪菡皺着眉頭說道。

“如果賈變在就好了,他至少能夠護我們不被這些人騷擾。”詩詩說道。

“這麼快就想着人家的好了?”慕容雪菡笑着說道。

“雪菡姐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詩詩不好意思的說道。

“他們如果來,那就殺了!”慕容雪菡帶着詭異的笑。

她來的時候帶着曼陀毒呢,樹人世界的曼陀樹雖然全部被消滅了,但是秦巖採集了毒素制了一批毒,她來的時候拿了一些,畢竟他們法術低,要保護自己不受傷害,只能下狠手了。

“我們的法力根本沒他們高,我們怎麼才能殺了他們呢?”狐小仙嘆了一口氣說道。

李天霸也非常的無奈,作爲男人此時竟然不能保護身邊的女人,自己都有些臉紅。

“這個是曼陀毒,秦巖以前提出來的毒藥,只要撒在他們身上,他們的皮膚立馬就會潰爛,直到毒素深入他們的骨髓而死。”慕容雪菡嚴肅的說道。

“是不是太血腥了!”詩詩聽的渾身雞皮疙瘩起來了。

“如果他們不來招惹我們,什麼事情都沒有,是他們自己來找死的。”慕容雪菡說。

就在李天霸和慕容雪函說話的時候,他們被幾個人攔住了去路。

這幾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剛纔在飯店想騷擾雪函的幾個人。

帶頭人正是實力最高的醜男。

醜男笑眯眯地看着慕容雪函:“姑娘,你們不是四象的人吧?”

醜男一邊說,一邊顛着手中的金葉子。

“你想幹什麼?”

李天霸第一個站了出來,擋在了慕容雪函的面前

這裏面只有李天霸一個男的。

自己肯定要站出來。

“小子,我如果是你,現在就會趕快地溜走。”

醜男翹起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冷笑。

醜男名叫楚中,是當地有名的街霸。

他對於敢違背自己意願的人,從來都不會手軟。

他決定了,如果李天霸識相,不參與這件事,那就放過李天霸。

如果李天霸執迷不悟,那他就用最殘忍的刑法,好好的懲罰李天霸,讓四周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楚中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敢惹他的下場。

李天霸剛要說話,慕容雪函卻一步跨出,站在李天霸的身邊。

她對楚中勾了勾手指:“這位朋友,你過來下,我想和你說句話。”

慕容雪函一邊說,一邊捏緊了手中的瓷瓶。

瓷瓶裏面放着曼陀毒。

她準備等楚中走到自己面前,她就將曼陀毒撒向楚中,毒殺掉楚中。

楚中想不到慕容雪函會向自己勾手指。

他有些心動,因爲四象裏面青樓妓館裏面的女子就喜歡用這個動作。

他覺得要麼是慕容雪函喜歡上他,要麼是爲了身邊的朋友準備向他獻身。

楚中大搖大擺的嚮慕容雪函走去,同時在腦子裏面幻想着怎麼樣可以將慕容雪函推倒,並且在牀上做多少個姿勢。

就在這時,有人大吼一聲:“是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動我的女人。”

聽到說話的人,無論是慕容雪函,還是李天霸等人,他們心中涌起了無限狂喜。

他們根據聲音判斷,這是秦巖的聲音。

他們順着聲音向說話的人看去。

他們發現說話的人,果然就是他們朝思暮想的秦巖。

秦巖慢條斯里的從遠處走來。

在他的身後跟着兩個身穿侍女服飾的女子。

這兩個女子雖然不是絕色美女,但是身姿卓越,面容姣好。

再加上她們的一言一行非常優雅,一看就知道是大戶人家出身的婢女。

楚中看到秦巖的衣着以及秦巖身後兩個婢女的衣服,不由皺起了眉頭。

他看得出秦巖應該是某個大戶人家的少爺。

否則不可能身後跟着這樣兩個絕色美女。

“秦巖!” 非你不愛 慕容雪函大叫一聲,快速向前跑去,並且一頭扎進了秦巖的懷裏。

在抱住秦巖的那一刻,慕容雪函的心臟,猶如小鹿一樣到處亂撞。

她激動無比,想不到剛剛進入四象沒有多久,就遇到了秦巖。

狐小仙也想投入秦巖的懷抱,感受一下秦巖溫暖的胸懷。

只是秦巖的懷抱被慕容雪函捷足先登了。

亂世梟雄之紅顏劫 狐小仙只能站在一邊無奈地嘆氣。

“主人,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李天霸恭敬無比的說。

看到爲慕容雪函出頭的人叫秦巖後,楚中不由擰起了眉頭。

最近秦巖名聲大噪。

一是秦巖和大耗族無明王有關係。二是秦巖和木王走得特別近。

可以說秦巖最近在四象中,是非常紅的一個人。

楚中雖然是一個街霸,但是肯定不敢惹秦巖這樣的人。

“原來是秦公子,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的朋友,還請秦公子恕罪。秦公子,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

說罷,楚中轉過身準備走。

他現在想趕快離開這裏。

他可不想和秦巖爲敵。

那樣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等一等!”

秦巖喊住了楚中。

他剛纔在遠處聽得清清楚楚,楚中剛纔想非禮慕容雪函。

慕容雪函和狐小仙都是自己的女人。

作爲一個男人,秦巖絕對不容許有任何人冒犯她們,更不容許有人輕薄她們。

現在楚中居然想對她們動手。

這已經觸碰到了秦巖的底線。

如果不殺了對方,秦巖難解心頭之恨。

“秦公子,你有什麼吩咐?”

聽到秦巖讓自己留下,楚中就知道自己要大禍臨頭了。

他面色蒼白,心驚膽戰的看着秦巖。

特別後悔剛纔攔截慕容雪函。

他現在也終於明白了那句古話。

人爲財死,鳥爲食亡。

他此刻就極有可能因爲,喜歡慕容雪函身上的錢財,以及慕容雪函這個人,而被秦巖殺掉。

“自斷雙手雙腳,同時挖掉你的雙眼,割掉你的舌頭,你就可以走了。”

秦巖面無表情的說,滿眼寒芒的盯着楚中。

楚中被秦巖的話嚇壞了。

他想不到秦巖這麼狠,居然要挖掉他的眼睛割掉他的舌頭還要斷掉他的四肢。

這不就是人彘嗎?

他肯定不能將自己變成人彘。

那樣的話,他將生不如死。

他咬了咬牙,壓住心中的憤懣與驚恐,在臉上強行擠出一絲笑容:“秦公子,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吧。”

楚中尷尬地笑起來。

“開玩笑,你覺得我像在開玩笑嗎?算了,既然你不願意自己動手,那我就請人動手了,只是你恐怕會稍微痛苦一點。”

秦巖的話音剛落,他身後的兩個侍女,同時腳尖點地、凌空飛起向楚中撲去。

看到兩個侍女的實力比自己還高。

楚中嚇得臉色蒼白,他對身後的兄弟們說:“兄弟們,咱們和他拼了。”

但是當楚中轉過頭後卻發現,他的身後居然空無一人。

他的那幾個朋友此刻全都跑掉了。

剛纔秦巖叫住楚中的時候,他的那幾個朋友就已經逃之夭夭了。

他們心裏面都知道,像秦巖這樣的人,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

最好的辦法就是趕快逃走。

楚中絕望無比。

他原本還想借助自己的兄弟和秦巖鬥一鬥。

但是他現在知道,他必死無疑。

別說是秦巖,他就連秦巖的兩個侍女都打不過。

就在楚中絕望的時候,兩個侍女也落到了他的身邊。

這兩個侍女抓住他的肩膀就像撕扯紙張似的,將他的雙臂扯了下來。

“啊!”楚中淒厲的大聲慘叫起來!

兩個侍女並沒有停下。

她們兩人同時一腳踹在楚中的肚子上。

楚中被踹的向後倒飛出去。

兩個侍女也跟着向前衝去,並且同時抓住楚中的雙腿,同樣就像撕扯紙張一樣,刺啦一聲將楚中的雙腿也扯了下來。

“碰”的一聲,楚中的軀幹掉在了地上。

他疼得在地上拼命的掙扎起來。

但是他的雙臂被扯斷了,雙腿也被扯斷了。

他想在地上翻身都無法做到,只能在原地不停的轉圈轉圈,再轉圈。

兩個侍女同時踩住楚中的肩膀。

每人伸出一根手指,同時插入了楚中的眼眶中。

楚中的眼球就像煮熟的雞蛋一樣,被一根筷子插了進去。

然後又被拔了出來。

楚中再次淒厲的大聲嘶吼起來。

只是他剛張開嘴,兩個侍女就同時抓住它的舌頭,其中一人以掌爲刀切了他的舌頭上。

楚中的舌頭被砍斷了。

鮮血就像高壓水槍裏面的水流一樣,“噗”的一聲就噴了出來,濺到了地面上。

兩個侍女做完這一切,轉過頭秦巖看去。

秦巖點了點頭。

這兩個侍女同時揮掌拍在楚中的額頭上。

楚中的頭就像西瓜一樣被拍的粉碎。

就這樣,楚中一命嗚呼了。

楊旭和楊坤向秦巖看去。

秦巖點了點頭:“你們去那邊等我一下,我和他們說幾句話。”

雖然楊旭楊坤是服侍自己的侍女。

不過她們畢竟是木景年派到自己身邊的人。

雖然在照顧秦巖,但是也有監視的意思。

秦巖不想讓她們知道自己和慕容雪菡、狐小仙她們在說什麼。

兩個侍女對視了一眼,恭敬的對秦巖說:“秦公子,那我們去那邊等你。”

兩人走後,秦巖放下了嚴肅的面孔,笑眯眯的嚮慕容雪菡等人一一看去。

好長時間不見,秦巖都有些想大家了。

“你們是怎麼來的?”

“秦巖,我們是通過守衛進來的。你最近在忙什麼,我們特別擔心你。”

慕容雪菡關切的問。

狐小仙豎起了耳朵,她也想知道秦巖最近在忙什麼。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你們不要擔心我,我沒事,我目前的處境說不清楚,但是我肯定能應付過來。最近一段時間我要去辦一件大事。你們最好不要來找我,最好是在某個地方悄悄的藏起來。”

“爲什麼?是不是有危險啊?”

聽到秦巖這樣說,慕容雪菡首先意識到,秦巖要去辦的這件事情有危險。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