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皇甫家族的傳聞,外界也有很多。

有人說是某個神話級別人物的後裔,也有人說是和海外的福地洞天有關。

關於海外的福地洞天,那是一片神秘的地方,流傳著許許多多的傳聞,仙山,古洞,上古妖族,海外修道者等等等,都被人們津津樂道著。不過關於神秘的海外,知道的人卻是少之又少,而且海外多散修,也許是出自某做仙山古洞,也許是一些上古種族,但他們都很少到南明大陸來。

而皇甫家族之所以被人認定為和海外有關係,只是因為百年前皇甫家族蒙大難,差點滅族。在皇甫家族瀕臨毀滅的時刻,海外來了一名大神通者,實力逆天,翻手間拍死了三名實力相當的大神通者,震驚了整個南明大陸。

從此之後,海外的福地洞天在眾人心中更加神秘。

………

一座氣勢宏偉的府邸中,雕樑畫棟,飛檐樓閣,好不氣魄。皇甫家族的兩位大神通者從半空中落下。此刻在皇甫家族的府邸中,早就有足足數十人再次等候,見到那名老嫗和老者從天而降,府邸中的數十名皇甫家族的子弟紛紛彎腰行禮。

「都起來吧。」皇甫家族的那名老嫗笑了笑,眼神中明顯可見欣慰之色。

「姑祖,怎麼樣了?有沒有抓到那小子。」一名年紀大約在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身材魁梧,虎背熊腰,身上的氣勢波動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恐怖,不過和這名老嫗相比還是差了一點,但毫無疑問是個進入大神通者境界的高手。

「族長放心,老身出手,那小孽障手到擒來。」老嫗笑了笑,抬手一揮,星月鐲從她的袍袖中飛了出來,穩穩的落在了那名中年男子手中。

這名中年男子,便是皇甫家族的現任族長,皇甫昊天,其修為高深,非等閑之輩所能比擬的。

「好!甚好。」皇甫昊天眼神炙熱,哈哈笑道:「這小子身懷古佛舍利和上古神法,這兩件東西哪一樣都可以讓諸大勢力為之瘋狂,現在全都落在了我們皇甫家族的手中,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現在他被金剛鐲困住,料他就算有通天的法力也休想脫身。」老嫗森冷的笑了笑,臉上的皺紋都堆積在一起。

「父親,這個人身上真的有上古神法嗎?」站在皇甫昊天身後的一名青年難以置信的說道,不過看向星月鐲的眼神卻有幾分炙熱與貪婪。

「恩,這個消息十分可靠,據說此人能夠力撼《山海經》中的神通,實力在同輩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不然我們派往蠻荒古林的那些人也不會全都死在他手上。」皇甫昊天臉色陰冷的說道。

「哼,皇甫炎修為要在孩兒之下,就他那點實力,我真不知道二叔爭著搶著要去這個名額有什麼用,還說什麼歷練,簡直就是去給我們皇甫家族丟臉,還平白無故死了這麼多人,如果是讓孩兒去的話,肯定能把古佛舍利帶回來,也不用父親你這麼費心了。」那名青年趾高氣揚的喝道,滿臉的不屑之色。

「好了!」皇甫昊天冷喝一聲,轉頭看向自己的兒子:「鳴兒,這話在我面前說說也就罷了,不要讓你二叔聽去,以免生二心。」

「是,父親。」皇甫鳴恭敬的點點頭,但臉上依舊掛著不滿之色,他身為皇甫昊天的獨生子,更是皇甫家族未來的接班人,一向眼高手低,就連同一家族的皇甫炎都不放在眼中。

「把金剛鐲拿給你娘親,讓你娘親用乾坤術定住,千萬不要讓這裡面的小孽障跑出來。」皇甫昊天將星月鐲遞給了皇甫鳴。

「是!」皇甫鳴結果星月鐲,眼中的貪婪之色更重,這件神器一直都由皇甫昊天保管,就算皇甫鳴身為皇甫昊天的兒子,也很少有機會接觸到,皇甫鳴的心中更是早就對這女帝星月鐲窺視已久。

「鳴兒,待以後繼承了家主之位,這金剛鐲自然就是你的了。」皇甫昊天怎麼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想什麼,當即含笑說著,拍了拍自己兒子的肩膀,以示鼓勵。 感受著女帝星月鐲中傳來的旺盛的法力波動,皇甫鳴咧嘴一笑,恨不得現在就把星月鐲據為己有。不過這是皇甫昊天之物,皇甫鳴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搶奪自己父親的心愛之物,橫何況是這麼一件神器級別的秘寶。

當下,皇甫鳴告退了皇甫昊天,轉身朝著身後的一座大院跑去。

虛無的空間中,迦葉抬頭望著灰濛濛的天空,在星月鐲器靈的幫助下,迦葉在這片小世界中不再受到束縛,那灰濛濛的霧氣也散開,另迦葉完全可以看清楚這星月鐲內部的景象。這片小世界比五指山內部竟然還要大得多,不過卻十分的空曠,不見任何景物。

灰濛濛的天空,更是出現了道道裂痕,宛如蒼穹裂開了一般。

「星月,幾時了?」迦葉淡淡道,呼喚星月鐲器靈的名字。

話音落下,星月鐲器靈曼妙多姿的身軀出現在迦葉身邊,婀娜俏麗,通體散發著如水晶一般的光輝,漠然道:「已經子時了。」

「何時動手?」

「現在還不行,皇甫昊天的夫人對星月鐲施加了乾坤術,我還要一個時辰的時間才能破解這道封印。」星月鐲器靈說道。

「乾坤術,很厲害嗎?我怎麼沒有聽說過。」迦葉倒是一愣,星月身為神器的器靈,論起神通來,應該比普通的大神通者都要高明,為何這小小的一個乾坤術就拖延了這麼長時間。

「皇甫昊天的夫人名叫穆清音,傳承自海外仙山,具體是海外哪方勢力我也說不清楚。但海外向來以神秘著稱,就算是一些大神通者也不敢輕易涉足,據說,海外那些福地洞天的修士乃是洪荒時代遺留下來的種族,修鍊之法神秘莫測,但海外散修從不輕易進入南明大陸,偶爾有例外之人,無不是有著逆天實力的大人物。」星月鐲器靈慢慢解釋道。

「連你也不了解海外嗎?看來那的確是個神秘的地方。」迦葉心中一動,星月鐲器靈活了得有上萬年了,這南明大陸上竟還有她所不知道的事情。

「想要早點出去就不要打攪我。」星月鐲器靈冷淡淡的留下一句話,再次消失在原地。

「靠!」迦葉爆粗口,不過也不敢說什麼。

十分鐘,二十分鐘,四十分鐘……..

足足過去了一個多時辰,星月鐲器靈終於再次出現,道:「乾坤術解開了,你留在這裡別動,我帶你出去。」

………

幽靜的房間中,一枚通體寶玉打造的玉匣子無聲無息的彈開,星月鐲緩緩從裡面飛了出來。月光透過窗戶的縫隙照在星月鐲上,讓這枚看似平淡無奇的鐲子散發著皎潔的光輝,一點點光華從星月鐲上射出,宛如日月星辰的光輝齊綻放,星月鐲通體散發出水藍色的光輝。

「嗖!」

下一刻,星月鐲直接化作一團柔和的光華射了出去,悄無聲息的打開窗子,消失在了窗外的黑暗之中。

而幾乎就在同一時間,一間香閨之中,一名盤坐在床榻上的中年美婦睜開雙目,這名中年美婦生的花枝招展,性感妖媚,尤其是那一雙眸子,幾乎可以滴出水來,身後一條毛絨絨的尾巴鑽了出來,如大掃帚,竟然是狐狸的尾巴。

「乾坤術被解開了,可惡,是誰動的手腳!」這位性感的美婦冷哼一聲,身體化作一縷黃煙自床榻上消失不見。

皇甫家族很大,佔地面積幾乎相當於十幾畝地,而且守衛森嚴,幾乎每擱十幾秒的時間,便有一隊負責巡邏的皇甫家族子弟穿插而過。且在皇甫家族的上空,也布有精神網線,是修士以自身的靈覺幻化而成的,只要稍微有些風吹草動,都難以擺脫上空那精神網線的盤查,想要遁空逃走,無疑是不可能的。

星月鐲斂去光華,無聲無息的在這片建築中穿梭,躲過一隊隊盤查的皇甫家族子弟,悄悄的朝著這座府邸之外遁去。

「這皇甫家族守衛還真嚴,想要出去真要費一番手腳。」星月鐲中傳來迦葉的聲音,他被星月鐲器靈施了神通,同樣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況。

「別出聲!想要出去安靜點。」星月鐲器靈脆聲喝道。

「哎。」迦葉不再說話。

「嗖!」

輕微的破空聲一閃即逝,星月鐲已經頓出去上百米,藏在一片假山的後面,只要再通過前面的正院,就可以脫離皇甫家族的控制範圍。

「想走?走得掉嗎?」

突然,一道冰冷的喝聲傳遍夜空,一名生有狐尾,性感多姿的中年女子瞬息間出現在半空中,身背後的狐尾掃除一道神光,如同無堅不摧的劍氣,斬在星月鐲藏身的假山上。

「轟!」

十幾米高的假山當場化作了一團石粉,藍光一閃,星月鐲從裡面鑽了出來,蕩漾出一圈圈水藍色的波紋,將那狐媚女子打出的神光盡數化解掉。

「恩?星月鐲為何自行飛出來了?」見到星月鐲化去了自己的攻擊,那狐媚女子當即臉色一變,雙手結印,在她的身背後,一隻背生雙翼的天狐之影浮現而出。而後天狐之影化作一道紫色的閃電,當空朝著星月鐲劈了過去,撕裂夜空。

「嗡!」

與此同時,星月鐲上綻放出星星點點的光輝,但每一點星光都仿似一道撕裂虛空的劍氣,點點光輝透射出來,與那紫色的天雷對轟。

「轟轟轟轟轟!」

瞬息間,星月鐲和那狐媚女子交手不下於上百次,澎湃的波動激蕩在皇甫家族的上空,將皇甫家族上空那一層層精神網線盡數摧毀。

「滅!」

狐媚女子嬌喝一聲,滅字訣一出,天狐身影再現,這一次,竟然是化作了水桶粗細的雷光,如同一條天龍一般張牙舞爪的朝著星月鐲撲了過去,想要把星月鐲摧毀。

「茫茫星河,變幻莫測,天地借法,誅神伏魔!」

星月鐲中,傳來女子清脆的呼喝之聲,一雙白皙的玉手從星月鐲中鑽了出來,法印變化,瞬息間結出上百道玄奧的手印。霎時間,星空中無窮無盡的星光蔓延而下,普照在星月鐲之上,化作一道變化莫測的星空圖,一下子將這片空間定格住,但凡是被星空圖籠罩的範圍之內,時間似乎像是靜止了一般。

那道水桶粗西的雷光被星空圖罩住,當場土崩瓦解,化作點點光輝消散。

「鐺!」

與此同時,星月鐲也似是受到了撞擊,被一股磅礴的大力擊中,瞬間飛旋出去,連被困在裡面的迦葉都給甩了出來。

不過好在,迦葉的應變能力也不錯,凌空翻出幾個跟頭,腳尖在虛空中一點,點出一圈圈漣漪,如同踩在水面上一般,調整身形,穩穩的落在了一座房頂之上。

與此同時,星月手鐲光華一閃,器靈竟然從裡面飛了出來,落在了迦葉的身邊,渾身上下散發著晶瑩的寶光,宛若一件無暇的藝術品一般,曼妙多姿的身軀上,不知何時籠罩了一層星光交織而成的薄紗,凹凸有致的身材被勾勒的淋漓盡致。

「你也太弱了吧,一個普通的狐狸精都鬥不過。」迦葉忍不住抱怨。

「她是大神通者,而且我只是器靈,需要配合修士的手段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星月鐲器靈說道。

「星月!你竟然敢背叛皇甫家族!」一聲暴喝,皇甫昊天衝天而起,懸浮在半空中,與那名妖媚的女子站在一起,顯然剛剛出手打中星月鐲的,正是皇甫昊天。

剛剛星月鐲和那狐媚女子的一番對戰,顯然已經把皇甫家族的人給驚動了。

「爹,娘,出了什麼事!?」皇甫鳴也帶著一群皇甫家族的弟子趕到,目光投在半空中的皇甫昊天和狐媚女子的身上。

這狐媚女子,無疑正是皇甫昊天的妻子,穆清音。

「星月,為何背叛我家族?!」皇甫昊天怒目而視,死死的盯住星月鐲器靈。

「背叛?何來背叛之說。」星月鐲器靈冷聲道:「當初我和你們前任族長有約,要守護你們家族一百年,現在百年時光已過,我已恢復了自由身。」

「就算如此,你也不該與我皇甫家族為敵!這小孽障對我皇甫家族有大用,你不能帶走他!」皇甫昊天喝道。

「抱歉,他現在是我新的合作夥伴。」星月器靈淡淡道。 「你們……..」皇甫昊天怒目而視,瞳孔中更是布滿了血絲,憤恨的盯著迦葉:「小孽障,你到底施了什麼手段,可以讓星月死心塌地的跟著你!」

「我們相親相愛嘛,決定遠走天涯海角。」迦葉屁顛屁顛的笑道。

但他的聲音剛剛落下,旁邊星月鐲器靈突然一個冷冽的眼神瞥了過來,星空之下,一道星光交織而成的閃電迅速的朝著迦葉劈了過去。「咔嚓」一聲巨響,迦葉連躲閃的機會都沒有,當場被這道閃電劈中,滿臉焦黑,頭髮都豎了起來,只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

「星月你…….」迦葉頓時無語的說不出話來,他沒想到星月怎麼會說翻臉就翻臉。

「我們只是合作夥伴,還不算是朋友,這玩笑再敢亂開,以後就直接把你劈成灰!」星月鐲器靈冷冰冰的說道,絲毫不給迦葉留情面。

「操!」迦葉心中暗罵,無語的翻著白眼,不過通過這一次教訓,迦葉也完全的認識了星月的性格,這隻器靈是開不起玩笑的,遠不像雪倪的性格那麼隨和,怎麼玩笑都不成問題。

「哼!」星月鐲器靈冷哼一聲,丟給迦葉一個大大的白眼。

皇甫昊天望著星月鐲器靈,冷聲道:「星月,你現在回頭還可以,就算你是神器器靈,但我皇甫家族要留住你,還是有用不盡的手段的。」

「是嗎?那你可以試試看!」星月鐲器靈的聲音越來越冰冷。

「清音,用乾坤術封住星月和那小孽障,誰也不能走不掉。」皇甫昊天猛的沉喝一聲。

其實不用他說話,穆清音早就在星月鐲器靈的聲音落下后動手了,雙手劃出一片璀璨的霞光,十根手指不斷交織在一起,結出一連串的手印,每一個手指間都飛出一道光束,匯聚成一張大網,當空朝著迦葉和星月鐲器靈罩了過去。

「刷!」

藍光一閃,星月直接鑽進了星月鐲中,淡藍色的鐲子不再平淡無奇,反而是綻放出水晶般耀眼的光輝。

「我借給你力量,助你脫困!」星月鐲中傳來星月的聲音。

「好!」迦葉猛的點點頭,一把將星月鐲握在手中,他知道星月雖然是神器器靈,但只有配合修士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來。當下,迦葉也不再羅嗦,將星月鐲套在了自己的右手上,頓時一片朦朧的星光將迦葉的手臂籠罩住。

「轟!」

雄渾的力量破體湧出,迦葉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右手臂似乎充斥著無窮無盡的力量,一拳似是可以崩塌虛空。面對那當頭照下的大網,迦葉猛的轟出一拳,一道星光從拳頭上衝出,化作一把星光神劍,瞬間將那張大網粉碎成虛無,在虛空中轟出一個大缺口。

「好強!」這一刻,迦葉內心中澎湃無比,他從未有過這種感覺,內心中無形間生出一股豪氣,他終於明白了星月鐲的可怕之處,不愧是神器級別的秘寶。此刻哪怕是大神通者,迦葉也敢上前挑戰。

「不要以為有星月幫你,我就制伏不了你!」穆清音清喝一聲,凌空而起,雙手一壓,又是一大片光束籠罩而來,如同成千上萬條靈蛇般狂舞。

「狐狸精,本座收了你!」迦葉也是大喝一聲,被星光籠罩的手臂噴薄出一道星光,化作一把參天大劍,足足有十幾丈長,鋒銳的劍芒撕裂空間,只要劍鋒一動,似是就可以在虛空中撕裂開一道大缺口。

「破劍十字斬!」

藉助星月鐲的力量,迦葉施展出自己最拿手的招式,「破劍十字斬」

兩道十幾丈長的劍氣橫劈豎斬,成十字形將夜空割破,衝天的劍芒將這片夜空照亮格外通亮,十字劍氣旋轉,絞殺一切,無數道光束在十字劍氣下粉碎,根本不能近到迦葉身前。此時此刻,這衝天的劍氣將整個大炎城都驚動,不少大炎城的修士紛紛舉目朝著皇甫家族的方向望來。

「出什麼事了,皇甫家族的人這又是唱的哪一出?」

「不對勁兒,好像是有人在皇甫家開戰了。」

「我靠,什麼人物這麼牛*逼,直接殺進了皇甫家族,敢在大炎城招惹皇甫家族,那無疑就像是虎口搶食一樣。」

「莫非是什麼大勢力的人物嗎?」

一些在大炎城逗留的修士紛紛條望向遠處,朝著那劍氣衝天的地方驚嘆。

此時此刻,迦葉立在皇甫家族的一座房頂上,揮動那十幾丈長的星光巨劍,與穆清音戰在一起。不得不說,穆清音這位大神通者手段著實的恐怖,剛才那恐怖的劍氣,穆清音愣是揮手間化解的一點痕迹都沒有。

「乾坤封印!」

穆清音狐媚的聲音響徹夜空,霎時間,成千上萬到光束交織而成一個巨大的陣圖,那陣圖之中似乎封存這一座牢籠,將整個天空籠罩,朝著迦葉壓了下來。

與此同時,皇甫昊天也沖飛而起,左右手各持一把刀劍,刀劍交織,奪目的劍芒和衝天的刀氣化作一龍一虎,怒吼著,咆哮著沖向了迦葉。

這一招神通迦葉曾經在皇甫炎的手中領教過,不過現如今由皇甫昊天這位大神通者施展出來,其威勢和皇甫炎施展出來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那一龍一虎俯衝而下,帶著一股毀滅般的氣勢,將迦葉腳下的那座建築瞬間壓成粉末。

不過好在,迦葉手腕上的星月鐲散發出一片星光,將迦葉保護在內,並沒有受到這股氣勢的影響。

「小孽障,你逃不掉了!」皇甫昊天冷喝,龍吟震天,虎嘯震地,狠狠的壓迫向迦葉。

「再多來點力量,我撐不住了。」迦葉朝著星月鐲喊道,他現在完全是在靠著星月鐲的力量支撐著,不然一位大神通者出手,迦葉根本連一招都擋不住。

「你的修為有限,我給予你不了太多的力量。」星月的聲音在迦葉耳中響起,不過迦葉還是能感覺到一股雄渾的力量湧入自己體內,夜空之下,萬千星空匯聚而來,海納百川一般湧入了迦葉的身體中,氣勢再度攀升上一個台階。

「殺殺殺!」迦葉狂吼,感覺到體內力量瘋漲,他瘋狂的舞動著手中那把巨大的星光之劍,絞殺出道道恐怖的劍氣,整片天空中此刻完全被劍氣籠罩,成千上萬到劍氣匯聚成一個巨大的劍氣網,將皇甫昊天斬出的一龍一虎盡數絞殺。

「喝啊!」迦葉身體凌空而起,腳尖在半空中一點,一圈圈波紋從迦葉的腳底板蕩漾而出,借著這股反衝之力,迦葉身體高高躍起,手中那巨大的星月神劍狠狠的朝著皇甫昊天劈斬過去。

面對著恐怖的一劍,連皇甫昊天這種大人物都臉上變色,雙手一撐,一面古樸的盾牌擋在了自己的面前,想要攔住迦葉斬出的驚天劍氣。

「鏗鏘!」

漫天火星四射,那古樸的盾牌在迦葉一劍之下,竟然當場破碎,如同紙糊的一般。不過好在,皇甫昊天藉助著幾秒鐘的時間,身形迅速的後退了,躲過迦葉這恐怖的一劍。

「想不到,星月鐲竟然可以給予人這麼強大的力量。」皇甫昊天臉色難看的自言自語,他掌控了星月鐲數十年,不過並沒有得到星月鐲器靈的認可,因此只是單方面的操控星月鐲,發揮出來的作用微乎其微。

但現在星月鐲在迦葉手中卻不同了,得星月鐲這件神器相助,迦葉以入神境界的修為,卻可以擊退大神通者。

帝國總裁霸道寵 由此可見神器秘寶的恐怖。

「怎麼會…….連父親都不是對手嗎?這星月鐲竟然這麼恐怖,我一定要得到手。」皇甫鳴眼中的貪婪之色更重,沖著迦葉高聲喊道:「小賊,你仗著秘寶傷敵算什麼本事,有本事單對單的與我獨斗,小爺一根手指便可以捏死你!」

「哼!當我是白痴嗎?」迦葉冷哼一聲,手中星月神劍一掃,崩射出一道劍氣,直接將皇甫鳴掃飛出去。

「噗!」

皇甫鳴不過是入神境界大圓滿的修為,怎可能抵擋得住星月鐲的攻擊,當場噴出一口鮮血倒飛出去數十米遠,而後狼狽的爬了起來,雙目赤紅的盯著迦葉,不過卻不敢再上前,咬牙切齒道:「哼!星月鐲是我的,誰也別想拿走,早晚我會奪回來的。」

「轟隆!」

而這時,半空中那巨大的陣圖壓了下來,陣圖之中,那封存的牢籠大開,形成一個巨大的黑洞,宛如惡魔的巨口,想要把迦葉吞噬進去。

「小子,當心上面。」 學霸大人可否戀愛 星月清喝道,聲音回蕩在迦葉腦海中。

「喝啊啊啊啊!」

迦葉自然也感覺到了危險靠近,星月神劍朝天一指,奪目的劍芒崩射出來,洞穿向那巨大的陣圖。而後迦葉雙臂猛地揮舞,再次瘋狂的舞動星月神劍,恐怖的劍氣四處亂射,每一道劍氣都把虛空洞穿出來一個缺口。星月神劍在迦葉手中,劍勢毫無任何的章法,但威力卻不同凡響,一時間,那巨大的陣法圖只能停滯下來,不少陣紋都被絞碎。

「想收我?哈哈哈哈!」感覺到體內瘋漲的力量,迦葉霸氣外放,絲毫不吝嗇的出手,招式瘋狂,簡直如同瘋神降臨,禍亂天地。

「你…….你這混小子,當我的力量不要錢是嗎?哪有你這麼揮霍的,就知道亂來!」星月不滿的聲音響起,抱怨道:「要以神通來配合才能發揮出巨大的好處,這點道理都不懂,真不知道你是怎麼修鍊上古神法的。」

「我當然知道。」迦葉笑道:「不過我更喜歡簡單粗暴的解決。」 為了恢復聖器的實力,星月鐲不惜和皇甫家反目,相助迦葉脫困。此刻迦葉仗著星月鐲給予他的力量,在皇甫家族進行瘋狂的絞殺,劍氣四射,不少皇甫家族的子弟躲閃不及,當場被劍氣射中,成為了劍下亡魂。

「轟隆!」

半空中那巨大的陣圖壓向迦葉,不過卻被迦葉以手中的星月神劍死死的拖住,不少陣紋被狂暴的劍氣絞碎。 墨爾本,算到愛 但穆清音並沒有停手,雙手不斷劃出一道道光束,用來修補陣圖中的陣紋。不過此刻穆清音的臉色卻極為蒼白,面對迦葉這麼瘋狂的絞殺,就算她是大神通者也支撐不住。

而星月鐲器靈此刻也是欲哭無淚,她本來給予迦葉力量,是想讓迦葉借她的力量來施展大神通,卻沒想到迦葉完全不安套路出牌,似乎不是自己的力量根本不知道珍惜,任意的揮霍,出手完全雜亂無章,雖說這樣同樣可以取到相同的效果,但揮霍的力量卻是翻倍的。

「你…….你就不能常人化一點嗎?」星月輕叱道,她現在真的有點感覺和迦葉合作是錯誤的了,這傢伙瘋狂起來完全不聽勸。

「我更喜歡簡單粗暴的解決問題。」迦葉道,狂掃星月神劍,將那巨大的陣圖絞殺出來一道缺口,不過卻被穆清音打出的神通快速的修補。

「你真是……我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撐不住你這樣的揮霍。」星月說道。

「好吧,那我就聽你的,以最快的速度脫困。」迦葉道,但依舊瘋狂的出手,星月神劍在他手中幾乎可以攪亂天地。

「真是和萬年前的那個瘋猴子一個德行。」星月嗔怒的聲音傳來,而後道:「小子,給我記住了,我現在傳授你一門女帝的神通,待會兒破陣之後,儘快的遁空逃走,我的力量堅持不了太多時間。」

「恩,好!」這一次,迦葉倒是痛快的點點頭,他倒不是真的一瘋起來就完全忘我,剛才之所以這麼狂暴的出手,完全是想泄泄私憤,報復一下皇甫家族。

「轟!」

這時候,星月鐲再次湧出一股強大的星光注入到了那星光神劍之中,迦葉揮動星光神劍,將半空中那巨大的陣圖劈開了一道缺口。這一劍,足可以驚世,就算是大神通者也攔不住,那道巨大的陣圖當場土崩瓦解,而穆清音似乎也受到了重創,噴出一口鮮血飛出去。

「就是現在,小子記清楚秘訣,我助你快速領悟,我們衝出去!」星月脆喝一聲。

話音落下,迦葉眼瞳中一片星光閃爍,雙目似是化作了兩顆耀眼的星辰,一道道神秘玄奧的符紋在他的眼瞳閃爍。迦葉彷彿石化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身上卻籠罩下一片星光,尤其是兩顆眼睛,星光奪目,爍爍綻放。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