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州市不知道有多少人做夢都想擁有一套這樣的房子,而你剛來江州便有了,不得不說你的運氣真的是太好了!」

韓曉汐輕聲感嘆了一句,彎腰脫下腳上那雙精緻的高跟鞋,赤著小腳丫走進客廳,表情認真的給陳天介紹別墅的每一處細節。

因為這個房子裡面有很多現代化的設計,所以韓曉汐害怕陳天自己不會用,在介紹的時候非常的仔細。

半個小時之後。

韓曉汐看了看時間把房門鑰匙遞到陳天手中,輕聲說道:「好啦,基本上該介紹給你的都已經告訴你了,現在我要把我最喜歡的這個房子交給你了!」

「你以後若是想要住在這裡,也可以住在這裡。」陳天看見韓曉汐彷彿有些不舍淡淡說道。

「你……」韓曉汐聽到這話,俏臉瞬間便羞紅了幾分,表情不知所措。

「啊,你不要誤會,我說的是這個別墅房間很多,你可以沒事過來住一住!」陳天笑著解釋道。

「我知道了!」韓曉汐彷彿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然後伸出那白皙修長的玉手,低聲說道:「把你的手機遞給我!」

陳天拿出自己的手機放在了韓曉汐的手中。

「你這是什麼破手機啊,明天我去幫你買一部吧!」韓曉汐一邊吐槽,一邊在陳天的手機上面輸入了自己的手機號,然後笑盈盈的說道:「這是我的電話號,以後你要是有什麼需要隨時都可以給我打電話,還有明天我會幫你找個保姆過來,要不然你一個男生應該沒辦法打理這麼大的別墅!」

陳天接過手機淡淡一笑,沒有說話。

「行了,我走了!」

韓曉汐沖著陳天擺了擺手,轉身離開別墅。

……

送走韓曉汐之後,陳天一個人回到別墅裡面。

回到別墅之後,陳天並沒有什麼心情去感受這個別墅的豪華奢靡,因為這些凡俗的東西如今的陳天已經沒有多大的吸引力。

此時陳天最著急的事情還是抓緊時間修鍊,只有積累足夠的實力,他才會有資本去跟江州四大家族抗衡。

無論是地球上面的武道,還是修仙界的修仙,都擁有一個同樣的境界。

分別為練氣境、築基境、脫凡境、化神境,煉虛境、合天境、大乘境、真仙境。

每個大境界又分層三個小境界,小成,大成,巔峰。

前世陳天在修仙界境界為大乘之境,若是想要從大乘之境突破到真仙境需要經歷九道天劫,一旦渡劫失敗那就會魂飛魄散,陳天的師傅玄天仙人當初被譽為修仙境最有可能第一個突破到真仙境的修行者,但是最後還是渡劫之中魂飛魄散。

而陳天在渡劫之時被四大天魔聯手偷襲,只不過陳天的運氣要比自己的師傅好很多,陳天並沒有魂飛魄散,而是得到了一個從頭再來的機會。

陳天盤膝坐在沙發上面,腦海中不停的閃過前世的記憶。

片刻之後,陳天輕輕的嘆了口氣,面無表情的說道:「此時的我僅僅就是一個練氣境巔峰,雖然依靠著肉身的強悍程度可以媲美脫凡境的武道高手,但是一旦碰到化神境的高手,我可能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所以還是要抓緊時間修鍊。」

說完此話,陳天將自己的氣息從識海裡面釋放出來,然後開始感受方圓百里適合修行的地方,錦繡別墅的靈氣雖然要比尋常地方充盈幾分,但是終究還是太過於稀薄了,根本沒有辦法滿足陳天現在對於修行的要求。

「可是現在地球上面的靈氣跟修仙境根本沒有辦法比,即便是地球上面那些天賦異稟的天才估計也很難突破到煉虛境吧?也許地球上面已經沒有修行之人了吧,剩下那些所謂的武道中人境界最高也就是化神境而已!」

陳天將自己的氣息收回,輕輕搖頭。

按照修仙界的說,如果境界不達到煉虛境那就根本不是修仙,只不過就是讓自己的身體跟靈魂得到一定程度的加強。

只有煉虛境的高手才能做到御空而飛,御魂而尋,半人半仙,能夠呼風喚雨,也就是尋常人眼中的神仙。

但是煉虛境之下,武道中人的攻擊方式還是尋常人的方式,根本沒有辦法真正的利用大自然賜給人類的能量。

「如果我能夠找到一個靈氣充裕的地方修鍊,修鍊的速度應該會事半功倍,但是按照現在現在這個情況,估計應該很難找到真正適合修行的地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些蘊含靈氣的藥材跟法器之上!」

說完這話以後,陳天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開始了自己的修行。

此時陳天知道自己要先從練氣境突破到築基境,到了築基境之後便可以布陣施法,將其他地方的靈氣聚集在自己的身體周圍,也可以直接從法器跟靈藥之中吸取靈氣。

而練氣境無非就是一個對自身氣息的修鍊,根本沒有辦法從其他地方吸取靈氣。

修仙境的修仙之人之所以要比地球上面的武道中人厲害很多,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地球上面的靈氣實在是太稀薄了,根本不適合修仙境去修行。

還有第二個原因那便是在修仙境之中存在各種各樣的法門秘籍,大部分法門秘籍為攻擊秘法,但是也有很多是前人留給後人的基礎修鍊之法,雖然每本基礎修鍊秘法的修鍊之法不同,但是效果都是一樣的,那便是能夠加快修仙之人的修仙速度。

而陳天在修仙境的時候,閱讀了將近上百萬本修行秘法,並且每一本都熟記於腦海之中,此時陳天若是從新開始修鍊,自然可以選擇一本最為適合自己的秘法開始修鍊。

思量了片刻之後,陳天最後選擇了一本最具有難度的《九重天道決》作為自己的基礎秘法,當初陳天在剛入修仙境的時候便想要選擇這本號稱是修仙境最難的基礎秘法,但是卻被自己的師傅給攔了下來。

「前世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修行了五百年,但是最後一切終究還都是成了過眼雲煙,這一世蒼天既然給了我一個重生的機會,我一定要走一條跟前世不同的修行之路。」

陳天輕聲感嘆了一句,然後開始按照《九重天道決》的口訣,運轉自己體內氣息。

隨著氣息的流動,整個別墅內的空氣彷彿都已經凝固了一般,只有精緻色的石英鐘發出陣陣滴答之聲。

…… 「鬼上身確實是個不錯的借口,不過,」風玫看著手中釘魂釘上與之前她胸口的那一枚一模一樣的符文,唇角的弧度加深,「別忘了,我是鬼,還是一隻等級不低的鬼。」

安雅茹臉色發白,一半是因為對自己現在情況的擔憂,一半是因為自己借口的漏洞而懊惱。以池月的能力,自然能夠清楚地看出來她是否被鬼上身,該死,她怎麼沒想到這點。

極力隱去眸中的神色,安雅茹可憐兮兮地看著風玫,眸中湧現水光:「池月,你在說什麼,我是姐姐啊。是在昨晚我被鬼上身之後發生了什麼嗎?昨晚是阿閻帶我回來的,阿閻一定知道發生了什麼,等他過來向你解釋好嗎?」

姐姐?風玫微微挑眉,卻又覺得理所當然,畢竟她現在的臉可是與安雅茹的一模一樣。

試探到現在,顯然昨夜她胸口的釘魂釘與聚鬼陣都是與安雅茹有關的。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池月的心愿中關於安雅茹殺了她的事,是指讓她從人變成鬼的殺了她,還是讓她從鬼變成魂飛魄散的殺了她。

「我等著呢,」把玩著手中的釘魂釘,風玫唇角笑意瀲灧,「他不是已經快到了嗎。」

安雅茹心中一駭,她在看到池月的瞬間就偷偷給明閻發了消息,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卻不想對方早已看的透徹。

以前的池月單純的很,她說什麼池月就信什麼。但是現在……難道真的是因為昨天她的行為讓池月不再信任她,所以才會變化如此之大?

風玫才不管安雅茹此時想著什麼呢,她有些嫌棄地看著手中小巧的釘魂釘,想了想道:「兩枚了,做紀念品好像有點多了,不如還給你吧。」

說著,手中的釘魂釘一轉,尖銳的一端便轉向了安雅茹。乾坤聽書網

風玫食指點在釘帽上,一點都不似其他鬼那般的青白駭人,她的手指纖細瑩白,甚至連指甲都帶著人類健康的淡粉色,在烏黑的定魂釘的映襯下,有種明與暗的對比,好看極了。

「你說我該不該按下去呢?」風玫似乎在徵詢安雅茹的意見,指尖卻是在一點點用力。動作的時候,擔心安雅茹會驚叫折磨她的耳膜,她順手就封了安雅茹的聲音。

安雅茹臉色慘白,額頭冷汗一滴滴落下,張嘴卻是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來……她似乎已經感受到釘魂釘刺破她的衣服,尖端貼在她皮膚上的冰涼。

從來沒有覺得死亡距離她是如此的近。

「池月,你敢!」一道凌厲的劍風從身後襲來,風玫一釘定魂釘,直接飄開了。

扭頭看向破窗而入,手中還拿著桃木劍的男人,風玫嘴一咧,抬手在這個房間布下了結界。

終於湊齊了。

明閻作為男主,那容貌自然沒得挑,一身合體的居家服更襯的他容顏帥氣如鄰家少年一般。若是早上早些年,在她還沒開始綁定系統的時候,見到這樣的或許就給搶進後宮了。但是現在,男主註定是女主的,她還是趕緊完成任務再去下個世界浪比較重要。

風玫把玩著定魂釘,饒有興緻看著明閻一臉心疼地將安雅茹擁入懷中,又開始為她驅除周身的陰氣。

別說,明閻不愧是能進入國家特殊機關,據說還混得不錯的存在,這一手驅逐陰氣的手法倒還算不錯。不過……遇到她,就算不錯也無濟於事。 《九重天道決》作為修仙境最難的一門基礎修行秘法,有著非常明顯的優點跟缺點。

其優點為《九重天道決》將自身基礎修鍊分為九重,如果修行之人能夠修鍊到第九重,那麼其根基將會要比尋常人紮實很多,體內能夠容納的法力也要比相同境界之人多上還幾倍,肉身的強度也不是尋常基礎秘法能夠相比的,一位修仙之人體內能夠容納多少法力以及自身肉體的強悍程度往往會決定此人的修仙上限。

而《九重天道決》的缺點就是,一旦沒有辦法修行到第九重,那這本《九重天道決》可能連尋常的基礎秘法都不如,而且再想從頭修鍊其他的基礎秘法也不可能了。

還有最為主要的一點那就是,修行《九重天道決》之人需要依靠大量藥材裡面靈氣去滿足秘法的境界提升。

而陳天此時在地球上面修行,自然不會去靠著地球上面那可憐巴巴的靈氣去修鍊,如果到了化神境之後,地球上面的靈氣就起不到什麼效果了。

隨著體內真氣的逐漸流動,陣陣肉眼可以察覺到的黑色氣息被陳天逼出體外,而這些氣息全都是陳天體內的濁氣。

當這些濁氣排乾淨之後,陳天再次運轉口訣,方圓百里狂風紮起,樹木花草在風中搖曳。

無數白色的靈氣開始奔著陳天所在的別墅匯聚而來,最後在湧入到陳天的身體之中。

隨著靈氣的不停匯入,陳天的身體開始泛出陣陣白色的光芒,身上的皮膚也在逐漸發生變化,身體內的血液流動速度已經達到了一個驚人的程度。

……

就這樣,陳天一個人坐在別墅內整整修行了三天三夜。

在這三天三夜的時間,陳天從來都不曾離開過沙發,外面的世界無論發生什麼彷彿都跟他沒有關係一樣。

環繞在身體的靈氣開始逐漸停止了流動,陳天緩緩睜開眼睛,一道金色光芒在陳天的眼睛中閃過。

「呼!」

陳天吐出一口濁氣,表情失望的搖了搖頭,輕聲感嘆道:「原本以為這方圓百里的靈氣就算再怎麼稀薄也足夠我將境界突破到脫凡境,但是沒想到竟然只能突破到築基境巔峰,而《九重天道決》也只不過修鍊到了第三重而已。」

這樣的修行速度,即便是放在修行界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但是放在陳天的眼中簡直不堪一提。

「看來還是要找個合適的修行之地,若是一直按照這個速度修行,最少得五年時間我才能得到煉虛境!」

陳天緩緩站起身,然後眯著眼睛看了一眼窗戶外面,此時已經晚上晚上七點多,天色逐漸暗淡。

「刷!」

陳天凌空一指,只見一道白色的氣息閃過,最後狠狠地砸在了別墅外面的牆壁上面。

「嘭!」

一聲巨響,氣息宛如子彈一般打進牆壁之中,在牆壁上面留下了一個手指大小的深坑。

如果是普通人看見這個情況,估計早就嚇傻了。

但是陳天卻表情失望的搖了搖頭,因為他原本以為自己剛才這一指能夠直接擊穿牆壁,但是效果卻差強人意。

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鈴聲響起,是薛冰凝打過來的。

「冰凝,怎麼了?」

「陳天哥哥,你可算接電話了,這幾天你去哪裡了啊?我都給你打好幾個電話了,你一直都沒有接!」薛冰凝語氣焦急的嬌呼道。

「我這幾天有點事,所以沒有接到你的電話。」陳天進入修鍊狀態之後,為了不受到外界的影響,一切聲音都會被屏蔽掉。

「哦哦,那你今天有時間嗎?我有個好閨蜜過生日,她們讓我把你帶過去認識一下!」薛冰凝猶豫了一下,輕聲詢問道。

「為什麼要認識我?」陳天皺著眉頭問道。

「是……是因為她們都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所以對你有些好奇!」薛冰凝聲如細紋,語氣嬌羞的回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啊,那好吧,你們在什麼地方我一會過去找你!」陳天淡淡一笑,語氣隨意的答應道。

「陳天哥哥你答應過來了啊?」薛冰凝有些喜出望外驚呼了一聲。

「不應該答應嗎?」

「不……不是,原來我每次邀請你去見一見我的朋友,你都是拒絕的,這次沒想到你竟然答應了!」薛冰凝柔聲解釋道。

「……」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本能的愣了一下。

薛冰凝說的沒錯,陳天記得在前世薛冰凝也一直都想要把陳天介紹給她的朋友,但是陳天卻一直都沒有勇氣去面對薛冰凝身邊那群白富美女朋友,因為他不想聽見那些女人尖酸刻薄的評價。

說白了,前世的陳天心中自卑,覺得自己配不上薛冰凝,也不想去面對外人評頭論足。

但是,這一世不一樣了,他的心中早就沒有了卑微之感,更不會在意外人的評價。

「陳天哥哥,我沒有別的意思,你不要誤會啊!」薛冰凝看見陳天不說話之後,語氣慌亂的解釋了一句。

「沒關係,你現在在哪裡?」陳天淡淡問道。

「我們一會要去十日酒吧,你要是到了的話給我打電話,我出去接你!」薛冰凝輕聲回了一句。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

十分鐘之後,陳天離開別墅。

原本陳天是打算開車過去的,因為韓城十分貼心的在車庫裡面給陳天準備一輛最新的保時捷跑車。

但是後來考慮到自己剛來江州,對江州的地理位置並不是很熟悉,而且此時他的境界也僅僅是築基境巔峰,根本沒有辦法在幾百萬人的大都市中尋找薛冰凝的氣息,所以最後只能選擇打車去十日酒吧。

離開別墅小區之後,陳天站在路邊安靜的等車。

「救命啊!」

就在這個時候,街道對面傳來了一聲尖叫。

陳天聽到尖叫聲之後,本能抬頭看了一眼,只見街道對面兩名蒙面大漢正在合力將一位妙齡女子往車上拽,女子眼神之中帶著幾分驚慌,瘋狂的呼喊著。

「救命啊!」

隔著街道,妙齡女子似乎也發現了陳天的存在,呼救的聲音明顯更大了幾分。

「住手!」

陳天大喊一聲。

原本正在拉扯妙齡女子的兩名壯漢聽到陳天的喊聲以後,猛然回頭。

「孩子,這件事跟你沒關係,趕緊滾開!」

其中一名壯漢看見陳天年紀不大,而且還只是一個人,語氣十分不屑的警告了一句。

而那名妙齡女子在徹底看清楚陳天的模樣之後眼神中也閃過了一絲無奈,心中暗暗感嘆好不容易碰到一個人,沒想到竟然還是個學生,而且智商也不怎麼夠用,你一個人勢單力薄此時喊一聲住手能解決什麼問題,不僅不能救人相反還會連累自己。

「小弟弟,他們是綁匪,你快點去報警,不要管我!」妙齡女子掙扎了一下,高聲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淡淡一笑,繼續邁著步子奔著女子的位置走來。

「你聽到我的話了嗎?別過來,去報警!」妙齡女子看見陳天根本沒有任何逃跑的意思之後,加大了自己的聲音。

「閉嘴!」

壯漢一伸手捂住了女子的嘴巴,然後等著眼珠子沖著陳天喊道:「小孩,別多管閑事,要不然我不客氣了?」

「我不想跟你們這種垃圾動手,把人放開。」陳天淡淡說道。

壯漢聽到這話以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直接大笑了起來,高聲喊道:「我活了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學生威脅,既然你這麼不識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大哥,這娘們的保鏢要到了,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了!」另一名壯漢低吼了一聲,然後直接拿出手槍對準了陳天的位置,咬著牙喊道:「趕緊給我滾開,要不然我就開槍了!」

妙齡女子看見壯漢拿出槍之後,眼神驚慌,瘋了一樣沖著陳天搖頭。

女子心中清楚自己身旁這兩個人是幹什麼的,他們是真的敢開槍,而不是單純的威脅一下陳天。

「我說了,把人放開,我不殺你們兩個!」

陳天在看見手槍之後竟然沒有絲毫的恐懼,繼續一步步靠近壯漢。

「這個人是瘋子嗎?」

女子眼神十分不可思議的在心中驚呼了一聲。

總裁蜜蜜寵:老婆有點甜 「不知道天高地厚,老二開槍!」捂著女子嘴巴的壯漢聲音冷漠的喊道。

「亢!」

另外一名壯漢聽到這話根本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扣動了扳機。

但是就在子彈打出去的那一瞬間,陳天表情輕鬆的歪了一下腦袋,子彈從陳天的臉龐劃過,距離精準到哪怕陳天反應再慢0。01秒,子彈都會打在他的腦袋上面。

陳天此時只是築基境巔峰,自然沒有辦法空手攔下子彈,所以他只能通過判斷壯漢手槍所指的位置以及壯漢扣動扳機的時間,提前做出預判。

兩名壯漢看見子彈打偏之後,直接愣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他們兩個殺了那麼多人,看見過無數高手,但是這躲避子彈的本事他們還是第一次碰到。

尤其是之前開槍的那個人,他對自己的槍法還是非常自信的,這一槍根本就沒有可能打偏。 「去死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