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一道白光從天空中墜落了下來。

神罰眼神一凜,隨手一揮,接住了那道白光。

當眾人看到了白光的真實面目時,全都瞠目結舌的呆立在了原地!

??(從濟南趕回家趕了一天火車,碼完《王者之無敵逆天外掛》那本書,馬不停蹄的開始碼這本,媽蛋,一下雨停電了!只能又馬不停蹄的往網吧趕……這一天過的……)

?

????

(本章完) ?只見那白光內出現了一個雙腿斷裂,神色無比憔悴,衣衫襤褸的老者。

那老者,赫然就是三清道觀的大長老——神光!

「神光大長老!」

「怎麼回事?」

「是誰將您傷成這樣的?」

眾人紛紛震怒道。

神光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之後,便將在內發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詳細敘述了一遍。

他說完之後,全場是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根本沒想到,也不敢相信,小小的江東之主居然能打敗神光!

所有人的臉上全都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心裏面更是憋屈的難受。

畢竟神光代表著三清道觀,他居然被人斬斷雙腿,還廢掉了大部分修為,這簡直是紅果果的打三清道觀的臉啊!

沉默許久之後,神罰鄒眉道:

「你說那鹿一凡才20歲,能凝聚實質性的殺氣,還可一言讓死去的植物復活,更是一招將你的雙腿斬去?」

「是的,觀主,這種事情我不可能說謊,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神光慚愧的說道。

「如果他真的這麼厲害,你又是怎麼活下來的?」 強悍寶寶,爹地要認賬 神罰疑惑道。

神光猶豫半天,這才開口道:「那鹿一凡讓我給您帶個話,說他一定會親自上門滅掉我三清道觀!」

一句話,讓在場的老道士們都炸了鍋了!

所有人的眼神中都射出了仇恨的光芒!

「小雜種好大的口氣!」

「區區一個江東之主,也敢口出狂言!」

「我三清道觀立足數百年,底蘊十足!便是當初的一元宗最鼎盛時期,照樣被我們滅掉了滿門!他一個俗世修士,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

「觀主,我請求現在就帶領弟子去擊殺那狂妄小子!」

「對!我們一個人打不過他,可我們這些長老結成誅仙劍陣,難道那鹿一凡還能擋得住?」

整個大殿內轟然炸堂,罵聲一片!

神罰深吸一口氣,點點頭道:「是該出去讓世人知道知道我三清道觀的厲害了!」

這時,神光猶豫著,又開口道:「觀主,那鹿一凡在我臨走時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哦?是什麼話?」神罰好奇道。

「他說,我已經死了……」

說完,神光自己都覺的好笑的搖頭道:「肯定是我自己太敏感了,我不是好好的在這……」

「啊!!!」

神光正在說著話,突然爆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叫。

諸多正在怒罵中的道士如同被無形的大手扼住了喉嚨,驚恐的看著神光。

只見從神光的喉嚨里噴出一道綠色的火焰,然後他的眼睛、耳朵、鼻孔等等,紛紛都冒出綠色的火焰!

緊接著,這神光長老的全身像是被澆了汽油一樣,瞬間被綠色的幽冥鬼火給遍布了全身!

這幽冥鬼火憑空出現,從內而外,一寸寸的灼燒著他的身軀,任憑他如何掙扎,都沒有熄滅。

甚至幾個反應快的道士,趕忙使用水系法術,往他身上澆水都沒用!

最後神光長老的肉身被硬生生燃燒成了虛無,火焰竟然還沒有熄滅!

所有人驚恐的發現,一道虛影從神光被燒成虛無的地方飄了起來!

那竟然是神光的靈魂!

而此時神光的靈魂居然還被綠色的火焰纏繞著!

直到最後他的靈魂也被燃燒殆盡,火焰這才歸於熄滅。

整個大殿內,連一丟丟的灰燼都沒能留下,彷彿從來都沒有神光這個人一樣。

一片死寂!

在場所有的道士都噤若寒蟬!

甚至一些稍微膽小點的,都嚇得雙腿打哆嗦了!

連神罰觀主都神色大變,眼中露出了驚恐!

這等將火種留在人的體內,定時爆發,硬生生將人的肉身和靈魂都燒成虛無的手段,是何等的恐怖啊!

這等手段,怕是連他神罰都做不到!

剛剛還一個個叫囂著要去江東滅掉鹿一凡的長老們,現在一個比一個慫。

「諸位長老,你們一定要為我兒子和神光大長老報仇雪恨啊!」石破天立刻跪在地上磕頭道。

「這……」

「連神光大長老的靈魂都被燒沒了……」

「我們能行嗎?」

「江東……我們還要去嗎?」

大殿內的長老們一個個面面相覷,在互相的眼神中,都看到了濃濃的恐懼。

神罰深吸了一口氣,睜開眼睛,帶著無盡的威嚴開口道:「我要親自去一趟江東!」

聞言,道士們一個個都驚呆了。

神罰觀主已經幾十年沒出山了!

現在他竟然說要親自去江東!

這說明他感受到了這江東之主鹿一凡的強大!

連神罰觀主都感到棘手的人物,修為得是何等的逆天!

有神罰觀主親自出馬,石破天也不禁狂喜道:「觀主出馬,必定你能將那小雜種斬於馬下!」

神罰點頭道:「此子有些手段,但我料想他修為應該沒到金丹期。

不過也不是觀內的長老可以對付的。

我親自出馬,能減少不必要的犧牲。」

石破天點頭道:「有觀主這句話,我心裡就安穩了!」

頓了頓,石破天惡狠狠道:「既然觀主已經答應我殺死那小雜種了,我也就不再對他客氣了!

他殺我兒子,我便殺他全家!」

神罰微微鄒眉,卻沒說話。

在他看來,這俗世之人的性命如同螻蟻!

出了三清道觀,石破天立刻就打電話吩咐下去,讓人找殺手帶著槍去鹿一凡家。

……

……

晚上,鹿一凡正在宿舍悠閑的打著遊戲,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那是鹿一凡專門給桃桃定做的特殊小手機打來的。

「喂,閨女,找你粑粑啥事啊?《性感沙灘》好玩嗎?」鹿一凡打趣道。

「沒啥意思,就是一大堆胸比頭都大的美女,不停被一個男人用小棍棍戳的遊戲。

那些女的還一直在那嗯嗯啊啊的叫,煩死了!

還不如《鬼泣》和《戰神》好玩呢!」桃桃嘟著嘴抱怨道。

聽到桃桃的話,鹿一凡不禁莞爾一笑。

人類啪啪啪,你一條狗怎麼會喜歡看呢?

頓了頓,鹿一凡再次開口問道:「閨女,你打電話給我幹什麼,是不是家裡出了什麼事?」

??(在網吧,大家都嗷嗷的在那打遊戲,就我在這開個ord,啪啪啪的打字……好多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我是網吧里的一股清流……)

?

????

(本章完) ?「也沒什麼大事,就是家裡來了幾個小毛賊,已經被我吃掉了。」說著桃桃打了個飽嗝。

「來了幾個毛賊?我爸媽沒受傷吧?」鹿一凡立刻緊張的問道.

「一共十來個吧,最高修為也就假丹期而已,聽他們說話,好像就是沖爺爺奶奶來的。我一口就給全部吞掉了。」桃桃滿不在乎道。

「殺的好!桃桃,回去粑粑給你買最新款的ps4遊戲!」

聞言,鹿一凡眼眸一寒,敢動他的家人,別說十幾個人,就算是十幾萬人,那也全部該殺。

「粑粑,我還給你留了一個活口,你要回來審問他嗎?不需要的話,我就一口吃掉了。」

那名被桃桃用小爪子按在地上的毛賊聽著這奶聲奶氣的話,卻如同聽到了世間最惡毒的詛咒一般。

「好,你不要殺他!我馬上回去審問!」

鹿一凡說完后,掛斷電話,臉上浮出一抹殺氣。

竟然敢動他的家人,簡直是不知死活!

他不在乎自己受多少傷害,但是家人哪怕掉一根汗毛,他都受不了!

家人是他的逆鱗,父母更是逆鱗中最為禁忌的一塊!

犯他逆鱗者,無論是誰,必誅!

半小時后,鹿一凡乘坐一輛計程車回到了江東的豪宅內。

當看到自家的客廳已經狼藉一片,父母到現在還在打掃時,鹿一凡輕吸一口氣,溫柔的眼眸,驟然掠過一抹寒意。

抓住那名僥倖生存下來的毛賊,鹿一凡祭出七星龍紋架在毛賊的脖子上,陰沉道:「說吧,是誰派你來的!」

「是……是漢東省的文家! 總有那麼幾個高富帥不長眼 你得罪了文家的公子,所以他派我來殺你!」毛賊哆嗦著說道。

鹿一凡先是一愣,看著這小毛賊的表情,冷笑道:「你撒謊!那文澤明知道我跟白虎大隊隊長的交情,況且我也沒和他有什麼血海深仇,又怎會拼著得罪漢東軍區派人來殺我?

說實話!

否則立刻殺了你!」

「我……我說的都是事實!我沒撒謊!」毛賊臉色明顯變了變道。

「我仇家很多,想殺我的人也很多,我沒功夫在這一個個的猜!」

言罷,鹿一凡用刀刺啦如同放雞血一樣,在這人的脖子上割了一刀。

頓時,這毛賊的脖子上呼呼的開始噴血!

「你的生命現在只剩下三分鐘了!三分鐘后,你將失血過多而死!想死還是想活,就看你自己了。」

言罷,鹿一凡將七星龍紋插在地上,閉眼盤坐,不再言語。

一分鐘后,毛賊明顯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發冷,嘴唇和口中開始發乾。

兩分鐘時,他已經感受到自己的生命無幾,甚至已經開始出現靈魂出竅的幻覺了。

這時,毛賊苦笑一聲道:「我不能說,我的家人還在他們手上,你殺了我吧!」

鹿一凡微微詫異。

沒想到這世間居然真有不怕死的!

「我敬你是條漢子,但是你要知道一點,你的家人是家人,我的家人就不是人了?

你來殺我家人,就是天大的罪過!」

叫我船長 言罷,鹿一凡幫他止住了血,然後繼續道:「不說是吧?好,我會讓你開口的!」

鹿一凡開啟無妄法眼,凝視著匪徒的眼睛,漆黑的眼眸中,猛地亮起一抹璀璨的金光。

這無妄法眼不僅有透視、視力增強的效果,修鍊到高深處,更能迷惑人的心靈。

當金光射入到這名毛賊的眼中,卻見這毛賊的眼神由清明轉為迷茫,整個人都獃滯了許多,就好像中了催眠術一般。

鹿爸爸和鹿媽媽不禁為之一震。

他們沒想到自己兒子還有這種神奇的本事。

施展這種可以蠱惑操控神智的迷神大法,會極大地消耗精神力,鹿一凡維持不了太長時間。

他快速問道:「是誰派你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是石破天派我來的,他要我們來這裡能抓就抓住你父母當人質威脅你,不能的話就當場殺掉,以報你殺石雲帆的仇。」

聞言,鹿一凡臉色更加陰鬱了。

「禍不及家人,石破天,你觸怒我了!」

鹿一凡眼中醞釀著無盡的殺意。

想想若是沒有桃桃在這裡,自己父母恐怕已經命喪黃泉了!

這種行為,不可原諒!

「石破天啊石破天,若你老老實實夾著尾巴做人,我還能給你一口飯吃,讓你石家喘一口氣。

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對我的家人出手!

那你就是自尋死路了!」

言罷,鹿一凡收起無妄法眼。

那名毛賊恢復原狀后,面如死灰。

「你逼我說出實話會害死我全家老小的!你這惡魔!」那毛賊憤怒的指著鹿一凡罵道。

「惡魔?哈,你都要殺我全家了,現在卻指著我叫惡魔!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