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清麗的女聲從頭頂飄落,尹楽有些獃滯地抬頭,就看到風玫正站在牆頭上垂眸看他,唇角彎彎,穿著飾演雲輕的淡青色古風長裙,風一吹,衣袂翻飛,她仿若也要乘風而去一般。

他仰頭看著她,一時失了反應。

向坤最先反應過來:「趕緊去拿梯子!」

還好劇組裡梯子還在,風玫打消了跳下來的打算。

確認了風玫無事之後,向坤側底再也壓不住臉上的暴怒,銳利的目光在在場所有人的臉上掃過,壓迫力十足:「給我查!我倒是看看究竟是誰在我的地盤上動手腳,沒查出來之前,誰都不許離開!」 「你是在威脅我對嗎?」

陳天一邊說話一邊邁著步子奔著王志東的位置走去。

「陳公子,我不是在威脅您,如果您讓我拿出一半的資產,我可能會同意,畢竟當年那些事情確實是我們王家對不起你們陳家,但是您現在一口氣想要拿走我們王家的一切……」

王志東的這句話還不曾說完,直接陳天右手輕輕一揮。

「嘎嘣!」

一聲脆響。

王志東就感覺自己的右腿彷彿是被一把千斤重的巨錘砸中了一般,直接將王志東的右腿砸斷。

「啊……」

王志東抱著自己的右腿表情異常痛苦的哀嚎了起來。

而王志東身邊的周朝陽看的也算是膽戰心驚,他萬萬不曾想到陳天竟然會如此殘忍,根本就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就對王志東出手了!

王志東抱著自己的大腿痛苦的嘶吼了一聲,然後扯著嗓子沖著陳天喊道:「陳天,你別逼我我告訴你,你不要以為我王志東是那麼好欺負的!」

「我若是逼你了,你能怎麼樣?」陳天看著王志東的位置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我能怎麼樣?」王志東冷笑了一聲,然後低聲喊道:「我現在能給你我們王家的一般財產,如果你真的把我逼急了,小心你一分錢都拿不走……」

「你可能不知道,我陳天這輩子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有人威脅我!」

陳天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殺氣。

「那我今天還就威脅你了,陳天我告訴你今天你就算是殺了我,我也不可能把我王家的所有資產都給你的,當年我們王家在你們陳家拿到的東西僅僅就是一小部分,我們王家能夠有今天也全部都是靠著我一個人的努力,憑什麼因為你一句話我便把這些東西拱手讓人!」

「有骨氣!」

陳天看著王志東淡淡一笑,然後扭頭看向了周朝陽的位置,面無表情的沖著周朝陽問道:「你現在也是這麼想的嗎?」

周朝陽咬牙看著陳天的位置,沒有說話。

「沒有說話那應該就是默認了!」

陳天自言自語的搖了搖頭,然後右手再次輕輕一揮。

「嘎嘣!」

周朝陽咣當一聲趴在了地上,手臂直接斷裂。

「啊……」

周朝陽抱著自己的手臂哀嚎了一聲,臉上的表情異常猙獰。

「這個陳天下手也太狠了吧!」

「是啊,沒想到陳天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眾人目光獃滯的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恐懼,尤其是之前還嘲諷過陳天的那些人,心中忍不住有了想要趕緊離開這裡的想法。

畢竟萬一一會陳天若是真的計較下來,按照他們的境界,在陳天面前可能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陳天,你要是真的想報仇,那你現在就給我一個痛快的,別在這裡折磨我,無論你怎麼折磨我,我都不可能把我們王家的所有資產給你……」

王志東抱著自己的大腿撕心裂肺的沖著陳天喊道。

「給你一個痛快?」

陳天不屑一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我覺得我會那麼便宜你們兩個嗎?」

「陳天,你到底要幹什麼?」

周朝陽聲音虛弱的喊道。

「我想要做的事情非常簡單,我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將你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轉到我的名下,包括你們周家所有人擁有的一切,如果讓我發現你們私藏了一分錢,無論你們逃到天涯海角,我都會殺了你們,不僅僅是你們兩個人,而是你們家的所有人,明白我的意思了嗎?」陳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周朝陽跟王志東兩人在聽到這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他們兩個心裏面非常的清楚,此時的陳天是打算不給他們留任何一條後路,他想要把周家還有王家的一切全部奪走!

「那……那還有第二個選擇呢?第二個選擇是什麼?」周朝陽猶豫了一下之後連忙扯著嗓子沖著陳天喊道。

「第二個選擇也非常的簡單,那就是我會打斷你們的雙腿雙腳,然後再把周帥王哲兩個人抓到你們的面前,讓你們兩個眼睜睜看著我把你們的兒子變成廢人!」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們兩個現在要是想死的話,那實在是太便宜你們了,根本就沒有辦法彌補當年你們對我陳家所做的那些事情,所以我是不會輕易讓你們兩個死掉的!」

在場的眾人在聽到了陳天的這些話以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臉上的表情十分震驚。

因為他們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會如此心狠手辣,這擺明了就是不給周家還有王家任何活路啊!

王志東雖然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是他不可能不在乎王哲的生死,因為一旦自己成為廢人,王哲也成為廢人的話,那麼他們王家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也都會拱手讓人,那跟送給陳天有什麼區別?

周朝陽此時也是同樣的想法。

「我現在給你們兩個五分鐘的考慮時間,如果五分鐘以後你們兩個依舊沒有改變主意的話,我會再打斷你們兩個的一條腿,直到你們兩個改變主意,或者是手跟腿全部都被我打斷之後,我才會停下來!」陳天語氣異常平靜的看著周朝陽還有王志東兩人說道。

王志東心裏面清楚此時站在自己面前的陳天雖然看上去人畜無害,但是其實就是一個惡魔,只要是他能夠說出來的話那肯定就能夠做出來。

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兩個人要是想後悔可能都來不及了。

所以王志東在猶豫了不到一分鐘以後,咬著牙沖著陳天喊道:「好,陳天,算你狠,既然你想要我們王家的一切,那我現在就給你好了……」

「志東,你是不是瘋了?如果你現在把所有資產都給他,你以後怎麼辦?」周朝陽聽到王志東的這句話以後連忙大喊了一聲。

「周兄,咱們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如果現在不答應這個人的要求,他真的可能會廢了我們所有人,到時候就算沒有把資產交出去,那又能怎麼樣?最後不還是拱手讓人嗎?」王志東瞪著眼珠子高聲喊道。

周朝陽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猶豫了兩秒鐘之後低聲沖著陳天說道:「好,我也答應你的要求了,只要你以後能不對我們周家人出手,我願意把我們周家旗下的所有產業轉到你的名下!」

在場的眾人在聽到周朝陽跟王志東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

因為這些人萬萬不曾想到,周朝陽跟王志東竟然真的答應了下來。

如果現在這兩個人將他們家族的資產全部轉交到陳天的名下,那就是相當於直接宣布在江州市大名鼎鼎的周家以及王家直接落寞,而陳天則會成為能夠與江南省首富李家所抗衡的人物。

眾人覺得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突然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那可是江州市最大的兩個大家族啊,此時竟然被陳天一個人所吞併了!

蘇成凱蘇易安等人瞪著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除了震驚便還是震驚,陳天本事是化神境高手這件事已經給他們帶來了非常大的震撼,此時陳天竟然還要搖身一變成為能夠與李君誠起名的富豪。

這樣的劇情在蘇成凱蘇易安等人的眼中,簡直就好像是在做夢一般。

而蘇成凱臉上掛著苦笑,此時他心中除了後悔便再無他物了。

暫且不說陳天是化神境的高手這件事,就光是看陳天能夠直接吞併江州市這兩大家族的手筆,想要配的上蘇成凱的這兩個女人簡直都是搓搓有餘的事情啊!

「蘇成凱啊蘇成凱,你為什麼就這麼眼拙呢?如果昨天晚上我沒有跟陳天說那些話,如果今天我沒有第一時間放棄陳天,現在你沒準就已經成為江南省首富的老丈人了!」蘇成凱忍不住在心中低聲感嘆了一句。

而趙士圖此時心中同樣非常的後悔,他根本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如果趙士圖早些知道的話,他剛開始也絕對不會講陳天從自己的院子裡面趕出去了。

……

陳天上下打量了王志東周朝陽兩人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們兩個確定要把所有的資產全部都轉到我的名下?」

「確定!」

「確定!」

王志東跟周朝陽兩人一前一後的答應道。

「好,既然你們兩個都做好了決定,那我就提醒一下你們兩個一件事!」

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我不希望你們兩個私藏一分錢,一棟房子,一輛車,我要讓你們從現在開始一無所有,不僅僅是你們,只要是跟你們兩個大家族的有關係的人,他們的一切也都必須給我交出來,要不然一旦被我發現,我會親手殺了你們!」

王志東紅著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咬著牙低聲喊道:「陳天,你為何非得要把我們閉上絕路?你是化神境的高手我們惹不起,我知道,你想要我們所有的資產可以,我現在都給你,但是我們過回普通人的生活還不行嗎?」

「是啊,陳公子,您不能這樣趕盡殺絕啊!」周朝陽也跟著喊道。

「你們兩個想要過回普通人的生活是嗎?」

陳天眯著眼睛問道。

「……」

王志東看著陳天的位置沒有說話。

「你們現在想要過上普通人的生活了,但是你們當年何曾給我們陳家人一個選擇的機會,當年你們害死了我的父親,讓我父親的公司破產,然後又開始對我們陳家人出手,接連殺死了我的所有親人,如果不是因為事先得到了消息,我跟我的母親離開了江州市,我可能早就死在你們的手上了!」

「當年你們兩個對我們陳建所做的那些事情,你們兩個現在不會都忘了吧?」

陳天面無表情的喊道。 「火氣這麼大幹什麼,」風玫卻是攔下了向坤,「就今天最後的了,拍完了再說其他的。」

「我火氣大?人家都欺負你頭上來了!」向坤瞪她,「若不是你反應快跳到牆頭上,現在估計都殘了!」

風玫笑呵呵的:「這不是沒殘嗎?」見向坤一副要炸的模樣,她急忙繼續道,「再說了,你覺得我會讓人平白欺負了?等拍完了戲,你就等著看好戲就是。」

說這話時風玫掃了一眼人群中的司羽,對方回視著她,目光平靜且坦然。

風玫斂眉,輕笑:「好了,沒什麼事,先繼續拍戲。」

「還拍戲,你先安慰你家那位吧。」向坤冷哼一聲,扭頭讓場務再次檢查道具。

風玫看向一直呆立在牆角的尹楽,走過去,拿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傻了?」

那人一聲不吭,下一瞬卻是猛地將風玫按進懷中,死死地抱著。

風玫能感覺到他的身體在顫抖。但是,她此時還哪裡顧得上他如何一一

「卧槽!沒摔死我都快要被你給勒死了,鬆手鬆手,趕緊鬆手。」

「寧兒~」尹楽顫著音開口,不僅沒有鬆手反而抱的更緊了。

風玫被勒的快喘不過來氣來,直翻白眼,在心中對系統咬牙切齒:「他絕對是故意的!!」

【讓你嚇他。】系統幸災樂禍。

「二傻子……無藥可救。」心中嫌棄一聲,風玫直接暴力掙脫了尹楽的束縛,丫的,再不自救她就要窒息而亡了。周圍一群人眼瞎,還在那裡感嘆他多麼在意她,特么的都看不見他分明就是在謀殺啊!小說娃小說網

「寧兒~」懷中人離開,尹楽一臉無措,更多的是驚魂未定的恐慌。

風玫皮笑肉不笑地瞥了他一眼:「我沒事你不該開心嗎?這一副喪偶的模樣又是幹什麼。」

尹楽:「……」他這明明是擔心后怕,怎麼就是喪偶了!

「乖,演技用到正確的地方去,好好拍戲。」她捏了一下他的臉頰,心中評論一句『手感不錯』後轉向向坤:「你們先拍著,我被嚇到了,需要緩緩。臨到我上場了再來叫我。」

眾人:「……」被嚇到了?不知道的看你那一臉笑容恐怕都要以為你是中了百萬大獎了呢。

無視眾人各式的目光,風玫直接溜進了休息室,卻在關上門的瞬間左手摸著自己的右肩齜牙咧嘴。

肌肉拉傷了……

【哈哈哈哈哈哈……讓你裝逼,遭罪了吧。】系統簡直想要放鞭炮來慶祝,它承認,它家宿主很牛逼,但是寄體很弱雞啊。

風玫活動著手臂,一邊捏著拉痛的肌肉,一邊翻著白眼問系統:「在威亞上做了手腳,還把劇組的軟墊都弄走了,這麼大的動作,你就沒注意到?」

系統輕哼:【你們這劇組的攝像頭早在一個星期前就壞了。】

聽到這話風玫立即就明白了。誰也不會沒事去檢查劇組的攝像頭,而系統能查到的只是網路上的數據。

【你們劇組中會對付你的也只有那個司羽了吧。不過這手段真不咋滴。】

風玫挑唇,對它的話不置可否。有些人不動則以,一動便是要人命的招數。

「小寧,該你了。」外面響起向坤的聲音。 王志東跟周朝陽兩人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恐懼。

「你們沒有找到我跟我的母親,然後就對跟我們陳家有關係的人動手,這些年有多少人被你們所迫害難道你們自己心裏面不清楚嗎?你們有想過給這些人留下一個機會嗎?」

「你們可能覺得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非常的殘忍,但是其實我做的這些事情根本就不及你們當年對我們陳家所做的萬分之一,我原本曾經無數次想著對你們先殺而後快,但是現在你們就跪在我的面前,我突然不想殺死你們了,我想要讓你們經歷一下我們陳家人當年經歷過的事情!」

陳天擲地有聲的喊道。

蘇易安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雖然她跟陳天認識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這是她第一次看見陳天如此憤怒。

蘇易安此時沒有辦法體會當年陳家到底經歷過什麼。

但是蘇易安知道發生在陳天身上的一切絕對要比奪走周家王家所擁有的一切更加恐怖,更加殘忍。

周朝陽跟王志東兩人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恐懼。

「也許這就是因果報應吧,當年我們欠你們陳家的一切現在也應該還回去了……」

周朝陽輕聲感嘆了一句,然後扭頭沖著陳天說道:「陳天,我願意把我們周家的一切都拿出來,只希望你能說到做到,放過我們周家人!」

「你們的命在我面前一文不值!」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好!」

周朝陽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顫抖著右手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了手機,找到一個號碼撥通了過去。

「嘟嘟嘟……」

電話響了兩聲以後,對方接通了電話,然後十分恭敬的說道:「周總,有什麼事情嗎?」

韓城暖戀 「小李,你現在聯繫一下財務還有張律師,把我們周家旗下的所有公司資產以及我私人的車子房子還有周帥名下的全部資產全部給我統計出來,統計完事以後帶著手續來南陽鎮找我……」周朝陽低聲說道。

「……」

對話對面的人聽到周朝陽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語氣非常不解的喊道:「周總,您這是要幹什麼啊?您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發生什麼事情,我現在準備把我的所有資產都轉移到別人的名下,所以你快點去聯繫財務統計這些東西,每一分錢都不可以算錯,知道了嗎?」周朝陽此時已經沒有心情跟別人解釋那麼多東西了,只能有力無氣的回了一句。

「您在國外的那些資產現在也需要全部都統計出來嗎?」對方愣了一下問道。

「我說是我所有資產你聽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嗎?還有我在其他公司的所有股份,是我現在的擁有的一切還有我妻子我兒子擁有的一切,都給我統計出來一份不能差,然後帶著手續過來找我,明白了嗎?」

周朝陽情緒異常憤怒的喊道。

「周總,我……我明白了……但是現在要是想全部統計出來的話,可能需要一些時間……」對方結結巴巴的答應了一聲。

「具體需要多少時間?」周朝陽忍著手臂劇痛,低聲問道。

「最快……最快也得兩天吧……」

「兩天?」

周朝陽聽到這個數字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扯著嗓子喊道:「兩天以後你打算過來給我收屍是不是?我現在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一個小時之內要是統計不出來,你們財務的人全部都給老子我滾蛋……」

「好……好的,周周總我知道了……」

「掛了!」

周朝陽說完這話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後抬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聲音虛弱的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我已經打完電話了,只要財務跟律師那邊統計出來了,我就可以將我所有的資產都轉到您的名下了!」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王志東看著陳天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然後也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摸出了手機撥通了公司秘書的電話。

王志東跟周朝陽的通話內容基本是差不多的,畢竟剛才陳天已經把話說的非常清楚了,如果讓陳天發現他們兩個私藏了任何資產,那麼後果都會非常嚴重的。

這兩個人打完電話以後,就宛如死人一般躺在地上,臉上的表情異常絕望。

因為他們兩個根本就不曾想到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曾經他們兩個在陳家所得到的一切,現在終於又全部都換回到了陳家。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