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柒從他手中搶過葯碗往旁邊的花盆裡面一倒,「小樞樞,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這樣,我沒想要害你,我是想幫你。

我下次回美國就去踹了那庸醫的牌子,砸了他的店,他個騙子。」

她本以為旁邊的花會像是電視裡面那種效果,一沾毒藥立馬從枝葉枯萎。

「這花怎麼好好的。」

阿旺實在忍不住開口:「顧小姐,先生是在嚇唬你呢,這是補藥又不是毒藥。」

「那暴斃而亡……」

穆南樞看她當真的樣子,嘴角忍不住勾起一笑。

「騙你的,中醫講究把脈問診,他連我的脈都沒有號,又如何知道我的病症?

我體質與常人不同,喝了你這葯雖然不會暴斃而亡,上火流鼻血什麼是可能的。」

顧柒這才鬆了口氣,一巴掌拍到他的胸口,「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剛剛耍我很開心?」

穆南樞伸出雙手扯了扯她的臉頰,「這叫知識改變命運,我身邊的人多多少少都懂一點藥理。

你要真的閑著無聊,我讓你教你,別浪費時間做這些無聊的事情。

如果我真的有問題,我自己就可以讓人抓藥。」

顧柒別開臉,「那你那方面究竟行不行?」

這個話題,阿旺聽了想離開。

「你覺得呢?」

「我怎麼知道,我又沒試過。」

這麼說兩人還沒發生過?那顧柒之前說話的口氣是怎麼回事?

「真理需要實踐,以後不要胡亂揣測。」

這個話題男人聽了沉默,女人聽了想流淚。

顧柒就想吼一句,你他媽連個機會都不給我,我怎麼實踐?

她轉眼一想自己要是吼了豈不是顯得很猴急?阿旺怎麼看她。

不過她要是在意阿旺的心思她也不叫顧柒了。

只見她一手朝著穆南樞旁邊的牆撐去,哪怕穆南樞比她高了半頭,顧柒的氣勢還是很強大的。

「那我們先來就來練練,你說你行,是騾子是馬咱們牽出來遛遛。」

阿旺趕緊退了出去,再不出去估計就要看到現場直播了。

他還貼心的替兩人關上了門,顧小姐,真乃神人也!

想著自己給顧浣熬的葯應該也好了,他端了葯敲了敲門,沒人開。

該不會病糊塗了吧?顧柒和穆南樞現在有事,他總不能拖顧柒過來開門。

阿旺第一時間打開了門,被窩裡面沒有人,摸了摸,還有一些餘溫。

難道是自己去上洗手間摔倒或者昏迷了?

阿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衝進了浴室。

水霧迷漫的浴室,顧浣覺得自己有點發燒,心想泡個熱水澡出出汗會不會好一點?

將浴室的溫度調到最高,水也是很高的溫度,白茫茫一片中她聽到浴室門開。

心想肯定是顧柒吧,這人進門就不會敲門的。

哪知道那人穿過白霧,以為她暈倒在浴缸里,一把將她拽起來。

「浣熊,你沒事吧,你醒醒!」

浣熊?浣熊是個什麼鬼!

她叫顧浣,顧柒最喜歡叫她小浣熊,這樣顯得又活潑又親昵,顧浣很喜歡這個稱呼。

去掉了一個小,瞬間就不那麼可愛了。

「你叫我什麼?」

她開口說完才發現不對,重點不是浣熊不浣熊吧。

這個男人衝進她的浴室,將沒穿衣服的她撈起來抱在懷裡。

「啊!流氓!」顧浣一拳沖著阿旺的眼睛打去。

這是顧柒交的,男女體態相差太大,要是比力氣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對手。

所以必須要往男人脆弱的地方打,例如眼睛,例如那什麼。

為此顧柒之前還特地培訓過顧浣,她是最嬌小又沒有防身術的女人。

於是顧浣這一圈又快又准,阿旺已經將她抱出了浴室。

被她這麼一打,他怒極將顧浣丟到床上,「你幹什麼!」

出了浴室就沒有白霧阻擋,赤身的顧浣全身暴露在他面前。

顧浣和顧柒相比體態輕盈嬌小玲瓏,只有160CM而已。

雖然她不算高,身材比例卻很好,阿旺本來氣勢洶洶將她丟到床上。

這一看,少女白皙的肌膚,傲人的身材,平坦的小腹。

從來沒有女人的他看懵了,鼻血流出來也不知道。

顧浣看到他的眼神,操起枕頭就往他身上砸來,「混蛋,你這個流氓,我打死你。」

她只顧著打阿旺,連衣服都忘記了穿。

越打阿旺看到那晃動之物,鼻血流得更厲害。

他的腦袋像是死機了一樣,而且顧浣本來力氣就不大,兇器只是枕頭。

她打阿旺跟天上下雨沒什麼區別,甚至像是調情一樣。

不是不愛 阿旺突然一把將她撲倒,顧浣嚇得失聲尖叫。

「流氓!!!你,你要幹什麼?我警告你,你要動我,我家柒爺敲碎你的天靈蓋……」

她的身體被阿旺用被子裹起來,阿旺一本正經道:「現在可以打了。」

這蠢丫頭也真是,就不知道穿上衣服再打嗎?

這麼下去沒有被打死,鼻血倒是先流幹了。

被裹成毛毛蟲的顧浣連手都伸不出來,他又裹得特別緊,顧浣哇的一下就哭了。「你混蛋!」 薔薇古堡,穆塵推開房門,昨晚他又熬夜看了一個通宵的書,一直睡到這個時間才起來。

平時他很乖巧,大多時間都是呆在穆南樞的書房裡看書,有時候累了就在書房睡了。

他在城堡里是個自由身,加上獨立的關係,餓了和渴了都是他自己下樓找吃的。

伸了個懶腰,看著遠處的落日,他來薔薇古堡這麼久,平時都在忙著看書,很少會有這樣的閒情逸緻來觀賞落日。

晚風輕輕吹拂著他的臉頰,他愜意的眯了眯眼睛。

看著到處都是薔薇,他心情很好,不對,今天似乎比起平時更加安靜。

穆塵以為是自己在樓上的原因,他特地下樓發現有幾個打理薔薇花的園丁趴在了一旁的石階梯上。

嚇得穆塵小臉一白,難道是遇到了謀殺?

他趕緊跑過去搖晃著園丁,發現他們身上並沒有血跡,用手探了探鼻息,還好都活著。

呼吸平穩,臉上也並無異色應該是睡著了。

可這麼多人睡覺不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嗎?

穆塵想著前兩天阿才說的話,他要隨著先生去北歐一趟,最近自己就在書閣看書好了,不懂的圈下來等他回來再說。

也就是說先生和阿才都沒在城堡,穆塵一拍腦袋,「不好!」

他在薔薇古堡生活也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知道先生的心上人就是顧小姐。

那個懷了身孕卻還很活潑的阿姨,每次看到自己都會打趣,說自己是石頭腦袋,不如改名叫小石頭算了。

穆塵知道她是先生的心頭寶,算著時間這個月應該就會臨盆。

這個時候先生不在,古堡裡面又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穆塵生怕對家的目標是顧柒。

趕緊去了她的房間,空空如也,他又去了醫療室,發現裡面的醫生護士橫七豎八倒在地上。

而顧浣和阿旺也倒在床邊不省人事,癥狀和外面的那些人一樣。

床上也是一片狼藉,穆塵眼尖的看到一個小小的嬰兒在被子里。

那是一個酷似穆南樞的小女嬰,穆塵趕緊撲過去將孩子抱起來。

卻發現孩子渾身冰涼,那麼小的孩子,難道已經死了?

穆塵嚇壞了,他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孩子,完全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要怎麼處理。

不對,穆塵發現孩子只是手腳冰涼,起伏的胸膛代表她沒有咽氣。

她的呼吸頻率很慢很慢,但還是在努力呼吸。

有呼吸就證明沒有死!穆塵開心極了,可是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要給孩子取暖,他只能想到這個辦法。

連著叫了幾聲阿旺等人沒有任何作用,穆塵沒有辦法,趕緊將孩子放在自己的胸口,都說心口是最溫暖的地方,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抱著孩子回到自己的小屋把暖氣開到最大,本來這個天就不冷,他熱的渾身冒汗,卻還在給小嬰兒捂熱。

口中喃喃念道:「活下來啊,你一定要活下來。」

小丫頭那麼小,就像是一隻剛出生的小貓咪,看著就讓人憐惜,他甚至不敢太用力,生怕將她的手指捏變形了。

穆南樞這邊一下飛機就得知顧柒提前臨盆的消息,那個時候顧柒正在生孩子,還能聽到顧柒的慘叫。

「我馬上回來。」

生三個孩子可不是簡單的事情,一不注意是有生命危險的,這種時候他怎麼能不在呢?

「我必須馬上回去,剩下的事情你代我辦,你知道我的性格。」

阿才本來還想多說幾句,在這個時候他說什麼都沒用,最後到嘴邊也只有一句,「好。」

天大的事情也比不上顧柒的身體重要,在飛機上的幾個小時穆南樞一直心緒不寧。

也不知道為什麼,上一次顧柒生孩子他更多的是擔心,沒有這樣的煩躁,總覺得是要出事。

就算他走之前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就算最好的醫生做手術成功率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她這次還是三胞胎。

穆南樞平時穩得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一樣,很少會看到他臉上有這樣的表情。

「小柒兒,一定要撐住,我馬上就回來了。」

蜜愛成婚 等到飛機落地,穆南樞第一時間趕回古堡,迎接他的卻是一片寂靜。

夜色下的城堡就像是童話中灰姑娘沉睡的場景,園丁們還沒有醒來。

除了花瓣靜悄悄的開,偶爾有一兩隻鳥「咕咕」叫上兩聲,城堡安靜的詭異。

「小柒兒!!!」

穆南樞推門而進,看到顧浣阿旺等人,床上哪有顧柒的下落。

不僅沒有顧柒,更沒有孩子。

難道是對家找來了?如今的歐洲還有誰有這樣的勢力敢找他的麻煩?

上一次他就徹底洗牌,只留下了伍德一家,邁克好歹是顧柒從小到大的朋友,穆南樞看在這層關係上沒有對他們趕盡殺絕。

雖然沒有正面交談,伍德家族也知道穆南樞的厲害,不敢再和他發生任何牽扯。

儘管伍德家族沒有倒下,行為做事也不敢再囂張,遇到有關暗皇有關的事情就刻意避開,不敢和穆南樞發生一點糾葛,穆南樞也就睜一眼閉一眼放任伍德家族。

表面上現在的勢力是暗皇和伍德,其實雙方都明白,伍德也不敢輕舉妄動。

這樣的大環境下邁克沒有這個膽子對他的女人來做什麼。

如果是之前那些窮凶極惡的餘孽,他們對自己懷恨在心,又怎麼會只讓人沉睡這麼簡單?

只有一個可能。

穆南樞閉上雙眼,將整件事聯想了一遍,他已經猜到了前因後果。

帶著文臣武將混異界 怪不得今天自己離開之前顧柒那欲言又止眼淚汪汪的樣子,她在對自己道別。

不是三兩天的離別,而是永別。

「小柒兒,你好狠的心!你不忍我傷害孩子,卻忍心丟下我。」

阿旺等人昏睡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個從睡夢中醒來。

對他們來說就像是睡了一覺,做了一個夢。

「唔,我怎麼睡著了。」他揉揉眼睛。

顧浣也剛剛清醒,「阿旺,我剛剛做了一個夢,我夢到小姐提前臨盆了。」

周圍的醫生們也從地上爬起來,「顧小姐,顧小姐呢!!!」

「都醒了?」冷淡的聲音響起,阿旺的瞌睡瞬間全飛。

「先生,你不是去北歐了嗎?你怎麼會在這?對了,我給你打電話古小姐提前生孩子,顧小姐,顧小姐人呢?」

顧浣也爬起來到處看,「小姐!我家小姐呢。」

盛世大隋 醫療隊們全都嚇得臉色蒼白,「先生,我們給顧小姐接生完以後,不知道怎麼就沒有了意識,直到剛剛才醒過來。」

顧浣里裡外外找了一圈,「小姐不見了,孩子也不見了!」

「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有人把我們迷暈帶走了顧小姐和孩子!」

「別找了,沒有別人,是她自己選擇離開的。」穆南樞負手而立,站在窗口看著那輪月亮。

「小姐自己離開的?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離開?」顧浣還沒有反應過來。

「顧小姐不想孩子落到先生的手中。」阿旺難得聰明了一次。

「她的情況怎麼樣?」到了現在穆南樞關心的還是一個剛剛經歷生產的產婦。

「先生,顧小姐產後有些虛弱,身體沒有大礙,但是有一個孩子生來就因為在腹里太久導致虛弱不已。

我們還來不及進一步檢查,就已經昏迷,不知道那個孩子是死還是活。」

顧浣和阿旺也是剛剛進來就昏了,還不知道發生什麼,聽到這個消息也是臉色很難看。「怎麼會這樣?小姐的孩子……」顧浣捂著唇。 顧柒帶著孩子出逃,所有的安保系統都被破壞,監控黑屏。

「先生,顧小姐究竟是怎麼逃走的?」阿旺百思不得其解,顧柒產後那麼虛弱,她有什麼力氣逃跑?

「出了內鬼。」穆南樞很清楚這件事只有薔薇古堡的人才能做出來,這裡裡外外的安保系統全都被破壞了。

為了今天她等了很久很久,怪不得這些日子她變得乖巧,表面上看似妥協,其實是為了打消自己對她的警惕。

這個壞丫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