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裡情緒翻湧,這丫頭還真當三年前他表白過的事情,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她是真的當他們倆都有失憶症嗎?

藍銘晟的表情不大好:"小夢,雖然我們說了,不拿三年前的事情說事,可是,我到底三年前給你表白過,你當著我的面相親,怕是不大好吧!"

雲夢恬的眸子閃了閃,心想,原來是因為他給自己表白過,所以,家裡人讓她相親的話,藍銘晟會覺得面子過不去么!

她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看著藍銘晟,表情有些複雜:"所以,藍銘晟,你的意思是,因為三年前那件事,我以後要結婚的對象,不僅要經過家裡人同意,還要經過你同意嗎?"

藍銘晟感覺心裡憋得慌,他想說,我希望你的結婚對象就是我,可是,看著雲夢恬有些諷刺的笑容,他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他的聲音有些苦澀壓抑:"是啊,得讓我同意才行啊,我們畢竟從小一起長大,你不是也說了嘛,你可是把我當成兄長的,這樣的事情,我怎麼可能不幫你把關呢!"

雲夢恬扯了扯嘴唇,看了他一眼:"那我還真是謝謝你了,我去跟誠誠玩了,你自己慢慢玩吧!"

雲夢恬說完,沒有搭理藍銘晟,快速的向著沙發走去。

路紫蘇清楚的看到,女兒在轉身的那一剎那,臉上劃過一抹悲傷的神情。

她的眉頭皺了皺,這倆孩子,到底在搞什麼,藍銘晟明明說了,他對小夢是認真的,可是,小夢為什麼不高興呢,他們剛剛從門口進來,一直到在客廳角落裡說話,她看見都挺親密,挺高興的,怎麼分分鐘就都變成這樣了。

路紫蘇無奈的嘆口氣,收回目光,她也不知道,現在的孩子,感情方面到底怎麼想的,而且,這些事情,她也不能主動去問雲夢恬。

不然的話,她只能把藍銘晟說謊的事情,全都托盤而出了。

她無奈的揉了揉額頭,算了,兒女的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處理的好。

藍銘晟坐在角落裡,一言不發,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知道,自己今天已經讓長輩們不開心了,所以,他就乾脆裝啞巴。

只不過,想到雲夢恬剛才的態度,他心裡還是很難受的。

其實,他並不是想說,他是雲夢恬的兄長,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弄成這個樣子了。

藍銘晟說到底,還是有些煩躁的。

沙發那邊,幾位長輩看著葉厲誠的小鼻子小眼睛,都高興的不得了,挨著個的哄小孩子玩,畢竟,家裡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小的小孩兒了,大家都特別喜歡他。

其實,藍銘晟也想過去看看葉厲誠的,但是,看到人那麼多,他還是退縮了,他要是過去,肯定會讓眾人不自然的。

畢竟,長輩們才剛剛知道,他隱瞞的事情。

藍銘晟苦笑了一聲,無奈的搖搖頭,轉身看向窗外的花園,突然就想出去靜靜。

只不過,他這個想法在腦子裡,只維持了幾秒鐘,便放棄了。

因為他一轉身,就看見林曄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過去,已經坐在了雲夢恬旁邊,兩個人不知道在說什麼,居然看起來,分外的融洽。

藍銘晟感覺,自己心裡的炸藥包,好像一下子就被點燃了。

可是,他剛才才跟雲夢恬說了,離林曄遠點的話,雲夢恬轉身就跟林曄去說話了,這分明是打他的臉,不把他的話當回事,他還要繼續湊上前去找不痛快嗎?

藍銘晟抓著輪椅的手,青筋都泛出來了。

他沉沉的看了一眼林曄,收回目光,低頭看著自己的腿,神情變化莫測,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不知道,他剛收回目光的時候,雲夢恬就抬頭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不自在。

雲夢恬本來是一個人坐在這裡,想要靜一靜的,誰知道,林曄居然主動過來找自己,說工作上的事情,說是先彼此了解一下,以後工作好處理。

她自然也不是那麼刻薄的人,就跟林曄說了說,只不過,想到藍銘晟剛才說的話,她竟然莫名的有些心虛,就忍不住看向藍銘晟那邊。

只不過,當她看到藍銘晟低著頭,似乎壓根不在意自己這邊之後,她無奈的苦笑了一聲,她果然是自作多情了。

等到雲夢恬收回目光,卻不知,藍銘晟抬頭,又看了她和林曄一眼。

然後,藍銘晟的目光,就開始在別墅里打量,他要找雲彬柯。

沒辦法,林曄是雲彬柯帶過來的,他既然不能現在去找林曄麻煩,也不能沒風度的將林曄從雲夢恬身邊拉開,他就只能找雲彬柯麻煩出氣了!

藍銘晟看了一圈,都沒找到雲彬柯人,他點了輪椅按鈕,向著路紫蘇過去。 相距林楠七八萬里之外,另一個方向所在,天賜等人渾身是血,但臉上滿是喜色,正隱匿在一座山谷內。

就在先前,他們剛剛斬殺五位皇甫王庭的天驕高手!

算上之前斬殺的,已然超過了十二位!

天賜、戰兩大高手坐鎮,雷動風鈴子洛東肖聰也都是強者,唯獨一個寶公主雖然不咋滴,但寶物不少,關鍵時刻雷電屬性的狂轟亂炸效果也極好。

殺的人多了,得到的寶物也多了,甚至規則之晶也得到了一些。

不過還未等天賜臉上的喜色主動消散,看到突然間傳來的秘密消息,臉色頓時有些變了。

祖仙域內,原本的傳訊方式根本不可用。

但無數年下來各方大都琢磨出了其他的特殊傳訊方式。

天庭便有,而且和其他一些相互扶持的仙庭王庭間也都有著一些傳訊。

而今,他得到的便是其他仙庭傳來的消息。

「怎麼了?」戰開口,其他人也都看了過來。

「泰坦仙族率先準備動手了,在召集各域大軍,搜尋我們的蹤跡!」天賜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其他人頓時臉色微微一變。

「這幾次動手,應該沒什麼消息傳出去才對,他們是怎麼發現的?」洛東開口問道。

一行七人,動作極快,一經動手,直接全滅,平常直接以神秘飛舟遮掩,其他人根本沒有發現他們的蹤跡才對。

「是林楠率先動手,一人之力,襲殺泰坦仙域隊伍,當場斬殺兩人,然後遁走,惹怒了他們!」天賜繼續開口解釋道。

頓時,哪怕是戰在內,一個個臉色都很精彩,天賜也是一樣。

一己之力,襲殺一支隊伍,這該多大的膽子,多強的實力!

「這無恥混蛋小人怎麼會那麼強了?」寶公主喃喃開口,一副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眾人震驚之後,沉默了不少。

能成為天驕,都不是傻子,這個時候沒有人去責怪林楠的衝動,只是感嘆他的強大。

「暫且不管其他,趁著這段時間,先儘可能的多殺一些人!」戰沉聲說道。

一旦讓這些人聯合,對他們而言,就是大麻煩。

天賜點頭,隨即直接秘密傳訊其他高手。

「動手吧!」

同時一時間,祖仙域其他各地,一支支其他各域隊伍得到消息,為首之人臉色都帶著一股冷意。

天庭,是所有下界飛升者勢力的代表,是他們的領頭羊。

仙界原住民對下界飛升者的仇恨,天庭首當其衝,其他一些下界飛升者強者統領的各域,同樣被仇恨與敵視。

而今,就是較量的時刻。

一位位高手臉上帶著寒意,冷意。

「該讓這群人知道什麼叫蠢了!」一位地仙境巔峰的高手自語,隨即對身後之人交代了一聲。

這一幕,在各地上演。

再然後,一支支隊伍出動了。

目標,包括泰坦仙域在內的十二域天驕高手!

看似一百二十人,但實際上除去林楠寶公主等人斬殺的,再算上這段時間天賜等人悄然間斬殺的,不過百人左右。

而天庭一方的高手,同樣有著七十人之多。

而今,天庭率先發動攻勢,展開襲殺。

鹿死誰手,難說了。

不多時,祖仙域徹底熱鬧了。

一隊隊天驕高手出動,襲殺開始。

天庭一方,除去三域表面上很親近的,實則還有四域之地一直暗地裡和天庭有瓜葛,明面上甚至是天庭的敵對方。

更甚者,還有混入原住民勢力之中的一些。

而今,這些人突然動手,可想而知。

襲殺!

一擊之下,戰果驚人!

不過兩個小時,祖仙域各地開戰,廝殺不止,互有損傷。

但很明顯的,仙界原住民一方損失慘重!

天庭以及其他七域高手早有準備,突襲之下,立竿見影。

一處隱蔽之地,林楠得到天賜的特殊傳訊,一來是詢問崔慶地臻的的情況,而來是告知目前天庭一方強者的情況,不至於誤傷。

沒有要求林楠返回集合,以林楠的實力,獨自在外獵殺的戰績並不差,關鍵時刻神出鬼沒的出手,更能帶來意外之喜。

幾個小時后,林楠傷勢盡數恢復,身形閃動,再度離去。

出動!

在這祖仙域之中,依靠其中清晰的天地規則之力修鍊是不錯,但更好的修鍊方式還是戰鬥廝殺。

廝殺,才能帶來更多的寶物,更多的財富,甚至是更多的規則之晶。

這些,對林楠而言都比靜坐修鍊有用。

而且,想要獲得更大的機緣造化,獲得真正的靜坐修鍊寶地,需要在這祖仙域中大放光彩!

奪得頭籌!取得勝利!

同時,他還要斬殺風族之人,這是對風鈴子的承諾,必須做到。

他渴望那座古老的下界傳送通道,是他的希望!

不多時,林楠碰到一處戰鬥,不是他的目標,但卻是天庭的敵對方,正在和天庭盟友一域廝殺,頗為慘烈。

天庭盟友實力不弱,但奈何人手不足,只有七人。

而對方,足足十二三人。

看的出來,是兩域高手的聯合,這七人能堅持的住,已然不錯了。

林楠悄然而動,根本不需要任何話語。

長刀詭異而出,刀鋒所向,一位位天驕殞命,根本無法阻攔。

除非碰到那種最頂級的強者,否則在林楠的偷襲之下,必死無疑。

接連幾刀,三位天驕被殺,天庭盟友一方的壓力頓時大減,一個個震驚之後,滿臉的驚喜。

林楠可能不認識他們,但作為天庭的盟友,他們自然認識林楠!

「哈哈,感謝林兄,來的還真是時候,活著出去之際,我等必將重謝!」為首的一名生命至高屬性規則的年輕男子大笑,激動不已。

若是沒有林楠,他們真的可能堅持不住!

「客氣了,殺吧!」林楠淡淡回應一聲,隨手將一些戰利品收了起來。

出手,林楠更在意的還是這些。

斬殺一名天驕的收穫,正常可能比一位天仙境強者的身家還要豐厚的多!

對於林楠這種消耗較大的主來說,必不可少,還是極具吸引力的。

與之相反,另一方十三位高手瞬間被林楠斬殺三人,其他十人頓時一個個臉色難看不已。

林楠,他們自然都清楚,甚至泰坦仙族發出了懸賞,能在泰坦仙域一群高手手中斬殺兩人,然後完好逃脫,可見實力的恐怖。

而今一出現,也證實了林楠的可怕之處。

為首的一位空間至高屬性高手臉色陰沉不已,身形閃動,直接迎了上來,擋住林楠,不敢再讓他繼續襲殺。

與此同時,消息也在第一時間傳了出去。 路紫蘇正在低頭逗葉厲誠,抱著小孩子,一臉的寵溺。

藍銘晟的眸子閃了閃,突然想到,路紫蘇這麼喜歡小孩,他如果跟雲夢恬有了孩子的話,家裡人肯定會非常贊成的吧!

只不過很快,他就壓下這個念頭,他如果真的敢讓雲夢恬未婚先孕,肯定是要被家長挨個錘爆的。

他的臉色變了變,才輕聲道:"紫蘇阿姨,誠誠真可愛!"

說罷,他還伸手摸了摸小傢伙軟乎乎的臉頰。

路紫蘇笑著點頭:"是啊,小傢伙一點也不怕生,可愛的讓人心都化了!"

藍銘晟笑了笑,揉揉葉厲誠的小手,結果,小傢伙對著藍銘晟咧嘴笑了。

路紫蘇立馬將藍銘晟欺騙大家的事情,拋到一邊去了:"他喜歡你,你看,他剛才對著你笑的多開心!"

藍銘晟點了點頭,笑著很是自戀的說了一句:"我知道他喜歡我,畢竟,我人見人愛嘛!"

路紫蘇一愣,頓時被他的話逗笑了。

如果說,剛才她還是刻意的忘記藍銘晟欺騙大家的事情,這會都釋懷了,藍銘晟到底是自家孩子,雖然沒血緣關係,但是,可是他們看著長大的,跟路紫蘇在她心裡的位置,其實也不相上下了。

她沒好氣的看了一眼藍銘晟:"就你會賣乖,以後做事的時候,可長點記性,別再惹我們生氣了!"

藍銘晟聽到路紫蘇這樣說,就知道她原諒自己了。

他笑著點頭,乖巧的說:"恩,我以後一定記著您的話!"

藍銘晟陪著路紫蘇,跟葉厲誠玩了一會,才問她:"對了,彬柯呢,我找他說幾句話!"

路紫蘇想了想:"應該去書房玩電腦了,你去看看!"

藍銘晟點了點頭,滑動輪椅,去廚房榨了一杯雲彬柯愛喝的藍莓果汁,這才向著書房而去。

書房門被敲響,雲彬柯還在裡面看郵件,漫不經心的開口:"進來! 我在時光深處戒掉你

藍銘晟推門進去,便看到雲彬柯皺著眉,看著電腦,似乎在發愁。

藍銘晟的輪椅滑動到他旁邊,勾了勾唇,開口道:"怎麼了?"

說著,他順手將手裡的藍莓果汁遞給雲彬柯:"先喝點東西吧!"

雲彬柯也沒有多想,隨手接起來,一口氣喝的只剩個杯底了,他看了一眼藍銘晟:"味道不錯,誰榨的?"

藍銘晟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當然是我榨的,好喝就行!"

雲彬柯沒有注意藍銘晟眼底的深意,他的目光依舊定在電腦上。

藍銘晟挑眉:"我問你在看什麼,你還沒有回答呢!"

雲彬柯皺眉:"公司出了點事情,看來,我得出差一趟了,估計小夢明天上班,就忙的夠嗆!"

藍銘晟聽到雲夢恬接下來要忙的夠嗆,他就忍不住皺眉。

雲彬柯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藍銘晟本意就不是找他來說話的,他說:"我先走了,你慢慢發愁吧!"

藍銘晟說完,便留下雲彬柯一個人在這裡苦惱,離開了書房。

因為有藍銘晟對各位長輩的坦誠,所以,本來雲家夫妻倆,本來還打算撮合林曄和雲夢恬,現在也沒有這個意願了。

吃飯的時候,本來林曄和雲夢恬的座位,是安排在一起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