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步落下,他身上的金光便會濃郁一分,氣勢也會暴漲一截。

僅僅幾步。

白小鳳已經只能通過金光,看到寂寞老和尚一個模糊身影了。

寂寞老和尚渾身的金光猶如烈日一般刺目。

氣勢,更是暴漲到了讓白小鳳都心驚肉跳的地步。

彷彿一座巍峨大嶽,正在徐徐推進。

“師父……”白小鳳握緊了雙拳,鼻子有些發酸。

那道被金光籠罩的模糊身影,就如同利劍一樣,狠狠地刻進了他的心裏。

他狠狠地一咬牙:“你繼續當流氓多好?爲什麼要捨身忘死?”

也就在這時。

血海中,正帶領天師和鬼兵廝殺的風長卿驀地一震,像是感應到什麼,猛然轉身。

當看到渾身被金光籠罩的寂寞老和尚正走來的時候,他臉色大變,怒斥道:“老王八蛋,你逞什麼威風?”

“一百五十多歲的人了,滾回去享受你的晚年,這裏老子來!”

“退啊!你給老子退回去啊!把你的陰力收回去,給老子坐在那好好念你的經!”

然而。

寂寞老和尚卻並未停下,依舊在往前。

一陣笑聲從刺目的金光中傳出:“乖徒弟,你心疼爲師了?”

“滾,老子已經叛出師門了,早就不是你徒弟了!”

風長卿一劍將一個鬼兵斬的魂飛魄散,回頭怒吼。

“阿彌陀佛,貧僧從未準你叛出師門。”

笑聲,再次從金光中傳出,無比灑脫:“哈哈哈……來來來,今日讓爲師再爲你,上最後一課!”

“不要!”

風長卿臉色大變,紅着眼睛咆哮道。

可是……

“南無阿彌陀佛!”

伴隨着寂寞老和尚唸誦佛號的聲音。

轟!

寂寞老和尚腳下一聲巨響,登時如同導彈一般,拖拽着漫天金光沖天而起。

磅礴金光,剎那間甚至壓蓋住了飛向黃帝母鼎的萬道金光,和翻騰的血海。

這一刻。

寂寞老和尚就彷彿烈日橫空一般。

隨即。

他當空盤坐了下來,雙手合十,寶相莊嚴。

“佛,憐憫衆生。”

“佛,大慈大悲。”

“佛,一直在看着,也一直在左右。”

“所以……”

嗡隆隆……

寂寞老和尚周身的金光開始盪漾起漣漪。

一圈圈金光,朝着四面八方盪漾而去。

恐怖的威壓,悄無聲息的從他身上爆發出來,如同大手,橫壓全場。

“貧僧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爾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若是不信佛,那貧僧,讓爾等見見,真佛!”

轟!

話音落,寂寞老和尚身上盪漾出的金光漣漪,轟然沖天而起,掀起百米高的金光巨浪。

隨即,沖天的金光豁然炸開,化作金光浪潮,席捲整個冥途。

“這是……”

白小鳳虎軀一震,目瞪口呆。

而一旁的冥尊也是神情一凝,低聲道:“老禿驢的後手嗎?”

幾乎同時。

冥途內,一道道悲慼的大喊聲響起。

“聖僧!”

轟!

伴隨着潑天金光席捲冥途。

寂寞老和尚身後的金色光幕中,一尊巍峨巨影緩緩顯現。

那尊巨影,足有百米高,宛若大嶽,懸停在寂寞老和尚頭頂,緩緩凝形。

僅僅幾秒鐘。

一尊百米高的盤坐金身佛像,便是徹底顯露在了寂寞老和尚頭頂上,猶如真實存在一般。

就讓愛歸零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轟然席捲全場。

即便是白小鳳,也油然而生一種納頭便拜的感覺。

那尊金身佛像,頂天立地,雙目虛眯,俯瞰着衆生。

隨着身形顯現出來。

一聲震天動地的佛號聲,炸響冥途。

“南,無,阿,彌,陀,佛。”

「本章完」 佛號震天。

隨着六字箴言出口,一圈圈肉眼可見的金光波紋,便是從百米金身佛像的口中傳遞出來。

惶惶之威,橫壓全場。

原本肆意屠戮絞殺天師和妖怪的鬼兵們,動作皆是一頓。

整個冥途,彷彿都在這一聲佛號中,時空靜止了一般。

“普度,衆生?!”

白小鳳身體顫抖着,紅着眼睛仰望着那道巍然傲立長空的近身佛像,淚光閃爍。

這是無良師父的真正殺招!

不,是必死之招!

一旦施展,是需要無良師父獻祭畢生功力,凝聚金身佛像。

一百五十多年的積累,換來金身佛像普度衆生的能力,再之後,就是身死道消了!

“老混蛋,老王八蛋,當流氓有什麼不好的?爲什麼非得頂着你那聖僧之名?”

血海中,風長卿咬牙切齒大罵道,同樣紅了眼眶。

這一刻。

冥途內,一片死靜。

所有的目光,都矚目在那尊巍峨如嶽,百米高的金身佛像上。

璀璨奪目的金光,綻放着,恍若烈日當空。

而在金身佛像之下,寂寞老和尚袈裟舞動,寶相莊嚴,目光淡然,彷彿看透了一切。

毫無徵兆的。

寂寞老和尚合十的雙手分開,右手緩緩地朝前推去。

同時道:“佛曰:當世無魔。”

嗡隆隆……

也就在他右手推出的同時,頭頂上,百米高的金身佛像的右手,也如出一轍,循着他的右手,一起推出。

剎那間。

冥途內,響起了靡靡佛音。

空靈、莊嚴的誦經聲不絕於耳。

明明聽不清到底唸誦的是什麼,卻給人一種沉浸其中,不得不聽的感覺。

金身佛像右手伸出的速度很慢,慢到彷彿時間都被慢放了一般。

可在所有人眼中,那隻金光大手,卻是無法阻擋。

當金身佛像的右手徹底伸直後,異變陡生。

轟!

金光猛然在佛像的右手掌心爆發。

剎那間,猶如一團金光烈日,墜空。

不遠處,一個鬼兵方陣被金光籠罩。

轟隆……

一聲巨響,整個鬼兵方陣,瞬間被金光吞噬,無數白光騰空而起。

秒殺!

這一幕,看得所有人悚然大驚。

要知道,一個鬼兵方陣足有上千鬼兵呢!

每個鬼兵,都擁有殺死四品天師的實力!

但在聖僧面前,不過一掌而已!

“很強!”

冥尊雙手負在身後,感受着那股惶惶如獄的佛威,罕見的讚賞了起來。

白小鳳苦澀一笑:“一百五十多年的功力,用來爽這麼一小會兒,當然強了。”

說着,他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真的很酸。

一掌滅殺掉一個鬼兵方陣後。

血海內,其餘的鬼兵方陣一陣sāo luàn。

我的極品護士老婆 可詭異的是,所有的鬼兵方陣都並沒有動彈。

嘈雜喧鬧聲震耳欲聾,但每個鬼兵,都如同木頭一般,屹立在原地。

這時。

空中盤坐,平伸右手的寂寞老和尚再次揮動右手。

輕鬆寫意的,將右手往旁邊一揮。

“佛曰:衆生平等。”

嗡隆隆……

百米金身佛像平伸出的右手,也再次隨着寂寞老和尚的右手揮出。

依舊很慢,依舊給人一種能輕易躲掉的感覺。

偏偏,誰都躲不掉!

轟!

磅礴浩瀚的金光,從金身佛像的右手臂中揮出,化作一道金光巨浪,橫掃向一個鬼兵方陣。

轟隆隆……

鬼兵方陣被金光吞噬,無數白光再次騰空。

秒殺!

驚悚一幕,震撼的所有陽間天師面露狂喜之色。

“聖僧威武,陽間有救了!”

“有聖僧在場,今日一戰,我陽間必將大勝!”

“感謝聖僧出手相救,受貧道一敗!”

……

面對山呼海嘯的驚呼稱讚聲。

高空上。

寂寞老和尚臉上無悲無喜,袈裟舞動,頭頂着百米金身佛像,大放金光,面對着浩瀚無垠的洶洶血海。

他淡然開口,微笑呢喃道:“貧僧只在渡魔,本職而已,不足稱道。”

白小鳳身體在顫抖,鼻子越發的酸脹,視線也變得有些模糊。

而在血海中,風長卿也是眼眶通紅,咬牙切齒。

“無愧聖僧二字。”

冥尊揹負的雙手放了下來,目光深邃地看着高空上的寂寞老和尚,微微頷首。

冥途內。

靡靡佛音,繼續迴響着。

彷彿有滿天神佛在誦經,迴響在整個冥途內,清晰地落入到每個人的耳朵裏。

緊跟着。

寂寞老和尚的揮出的右手,再次變動方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