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她一直追求的幸福,哪怕很短暫,也足夠讓她一輩子銘記這一刻的溫情。

夕陽帶走最後一絲光暈,夜幕開始降臨,顧錦看得入神,並沒有發現天已經黑了。

當司厲霆叫她的時候,她才從書里回過神來。

這一抬頭她愣在當場,森林已經大變樣。

樹上還有樹下閃爍著星星點點的光芒,還有一些發光的花朵以及蘑菇。

白天她經過的時候都沒有發現那些東西竟然是人工的彩燈,整個森林就像是童話世界裡面的場景。

並不是大街上那種很惡俗的彩燈,而是和插畫中一樣唯美的光芒。

鞦韆上同樣有些小光點。

桌子上的蠟燭已經點好,司厲霆走到她的身邊,牽著她下了鞦韆。

「蘇蘇,可以吃飯了。」

顧錦還從滿森林星星點點的光芒中沒有醒過來,「三叔,你掐我一下,這是不是在做夢?」

除了人工燈光之外,還有一些螢火蟲也在林間飛舞,更加增添了一些夢幻的色彩。

司厲霆紳士的替她拉開凳子,嘴角掛著一抹溫柔的笑容,「如果是夢,那我們就一起做下去。」

「三叔,這裡好美……」「你不是想要一個童話王國,那我給你一個便是。」 司厲霆站在窗前,窗子沒有關上,一些雨絲朝著他身上飛來。

等待顧錦回簡訊的心情真的很難熬,三分鐘過去了,顧錦沒有回。

他可以解釋成在餐桌上玩手機是很沒有禮貌的表現,也不知道南宮家今天來了多少人,也許她顧不得看手機。

十五分鐘過去,顧錦仍舊沒有回答,司厲霆再發了一條。

「蘇蘇,是不是喝醉了?我現在就過來好嗎?」

如果事情不是到了緊急關頭,他不會出現在南宮家,畢竟他現在的身份很尷尬。

顧錦就是因為他才和南宮家發生了不滿,要僅僅只是南宮家和顧家他倒也不會理會那麼多。

更關鍵的事情是激化南宮家的矛盾,受到損失的是顧錦,顧家的人又會找各種借口。

凡是遇上了和顧錦有關的事情司厲霆就會投鼠忌器,生怕會傷著了顧錦。

又是十五分鐘過去,顧錦那邊仍舊沒有回信,司厲霆實在按捺不住心情,直接給顧錦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是無人接聽狀態,這下可就讓司厲霆抓狂。

顧錦在到了南宮家的時候曾給他發過一條簡訊,但現在卻突然沒有人接電話。

就算南宮家的人很生氣,但也不至於拿她怎麼樣,好歹她還是顧家的家主。

顧錦沒有接通電話只有一個原因,手機沒有在她身邊。

都這個點了,她知道自己會擔心,就算有什麼事情她也會提前打個電話過來。

她沒打電話也沒說什麼,她那邊肯定是出事了。

司厲霆再也忍不住,就打算馬上驅車去找顧錦。

理智徹底控制了他,他告訴自己不能這麼衝動,於是他準備撥通顧南滄的電話問一下虛實。

才拿出電話顧南滄倒是先給他打了過來,顧南滄的名字亮起,讓司厲霆心中更是一緊。

「喂。」

「剛剛我外公接到南宮老爺子打來的電話,說外面雨太大,妹妹今晚就在南宮家住下了。」

「不可能,蘇蘇絕對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聰明的人一聽就知道事情有問題,還別說現在顧錦是去講和的。

就算顧錦和南宮熏真的訂婚,女方住宿在男方家裡也就代表了某些意思。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顧家一心想要和南宮家劃分開界限,又怎麼可能在南宮家留宿。

豈不是代表她和南宮熏的訂婚成立?顧錦不是小孩兒,當然不會作出這樣的事情。

「我自己的妹妹我還能不了解么?我想一定是妹妹遇到麻煩,剛剛我給她打過電話並沒有人接通。

老爺子在電話里也不好說些什麼,讓我來告訴你,至於怎麼選擇就看你了。」

作為和南宮關係良好的顧家,顧老爺子不好當面反駁南宮老爺子。

幸好這幾天司厲霆所做的努力起了作用,老爺子讓顧南滄來知會司厲霆一聲。

「我馬上去南宮家。」

顧錦電話沒人接,這就只有一個可能了,那就是南宮家給顧錦下了葯。

不然顧錦死都不可能在南宮家過夜,南宮老爺子已經肯定給了顧老爺子答覆,那就確定顧錦今晚不會離開。

顧錦不能離開就是被下藥了,總不可能被南宮老爺子用繩子綁住了手腳吧。

沒想到堂堂南宮家竟然會使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司厲霆已經洞悉了老爺子的心思。

非正常戀愛 恐怕他知道顧錦心意已決,所以才會出此下策,讓顧錦和南宮熏先有了夫妻之實,然後兩人就能名正言順的結婚。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自己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顧南滄著急的聲音傳來:「你不要衝動,我和你一起去南宮家,也許事情並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壞。」

「我先出發了。」司厲霆今天回了自己美國的公寓,聽到這個消息,他拿起鑰匙就沖向了雨幕中。

從公寓到南宮家的途中,司厲霆將油門一直踩到底,在這樣的傾盆大雨中,很容易發生側滑。

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他只知道要是自己晚去了一秒也許顧錦就完了。

顧家到南宮家的距離本來要比司厲霆公寓進一些,顧南滄也差不多是同一時間出來。

然而他快要到南宮家的時候發現一輛猶如獵豹般的車從另外一條路上橫衝直撞而來。

不,那應該不叫獵豹,應該叫瘋狗了。

他為了攔住司厲霆,一路上已經開得夠快,而比他遠的人竟然和他同一時間到達,可見一路上司厲霆是用怎樣的速度在開。

顧南滄瘋狂給司厲霆按喇叭,司厲霆連油門都沒有松一下,一閃而逝。

「這個瘋子!」顧南滄看到司厲霆開車的狀態就知道他徹底瘋狂了。

在心中祈禱顧錦一定不要出事才好,不然這個瘋子還指不定要做出什麼事情來。

為了防止司厲霆發瘋,他趕緊追了上去。

南宮家。

南宮熏在花灑下站了很久很久,他一遍又一遍在心中問自己,這就是自己想要的嗎?

腦中一遍遍浮現出顧錦依偎在司厲霆懷中的模樣,如果她也能在自己身邊也能有那樣溫柔該有多好。

正當他猶豫不決,門外傳來了女傭的聲音。

「大少爺,你已經洗了很久了,顧小姐那邊已經安排妥當。」

南宮熏裹著一件浴袍出來,跟著女傭到了顧錦的房間。

所有的女傭全都退下,房間布置得十分溫馨唯美,甚至還有一點浪漫。

她是天使和魔鬼的結合體,看臉蛋就和天使一樣,而身材卻是魔鬼。

怪不得司厲霆可以為了她放棄美國的大好前程,這樣的佳人誰會捨得放手呢。

當他才這麼想起的時候,那本來睡著的人兒卻突然睜開了眼睛。

一雙淺淺的藍色雙瞳猶如蔚藍色的天空,南宮熏的手尷尬伸在空中,繼而緩緩收了回來。

「你醒了?」他淡淡開口,聲音早就有些喑啞。

女人突然嬌俏一笑:「厲霆哥哥,你來接蘇蘇回家了?」

她眼前看到的人是司厲霆並不是自己,南宮熏這才知道老爺子給她下的是迷幻藥。

也許是怕她反抗,或者做出激烈的動作傷害自己。

迷幻藥會讓她將面前的人想象成她最想念的人,她便以為是司厲霆來接她了。

這種感覺並不好,他竟然被當成了一個替身,對他來說是一種極大的侮辱。

顧錦並不知道,而是直直朝著他撲來,雪臂攬著他的脖子,眉眼彎彎。「厲霆哥哥,蘇蘇想你……」她親昵的蹭著南宮熏的臉頰。 桌子上擺滿了七八樣菜肴,從擺盤到製作看得出司厲霆是精心準備過的。

為了做這幾道菜他花費了不少時間,在網上查了很多攻略,每一個步驟都有詳細的介紹。

他會將鹽都精確到每一克,可以說是為了做這幾個菜花費了他所有的精力。

司厲霆忙得滿頭大汗,這比他談上億的合同還要辛苦得多。

顧錦抬手擦拭著他額頭的汗水,「三叔,你辛苦了。」

他卻不覺得有什麼辛苦,連忙拉著顧錦坐下,一臉興奮的神情,「蘇蘇,嘗嘗。」

顧錦在他一臉期待的表情之中嘗了嘗,司厲霆激動得像是一個孩子,在幼兒園得了小星星求誇獎。

「味道怎麼樣?」

「給你一百分,不怕你驕傲。」

司厲霆那緊皺的眉眼這才舒展開來,「好吃就多吃點。」

顧錦看著他笑意盈盈的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

她總覺得今天的司厲霆看著氣色有些不太好,尤其是他的臉色似乎也太過於蒼白了一些。

之前是夕陽的光芒照射在他臉上,現在又是燭光,興許是她看錯了吧。

「三叔,你別看我吃,你也吃啊。」顧錦往他的盤中夾了一隻澳洲大龍蝦。

司厲霆今天才急沖沖從醫院出院,現在胃只能吃一點清淡的粥。

「我喝粥。」

顧錦皺了皺眉,以前司厲霆並不喜歡吃粥類,況且他一個大男人只吃一碗粥怎麼會飽?

「三叔,你最近吃的怎麼越來越少了?」顧錦之前就發現了。

「最近有些上火,不宜吃太過辛辣的,先吃清淡一點。」司厲霆隨便找了個借口。

「是這樣么?」顧錦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當然了,快吃吧,否則熱菜都涼了。」

顧錦才回國的時候就發現司厲霆瘦了,那時候以為他是故意做出一種浪蕩頹廢的姿態。

在燭光之中,他俊美的臉頰比起過去消瘦了許多。

「三叔,你瘦了,我讓你好好吃飯,你可有聽話?」顧錦仍舊不放心。

「蘇蘇,我都這麼大的人難道你還不放心么?我就是這幾天胃口不太好,過幾天就好了,吃飯吧。」

顧錦這才重新拿起了筷子,司厲霆辛辛苦苦做了這麼久的飯菜,她一定要竭盡所能的吃光。

這大概是顧錦吃得最多的一次,直到肚子撐得實在吃不下才停手。

「三叔,好飽,我是在吃不下了。」

司厲霆揉了揉她的腦袋,「吃不下就不吃了,撐壞了我可是會心疼的。」

他俯身將她抱起,「蘇蘇,去木屋看看合不合你的心意。」

顧錦攬著他的脖子,對上他深情如水的眸子,「三叔,我覺得你又變回以前的樣子了。」

司厲霆輕輕一笑,「我什麼時候變過了?」

「唔,你和我爭戒指的時候,明明一千萬以內就可以搞定的,你和我抬到了一億,當時我就覺得你是最大的壞蛋!」

司厲霆覺得這樣撒嬌的顧錦很是可愛,她也變回以前的樣子。

「小笨蛋,那枚戒指本來就是給你拍的。」

「給我?」顧錦一愣,他和自己搶了半天最後是給自己的?

「除了你,誰還配讓我永恆的愛?況且戒指要男人送才有意義,你個小傻瓜幹嘛和我抬杠?」

顧錦在他懷中吐了吐舌,想到昨晚自己針鋒相對,後來又耍脾氣推走了他。

司厲霆不但沒有生氣,還將捐款的冠名權都給了劇組,相當於給新電影免費宣傳。

天價拍賣價格著實賺足了人眼球,一早醒來各個媒體都在報道。

「下次不會了。」

「這還差不多,蘇蘇,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是從前愛你的那個人,只要你一回頭,你就可以看到我在等你。」

顧錦眼眶紅紅,心中更覺得昨天做的事情有失欠妥。

將頭埋在了他的懷中,「三叔,對不起。」

「蘇蘇,你沒有做錯什麼,如果你有任何不開心的,那也是我做得不對。」

「三叔……」

「蘇蘇,咱們到家了。」司厲霆放下顧錦。

小木屋的外面看著並無太多奢華的地方,屋中布置得相當精緻和溫馨。

沒有別墅那麼華麗,但卻處處透著細緻。

像是白瓷花瓶裡面的花朵就是很普通的感化乾花,這裡面的很多東西都是由司厲霆親自採購。

這裡才更像是一個家,處處充滿了溫情。

顧錦踩著木質的樓梯上樓,樓上也是很清雅的風格,窗前的白紗隨風起舞。

她站在窗前,海風吹過,天色漸晚她已經看不清海面。

這個時候聽到海浪聲她的內心特別的平靜,風將她的鬢髮吹起。

司厲霆從背後環住她的腰,「蘇蘇,喜歡這裡嗎?」

「太喜歡了,三叔,你什麼時候買下這座小島的?」

爹地,懶蟲媽咪要翹家 「在你離開之後一次偶然中我發現了這座小島,想著你說過的話,我便買了下來。

想著有一天等你回來了就帶你來看日出和日落,等咱們老了,也要手牽手在海邊漫步。」

他溫情的話語從耳後傳來,那樣美好的畫卷讓顧錦心中也是柔情一片。

她反身抱住了他的身體,主動迎上自己的紅唇。

司厲霆順勢將她抱起朝著木床走去,床邊的白色薄紗帳落下遮住了一雙人影。

一夜繾綣,顧錦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她聲音輕柔的喚道:「三叔……」

身邊已經沒有那人的存在,身旁冰冷一片,可見他已經離開許久。

顧錦好久都沒有再睡過懶覺,平時這個點她早就在公司了。

樓梯間傳來腳步聲,司厲霆穿著很是簡單,一件白T,一條九分褲和人字拖。

這樣的裝束比起昨天還要休閑,他老是穿著西裝,偶爾換換風格讓人眼前一亮。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