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薇思考清楚了利害,說:「好,我答應你。」

傅靖安伸出手說,「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兩人相視而笑,各有算計。

……雪薇被趕出去后,病房裡瞬間安靜了下來。喬崢想到自己被雪薇耍的團團轉,心頭憋悶的像是壓了一塊石頭,又想想清歡,欲立刻飛去慕家老宅跟她解釋清楚。可如今自己剛動了手術,別說是下地走動了

,就是坐起來,腦袋都像是有無數的針在扎一樣。

喬崢掏出手機,給清歡發消息。

他知道,現在手機在菁菁的手裡,那個小丫頭似乎挺喜歡他的,不知道會不會把消息,傳遞給清歡呢?而清歡,會願意再跟他見一次面嗎?

喬崢心裡沒底,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發著信息。

同一時刻,慕家老宅。妞妞聽到抽屜里不斷地發出嗡嗡震動的響聲,忍不住朝著那裡看過去。 雖然不知道是誰發來的消息,但莫名的直覺告訴她,是喬崢。

妞妞攥緊了手,告訴自己,別去在意這件事了,可心裡就是止不住的去注意。

最後,她索性披著外套,從床上走下來,到院子里走。

轉了一圈,再回到房間里,手機已經安靜了下來。

妞妞微微的鬆了口氣,重新坐回床上休息。

然而就在她準備躺下去時,手機再次嗡嗡的震動了幾下,她的身體頓時僵住了。

片刻后——

鬼使神差的拉開了抽屜。

白色的手機安靜的躺在裡面,屏幕上顯示有三十二條未讀簡訊,以及三通未接電話記錄。

妞妞劃開了屏幕解鎖,逐條查看消息。——清歡,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生我的氣,但是我真的沒有跟你撒謊。大概在十天前,我上班的時候,雪薇曾經幫助了我一次,作為回報,我教訓了一個企圖騷擾她的客人。下班后,那人心存怨恨,對我

實施了報復。是雪薇把我送進醫院,進行治療的。我害怕你擔心我,所以跟你撒謊說,我的手機被小偷搶走了。——後來發生的事情,我也都能跟你解釋清楚。比如雪薇懷孕的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當時跟我說,慕家派去人去她家裡驅逐他們離開,並毆打了他們,所以她才會流產的。 寵妻無度:黎少的蜜愛嬌妻 她跟我說,要將此事鬧大,即便是死,也要拉你下水。我擔心對你的名聲產生不好的影響,便安撫了她。另外,我跟雪薇做了交易,只要我幫她求情,讓你父親放過他們全家,那她就會帶著自己的家人,從A市消失,不再跟我有

任何的往來。

——清歡,你應該能看到消息吧?我現在做了手術,沒辦法立刻去見你。如果你看到了消息,那就給我回個話,我們約老地方,再見面,把話說清楚。

——對了,我剛知道,我母親跟雪薇達成了合作。但是具體的合作內容,我暫時還不清楚。你要小心點,知道嗎?

——清歡,我真的很想你,也很愛你。你忘記了,我們約定了生生世世永遠在一起嗎?

……

喬崢發的簡訊內容很凌亂,基本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但妞妞能看得懂來龍去脈。

她跟喬崢真的被雪薇耍了嗎?

還是,喬崢又在欺騙她呢?

妞妞心裡拿不定主意,但是內心更傾向於相信喬崢。

握著手機,她低低的嘆了聲氣,倚靠在窗前,久久出神。

良久,她食指放在虛擬的鍵盤上,打出了一句話,猶豫著要不要發出去。可最後,還是逐字的刪除了。

算了吧,自己現在還沒想清楚,眼下的事情,等掃墓回來,再做決定吧。

……在家休養了幾日,妞妞陸陸續續的收到了喬崢將近一百多條的消息,內容無非是他在分享自己的日常。還有,他將拿著手機的人,誤當成了菁菁,在簡訊里哄著菁菁把手機拿給清歡看。妞妞每每看到他,

故意裝作友善大哥哥,誘哄小孩子的話語,都忍不住露出無奈的神情。

這個人,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拘一格。

偶爾,喬崢也會打電話過來,但妞妞都沒接。

因為,她暫時還沒做好準備。

慕洛琛估摸著妞妞的身體好轉了,便跟葉簡汐說了一下,去帝都給安家的人掃墓的事情。葉簡汐想著去裴家,跟裴娜見見面,欣然應允了去帝都的事情。

她還特地問了溫如意,要不要同去。但溫如意說,自己的小兒子,冼堯正在生病,不方便離開。

葉簡汐只好作罷,決定自家人獨自前去。當然,一起同行的還有菁菁和蓁蓁。葉簡汐本來不打算帶這兩個小傢伙去的,因為她們似乎跟帝都的風水不協調,尤其是菁菁,每次來帝都都要鬧出一些事。可家裡沒人能看得住這兩個調皮的小丫頭,臨

行的前一天,她們還趴在被窩裡,學習電視綜藝里,表演的用錫紙發電,結果把被子點燃了,害的全家人都虛驚一場。

葉簡汐哪裡放心她們,只得在帶在身邊。

千叮嚀、萬囑託,讓天佑和天寶老老實實的上課,別在家惹禍,慕家一家五口,這才乘坐專機,飛向了帝都。

……

當天晚上,抵達了地方。

安家老宅的傭人,提前將屋子都收拾的乾乾淨淨,給他們入住。

裴娜得知他們去了安家,特地打來電話,問他們怎麼不去宮家,是不是跟她生分了。葉簡汐解釋說不是,因為住在安家老宅方便掃墓,才留在這裡的。另外,妞妞多年來,沒怎麼回安家老宅,此次掃墓,若是再不住在安家,有點不像話。再則,妞妞也長大了,遲早有一天,要接手安家的

遺產,為安家撐起門戶。他們住在安家,也是想,讓帝都的人知道,安家的獨女好好地,還沒絕戶呢。他日,妞妞找到了合適的老公,結婚生子、再搬回安家也順理成章一些。

裴娜聽到葉簡汐的說法,道:「那好吧,這次我就讓你們住在安家老宅。可如果下次再來帝都,一定要住在我們家。不然,我可饒不了你。」

「好,好,一定住在你們家。」

葉簡汐搖頭,臉上的笑容帶著一絲淡淡的幸福。

裴娜這女人,真是被楊樂寵的越來越像個小女孩了,明明都是三個孩子的媽了呢。

不過,也恰恰是這樣,說明娜娜過得很好,她也能放心了。

「那我不跟你說了,你們舟車勞頓,還是先休息吧。」

「嗯。」

結束了通話,葉簡汐走出了卧室,到院子外面,去找妞妞。可到了妞妞的住所,發現她沒在房間里,問過傭人,才知道,她到處轉去了。

葉簡汐想著,妞妞在這棟宅子里,有很多需要回憶的地方,便沒再去打擾她。

……

妞妞在院子里,兜兜轉轉了許久,最後停在了父母的卧室跟前。吱呀一聲推門而入,看到裡面的擺設,腦海里的記憶頓時鮮活了起來。

親生父母離開的早,但關於他們的記憶,她都記得一清二楚。

哪怕離開安家,在慕家居住了整整八年的時間,但再回到這裡,也彷彿沒有離開過一樣。

妞妞拿起放在柜子上的照片,輕輕地撫摸父親和母親的照片,看著他們的笑容,眼眶漸漸地泛紅,「爸爸,媽媽,你為什麼要離開我那麼早呢?」

只留下她一個人,在這世上,真的好難過呀。

她很想,很想……他們……

妞妞看了一會兒,將照片擦拭乾凈,重新放回了位置上。

默默地把眼淚逼回去,她抬眸望著滿屋子的擺設,暗暗地在心裡想。也許安家的人都受到詛咒了吧,大多年紀輕輕,便早早的離世。

自己身為安家的人,也不會是例外。

小小年紀情路坎坷,又遭受了那麼多的磨難,自己最後的下場,是不是跟親生父母一樣呢?

即便喬崢沒有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情,他跟她在一起,也未必會有好的下場吧……當初父母不也是深愛彼此嗎?但他們因為誤會,錯過了整整五年的時間嗎?

妞妞閉上眼睛,似乎回到了,親生父親和母親離開她的那一刻。

她真的覺得自己被上帝拋棄了,所以在她身上才會一而再的發生那麼多不幸的事情。

正在被負面情緒,深深地糾纏時,門忽然嘭的一聲,從外面被推開。菁菁抓著一隻青色的大蟈蟈說,「清歡姐姐,你看這是什麼?」 妞妞的臉色瞬變,擠出了一絲笑容,讓菁菁看不出來,自己的傷心。蹲下身體,認真的看著她手裡的蟈蟈說,「這是蟈蟈,以前太爺爺在的時候,經常玩這個呢。」

「是嗎?」菁菁笑容燦爛道,「我這隻蟈蟈就是管家伯伯,在太爺爺前面的草叢裡幫我抓到的呢。也許,這隻蟈蟈,是太爺爺以前養的蟈蟈,生出的子子孫孫呢。」

妞妞聽到這話,回憶起了,太爺爺抱著她,逗蟈蟈的場景,心頭的陰鬱消散了一些。

「我給你做個籠子,裝這隻蟈蟈吧。」

「好呀!」

「走,咱們去前面找點竹子。」妞妞拉著她,往外跑。

菁菁邁開小短腿,追上了她的腳步。

……

兩人走到竹林,妞妞認真的挑選了會兒竹子,然後跟菁菁合力,將一小節竹子,抬回到了前院。

「去拿把小刀。」

「嗯!」菁菁這會兒比任何時候都聽話,乖乖的跑過去,取了一隻小刀,遞給了她。妞妞將竹子表面的毛刺刮乾淨,然後又切掉了不必要的部分,只留下了兩截竹子,劈成了十幾段小竹片,做成了簡易的竹籠。最

后,用繩子,將竹子的兩頭捆住,中間則用切掉的小紙片撐開。一個橢圓形的蟈蟈籠子便製成了。

菁菁拍著手稱讚道,「哇,清歡姐姐,你好厲害哦~竟然會做竹籠。」

「我只是根據太爺爺之前做的步驟來的,沒想到真的能做成功。」妞妞摸了摸菁菁的腦袋說,「來,快把蟈蟈放進來。」

帝少追緝令,天才萌寶億萬妻 菁菁將大蟈蟈,小心的放到籠子里。

妞妞將開口扎住,隨便找了根竹棍,用繩子連接在了蟈蟈籠子的一頭,遞給菁菁說:「好了,給你。」

菁菁接過來籠子,笑眯眯的說:「清歡姐姐,我好喜歡你哦~你要是每天能多笑一點,那我就更喜歡你了。」

悍妻種田:天煞將軍妻管嚴 「我不是每天都在笑嗎?」

「不是呀,我看你很多時候都不開心,還要對別人假笑,覺得你好辛苦。清歡姐姐,如果你實在不開心的話,那就不要笑了。我跟家裡的人,都不希望你勉強自己。」

妞妞聽到她的話,笑容滯了滯。

原來,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的悲傷,只是沒有點明罷了。

自己真是個傻瓜……

一起生活的家人,怎麼會看不透呢?

想到葉簡汐和慕洛琛這幾日不經意的關心,妞妞的心裡頓時覺得對不住他們。

她記得,當初父親、母親和太爺爺先後離世,她覺得自己被拋棄了,好久都沒有開口說話。

葉簡汐和慕洛琛害怕她成為自閉兒,整日里想著法子,逗她開心。

後來……葉簡汐事事那麼小心,也是擔心她重蹈覆轍。

自己身邊明明有那麼多關心她的人,可她只考慮到了自己。每天自怨自艾的,對得起誰呢?

哪怕是為了家裡人,她也該好好的調整自己的心態,以更加積極的情緒,去面對未來。

妞妞想開了,抱住了菁菁,親吻了下她的臉頰說,「嗯,姐姐知道了。以後,姐姐會讓自己多開心的。」

「嗯!」

菁菁抱住了妞妞的脖子,啵的回吻了她的臉頰。

兩姐妹頓時笑著,抱做一團。

……

休息了到了中午,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午餐時,妞妞主動提出了,想出去逛逛,順便去裴家那邊,去拜訪一下裴娜和楊樂。

明天才是掃墓的時間,這個下午是沒什麼事,葉簡汐的確想帶著幾個孩子出去走走,但之前顧慮到妞妞最近不是很開心,沒什麼心思出去,便沒有提這事。

現在妞妞主動提出了,她當然是很開心的接受了。

「來,多吃一些。」

葉簡汐不停地往妞妞的碗里夾菜。

妞妞已經吃飽了,可想讓葉簡汐開心,便繼續往自己的嘴裡塞。

這頓飯,她吃了比平時多了一倍的飯菜,原本葉簡汐還想讓她喝完湯的,但是慕洛琛擔心她撐住了,阻攔了葉簡汐,便停止了進食。

午飯後,一家人坐在沙發上休息了片刻,便出發去帝都的景區轉。

在北海公園轉了一圈,又轉道去了宮家。

裴娜聽到傭人說,慕家的人來了,還有點不敢相信呢。等迎出來,看到他們的確在,高興得像個孩子似的蹦蹦跳跳的拉著葉簡汐和三個孩子,說:「我還以為,你們明天才來呢,沒想到這麼快就趕到了。你看看,這清歡,才半年多的時間沒見,就長成大姑娘了

。這容貌比她親生父母都更勝一籌呢。若不是我家兒子太小了,我真想讓她給我做兒媳婦。」

「你胡說什麼呢。」

葉簡汐打住了她的話。

裴娜吐了吐舌頭道,「別當真嘛,我只是隨口一提。來來來,趕緊,都來這邊坐。我家阿樂剛給我帶了雪山大紅袍,給你們嘗嘗。」

楊樂愛茶,但偏偏是茶方面的白痴,根本嘗不出什麼品種。

每每花高價買茶,都會被人坑。

葉簡汐看到裴娜獻寶,心裡頓時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況且,大紅袍不是武夷山那邊最出名嗎?什麼時候出了個新品種,雪山大紅袍?

重生之掌家棄婦 端起茶杯品了一口,一股陳年舊茶的味道,順著味蕾,湧入了口腔里。

葉簡汐差點吐出來。

迎上裴娜期待讚賞的目光,違心誇讚道:「好茶。」

慕洛琛聽到她這麼說話,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葉簡汐:呵呵……

裴娜扭過頭,問慕洛琛:「喜歡喝嗎?」

「還好,我更喜歡咖啡。」慕洛琛輕聲說著,將茶杯放在了桌子上,不願意再喝一口。

一寵沉淪之嬌妻是法醫 「那我讓傭人給你換咖啡。」裴娜說著,坐在葉簡汐旁邊,無比熱情道,「來,簡汐,你喜歡喝的話,那就多喝一些。我家裡多的是呢,等你們走的時候,我再給你帶二斤,你回家慢慢喝。」

葉簡汐:「……」

慕洛琛和妞妞忍不住憋笑。

菁菁和蓁蓁兩個小傢伙抱著果汁,不明所以的看著大人。

……

吃過茶,裴娜拉著葉簡汐聊天,慕洛琛則去了書房,跟剛回來的楊樂談話。妞妞帶著蓁蓁和宮家的三個孩子一起玩。

看著他們幾個小傢伙,天真爛漫的模樣,妞妞忍不住撫摸了下自己的肚子。

那裡也有一個寶寶呢。

雖然她恨顏溪,也討厭寶寶身體里有他一半的基因,但這孩子說到底跟她血脈相承,又乖乖的在她腹中待了五個月,說沒有一點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等寶寶出生了,會不會跟他們一樣可愛呢?

妞妞心裡剛生出一絲的憧憬,很快搖頭,拋在了腦後。

自己不該這樣……

跟這個寶寶產生了感情,那以後還怎麼跟它別離呢?

還是不去想為好。

正在想著,宮輕語忽然摔倒在了地上,張開嘴巴,嗚嗚的哭泣了起來,妞妞起身,快步跑到她身邊,準備把小傢伙扶起來時,一雙有力地大手忽然伸出來,搶先一步將宮輕語抱了起來。

「我們家小輕語最乖了,不會哭的,對不對?」妞妞抬起眼眸,朝那人看過去,只見一張充滿邪氣的臉龐。 這張臉的主人,似笑非笑的盯著她,莫名的讓人覺得有些眼熟,但一時之間,妞妞也許想不起來這個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