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一股真氣從他的手上發了出去,擊中了那個為首的手腕,他慘叫了一聲,手裡面的紙包跌在了地上。

「你要是不說,我就讓你想死都不容易。」林洛看著那個傢伙冷冷的繼續說道,說完話,他身上散發出來了一股殺氣,只接得撲向了那個為首的傢伙。

那個為首的被林洛的殺氣沖的後退了兩步,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不過他的身體雖然在顫抖,但是他就是不張嘴說話。

林洛把自己的殺氣加強了一點,那個為首的傢伙臉上瞬間冒出了冷汗,他終於張開了嘴巴叫道:「你饒了我吧,我說,我說。」

林洛把自己的殺氣稍微的收斂了一些,冷冷的看著那個為首的說道:「那就說吧,你要是敢說一句假話,我就讓你生不如死。」

那個為首的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開始講了起來。

這些人雖然是華夏國的人,但是在很早的時候,他們就離開了華夏國,來到了華夏國附近一處叫做銀三角的地方討生活了。

銀三角盛產毒品,那裡的毒販子基本上都是靠武裝運輸毒品,所以這些傢伙到了那裡以後,憑藉著一股狠勁,到也打出了一片天地。 在一個月前,一個毒販找到了他們,開出了天價,要求殺一個叫林洛的人。

當知道了林洛的身份以後,面對著那些錢,他們動心了,經過一個月的準備,他們陸陸續續的來到了這一處小村子,這裡時那個毒販的一個臨時據點,而那個毒販則把林洛的情況向他們做著及時的通報。

昨天,那個毒販打來了電話,告訴他們,今天林洛要從這條路路過,讓他們準備,並且派人送來了槍和貨車。

不過這些終日在槍林彈雨中生活的人沒有想到只是一個照面,自己的兄弟們全部栽在了林洛的手裡面。

聽著那個為首的講述完了以後,林洛看著他問道:「那個毒販叫做什麼?是哪裡人?」「那個毒販我們都叫他阿布,確切是哪裡人我不知道,我們和他合作過幾次,都是他打電話過來的,今天也是,約好了五點鐘他打電話過來,要是事情完成了,他付給我們剩餘的傭金。」聽到林洛的話,那個為首者急忙說道。

「你說的是他出天價殺我,這天價是多少?」林洛突然又問出了一個問題,他很想知道自己的腦袋值多少錢。

「一億華夏幣。」為首者看著林洛說道,說完話,他看了看身邊的兄弟們,低下了頭。

那些兄弟們的眼光看想著這個為首者,眼睛裡面都流露出了怒火,要不是林洛在這裡,估計他們就會跳起來揍人了。

看到那些人的表情,林洛就知道這個為首的沒有給自己的兄弟們說實話,他微笑著看著為首者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楊四。」楊四看著林洛,嘴角流露出了無奈的說道。

「那好,楊四,等會兒那個毒販要是打電話來了,你就告訴他任務完成,你的兄弟損失太大,你再問他多要五千萬華夏幣。」林洛看著楊四說道。

楊四沒有說話,朝著林洛點了點頭。

五點整的時候,楊四的手機響了起來。

楊四看了一眼林洛,接通了電話。

電話果真是那個毒販阿布打來的,他第一句話就是問:「人怎麼樣了?」

「人已經除掉了,屍體在我這裡,我的兄弟們現在就剩下我們六人了,你再加一些錢,按照你給我的傭金的一半,不然我不好對兄弟們交代。」楊四按照林洛的話回答道。

那個毒販沉默了一會兒,對著楊四說道:「這樣吧,過十分鐘我再給你回話。」說完話,就掛了電話。

林洛拿過了楊四的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竟然是蓉城市的公用電話,他拿出了手機,裝好了電池,開機后撥通了賀為民的手機號。

在聽完林洛要查一個公用電話號碼的具體位置,賀為民答應了,並且讓他不要掛電話。

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賀為民就查到了這個電話號碼的具體位置,不過他沒有問林洛要這個電話號碼的位置做什麼。

掛了電話,林洛又撥通了黃毛的電話,讓他帶上幾個比較伶俐的兄弟前往那個位置,看看這個毒販究竟是什麼人,林洛估計,下一次這傢伙還會用這個號碼給楊四打來電話。

十分鐘剛到,楊四的手機又響了,不過出乎林洛的意料,這傢伙竟然換了一個電話號碼。

接通了電話,那個阿布告訴楊四,多付錢的事情已經說好了,人家答應了,但是有一件事情,讓楊四把林洛的人頭砍下來,送到一處地方,到了那裡就可以得到他剩餘的錢和增加的錢,不過在那時候送,讓他等電話。

聽到電話里裡面那傢伙的話,林洛不由的笑了笑。

楊四掛了電話以後,看著林洛。

這時候,黃毛也把電話打了過來,告訴他那個公用電話這一會兒一直沒有人打。

林洛告訴黃毛,讓他留下兩個兄弟繼續在那裡盯著,讓他帶幾個兄弟開麵包車到這裡來接自己。

掛了黃毛的電話,林洛又給黎貝貝打了個電話,告訴她今天有點事情可能回不去,讓她和黎老在自己的別墅裡面安心的住著。

打完了電話,林洛看了一眼楊四,說道:「這樣吧,就麻煩你和你的兄弟們去我哪裡做客,等著這個阿布的電話了。」

楊四無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們,點了點頭。

幾人出了地下室,正好看到上官玉兒在房間裡面搜索者,可能是她看到林洛進來好久沒有出去,有些著急了。

「小林子,你沒有事情吧。」看到林洛和六個男人一塊兒從地下鑽了出來,上官玉兒幾步走到了他的身邊,伸出了手握住了林洛的手,焦急的問道。

「沒有事情。」林洛看了一眼上官玉兒,微笑著說道。

上官玉兒看了一眼林洛身後的幾個人,臉色一紅,急忙把自己的手抽了回去。

「師姐,黃毛他們馬上到了,我們等會兒就可以回家了。」林洛裝作沒有看到上官玉兒的表情,微笑著對她說道。

上官玉兒看了一眼林洛,點了點頭。

過了大概一小時左右,黃毛開著一輛麵包車帶著兩個兄弟來到了,一見到林洛,他顧不得和林洛多說什麼,就告訴林洛,不知道咋回事情,這一路上全部是武警在設卡檢查。

林洛知道這一定是自己那件事情引起的,不過他沒有給黃毛解釋,只是讓楊四的人坐到車上,他和上官玉兒也坐在了車上,讓黃毛把車開往蓉城市。

一路上,果真有武警在檢查車輛,而且林洛他們碰到的第一個關卡就是趙勝利坐鎮的。

看到林洛這輛車,趙勝利倒是愣了一會兒,就放行了,也沒有多問什麼,不過他看到林洛安然無事,酒的今天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因為他的內心裏面總有一種感覺,前面發生的事情和林洛有關係。

回到了蓉城,林洛讓黃毛直接開車來到了他前面住的那棟別墅,那裡面現在已經沒有人住了,那管家和兩個保安也已經到新的別墅裡面去了。

「黃毛,這棟別墅以後就交給你了,這裡就當做你們的總部吧。」看著所有的人都進到了別墅,林洛看著黃毛說道。

聽到林洛的話,黃毛和他的兩個兄弟的臉上都露出了喜悅的神色,這棟別墅可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夠買得起的。

讓楊四的人都進到了一間房間裡面,黃毛讓兩個兄弟不知道在那裡找來了繩子,把他們一個個捆綁了起來,讓兩個兄弟拿著砍刀看著,黃毛又給齙牙打了個電話,讓他再帶幾個兄弟過來,來的時候再帶上一些酒菜,家裡面那些事情暫時留給了吳磊管著。

打完了電話,黃毛和上官玉兒以及林洛三人來到了樓下的客廳閑坐著聊天,不過黃毛沒有問楊四他們的來歷,只是和林洛聊著最近幫會裡面的一些事情。

自從林洛給了黃毛他們丹藥以後,按照林洛的要求,黃毛他們挑選了二十個忠心而又有一定基礎的兄弟們讓他們服了丹藥,並且按照林洛的交代讓他們進行修鍊,由於有黃毛三人的指點,這二十個兄弟們的修為都已近到了明勁初期,而有幾個天賦比較好的,馬上就要達到明勁中期了。

聽到這個消息,林洛的心裏面很是高興,只要有了自己的子弟兵,以後有了事情也就不必要全靠黑市了。

三人正聊的高興的時候,齙牙帶著幾個兄弟開著一輛麵包車也來了,看到林洛,齙牙張開了嘴巴笑了起來,兩顆齙牙也很明顯的露在了幾人的眼睛裡面。

「好了,你們上去和上面的兩個兄弟們換班看好那幾個人,不要出了什麼事情。」黃毛看著齙牙帶來的幾個兄弟,很嚴肅的說道。

那幾個兄弟們聽到黃毛的話,對著他點了點頭,上到了樓上去了。

「對了,把那個叫做楊四的帶下來。」林洛又對著上了樓的幾個兄弟們說道。

齙牙把自己帶來的酒菜擺在了客廳的茶几上,打開了一瓶白酒,微笑著對林洛說道:「林哥,兄弟們可是好久沒有和您喝酒了,你都不知道,現在一到了下班的時間,黃毛這傢伙就去和他媳婦溫存去了,吳磊這傢伙就在自己住的地方不是修鍊就是看書,把所有的事情都留給我,我都快頭疼死了。」

聽到齙牙的話,林洛和黃毛都笑了起來,看樣子,以前的齙牙只知道打打殺殺的,現在是黃毛和吳磊在逼著他學習一些管理的東西了。

就在齙牙的抱怨終於說完了以後,楊四和一個兄弟也從樓上走了下來。

「來這裡坐,我給你介紹幾人認識。」林洛看到楊四,笑著說道。

楊四沒有說什麼,徑直走到了林洛的身邊,坐了下來。

黃毛和齙牙都用驚異的神色看了一眼林洛。

林洛沒有理睬倆人,而是端起了齙牙倒滿了酒的酒杯,遞給了楊四一杯,自己也端了一杯,對著楊四說道:「雖然我們才認識,但是我很喜歡你這個人,我們碰一杯。」

楊四看著自己端著的酒杯,和林洛的酒杯碰了一下,一仰頭,把酒杯裡面的酒喝完了。

林洛也一仰頭,喝完了自己杯子裡面的酒。 看到林洛的樣子,黃毛和齙牙也各自舉起了酒杯和楊四碰了起來,就連上官玉兒也受了他們的影響,也和楊四碰了兩杯。

不一會兒的時間,楊四的肚子裡面就灌進了將近一瓶白酒,他的話也有些多了起來。

林洛幾人繼續和楊四碰著酒,不到半小時的時間,楊四的舌頭就硬了起來,他甚至還摟住了黃毛,和他稱兄道弟了起來。

又喝了幾杯酒,楊四突然抱住了黃毛哭了起來,邊哭邊把自己心裏面的苦處向黃毛訴說了出來。

林洛在一邊一直仔細的聽著,不時的還給楊四提一提話題。

楊四一開始說就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把自己知道的基本上都給幾人說了出來。

聽完楊四的這些話,林洛這才知道這傢伙竟然還是隱瞞了不少的東西,最起碼他知道那個毒販阿布的正真身份以及他是哪裡人。

在楊四講完以後,林洛看了一眼黃毛,讓他把楊四送到樓上去。

黃毛把楊四送到了樓上下來后,繼續和林洛幾人慢慢的喝著酒聊著天,尤其是齙牙,糾纏著林洛讓他再教給自己一些搏擊的功夫,林洛無奈之下,只好把星武九式的第一招『地球』教授給了黃毛和齙牙。

看到倆人在客廳裡面苦練的樣子,林洛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一晚上的時間,那個阿布也沒有再打電話過來,看樣子他是得到了楊四的什麼暗示。

早晨起來的時候,楊四睜開了眼睛,這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被繩子捆了起來,這時候,他才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他的臉上不由得流出了冷汗。

就在這時候,黃毛從外面走了進來,他看著楊四,冷笑了一聲,讓看守他的兄弟把他帶到了外面。

在樓下的客廳裡面,林洛和齙牙以及上官玉兒都坐在沙發上,看到楊四進來了,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冷冷的神色。

看著林洛的神色,楊四感覺到自己的腿在發軟,他的身體不由的顫抖了起來,走了幾步,他突然幾步走到了林洛的身邊,跪了下來,連聲的說道:「老大,求求你,不要殺我,我把我知道的全部說給你。」

「可是,你覺得我現在還需要這些嗎?」林洛冷笑了一聲,看著楊四問道。

楊四聽到林洛的話,臉色變成了灰色,他突然站了起來,向著林洛身邊坐著的上官玉兒撲了過去,本來他以為上官玉兒是一個女孩子,自己只要抓住了她,那麼也許自己還有一絲救命的希望。

可是楊四忘記了自己還被繩子捆綁著,他還沒有撲到上官玉兒的身邊,黃毛伸出了自己的腿,一下子把他絆倒在了地上。

楊四的嘴巴磕在了客廳地板上,一顆牙齒從他的嘴裡面掉了出來,他抬起了頭,看著林洛,想要說什麼,黃毛一把提起了他,冷聲的說道:「到現在了你還敢這樣,你是想要死呀。」說完話,黃毛的拳頭帶著一股勁風向著楊四的腦袋砸了過去。

楊四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這時候他一直隱藏起來的悍氣被激發了起來,臉上那可憐兮兮的神色再也沒有了。

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擋住了黃毛的拳頭。

黃毛驚異的看了一眼林洛,又把楊四扔在了地上。

「楊四,我看你也算是一條漢子,這樣吧,你以後跟著我干,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不過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要幫助我抓到阿布。」林洛看著躺在地上的楊四冷冷的說道。

楊四本來以為剛才黃毛的一拳會要了自己的命,現在聽到林洛這樣說,他求死的念頭一下子消失了,抬起了頭看著林洛,點了點頭。

林洛把楊四扶了起來,伸出了手把他身上的繩子解開,然後又對著他說道:「你去把你的兄弟們的繩子都解開,給他們說清楚這件事情,還有帶著他們吃點東西,要是有不願意和我乾的,可以走,我絕不攔阻。」

楊四看了一眼林洛,眼睛裡面流露出了複雜的神色,接著就上了樓。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楊四就帶著其餘的五人下了樓,

那五人下了樓,就徑直走到了林洛的身邊,看著他說道:「老大,我們決定都跟著你干。」

林洛看了一眼眼前的五人,點了點頭。

「好了,兄弟們,你們和我以後都是一個戰壕裡面的戰友了,我黃毛歡迎你們。」黃毛說著話,走到了五人的面前,伸出了手,和他們一一的握著手。

楊四站在一邊看著黃毛和自己的兄弟握手,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好了,大家都準備吃飯吧。」林洛看著客廳裡面的所有人說道。

早飯是上官玉兒做的,楊四和他的兄弟們由於餓了一晚上,都吃的很香甜。

林洛和黃毛坐在一邊看著幾人狼吞虎咽的吃早飯,倆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會意的神色。

吃完了早飯,林洛對著幾人說道:「你們現在既然都跟著我幹了,我一定不會虧待大家,但是那個阿布我一定要找-到,所以就拜託大家了,還有他欠你們的錢,我也會全部給你們的。」

聽到林洛的話,出了楊四以外的五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喜的神色,其中一個長的最矮但是看上去最為機靈的對著林洛說道:「老大,我叫阿三,我知道阿布這傢伙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找-小姐,要是他在這裡的話,一定是在小姐窩裡面過的,要不,你讓我帶幾個兄弟到蓉城最豪華的小姐窩裡面去,絕對會找-到他的。」

聽到阿三的話,林洛看了看黃毛,對著他點了點頭。

黃毛走到了阿三的身邊,微笑著對他說道:「兄弟,走,我和你一塊兒去。」

等到黃毛帶著幾個兄弟和阿三出了別墅,林洛看了一眼楊四,說道:「你就在這裡等著,我要和上官玉兒師姐出去有點事情。」

楊四聽到林洛的話,點了點頭,不過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和不安的神色。

林洛和上官玉兒出了別墅,別墅裡面就只剩下了楊四他們五人以及黃毛的三個兄弟了。

「你怎麼會把他們留下?那個楊四我看他不可靠。」一出了別墅,上官玉兒就對著林洛說道。

林洛看了一眼上官玉兒,笑了笑,沒有說話,而是大步的向著前面走去。

楊四坐在別墅的椅子上,看著身邊自己的幾個兄弟和黃毛的那三個兄弟,臉上露出了一股猙獰的神色,他站了起來,走到了黃毛的那三個兄弟跟前,微笑著對他們說道:「兄弟,現在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我們也互相介紹下。」

黃毛的那三個兄弟聽到楊四的話,笑了笑,正準備說什麼,可是楊四突然出手,兩隻拳頭狠狠地砸在了身邊倆人的腦袋上,被他砸中的倆人眼睛翻了一下,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剩餘的那個看到楊四的動作,一下子跳了起來,可是楊四的雙拳再一次向著他打了過來,正好擊中了他的身體。他的嘴裡面冒出了一股鮮血,直接也栽倒在了地上。

楊四的那四個兄弟看到眼前的這一切,都愣住了。

「好了,跟我走吧。」楊四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看著自己的那四個兄弟說道。

可是楊四的那四個兄弟只是互相看了一眼,誰也沒有說話。

「怎麼,你們還真的相信那傢伙的話,你們留在他的身邊沒有什麼好下場的,還是跟我走吧。」楊四看著那幾個兄弟冷冷的說道。

那幾個兄弟還是沒有說話,就好像楊四這人不存在一樣。

楊四看著自己的四個兄弟,舉起了右手,可是看到那四人都用冒著火的眼神看著他,他把手放了下來,恨恨的說道:「我現在走了,你們要是覺得我還是你們老大的話,就讓我走遠了再報告給你們的新主人。」

說完話,楊四直接向著別墅外面走去。

楊四的那四個兄弟坐在那裡沒有動彈,冷冷的看著自己昔日的老大走出了別墅以後,這才急忙來到了被楊四打暈的黃毛的那三個兄弟面前,扶起了他們。

林洛大步的走了一會兒,看到路邊有一處小樹林,他直接走到了小樹林裡面,坐在了一棵比較大的樹下面。

上官玉兒跟著林洛進到了小樹林裡面,看到林洛坐下了,也坐到了他的身邊,看著他問道:「你這是做什麼?」

林洛沒有回答上官玉兒的話,反而悠閑的吹起了口哨。

上官玉兒嬌嗔的看了一眼林洛,隨著林洛哼的小曲,唱起了歌。

林洛哼玩了小曲,笑著對上官玉兒努了努嘴巴。

上官玉兒朝著外面的路上看去,就看見楊四匆匆忙忙的從別墅裡面出來,攔了一輛計程車,計程車就沿著公路急馳而去。

「他走了,追嗎?」上官玉兒看著計程車離開了自己的視野,急忙對著林洛問道。

林洛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才站了起來,看著上官玉兒說道:「你先回別墅,我跟他們去。」

上官玉兒看了一眼林洛,點了點頭,向著別墅走去,而林洛則是攔住了一輛計程車,釋放出了自己的神識,跟在了楊四身後三公里的地方。 楊四坐著的計程車來到了一處五星級的酒店,他下了車,進到了酒店裡面。

林洛坐的車停在了酒店門口,他給了計程車司機幾百華夏幣,讓車停在了離那家酒店幾百米遠的一個小飯館門口停了下來,他坐在車裡面,他的神識一直沒有收回來,緊緊地盯著楊四的身影。

楊四在酒店的大廳坐了一會兒,接著站了起來,進到了電梯裡面,上到了六樓,進到了六零六房間。

在六零六房間裡面,有一男一女,倆人正在床上翻滾著,就連為楊四開門的時候,倆人的身體也是緊緊地糾纏在一起,等到楊四進了房間裡面,兩人的身體移動到了床上,還在蠕動著。

楊四好象對於這一切已經習慣了,他坐在了房間裡面的沙發上,看著床上的兩個人,等到倆人停止了動作,他才急忙把放在房間裡面的一罐飲料遞給了那個男子。

林洛把自己的神識收了回來,下了車,快步的向著那家酒店走去。

來到了酒店的六零六房間門口,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貼在了房間的門鎖上,一股真氣從他的掌心裏面發了出來,接著鎖芯轉動了一下,鎖子被打開了。

林洛輕輕的推開了房間門,走了進去。

那個在床上的男子還沒有穿衣服,就那樣躺在床上,那個女子也和他一樣,不過她是跪在那裡為那個男人按摩,而楊四則是坐在那個男人的身邊,述說著這兩天發生的事情。

林洛走進了房間,這三人看到林洛,都是愣了一下,楊四大叫了一聲,手裡面抓起了身邊的一罐飲料,向著林洛砸了過來。

林洛順手抓住了那個飲料罐,冷笑了一聲,快步走到了楊四的身邊,伸出了手,一掌砍在了他的脖子上。

楊四的眼睛翻了一下,直接栽倒在了地上,暈了過去。

那個床上的男人並沒有驚慌失措,他看著林洛嘀嘀咕咕的說了幾句。

林洛沒有聽懂這傢伙說的是什麼國家的語言,不過他對著那個男人微笑了一聲,坐在了楊四坐過的那個沙發上。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私自闖進來?」那個女人倒是問道。

林洛看了一眼這個女人,不僅為她的美貌暗暗讚歎了一聲,不過他還是看著那個女子說道:「請你把衣服穿好。」

聽到林洛的話,那個女人對著那個男人說了一句話,倆人就當著林洛的面穿起了衣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