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睡得香甜的小奶娃,盛雪落氣得用手指戳他可愛的臉頰。

盛雪落忽然靈機一動,小傢伙說吸血可以緩解毒素,那也不是非要吸她的血啊!

她去醫院弄點人血,或者弄點雞血什麼的,只要是血就好了啊!

盛雪落忍不住給自己點了個贊,她真是太機智了!!

因為小奶娃睡得很沉,盛雪落考慮到他之前一直生病都沒有好好休息,就決定不帶他去了。

她給小奶娃留了張紙條,說她出去下,很快就回來。如果他醒來,乖乖在房間等她,不要亂跑。

她給小奶娃蓋好被子,又把房間門給鎖好,掛上了請勿打擾的牌子,她這才放心出了門。

盛雪落直奔醫院,到了醫院之後,搞到一包血漿。

然後又直奔菜市場,雞血、鴨血、豬血統統來一打!

她非常開心地把這些東西全部裝進小背包里裝好,然後準備回去找小奶娃。

忽然,有幾個人擋在了她的面前,臉上都帶著面具。

盛雪落嚇了一跳,這幾個人面色不善,一看就是練家子。

她聯想起之前那種被人窺視的奇怪感覺,她的直覺沒有錯,真的是有人在跟蹤她!

盛雪落緊了緊身上的背包,冷聲道:「你們想幹嘛?!」

為首的一個人站出來,說:「那個孩子在哪裡?」

「什麼孩子?」盛雪落心裡一驚,這些人竟然是沖著小秦天來的。

她心裡快速的思考分析著。

這些人找小秦天做什麼?

難道小秦天身上的毒就是這些人乾的?

想到可愛軟萌的小秦天因為中毒,一直在忍受著病痛的折磨,盛雪落就覺得壓制不住自己的恐慌之力了。

那些殺手:「就是你身邊帶著的那個孩子,你把他藏到哪裡去了,趕快把他交出來!」

盛雪落眨了眨眼睛,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什麼孩子啊,我一個沒結婚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會有孩子,你這樣說小心我告你誹謗哦!」

為首的殺手冷笑:「既然如此,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把她抓回去再慢慢審問!」

盛雪落後退了一步,面容冷沉,在心裡與天機石溝通:「天機石爸爸救我!」

天機石:商店裡有一顆大力丸,吃了之後可以十分鐘力大無窮,只要10分愛情值就能兌換,你要不要換?

盛雪落:我剛好有10分,換換換!

於是,盛雪落的手心多了一顆外形類似麥麗素的東西,她小手一翻,毫不猶豫地吞了下去。

大力丸入口即化,盛雪落瞬間感覺全身都充滿了力量!

為首的殺手一揮手,那幾個面具人衝上來。

盛雪落一點不慌,一腳踹翻一個,一拳打飛一個。

她驚喜地看著她饅頭大的拳頭,沒想到她居然這麼大的力氣!

為首的殺手顯然也沒想到,她居然這麼難對付,一揮手:「一起上!」

身後的殺手們一窩蜂的一擁而上。

盛雪落不緊不慢,感覺有花不完的力氣,抓住衝上來的面具男就往外丟。

其中兩個人的面具摔在地上的時候,掉了下來。

老公的殺手嬌妻 那兩個人竟然長得一模一樣!

就連左邊眉毛上面的一顆黑痣的位置都一模一樣!

盛雪落一看,愣了愣,「這……長得也太像了吧?是雙胞胎嗎?」

她心裡莫名的有種奇怪的感覺,乾脆揪住衝上來的面具殺手,挨個把他們臉上的面具給扯掉。

這下子,盛雪落徹底傻眼了。

什麼情況!!

十胞胎嗎?

為什麼這些人全部都長得一模一樣!!

殺手們:……

盛雪落的視線落到了那個為首的殺手身上,她那充滿了好奇的眼神看得那個殺手頭皮發麻。

盛雪落想也不想的就沖著那個帶頭殺手跑過去,「我想看看你是不是也長得和他們一樣!」

帶頭殺手嘴角扯了扯。

如果被盛雪落按住把面具給揪下來,那他就太沒有面子了!

帶頭殺手喊了一聲,手下的人接到命令,全都一溜煙的跑了。

盛雪落現在吃了大力丸,力大無窮,完全無所畏懼,下意識就要追上去。 誰知道才追了幾步,盛雪落就雙腿一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過了好幾分鐘,她才漸漸恢復了力氣。

能量是守恆的,不可能憑空出現。

盛雪落吃了大力丸之後,忽然爆發出了能量,釋放之後才導致身體脫力。

還好她剛才沒有去追那群殺手,不然她的體力透支,就是自投羅網了。

不過……那群殺手也太奇怪了,怎麼會全都長得一模一樣?

盛雪落檢查了下自己的小背包,鬆了口氣,還好包里的血漿袋子都沒打破。

她把小背包往身上一背,就朝著酒店的方向走去。

回到酒店,盛雪落看到「請勿打擾」的牌子沒動過,頓時情緒鬆懈了不少。

打開房門,當看到小奶娃依舊軟萌地睡在床上,她一顆緊繃的心才徹底放鬆下來。

盛雪落小心翼翼走到床邊,看著小奶娃微張著小嘴睡得香甜,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臉蛋。

小奶娃長長的睫毛顫了顫,迷茫著睜開了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當看到盛雪落的時候,小奶娃眨了眨一雙茫然無辜的大眼睛,然後很自然地伸出手圈住她的腰,聲音帶著些許沙啞和委屈,瓮聲瓮氣地說:「你去哪裡了,怎麼才回來啊?」

盛雪落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解釋道:「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哦,對了!」

想起剛才遇到那些奇怪的殺手,她急忙正色道:「我剛才回來的時候,在路上遇到了一群奇怪的人!」

緊接著,她就把事情說了一遍。

「你說怪不怪,這些人全部都長得一模一樣,就連左邊眉毛上的那顆黑痣的位置都一樣!」盛雪落滿眼驚奇地說道:「難道他們是十胞胎嗎?那他們的媽媽也太厲害了吧?」

小奶娃微微皺起了眉毛,「一模一樣的人?」

看來,是孟家老宅那邊派出的克隆人殺手。

盛雪落嗯嗯嗯的點頭,「你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嗎?」

小奶娃眼中眸光微閃,慵懶地打了哈欠,搖頭說:「我不知道。」

盛雪落又問:「你身上的毒是不是他們下的?」

小奶娃還是睡眼惺忪地搖頭:「我不知道啊……」

盛雪落抓了抓頭髮,心想這也不能怪小秦天。

他還這麼小,就被人又是下毒,又是追殺的,他哪裡會知道是什麼人乾的啊!

盛雪落擦了一把同情的眼淚,握爪,語氣堅定地說:「小秦天,你別怕,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

小奶娃微微勾了下唇角:「哦……」

「對了!」盛雪落的眼睛一亮,急忙把小背包放下來,滿眼興奮地對小奶娃說:「快看看,我給你帶什麼好東西回來了!」

盛雪落獻寶似的,一股腦地把小背包裡面的東西全部都倒出來,擺在小奶娃的面前,一臉「我很厲害你快表揚我」的表情看著小奶娃。

小奶娃的嘴角扯了扯,「這些……是什麼?」

盛雪落嘿嘿地笑著,指著滿桌子的血包,說:「這個是人血,不過你不用怕,這是我在醫院通過正規渠道買的血漿包。這個是雞血、鴨血、豬血……」

小奶娃挑了下好看的眉頭,「所以?」

盛雪落滿臉嚴肅地拍了拍他的小肩膀,「你不是要說中毒了要吸血才行嗎?我特意去給你弄來了這些血包,你儘管放心吸好了,管夠!」

她一邊說,一邊撕開了一包雞血,「你要不現在就試試?」

趁著小奶娃沒有反應過來,盛雪落就把那包雞血湊到了小奶娃的唇邊。

小奶娃嫌棄地看了一眼,俊美的眉毛打了個結,翻了個白眼。

盛雪落髮誓,她真的看到小奶娃翻白眼了。

她家軟萌可愛的小奶包,居然沖著她翻!白!眼!了!

她忙碌了大半天,還被人給追殺,好不容易搞來了這些血,這小傢伙不僅不吃,而且還朝著她翻白眼?

「難聞……」小奶娃的語氣滿滿都是嫌棄。

盛雪落見他皺著可愛的小臉,心疼得不行了。

她急忙把血漿包放下,想了想,又拿起了一包豬血遞到小奶娃的嘴巴邊上。

「不喜歡雞血的味道嗎?那就試試豬血吧!」

還沒等豬血靠近,小奶娃的小臉就皺成了苦瓜臉。

他的小手抓著盛雪落的衣服,糯米糰子般的軟軟小身子在她的懷裡蹭來蹭去的撒嬌。

盛雪落原本想強迫他吃的,但是被他綿軟的小身子給蹭得心都化了。

好吧,她被戳中萌點了……

「雞血和豬血你都不喜歡嗎?那就只能試試人血了。其實我不贊同你吸人血的,不過如果你真的受不了別的血的味道,那就試試吧。」

盛雪落雖然有些排斥,但是想到小奶娃中毒後生病的可憐樣子,還是拿出了一包人血血漿。

這回小奶娃把頭埋在她的膝蓋里,不管她說什麼,小傢伙就是不肯試。

盛雪落嘗試著一隻手去抬起他的小腦袋,一隻手拿著血漿,耐著性子,低聲溫柔地哄著:「小秦天最乖了,試一試嘛!就試一口嘛!」

小奶娃委委屈屈地撅著嘴,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眼淚花滾滾。

一張粉雕玉琢的可愛包子臉軟萌無辜,那圓滾滾的小腦袋一個勁的搖頭,看上去簡直萌得人一臉血!

盛雪落再次被戳中了萌點,恨不得把小傢伙摟進懷裡。

最後她還是用鋼鐵般的毅力給克制住了。

盛雪落繼續低聲哄著小奶娃:「試一口嘛,就一小口好嗎?」

小奶娃還是搖頭。

盛雪落輕輕撫-摸著小奶娃柔-軟的頭髮,小聲哄著:「乖,就吃一口,要真是不行就不吃了,好不好?」

小奶娃撅著小嘴,眼淚在眼眶裡滾來滾去的,那樣子要多楚楚可憐就有多楚楚可憐。

盛雪落哄了他半天,他才可憐兮兮地說:「就一小口……」

盛雪落急忙點頭:「嗯嗯嗯,就吃一小口。」

但是,當盛雪落把那包人血血漿湊到小奶娃嘴邊的時候,他那可愛的小臉嫌棄得皺成了一朵小菊花,然後……他直接吐了!

吐了!!

盛雪落頓時急了,急忙拍著小奶娃的背給他順氣。 盛雪落急忙說:「不吃,不吃了,我們不吃了。」

小奶娃這才可憐兮兮地點頭。

盛雪落有些發愁了。

她辛苦找來的這些血,小奶娃根本不肯吃。

那怎麼辦啊?

難道真的每次小奶娃毒性發作的時候,都要吸她的血嗎?

盛雪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那她也太慘了吧?

不行不行,她必須趕快給小奶娃解毒才行。

這麼想著,盛雪落問小奶娃:「你現在身體感覺怎麼了?」

小奶娃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解地看著她,聲音軟糯,可憐巴巴地說:「我沒力氣……」

盛雪落摸了摸他的額頭,感覺沒有發燒了,看來真的是小奶娃吸了她的血之後起了作用。

她動作麻利地給小奶娃找衣服穿,「來,把衣服穿上,我帶你出去找解藥。」

小奶娃眸光溫涼,「你……知道怎麼解毒?」

盛雪落沖著他眨了眨眼睛,「總要去試試吧。」

她給小奶娃換上衣服,戴上小帽子,兩人就出了門。

因為小奶娃身體軟綿綿的沒什麼力氣,盛雪落一咬牙,就把他背在背上出了門。

雖然給小奶娃戴上了帽子,但是小傢伙實在長得太可愛了。

尤其是在這裡的人,普遍都長得又黑又瘦的情況下,小奶娃那驚艷絕倫的外表實在是太惹眼了。

盛雪落把小奶娃的帽子往下拉了拉,遮住他粉雕玉琢的可愛小臉。

無視周圍那些打量的目光,她緊緊地把小奶娃背在背上,生怕別人覬覦他。

經過一番打聽后,盛雪落找到了賣藥材的地方。

盛雪落把提前寫下來的單子交給老闆,說:「麻煩你,我需要這些藥材。」

老闆接過單子掃了一眼,又抬頭去看盛雪落,漫不經心地問:「牛黃、龍葵、雄黃……你要這些藥材做什麼?」

盛雪落把背上的小奶娃小心翼翼地放下來,說:「我弟弟生病了,我需要這些藥材給他治病。」

小奶娃忽然開口道:「我不是你弟弟。」

盛雪落愣了愣,緊接著就聽到小奶娃大聲宣布:「我要當你的老公!」

盛雪落:「……」

老闆原本漫不經心的目光,在看到小奶娃之後刷的一下就亮了。

老闆滿眼興奮地沖著盛雪落問道:「這個孩子是你弟弟嗎?」

小奶娃眯了眯眼睛,語氣不悅道:「不是!我是她老公!」

盛雪落扯了扯嘴角,「說過多少遍了,我有男票了。」

小奶娃點頭:「我知道啊。」

一不小心嫁冤家 盛雪落扶額,「好吧,等以後你見到我男票,如果他沒意見,我就讓你當我老公,好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