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也逛街嗎?」為了抱大腿,蕭瀟自動忽略了面紗女子是個毒修這種恐怖的事。

面紗女子用清脆的嗓音道:「是啊,想不到就碰到你們了,好巧啊!你們買什麼?還差什麼東西嗎?前面有個拍賣場,可以去看看呢!」

「我們買的差不多啦,正準備找食肆吃飯呢,姐姐要一起嗎?」蕭瀟眼睛亮閃閃的問道。

「喂喂,她是毒修啊,很可能是玄仙啊,你這麼隨便請人吃飯,讓我們很困擾的,要是毒死我們了,你會後悔的!」遲墨和大白異口同聲道,表示非常反對同面紗女子一塊兒吃飯。

面紗女子倒有些意外,她敢肯定蕭瀟絕對猜到她是毒修了,但是,在知道自己是毒修后還敢請自己吃飯,這小丫頭的膽子也不是一般的肥啊,難道她覺得自己的抗毒能力很不錯嗎?還是覺得自己絕對不會毒害她?!

蕭瀟語氣嫌棄的給遲墨和大白傳音入密道:「你們不是抗毒能力很不錯嗎?吃個飯都怕了,膽子也太小了吧!」

遲墨和大白語塞了,「抗毒能力是不錯,但對方可能是玄仙啊,那毒,呼口氣都能毒死我們的好不!」

「有嗎?沒有啊,跟她說好幾句話了呢,我還好好的站這裡呢!」蕭瀟覺得遲墨和大白有些小題大做了,如果面紗女子會毒害他們的話,第一次見面就下手了,何必放過他們。

「正好有點餓了呢,妹妹要是不嫌棄的話,姐姐請妹妹去吃好吃的。」面紗女子清脆的嗓音裡帶著俏皮,聽上去讓人覺得非常的舒服。

「好啊好啊,」蕭瀟忙不迭的點頭,「姐姐不用客氣,大白可能吃了,還是我請客吧。」

面紗女子咯咯的笑了起來,「沒關係,大白再能吃,姐姐也不會心疼靈石的。」

於是,在遲墨和大白的反對無效中,蕭瀟抱著大白,拖著遲墨,跟著面紗女子走了,為了抱疑似玄仙的毒修女子的大腿,蕭瀟也是蠻拼的。

面紗女子帶著蕭瀟幾人來到了雲都城一條人跡稀少的小街上,街上稀稀落落的開著些店鋪,有賣糕點零食的,也有賣木偶玩具的,食肆也開了兩三家,但都是寥寥無人的模樣,很是冷清。

面紗女子熟門熟路的進了一家門面看上去很是老舊的食肆,門面舊,裡面的桌椅陳設也舊,但卻帶著古樸的味道,很是奇怪,踏進去后竟然讓人覺得很舒服。

「難得你會帶朋友來。」食肆的老闆娘是個面容姣好,身材豐腴的漂亮女人,說話的語氣顯然是與面紗女子極其熟悉的,見面紗女子第一次帶朋友來倒很是驚訝。

「正好碰到了,就一起過來了,還是那個包間,菜的話,全部都上一遍吧。」面紗女子淡淡道,熟門熟路的帶著蕭瀟就往自己的包間走去。

蕭瀟一路看得驚奇,這家食肆的老闆娘的修為竟然不比她弱,至少是高階天仙,而且看她跟面紗女子這般說話,顯然兩人關係極好。

進了包間后,面紗女子坐下后便隨手摘去了臉上的面紗。

總裁獨寵親親我的小寶貝 看到那張臉,蕭瀟幾人懵逼了,那張嬌艷的臉上竟然畫著一個詭異的字元,重點是那字元遲墨還認識! 遲墨看到面紗女子臉上的那個詭異字元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很詭異。

蕭瀟驚嘆完女子臉上的字元后,一轉臉就看到了遲墨臉上的表情跟面紗女子臉上的字元一樣詭異。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見遲墨表情詭異,蕭瀟趕忙傳音入密問道。

大白在一旁帶著幸災樂禍的口吻道:「該不會是你的老相好吧?」

「你有老相好,我都不會有老相好。」遲墨怒瞪大白,對蕭瀟道:「小九,這個女人很危險,咱們走吧。」

聽遲墨這麼說,蕭瀟也有些猶豫要不要走了,可是請吃飯的話是她自己說的,想抱大腿也是她想的,現在人家反過來請吃飯了,她倒矜持起來要閃人,這好像很不道義啊。

面紗女子倒是沒有看出蕭瀟臉上的猶豫來,此刻她正歡快的給大白投喂,說了堅決不吃這個女人東西的大白老爺此刻是仰躺在桌上,張大嘴等著被投喂,一副很沒出息的模樣,看得蕭瀟都有些牙癢。

就在蕭瀟猶豫要不要閃人的時候,包間的門被敲響了,食肆老闆娘親自送上了飯菜,菜色很豐富,天上飛的,水裡游的,地上走的都有,足足有四五十道菜。

看到那些菜,蕭瀟突然感覺自己好餓,瞬間就決定留下來蹭了飯再走。

遲墨有些焦躁,女子臉上的那個字元好像一把警鐘,不停的在他腦袋上敲著,讓他忍不住想暴躁。

「小九,這個女人真的很危險。」焦躁中的遲墨終於生氣了,語氣嚴肅的對蕭瀟說道。

盯著美味菜肴流口水的蕭瀟愣了下,生氣的遲墨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那隻能說明遲墨說的很危險是真的非常危險了。

「哎呀,突然想起來二師兄還在在城南等著我,姐姐,真不好意思,我得先去找二師兄。」蕭瀟從椅子上跳起,拎住等著投喂的大白,沖女子歉意的解釋了下后,拉著遲墨便要閃人。

大白還在蕭瀟懷裡掙扎了下,兩人快步到包間門口的時候,面紗女子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遲墨,你還想躲我躲到什麼時候?」

面紗女子一開口,蕭瀟跟大白都懵逼了,卧槽,竟然認識遲墨的!

「你沉睡了數千年,我知道,你流浪了萬年,我也知道,可你知道我找了你多少年嗎?」面紗女子繼續說道。

蕭瀟和大白的內心簡直萬馬奔騰,「卧了個大艹,果然是老相好啊!」

「你認錯人了。」遲墨冷冷的開口道:「我不是你口中的遲墨。」

「我現在只是個玉仙。」面紗女子鄭重的說道。

遲墨轉過身,冷冷道:「我現在只是個天仙。」

蕭瀟和大白還在內心瘋狂的吐槽著,「聽起來就好狗血的台詞啊,這種台詞簡直就是有毒啊,可以讓人不斷的腦補腦補再腦補啊!」

「你為什麼只有天仙修為的?你也沒有與這個小丫頭締結血契,為什麼只有天仙修為?」面紗女子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遍遲墨,驚詫出聲。

「那你又為什麼只有玉仙修為了?」遲墨沒有回答,反倒反問了回去。

面紗女子眼瞼垂了下去,過了片刻,才開口道:「因為我死過一次了,上面快要開戰了。」

蕭瀟抓抓臉,信息量好大啊,竟然沒聽明白!

「你運氣不錯,逃出來了。」遲墨語氣淡淡道。

「那還是要多謝你的幫助。」面紗女子沖遲墨笑了起來,如果只是看她另一邊臉的話,還是有種一笑百媚生的感覺,但是加上有字元的那半邊臉就顯得很變扭了。

「哼,我可沒幫過你,」遲墨冷哼了一聲,「我說女媧仙界怎麼會出了個毒修,還修為那麼高,原先是你重生了。」

「哎呀,你們都認識,那飯還是先吃過了再說啊,本大爺都餓死了啊!」見面紗女子和遲墨的關係並不是仇敵關係,大白就放寬了心,那麼多菜呢,怎麼能忍得了不吃嘛!

面紗女子掩面笑了起來,沖大白笑道:「原來你會說話啊,初次見面,我叫月令。」

「你好啊,我叫大白。」大白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打算跟月令握手,瞬間就想起對方是毒修,那瘦的皮包骨的爪子別說握了,看著都很恐怖啊,然後大白分分鐘把伸出的爪子落到了面前的一盤黃金肉上,抓起一大塊肉遞給月令。

月令接過肉,咯咯的笑了起來,聲音清脆好聽,像是打心眼裡的高興。

「姐姐你好,我叫蕭瀟,雷神殿弟子。」蕭瀟禮貌的朝月令伸出了手,然後就被遲墨一把抓住,把手給拉了回來。

「她有毒,你離她遠些。」 影后歸來,前夫簽名請排隊 遲墨一臉嚴肅的對蕭瀟說道。

「那為什麼你就可以跟月令姐姐走近些?」蕭瀟瞪著遲墨,不滿道。

遲墨一時語塞,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跟眼前這個女子的關係,有些惱了,道:「我跟她走的不近,也沒什麼關係,要我跟她好,還不如跟大白好。」

跟大白好?!蕭瀟腦補了下,然後拍著手道:「好啊好啊,你跟大白還是可以好一下的,作為主人,我非常支持肥水不流外人田。」

「擦,為什麼本大爺又躺槍了。」吃的滿嘴流油的大白聽到蕭瀟這話,不滿的嚷嚷了起來,沒嚷幾句,大眼睛笑成了彎月牙,「小九,來嘗嘗,這個很好吃誒!」

「哇,真的很好吃,那個呢,好不好吃?」嘗了一口大白塞過來的烤肉,入口即化,滿嘴留香,回味無窮啊,然後蕭瀟就開始在桌上物色起想吃的菜肴來,一邊吃一邊問大白。

看著分分鐘吃成豬的蕭瀟和大白,遲墨真的很想說自己不認識他們,擦,太丟臉了,明明在說很正經的事好吧,為什麼你們就沒好好聽。

「看起來很不錯呢!」美目從大白身上流轉到了蕭瀟身上,月令語氣里的羨慕毫不掩飾。

「我已經操碎了心,羨慕什麼的都是扯淡。」遲墨毫不遲疑的抨擊道。

一陣風捲殘雲后,蕭瀟和大白心滿意足的摸著肚皮向月令道了謝,直言下次請她吃飯,然後兩人一獸愉快的閃人了。

出了食肆拐出小街,蕭瀟還沒來得及感慨一句,就看到站在他們身旁的月令,卧槽,什麼時候跟在身邊的?完全沒發現啊!

遲墨一臉嫌棄的看著懵逼臉的蕭瀟和大白,你們都吃忘了,怎麼會記得被人跟上了!

月令看著兩人一獸臉上的表情,突然感覺心情好愉悅,她有種加入他們的衝動。

鳳逆九天:一品毒妃傾天下 「蕭瀟妹妹,你們接下來打算去哪?還要接你的二師兄嗎?」月令咯咯的笑著問道。

「吃飽啦,買些好吃的就回去啦,月令姐姐你有事的話先去忙吧,不用管我們的。」蕭瀟一臉單純的答道。

月令抬起寬大的袖子掩面笑了起來,「蕭瀟妹妹,不去姐姐的客棧住住嗎?可以泡溫泉哦!」

「不要姐姐妹妹的,聽著噁心的很,有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的。」被姐姐妹妹聽得想吐的遲墨打斷正準備說話的蕭瀟,冷聲道。

月令太了解遲墨了,這樣說話的時候就表示他心情很不爽,要是再讓他不爽後果就麻煩了,雖然他現在只是天仙修為,但誰知道他能想出什麼法子弄死自己呢!

於是,月令毫不猶豫的直說了,「我想跟你們一起玩!」

「滾!」遲墨想都沒想的飛出了一個字。

堂堂玉仙被天仙吼了個滾,月令臉上卻絲毫沒有尷尬之色,反而笑嘻嘻道:「不滾不滾,要一起玩。」

看著滾刀肉模樣的月令,蕭瀟和大白都震驚了,我去,果然是熟知遲墨性格的人,但是,你對遲墨上演滾刀肉,遲墨可能會讓你真的滾!

「啊,其實我覺得月令姐姐跟我們一起玩也挺好的,比如,重建雷神殿就非常適合大家一起玩。」蕭瀟支著下巴,一臉正色道。

遲墨也好想對蕭瀟飛出一個滾字,可是他不敢,他怕蕭瀟真的會滾走啊!

感受到遲墨要殺人的目光,大白立刻跳了起來,「別看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是只貓。」

「你怎麼不是狗呢!」遲墨氣不打一處來,「小九,咱們要重建雷神殿,她除了會放毒,別的什麼都不會,要她何用!」

「有用啊,我們現在還只是天仙修為,多個玉仙就多了籌碼,回頭皇族想拿捏下我們,還得掂量掂量。」蕭瀟仰著小臉,理直氣壯道。

遲墨想了下,好像有那麼點道理啊,但是,為什麼就一定是她這種傢伙?!

「不行,我堅決反對,她這種人,根本不適合坐鎮宗門。」想起月令以前做下的事,遲墨就堅決反對月令的加入。

「對啊對啊,我不適合坐鎮宗門的。」連月令自己都表示自己不適合坐鎮宗門。

「當個供奉長老也不行嗎?就個遊手好閒的活兒。」蕭瀟眨巴著眼,她沒想明白為什麼。

「這傢伙每個月總有幾天身上會散毒出來,會發狂的,以前她有次散毒出來,毒死了一座大城的人。」遲墨還是忍不住給蕭瀟傳音入密道。

蕭瀟:「……」卧槽,這還真的很毒啊,尤其是散毒這種神奇的功能,還能毒死一座大城的人。

「毒死的那些人,修為至少都是玄仙。」遲墨又加重解釋了一句。

蕭瀟秒跪,玄仙都能給毒死,他們幾個天仙靈仙豈不是活生生的送菜?!

「遲墨,你就別給蕭瀟妹妹吹耳邊風了,我知道自己的狀況,以前會散毒,現在雖然不會,但我也不想呆宗門裡,心理有陰影了。」月令掩嘴輕笑,對遲墨給蕭瀟吹耳邊風毫不在意。

你有心理陰影?!被毒死的人和即將被毒死的人才會有心理陰影吧?!蕭瀟和大白在心裡默默吐槽著。

「既然姐姐不喜歡,那就不勉強啦,不過隨時歡迎姐姐來玩哦!」蕭瀟笑道。

「最好也不用來。」遲墨可是一點都不歡迎月令的,更是冷言冷語道。

月令眨眨眼,「不如我現在就跟你們去看看好不好玩啊!」

遲墨跪了,卧槽,這傢伙的性格真是越來越惡劣了,真是有毒啊! 月令跟著蕭瀟幾人離開了雲都城,身邊跟著一個毒修,雖然修為很高,但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好慌啊!

蕭瀟和大白雖然心裡好慌,但一路上還是沒心沒肺的模樣,而遲墨則是一臉的小心謹慎,甚至是處處提防著月令。

這個模樣的遲墨,讓月令心情大好,甚至還不停的在遲墨面前怒刷存在感,讓遲墨感覺心好累。

幾人花了兩天時間來到了無定山脈,費了番功夫才找到雷神殿以前預留下來的傳送法陣,不過傳送法陣已經被毀的不能用了,然後遲墨找到一處山崖,在山崖附近的一個背風小山洞中設下了單向傳送的傳送法陣,只不過這個法陣還沒有接通,需要定位好傳送目的的后才能使用。

布置好這個單向傳送的傳送法陣后,幾人又在小山洞外布置了迷陣和防禦法陣,防止有其他的飛禽走獸誤入其中破壞傳送法陣。

弄好一切后,蕭瀟幾人找到一條山澗,在山澗的一處隱蔽點又布置了一個傳送法陣,不過這個是雙向傳送的。

期間月令還提議在無極塢也布置一個傳送法陣,雖然不能大型傳送,但傳送四五個人應該是沒多大問題的,這個提議遭到了遲墨的堅決反對,誰知道月令通過傳送法陣會對雷神殿做出什麼來,實在是太危險了。

蕭瀟倒是覺得可行,無極塢是雲都城最大的客棧,而且又在雲都城內,進出也方便啊,不用到處找傳送法陣。

既然蕭瀟開口說了,那遲墨不同意也得同意了,不過無極塢的傳送法陣得下次去雲都城的時候在布置。

月令高興的不行,想著以後閑著無聊就可以去雷神殿逛逛,想想都覺得很美好啊。

布置好傳送法陣后,蕭瀟幾人便離開無定山脈,往雷神殿所在的山峰行去。

沒有傳送法陣就只能靠自己飛回雷神殿了,不過人多力量大,遲墨大白輪番上陣,就算他們現在是天仙的修為,也花了近一天的時間,相比起以前需要飛上好幾天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一路上,原本能看到四季分明的景色,而如今,入眼的是一片狼藉,山巒疊嶂卻滿目蒼夷,那是戰爭后的遺留。

蕭瀟站在靈舟上直勾勾的盯著腳下飛逝而過的景色,眼裡儘是蒼涼。

「以前在這裡能看到四季,現在看到的是一片廢墟。」蕭瀟長嘆一聲道。

「這裡以前也是你們雷神殿的地盤?」月令站在一旁,看著腳下飛逝的景色時,還不忘發出嘖嘖的聲音,聽到蕭瀟這麼說,忍不住開口詢問。

蕭瀟點點頭,閉上了雙眼,「是啊,以前這裡都是雷神殿的地盤,這裡四季分明,美不勝收,這裡生活的妖族都是被雷神殿保護著,可是,當雷神殿覆滅的時候,他們……選擇了明哲保身,最終也逃不過唇亡齒寒的下場。」

月令有些咋呼,「明哲保身在妖族裡很常見,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很正常的事,不過,唇亡齒寒的話,只能說,活該。」

「嗯,是活該。」大白在一旁接腔道:「不過,本大爺不屬於明哲保身那類,本大爺會為小九粉身碎骨肝腦塗地的!」

聽著大白的表忠心,蕭瀟有種莫名的喜感,遲墨在一旁打擊道:「不錯啊,都學會一次用兩個成語了,進步很大啊,來,試試用三個成語。」

大白:「……」卧槽,姓遲的,人艱不拆好嘛!

一路說說鬧鬧的就到了目的地,靈舟在落雪谷落了下來后,蕭瀟突然發現落雪谷外的法陣禁制比第一次來的時候少了很多。

有些狐疑的看著遲墨,「會不會三足蟾前輩出事了?」

「出事了不是更好嗎,還省得我們費力氣哄騙他讓出落雪谷。」遲墨聳聳肩,毫不掩飾的說道。

霸道總裁纏冷妻 打開法陣禁制后,蕭瀟一行人進入了落雪谷,發現落雪谷里的雪已經全部消失不見了,一根根漆黑的大柱子在落雪谷的谷中豎立著,柱子上刻畫著一個個玄奧的符文。

蕭瀟定睛一看柱子上的符文,神情變得古怪起來,谷中豎立的大柱子不是別的,是引雷柱!

「三足蟾前輩算到我們會來找他要落雪谷,所以先幫我們把引雷柱都立好了嗎?!」蕭瀟抓著臉,很是詫異的開口道。

繞過引雷柱,走到三足蟾閉關的洞府,發現洞府大開,裡面空空如也。

「不會三足蟾前輩也被殃及了吧?!」看著空蕩蕩的洞府,蕭瀟更加擔心三足蟾的安危,二師兄回雷神殿後還見過三足蟾前輩的說,這才過去了多久啊,他就遭殃掛掉了?也不對啊,落雪谷都沒有打鬥過的痕迹,再說了,三足蟾前輩好歹也是妖王啊,想要幹掉他,起碼也得玄仙修為吧。

「這裡有字。」大白站在洞府門口東張西望了片刻后,指著裡面興奮道:「雷神殿的小子們,吾已遊歷仙界,勿念。」

念你個大頭鬼啊!只是想要多找個幫手給重建的雷神殿坐鎮下啊!蕭瀟怒摔桌,遲墨提議把雷神殿新址建立在落雪谷也是有找三足蟾庇佑一二的打算的,結果,這隻臭蛤蟆直接跑路了。

「蛤蟆跑路了啊,哈哈哈……」月令已經明白了遲墨的苦心,登時就毫不留情的大笑了起來,眼神在遲墨身上來回飄忽,隱隱有嘲笑的意思。

遲墨握拳道:「既然臭蛤蟆跑路了,那沒辦法了,大白,咱們一起出手把這毒修留下,有個玄仙坐鎮怎麼說也是比較安全的。」

「我只是高階天仙。」月令強調道。

遲墨斜了月令一眼,一臉你騙誰的表情,表示根本就不信月令的話。

「我沒說不幫你們啊,別動手,你們要是敢動手,我就毒發了!」月令瞪著遲墨,一臉你敢動手我就敢死的神情。

遲墨呵呵冷笑,「臭蛤蟆可也是毒修,你猜他為什麼要在這裡修鍊這麼多年?」

月令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分分鐘明白了遲墨話里的意思,「成交,我坐鎮雷神殿。」

「成交什麼?」蕭瀟聽得雲里霧裡的,三足蟾不是冰蟾嗎?

「沒成交什麼,咱們先找個地方布置傳送法陣,然後把臭蛤蟆留下的法陣禁制都修一修,然後再多加一些法陣禁制,這樣更安全些。」 淺情薄愛 遲墨輕飄飄的就把成交什麼這個問題給轉移了過去。

「落雪谷好是好,但就是太小了點,雷晶礦沒地方放啊。」想起還有那麼多座雷晶礦,蕭瀟就有些頭痛了,「而且,落雪谷地勢沒有雷神殿高,引雷柱能引來多少的雷電?」

遲墨想了下,道:「可以把修鍊場所定在雷神殿舊址上,那裡不僅地勢高,引雷更合適,殺伐氣息濃郁,再合適不過了,落雪谷的引雷柱是加強版的,雖然不知道臭蛤蟆是怎麼弄到的,但引雷效果應該更好,可以增加落雪谷的雷靈氣濃郁度,而且,也正需要雷靈氣來維持法陣禁制的運轉,一舉兩得。」

「我記得落雪谷里有一個小千世界吧,雷晶礦扔小千世界里就好了啊。」大白舉著毛茸茸的爪子,笑眯眯道。

「小千世界?三足蟾前輩不帶走嗎?」蕭瀟抓著臉疑惑的問道。

遲墨攤手,「他想把落雪谷煉成小千世界,後來發現落雪谷煉不了,在落雪谷里找到一塊奇石,奇石蘊含一個獨立的空間,就煉化成小千世界了,後來他發現那奇石搬不動!所以只好便宜我們了。」

蕭瀟撲哧一聲,「為什麼我忍不住想笑。」

「哈哈哈,我當時可是笑話了他半個月,最後氣的他一年都不理我,小氣的臭蛤蟆。」大白哈哈大笑起來,說起三足蟾的小氣,更是笑的不行。

在說說笑笑中,布置傳送法陣,重新修繕法陣禁制都完成了,就差布置新的法陣禁制了,看天色不早,決定明天繼續。

夜幕中,三人一獸在洞府旁生起了火,烤起了肉吃。

烤著肉的空當,看著雪花一片片落下,蕭瀟突然道:「咱們有洞府了,為什麼還要在外面烤肉吃?」

「烤肉在外面吃才有味道啊!」大白理直氣壯道。

「好像有那麼點道理啊。」蕭瀟點著頭,「但是,為什麼落雪谷外面還有一群傢伙在晃蕩啊,感覺好煩啊。」

月令盯著烤肉雙眼放光,嘴裡碎碎念著,「那些傢伙都不是事,先吃肉先吃肉,肉好吃。」

遲墨瞪著月令,「說你呢,趕緊去幹掉那群晃蕩的傢伙,跟跳蚤一樣,煩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