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答應你,不過我除了殺人不會做其他的,堂主之位,還是另請高明吧!」到了這等情況下,莫飛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想要活下去,唯一的辦法的確是投靠星曜會。

「呵呵,莫堂主,你放心,戰神堂這個堂主除了你沒有人會當但,你需要做的就是給我訓練一批能夠殺人的人!」葉星辰笑了,他旁邊的陳小龍,歐陽俊,羅隱,何佳傑也笑了,一個個笑得如此燦爛,如此得意。

特別是葉星辰,星曜會到現在基本每一個堂口都有著自己的著重點,但卻沒有一支敢死隊,雖然麒麟戰隊也是葉星辰的敢死隊,但他們都是精銳中的精銳,也是葉星辰手中的最後王牌,葉星辰可不想一有什麼事情就讓他們去。

若是有莫飛再為自己調教一隻捍衛不死的隊伍,那星曜會的實力將達到幾何倍數的增長,再加上何佳傑訓練的那一批槍手,到時還有誰是自己的對手?

一統靜海市並不是葉星辰的目標,他的目標其實很簡單,只需要有足夠的實力保護自己所愛的人而已,可這個簡單的目標,在這個萬千世界之中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呢?

仙尊他人設在崩塌 凡世斷緣 有的莫飛的效忠,葉星辰讓紫楓挑選了一些身上都有不少污點的人,加入了戰神堂,人數不多,只有一百人而已,葉星辰交給莫飛的任務就是要他將這一百人訓練成絕對的精銳,他相信,他一定能夠辦到的。

處理好一切的葉星辰等人正要趕回學校,因為恐怖分子的事情,學校推遲了一個星期上學,今天是星期天,所有學生必須全部進入學校,否則將給予警告甚至開除的處分,這是一條很嚴格的校規,不過卻沒有人不去遵守,畢竟經歷了恐怖分子一事,誰也不願意再一次將生命陷入危險之中。

剛剛上車,葉星辰的電話響起,打開一看,竟然是一個陌生號碼。

「喂,哪位?」葉星辰一邊啟動引擎,一邊開口說道。

「辰哥,是我,王小車!」電話那頭傳來焦急的聲音。

「王小車?」葉星辰眉頭微皺,這人是誰?

「是啊,辰哥上次不是告訴我,只要砍掉劉學超的一隻手臂就讓我加入星曜會嗎?今日我們進入他的酒吧,砍掉了他的一隻手臂,可好幾個兄弟卻被他的手下抓住,辰哥,你一定要救救他們,求求你了!」電話那頭的聲音還帶著哭腔。

「你現在在哪兒?」葉星辰原本只是隨便說說,哪裡想過這傢伙竟然當真了。

「我現在在南郊的一個廢棄工廠……」王小車趕緊將自己的地址報了出來。

「你在那等我,我馬上來!」葉星辰說完掛斷了電話,朝著車外的幾人叫了一聲:「小龍,通知老七,馬上派遣人馬到南星街,我們先去!」說完,一踩加速器,已經變成銀白色的布加迪威航風馳電掣版閃出。

「操,這車真牛B,老子什麼時候也去買一輛!」陳小龍大罵,卻也一邊打王小虎的電話,一邊加速奔了出去,三輛跑車一前一後的跟在葉星辰後面,在城郊的公路上颳起一道道旋風。

當葉星辰趕到地點的時候,發現王小車全身血跡斑斑,一輛太子皇摩托車倒在一旁,而他的懷中還抱著一隻血淋淋的手臂。一見到葉星辰等人到來,趕緊撲了上來。

「辰哥,你救救他們,求求你救救他們!」

「你現在已經是星曜會的香主了,他們也是星曜會的成員,你放心,老子不會讓自己的兄弟出事的,上車!」葉星辰知道時間緊迫,也不問為什麼只有他一人逃出來。

「是……」王小車哪裡還敢多說話,抱著手臂就像跳上布加迪威航這輛拉風到極點的跑車,卻被葉星辰的一句話嚇住。

「滾,是那輛車!」葉星辰大罵,這輛車可是用來把MM的,要是被這血腥味覆蓋,那還了得。

「噢!」王小車說著就朝陳小龍的白色寶馬奔去,陳小龍正要說話,卻聽到葉星辰的聲音響起:「小龍,想換車的話就讓他上去!」

「操!」陳小龍暗罵,但為了自己的布加迪威航,只有犧牲這輛寶馬了。

一行人又浩浩蕩蕩的殺到南星街南天撞球室,按照王小車的說法,這裡是劉學超的一個據點,他們就是在這裡趁亂砍掉劉學超一條手臂的,可當眾人到達撞球室的時候,卻發現整個撞球室空無一人。

心中一肚子火的陳小龍直接破口大罵:「王小車,你說的人呢?」

「龍哥,我……我……我不知道啊!」王小車嚇得不輕,要是真的找不到一人,他且不是說他欺騙了葉星辰,那樣的後果是他絕對不敢想象的。

「嗖!」葉星辰卻沒有說話,右手輕輕一抖,一道犀利的刀光划空而過,猶如一道閃電,刺進了旁邊的一條柱子上,而他的聲音也響了起來:「韋賢超,老子已經來了,可以滾出來了……」

(希望大家多多投票支持) 「哈哈哈,就你這樣的毛頭小子還想讓我們老大親自出手,你是否也太高估你自己了?」一陣陰沉的聲音自外面響起,接著就見到一名頭髮披肩,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男子帶著一干小弟從四面走了出來,那名男子只有一隻手臂,另一隻手臂顯然還纏著紗布,上面還有血痕,顯然正是不久前被王小車等人砍下的手臂。

而他看向王小車的目光更是充滿了仇恨。

「老子的兄弟呢?」 天才相師 葉星辰上前一步,對於這種自以為是的人,他有一百種辦法讓他從這個世界上徹底的蒸發。

「你說那幾個和你一樣的小毛孩?他們砍傷了老子,你認為老子還會讓他們活命嗎?」劉學超面露猙獰之色,一點也不把葉星辰等人放在眼裡,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的大哥韋賢超才是真正的人中之龍,星曜會只所以能夠有今天的成績,還不是有天門會在背後撐腰,打死他也不會相信一個十幾歲的小毛孩能夠靠著自己的實力成為靜海市的三強之一。

「很好,很好!」葉星辰臉色變了,連說兩個很好,而他旁邊的王小車也是面色慘白,那些可都是與他一起出生入死好幾次的兄弟,這次更是為了讓自己逃出去才被他們抓住,可現在,他竟然告訴自己他們都死了,一時間,無名的悲痛湧入王小車的心間,一雙眼睛更是變得血紅一片。

「啊!」口中一聲狂呼,王小車整個人就朝最前面的劉學超衝去,他此時根本不會去想自己到底是不是劉學超的對手,他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殺掉劉學超,為自己的兄弟報仇。

葉星辰哪裡想到王小車會如此衝動,還來不及拉住他,他的身子已經竄了出去,而劉學超卻是冷笑了一聲,他身後的一名大漢猛然上前一步,狠狠的踹出一腳,重重的砸在王小車的小腹,王小車那只有一米七,卻很單薄的身體如何經得起如此強勁的一腳,整個人重重的倒飛出去。

歐陽俊趕緊上前一步,一把抱住王小車,更是卸去了他身上力道,可繞是如此,王小車口中依舊一口鮮血狂噴。

「歐陽大哥,求求你,為我兄弟報仇……」王小車說完了這句,整個人就這麼暈了過去,歐陽俊,陳小龍,羅隱等人的臉色都被憤怒所代替。

「本來,我還想過和你好好談談的,本來,我不想殺人的,本來,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的,但,你卻親自毀掉了這次機會!」葉星辰那威嚴的聲音自口中響起,彷彿高高在上的神明在宣布神諭一般,繞是狂妄囂張的劉學超此時也不免感到一陣懼意。

「不過,我是仁慈的,再給你一次機會,跪下自裁謝罪,我留你全屍!」葉星辰淡淡說完,卻抬起了頭,冰冷的雙眼看向了劉學超,狂暴的殺氣盡情釋放,瞬間籠罩整個撞球室,繞是劉學超一行人有接近百人,此時也不免感到畏懼,這是何等殺氣,需要殺多少人才能夠養成這樣的殺氣?

這個時候,劉學超才猛然響起葉星辰的身份,或許,他當真有著擔任星曜會會長的實力,只是現在才明白,是不是晚了一點? 元力的星空 讓自己自裁謝罪,那是絕對辦不到的,或許,只有徹底的殺掉他,這種恐懼才會消失吧?

劉學超很快做出了判斷,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了和解的可能。

「殺!」一聲殺字自劉學超的口中傳出,接著所有的人同時抽出早已經準備好的砍刀就朝葉星辰四人衝去。

面對呼嘯而來的眾人,不管葉星辰也好,還是實力最弱的陳小龍也好,臉上都是露出淡淡的笑容,那是一種自信的笑容,或許,在半個月前,在他們接受葉天龍指導一點,這麼多人,會給他們帶來威脅,可現在,這一點普通混混在他們眼裡,卻和螻蟻又有什麼區別?

沒有絕強的力量,沒有恐怖的武器,有的只有一顆赤誠的心,一顆狂傲不羈的心,有了這一點,就足夠了。

葉星辰,動了,他本身的戰鬥力就足以單挑百名大漢,又何況是這些普通的小混混呢?手中出現了五百飛刀,就這麼脫手而出,化出了三道光芒,沒入了三人的脖子,三道血箭飈出,而三人也就這麼驚恐的倒下。

歐陽俊動了,身子化為一道殘影,來到了最前面的一名混混身前,閃電般伸出右手,直接扣住了那人的說完,用力一擰,那人慘叫一聲,手中的砍刀卻再也拿捏不住,掉落下來,被歐陽俊一手接住,眨眼間那把砍刀卻來到了他的脖子間,就這麼輕輕一拉,一條血痕出現,一股血泉更是很快湧出,那名小混混驚慌的想要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可他卻發現,不管他怎麼捂,鮮血依舊不斷的湧出,整個人更是一陣無力,就這麼倒了下去,生機也慢慢的消散,歐陽俊卻是毫不停留,手中的砍刀斜向上拉出,再一次劃過了另一人的脖子,那人的腦袋卻整個人飛了起來,比剛才還要狂暴的血泉湧出,染紅了地面那原本綠色的地毯。

而歐陽俊卻是眼睛也不眨一下,繼續對其他的人進行屠殺,他的腦海中只剩下葉天龍的一句話,當你在殺人的時候,你就是死神的代言人,絕對不能夠存在任何的情感,以最為簡單有效的方式殺掉你所要殺的人,這不僅不會能夠讓自己實力倍增,還能夠讓對方膽怯,讓他們以為你就是死神,他們就會感到畏懼。這就算所謂的勢,只要你在勢上佔據了上風,哪怕遇上實力比你高的人,你也有很大的勝算。

這就是眾人在葉天龍的指導下最大的收穫,他們本身的實力或許並沒有提高多少,但他們的戰鬥力卻是幾何倍數的增長。

羅隱身為隱門門主,身形最為敏捷,殺人的手法也極其迅速,幾乎在別人沒有碰到他的時候,已經連殺三人。

至於實力最弱的陳小龍,卻是靜靜的站在暈倒的王小車身前,一股強烈的氣勢散發出來,竟然沒有人敢靠近他。

眨眼之間,地下已經倒下了數十人,每一個人都是一擊必殺,鮮血流了一地,所有人都不敢再向前衝去,他們不是軍人,、更不是敢死隊,他們只是一些普通的混混,哪裡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在氣勢上,他們完全被葉星辰四人所壓抑,那是一種無法抗拒的壓抑,此時,在他們的眼中,葉星辰四人就是來自地獄的死神,既然是神,自己又怎麼能夠和他們斗呢?之所以沒有馬上逃離,還是因為劉學超平日的威嚴在裡面。

劉學超也是整個人愣在哪裡,怎麼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有數十人死於非命,他們真的還是人嗎?一個葉星辰已經夠恐怖了,怎麼現在看來,他身邊的三人同樣厲害?每一個人身上都散發出這等強烈的氣勢?

葉星辰沒有理會劉學超的驚愣,他就這麼一步一步的走向劉學超,雙腳踩在血泊之中,對劉學超等人來說,卻彷彿踩在血海之上。

「上!」劉學超極度恐懼,再一次下達了命令,可這一次,除了他身前的兩名大漢外,卻沒有一個人敢再向前撲去,他們已經被葉星辰等人的強勢所迫住。

面對疾馳而來的兩名大漢,葉星辰冷哼了一聲,一手扣住左邊的一名大漢的手腕,順勢一拉,那名大漢的身體猛然失去平衡,就朝前面衝去,葉星辰閃電般伸出左腳,那名大漢的身子就這麼飛了起來,後來趕上的歐陽俊整個人騰空而起,重重的一肘擊在那人的背脊,那人口中慘叫一聲,身體卻是重重的落在地上,倒在血泊之中,卻是直接暈了過去,他的頸椎已經徹底粉碎,毫無生存的可能。

至於另外一人,卻是被趕上的羅隱一針刺死,這一刻,劉學超是徹底的傻住了,這兩人可是自己訓練出來的精銳啊,怎麼同樣經不起一擊呢?

原本想要伏殺星曜會重要成員,想向自己的大哥邀功,卻沒想到等來了星曜會的會長和幾個堂主,而且就他們幾人,這讓他曾經一度歡喜上天不薄,只要殺了星曜會會長,那自己將一舉成名,可卻沒想到,本來完美的陷阱卻被他們幾人的絕對實力給徹底的粉碎,現在自己似乎成為了獵物。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轟鳴的馬達聲,從門口望去,發現起碼數十輛悍馬停在那裡,一個又一個身高馬大的大漢從車上跳了下來,帶頭的一名身高一米九以上,卻有著一張娃娃臉,看上去也最多二十歲,可他散發出來的氣息卻猶如一座大山一樣。

「辰哥,我們沒有來遲吧?」王小虎大聲叫嚷道。

這一刻,撞球室的其他人是徹底的失去了抵抗的意志,一個個丟下了手中的砍刀,將頭抱在頭上,只等葉星辰的發怒,那神態簡直比見了警察還要恭敬。

「不遲,帶走這人,等王小車醒來后發落!」葉星辰沒有再出手,而是朝王小虎說了一句,轉身就要離開。

「那其他人呢?」王小虎問道。

「殺!」葉星辰冷道!

他現在就是要立威,敢於和星曜會作對的,這一次的他是真的怒了,王小車幾人因為自己的一句話,卻因此失去了生命,這讓他很憤怒,非常的憤怒,而讓他憤怒的代價就是以鮮血來償還。

殺字一出,所有人白雲幫的人個個面色慘白,有的趕緊跪下求饒,有的就像撿起地上的砍刀拼個魚死網破,可面對白虎堂的這群精銳,哪裡有反抗的餘地,當葉星辰帶著王小車走出南天撞球室的時候,鮮血已經從門縫裡流了出來,而被打暈的劉學超也被王小虎抗了出來,還有那幾具被劉學超打死的學生。

至於撞球室,以及裡面的那些屍體,卻被一把火給燒得乾乾淨淨,這一代屬於郊區,人並不多,可饒是如此,那濃烈的大火,已經驚動了許多人,當消防車趕到的時候,哪裡還有葉星辰等人的影子,隨後趕到的警察進行了調查,最後的結果是黑社會之間的幫派鬥爭,最後不了了之。

至於劉學超,事後也被醒來之後的王小車凌遲,不過可惜王小車的手法太過生疏,僅僅三十幾刀,劉學超就已經斃命,要知道,在古代,一個高超的凌遲高手,可以在三千六百刀之後才讓人死去。

這也完成了葉星辰不留全屍的誓言,所有道上的人都以為,這是星曜會在向白雲幫宣戰。

神龍會的洛雲德,天門會的馮嘉霆都是觀望的態度,他們甚至期盼著星曜會能夠和白雲幫來個火拚,雖然大家都不看好白雲幫,但畢竟能夠成為候選人的韋賢超絕非庸人,至少也會給星曜會帶來許多麻煩,這可以讓囂張跋扈的葉星辰收斂一點,可惜他們失望了,連續一個星期過去了,卻聽不到任何有關白雲幫向星曜會報復的消息。

甚至連很多白雲幫的小弟,也很不明白為何自己的老大這麼容忍星曜會的所作所為,不過身為主事之人的葉星辰卻多少明白些什麼,韋賢超可以說是黎天一手提拔的,或者說,他是黎天的一枚重要的棋子,但上次恐怖分子的事件,讓黎天很感激葉星辰,韋賢超絕對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違背黎天的命令,對自己動手。

除非他能夠有朝一日擺脫黎天的控制,不過那不是葉星辰關心的問題,星曜會表面上實力並沒有再繼續擴張,但只有他和幾個堂主明白,星曜會真正的實力正在不斷的增長,總有一天會增長到一個讓所有人都恐怖的地步。

此時的葉星辰,正穿著一件AC米蘭的球服,腳下是一雙雪白的球鞋,奔跑在學校的操場上,原因無他,很快學校足球聯賽就要開始了,為了那個美麗性感的李琳老師,高二七班發揮了前所未有的熱情,每天放學后,都會趕來操場加緊訓練,用他們的話來說,要麼不參加,要參加就一定要拿第一名。

「葉星辰,你過來!」葉星辰剛剛一腳把球射飛,就聽到操場旁邊,身穿一條白色短褲,上身是一件天藍色緊身短袖的李琳朝這邊叫道,趕緊小跑來到了李琳面前,做出恭敬的樣子:「老師,有什麼事情嗎?」而他的目光卻朝下瞟去,,看到那挺拔的胸部…… 「你現在是隊長,你知道隊長的職責嗎?」李琳一臉氣氛的說道,她雖然不懂足球,但也明白,足球是一項團體運動,要是像葉星辰這樣拿著球就一個人狂帶,然後再獨自射門,根本不可能取得勝利。

「我知道,老師,隊長的職責就是能夠帶領球隊奪取第一名!」葉星辰依舊恭敬的說著,可口中卻是口水直流,李琳的胸部不是那種巨大的類型,但卻挺拔異常,而她的身材也因為長期的運動,顯得充滿韌性,要是能夠壓在床上……葉星辰的腦海中已經進入了無限的YY。

「可你這樣只顧你自己,怎麼帶領球隊奪取第一名?」李琳翻了個白眼,繼續說道。

「厄,這又不是比賽,只是練習練習而已嘛,我作為前鋒,當然要多多練習射門了!」葉星辰嘟囔了一句,聲音卻比剛才小了很多。

「你……算了,反正我也不懂足球,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你自己去練習吧,我走了!」李琳一陣好氣,轉身就準備閃人。

「老師,你不要走嘛,你要是走了,大家都沒心思練習了!」葉星辰卻是一把抓住李琳的手臂,像個小孩子一樣搖了搖,更是一臉撒嬌的樣子,不過他的心中卻是樂翻了天,李琳的肌膚雖然是小麥色,沒有李筱婷她們那般雪白,但卻透露著健康的膚色,而且這手臂也因為經常曬太陽的原因,是如此的光滑細嫩,和那種用化妝品滋養出來的光滑完全不同,那是一種自然的美。

「好,但你要答應我,可不要那麼獨了,知道嗎?」李琳沒好氣的說道。

「老師放心,我一定會以大局為重的!」葉星辰說著,卻沒有放手的打算,手指更是在李琳的手臂上輕輕摩挲著。

「那還不快去!」李琳沒好氣的說道,卻是掙脫了葉星辰的大手。

「哦!」葉星辰戀戀不捨的看了李琳的胸部一樣,轉身又跑向了操場。

李琳依舊站在操場旁邊,目光看著葉星辰的背影,看著操場上不斷奔跑的眾人,口中卻是輕聲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是在感嘆葉星辰等人的球技不好,還是其他的什麼。

「老師,喝水!」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清甜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李琳轉頭一看,竟然是高二七班的幾名大美女,不由的微微一笑。

「怎麼?來看你們的男朋友訓練?」

「老師說什麼呢,是蘇老師讓我們給他們送水過來的!」帶頭的關婷婷開口說道,她旁邊的慕容蓉,東方藍洛,甚至是慕容茗嫣卻是玉臉一紅,至於黃奕菲,卻又不知道跟張燕几人到哪兒去瘋了。

「呵呵……」李琳笑了笑,卻是接過關婷婷遞來的一瓶動脈,道了聲謝,卻不再說話,不過她的目光卻看了看慕容蓉,她知道,這是葉星辰心中最重要的一人。

幾女除了關婷婷外,其他的都不怎麼懂足球,幾人將帶來的飲料仍在一旁,站在旁邊聽關婷婷講解一些足球的知識。

五女哪一個都是百里挑一的大美女,而且各有各的特色,自然引來其他班也在訓練的男生們的注意,不過大多數人都知道他們是高二七班的美女,卻也只能在遠處觀望而已,並沒有人敢上前打擾,當日葉星辰眨眼之間幹掉恐怖分子的事情還歷歷在目,沒有人會去得罪高二七班的人。

不過有美女在場,所有人都彷彿吃了興奮劑一樣,踢起球來更加的賣力,一個個拼搶積極,簡直就是拚命三郎。

雲龍高中除了這個操場,還有專用足球場,不過那是比賽專用,平日並不開放,所以操場就成為了大夥訓練的場地,而操場是四百米一圈的標準運動場,裡面被分成了三個小型足球場,除了葉星辰一伙人霸佔了一個外,其他的都是分批訓練,不過卻不是什麼系統化的訓練,都是進行友誼比賽,一般是以一個球為勝負,誰贏了就繼續踢,輸了的就下場換其他球隊。

這個時候,左邊一個足球場的一名前鋒剛好拿球,用力抽射,可惜用力太大,足球擦門飛出,好歹不歹的朝慕容蓉這邊飛來,正在場中踢球的葉星辰等人見到這等情況,口中同時大喊小心,想要上前營救,可哪裡來得及,眼見足球就要擊中其中一人,卻見到李琳忽然伸出雙手,一把將疾馳而來的足球抓在手中。

那名射出足球的前鋒卻已經嚇出一身冷汗,要是打中了這幾個美女,不說他不會原諒自己,就說旁邊恐怖的高二七班,就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好在這名美女老師,竟然接住了自己的足球,不過他也不敢就此不管,趕緊小跑上前道歉。

「老師,你沒事吧?」慕容蓉等人剛才也是驚出一身冷汗,同一時間,葉星辰,陳小龍,歐陽俊等人也快速圍了上來。

「呵呵,我沒事……」李琳卻是輕輕笑了笑,將足球交給了跑上來不斷道歉的那名學生。

「老師,你真厲害,竟然能夠輕易的接住這個球!」歐陽俊笑著說道,對於剛才那名男生,卻沒有人去責怪,畢竟踢球都說無心的。

「呵呵,難道我沒告訴過你們,老師以前是學過太極嗎?」李琳卻是微微一笑。

「我看老師不如做我們的守門員吧!」葉星辰卻是插口說道,眼神卻是和歐陽俊對望了一眼,剛才那一瞬看似簡單,但實際上卻相當的難,若是李琳將球擋出去,那絕對不會有什麼的,可這樣一來,她的手臂一定會很痛,但她卻把球抓在雙說中,而她的手心沒有一點紅暈,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她將足球的力道全部的卸去。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體育老師應有的身手,不過她既然說自己練過太極,這也算合情合理。

「少來了,你當真以為這是少林足球啊?」李琳卻是輕聲笑道,臉色自然,看不出有什麼不妥。

「嘿嘿,那是,容蓉,你們還是先到那邊坐一會兒吧,在這裡太危險了,我們再訓練十五分鐘就去吃飯,李老師,到時候一起去吧!」葉星辰沒想到這個李琳竟然如此風趣,微笑著說道。

「好啊,只要你們不要老師請客就行!」李琳去是一口答應下來,慕容蓉也是朝葉星辰甜蜜一笑。

「嘿嘿,放心吧,不會讓老師破費的,歐陽,不如我們分成兩隊比賽一場,誰輸了誰請客!」葉星辰忽然朝歐陽俊說道。

「好,難道還怕你不成!」歐陽俊一口答應下來,一行人又殺回了操場,李琳卻帶著幾女來到了旁邊的座位上,一個個一邊聊天一邊看著操場上拚命訓練的眾人。

十五分鐘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最後歐陽俊一方獲得的勝利,葉星辰只得鬱悶的承擔請客的眾人,讓慕容蓉她們先去食堂點菜,自己等人換好衣服后很快就來,慕容蓉等人也沒多說什麼。

回到寢室,葉星辰一邊脫衣服一邊開口說道:「你們怎麼看?」他雖說的自然是剛才李琳救下慕容蓉的那一幕。

「不簡單,一個體育老師絕對不可能有那樣的身手!」歐陽俊淡淡說道,也是一邊脫去汗水淋漓的球衣,一邊說道。

「我也這樣認為!」羅隱也是點了點頭,同意了歐陽俊的說法。

「小龍,你能夠查出她的資料嗎?」葉星辰又朝陳小龍說道。

「在她進校的時候就查過了,和她資料上所寫的一模一樣,沒有任何的破綻!」陳小龍肯定的點了點頭。

「算了,大家暫時保持沉默,時刻注意她就行了,不要輕舉妄動,我總感覺她很不簡單!」葉星辰微微思量了一番,做出了決定。

「恩!」眾人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洗好澡,換好衣服后就朝食堂奔去。

有幾大美女在,葉星辰一伙人是吃得開心,玩得放心,不過這裡終究還是在學校裡面,幾人不敢放肆,吃過晚飯後,李琳說了聲謝謝后就離開了,歐陽俊幾人識趣的離開了,關婷婷也拉著東方藍洛走了,葉星辰眼見只剩下慕容蓉和慕容茗嫣兩姐妹,也不顧慕容茗嫣在場,上前直接拉起慕容蓉的小手,扔出一大疊鈔票給慕容茗嫣,口中說道:「漂亮的小姨子,幫忙結賬吧!」說完,將鈔票強塞給慕容茗嫣,拉著慕容蓉的小手就朝外面走去。

「臭星辰,死星辰,見色忘友,哼……」看到葉星辰兩人就這麼走了,慕容茗嫣氣得直跺腳,口中更是嬌聲咒罵,卻似乎忘記了葉星辰是先認識慕容蓉,再認識她的。

現在是下午六點過,離晚自習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葉星辰牽著慕容蓉的小手,漫步在校園之中,夕陽的陽光揮灑下來,彷彿給這個塵世鍍上了一層紅暈,慕容蓉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的時尚襯衫,下身是一條白色的休閑長褲,在這紅暈之中,顯得格外的美麗,既有著成熟女人的魅力,又有著屬於少女的青澀,一路引來無數男女驚羨的目光。

不過一路之上,議論最多的卻是她旁邊的葉星辰,願意無他,那日一舉擊殺恐怖分子的動作,已經深入人心,男孩們看向葉星辰的目光充滿了崇拜,女孩們則充滿了愛慕,可惜慕容蓉稍微一比,就覺得自己是如此的俗氣,哪裡能夠配得上英雄。

葉星辰起初很享受這種英雄的感覺,可久了之後,他卻覺得很不爽,感覺自己像個小丑一樣供人觀光,本想好好和容蓉親熱親熱,卻走到哪兒都有人。

「容蓉,我們去樓頂看夕陽吧!」葉星辰忽然開口說道。

「嗯!」 萬古主宰 容蓉溫柔的點了點頭,反正只要和葉星辰在一起,她就感覺很快樂,地點在哪兒倒是一點都不介意。

葉星辰二話不說,拉著慕容蓉就朝教學樓的樓頂奔去,哪裡至少不會有人打攪。

來到樓頂的時候,夕陽已經只剩下一條紅線,遠遠望去,不過西邊卻是一片火海,彷彿要燒盡這世間的所有煩惱與憂愁。

而慕容蓉的臉上也泛起了陣陣紅暈,眼睛望著天邊的晚霞,充滿了期盼,彷彿天生的彩霞仙子投胎轉世一般。

葉星辰站在她的旁邊,望著她的側面,心中一陣感嘆,自己能夠擁有如此美麗的人兒,當真此生無憾。緩緩的低下頭,正要輕吻慕容蓉的臉頰,慕容蓉卻正好回過頭來,正好印上葉星辰的嘴唇。

葉星辰先是一愣,不過卻更趁此機會,一把摟住慕容蓉的細腰,緊緊地吻在她的紅唇之上,舌頭更是肆無忌憚的伸進她的嘴裡,拗開她的貝齒,與那香甜的香舌糾纏在一起。

慕容蓉心裡也是一陣慌亂,儘管已經不是第一次和葉星辰接吻,可心跳依舊止不住的加速起來,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兩人相互擁吻著,慕容蓉身上的幽香不斷的撲進葉星辰的鼻孔里,直讓他心曠神怡,這一刻,他忽然有一種衝動,想要就這麼帶著慕容蓉和其他所愛之人一起離開這裡,離開這個繁華都市,離開這個早已經骯髒的社會。

但,他真的能嗎?

人之所以是人,正是因為他有著七情六慾,正是因為他生於這樣的世界,無論這社會多麼的骯髒,多麼的醜陋,終究是其中的一員。

興許,在這醜陋骯髒的世界里,還有著許許多多的美麗傳說,許許多多的美麗情感,就如此時的兩人,彷彿那天上下凡的金童玉女,在這凡塵之中是如此的脫俗。

兩人一直激吻著,這裡是高二七班的地盤,沒有人敢來這裡打擾兩人,一直到上課鈴聲響起,這才念念不舍的分開。

「容蓉,我愛你!」儘管這句話已經不知道說了多少次,但葉星辰還是忍不住開口說道。

「我也愛你,辰!」慕容蓉眼中露出幸福的光芒。

兩人沒有再多說什麼,一起牽著小手就這麼朝教室走去,夕陽的光芒也在這一刻徹底的消失與天際,只留下兩朵殘雲掛在當空,遠遠望去,就如一對相愛的戀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是那般的美麗,那般的高尚,彷彿人世間所僅存的真愛……

夜,慢慢來臨,雲龍高中的所有教室卻是燈火通明,沒有老師的監督,幾乎所有的同學都在做著老師布置的作業,似乎經歷了一次恐怖事件,他們都成熟了許多,而學校的老師們,也一個個辛勤的坐在辦公室,或者偶爾走到教室外面,看看教室里的學生,臉上掛著慈愛的笑容,經歷過一次劫難的他們,都懂得了教師的職責,整個雲龍高中都沉浸在一片溫馨之中,然而,第一堂下課鈴聲剛剛響完,同學們剛剛衝出教室不久,一聲響徹夜空的尖叫聲卻打破了這片溫馨……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向了聲音的來源方向,女生宿舍樓,維護學校安全的部隊也第一時間朝女生宿舍樓衝去。

「大家都回教室呆著,小龍,跟我去看看!」陽台上的葉星辰開口說道,現在雲龍高中四周都有武警守衛,發生這麼大的尖叫,絕對非同尋常。

「恩!」陳小龍點了點頭,起身跟著葉星辰朝樓下呆去,其他的人卻返回了教室,那聲尖叫不知道為何讓他們感到的恐懼,每一個人都做著自己的事情,不過所有人的心思都不在這裡,一個個飄向了窗外,哪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當葉星辰趕到現場的時候,整層宿舍樓已經被部隊封鎖,葉星辰和陳小龍有特權在,所以能夠進行。

「長官,發生了什麼事情?」葉星辰朝一名肩膀上帶著少尉軍銜的軍官說道。

「你自己進去看看吧!」那稍微朝寢室裡面努了努嘴,神情很是悲傷疑惑,葉星辰心中好奇,就和陳小龍走進了那間女孩子的寢室,不由的一陣驚愣。

這間寢室是高一女生的宿舍,周圍的東西都很整齊,可此時,地板上卻躺著一名高一的女生,葉星辰上前一探,身體早已經冰涼,可她的身上卻看不到半點傷痕。而她的眼睛卻爭得大大的,似乎是見到了什麼不同尋常的東西?直接嚇死。

葉星辰沉默了站了起來,一旁的陳小龍眉頭也緊緊皺在一起。

「剛才的尖叫是她發出的嗎?」陳小龍朝門口的少尉問道。

「是的,現場沒有其他的人,我們來的時候她就已經這樣了!」那名少尉點了點頭。

「看她的樣子似乎是受到了什麼極度驚嚇致死,不過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能夠直接將人嚇死呢?」陳小龍一手隔著下巴,喃喃說道。

「是很奇怪的!」葉星辰也點了點頭,他可不認為這件事情會這麼簡單,如今雲龍高中已經全部封閉式,就連一隻蒼蠅也難以飛進來,更不要說人了,可現在,在學校里卻發生了命案,這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我們已經通知警察了,希望警察能夠儘快找出原因吧!」一旁的少尉眼中充滿了無奈,他們既然負責雲龍高中的安全,就有責任保護這裡所有人的安全,可惜現在,卻在這裡發生了命案,也就是他們失責,這對於軍人來說,可是最大的恥辱。

「哎!」葉星辰沒有多說什麼,拉著陳小龍離開了現場,他們不是警察,更不是什麼偵探,留在現場也沒用。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