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勸她的。」艾小雪很虛偽地說道。

她出了包間,卻並沒有去找艾濃濃。

看到前面站著一個主管模樣的人。

艾小雪的眼睛轉了轉,走了過去,添油加醋地說道:「你就是主管吧?我想要跟你投訴你們的一個叫艾濃濃的服務員。她看我男朋友長得帥,想要勾引我男朋友。

我男朋友不搭理她,她就故意把酒瓶給砸在地上,玻璃碎片到處飛,差點就割傷我們。你們私魅不是很高檔的地方嗎?怎麼會收這種人當服務員呢?你們最好馬上開除她,否則我會投訴到底!」

主管跟艾小雪道歉:「不好意思,你說艾濃濃是吧?她是在我們這裡兼職打工的,我知道了,我會立刻開除她的。」

艾小雪的目的達到了,臉上露出了勝利者般的微笑,回到了包間。

很快,包間門再次被推開了,艾濃濃走了進來。

鄧文林看到艾濃濃回來了,臉上露出了驚喜的表情,「濃濃,你回來了啊?」

艾濃濃卻根本就不理他,而是冷冷地看向了艾小雪,說道:「是你跟主管說了什麼,讓他開除我的吧?」 艾小雪裝作無辜地說道:「你在說什麼啊?我聽不懂。」

「呵,演得可真像!」艾濃濃嘲諷地揚了揚嘴角,「你就這麼怕我嗎?我在這裡打工,也要投訴我?」

鄧文林看艾濃濃很生氣的樣子,就走過去打圓場說道:「濃濃,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我跟你很熟嗎?你這樣叫我?」艾濃濃送了他一個白眼。

艾小雪說道:「艾濃濃,你不要太過分了。你自己做不好工作被開除了,關我們什麼事?你還有臉跑來這裡來罵我嗎?難道你是想故意引起文林的注意嗎?」

艾濃濃的眼眸冷得像冰一樣,「我剛才已經說過了,你們兩個真配。因為你們兩個都是那種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人,虛偽至極!」

「濃濃,你……」鄧文林像是受了什麼打擊一樣,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艾小雪說:「艾濃濃你這樣說就太過分了,你知道文林有多關心你嗎?他和我在一起,也是為了打聽你的消息而已!」

艾濃濃說:「這麼說來的話,他還是忍辱負重啊?」

艾小雪捏緊了拳頭,像是再也無法壓抑一般,故意大聲說道:「你真的太過分了,你根本一點都配不上文林。我聽我媽媽說,有一個男人開車把你從家裡給接走了,一看你就是被人給包養了。像你這種自甘墮落的女人,你怎麼配得上文林?」

鄧文林的臉色變了變,「小雪,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艾濃濃笑了笑,「我說為什麼上一次你來過私魅之後,我在學校裡面就被人給孤立了。看來我猜得不錯,的確是你在背後說我的壞話,到處抹黑我。」

艾小雪當然不認賬了,「我什麼時候說過你的壞話了?我說的全都是事實!」

「哦,是嗎?」艾濃濃挑眉:「是你說的,我在背後說凌麗莎整容了?」

艾小雪大方承認了,「是我說的又怎麼樣?本來就是你在背後說的!」

包間裡面除了他們幾個,還有幾個班上的同學,大家都是看熱鬧一樣地看著他們。

此刻聽到又扯到了林麗莎身上,有一個同學小聲說道:「艾濃濃幾乎都不去學校的,和凌麗莎也沒有任何交集,怎麼會說凌麗莎的壞話呢?」

「是啊,上次艾小雪說是艾濃濃在背後說凌麗莎的壞話,我當時就覺得有點奇怪了。」

「你說她們兩個到底誰在撒謊呢?」

這種事情本來就不能深扒,否則很容易露出破綻的。

聽到四周議論的聲音,本來就心虛的艾小雪小臉白了白,沖著艾濃濃吼道:「你跟我在這裡理論什麼,你有本事去跟凌麗莎理論啊!你自己被開除了,就把氣撒到我的身上,真沒見過你這樣的人,懶得理你!」

說完,艾小雪白了艾濃濃一眼,轉身坐回到沙發上面了。

艾濃濃的視線一一掃過包廂里的眾人,然後輕輕地冷嗤了一聲,轉頭離開了。

她始終都仰著頭,就像是一隻驕傲的孔雀一樣。

本來她就打算做完這兩天就不做了,就當是提前辭職罷了。

只是遇到了艾小雪和鄧文林兩個人,讓他覺得特別的噁心。

艾濃濃從來都沒有喜歡過鄧文林,只是對他有一點點的好感罷了。

不過自從上一次借錢的事情之後,她就看清楚了鄧文林的為人,對他的那一點點好感早就已經沒了。

現在看到艾小雪和鄧文林在一起了,她心裡半點感覺都沒有。

她也看出來,為什麼艾小雪要故意針對她了。

不就是怕鄧文林還喜歡她嗎?

艾小雪還說鄧文林之所以跟她在一起,就是為了打聽自己的事情,這句話更是讓艾濃濃感到噁心!

明明就是他們兩個人看對眼了,兩個人在一起了,偏偏還要拉她當擋箭牌,這讓艾濃濃感覺就像是日了狗!

艾濃濃今天很早就回了家,結果發現孟星辰竟然也在家。

她詫異地問道:「先生,您這麼早就回來了啊?」

孟星辰看向她,微微挑眉,「你不是說要打工嗎?怎麼也這麼早就回來了?」

艾濃濃故作輕鬆地說道:「我已經辭職了,因為我快要高考了,需要時間複習,沒時間再去打工了。」

她撒了謊,不想告訴孟星辰她被開除的事情,畢竟那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孟星辰裝作不知道的樣子,說道:「那晚上一起吃飯吧,我帶你出去吃好吃的。」

艾濃濃一聽有好吃的,差點高興得蹦起來。

「好啊好啊,那我先上樓去把東西放好。」

說完就一蹦一跳的上樓了。

孟星辰看著她難得露出女孩的活潑,也不由得微微翹起了嘴角。

孟星辰帶著艾濃濃去了一家高級中餐廳。

全職法師 這讓艾濃濃放心了不少,如果是去西餐的話,她真擔心自己不懂禮儀而出醜。

點餐的時候,艾濃濃抱著菜單無比的糾結。

這些菜全部都好貴呀,每一道菜都可以趕上她半個月的工資了。

「想吃什麼?」孟星辰問。

艾濃濃放下了菜單,故作隨意地說道:「我不會點,還是先生你點吧。」

孟星辰看她猶豫不決的樣子,就把剛剛她多看了好幾眼的菜全點了。

艾濃濃一開始還擔心,點這麼多菜,等會兒結賬的時候會不會很貴,可是等到滿桌子的菜上來的時候,她除了吃就什麼都顧不上了。

就在艾濃濃吃得不亦樂乎的時候,包間門被敲響了。

孟星辰淡淡地說道:「進來。」

「主子,人已經帶來了。」許清走了進來,說道。

孟星辰微微點頭,跟在許清後面的一個微胖的男人就走了進來。

這個男人是私魅的經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就被許清帶來了,說是孟先生找他。

經理知道,孟星辰和自家老闆陸月白是好友,所以不敢怠慢,立馬就跟著許清來了。

艾濃濃正在吃清蒸鱸魚,沉浸在美食中的她,無意間抬頭看了一眼,頓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經理?」

她看了看經理,又看了看孟星辰,不明白為什麼私魅的經理會被孟星辰叫到這裡來。 「吃你的。」孟星辰漫不經心地拿起了一旁的茶壺,給艾濃濃續了一杯茶。

「哦哦。」艾濃濃只好低頭繼續吃。

不過沒有像剛才那樣放開了吃的,小眼睛一直在注視著包廂里的動靜。

「孟先生,請問您找我過來有什麼吩咐?」經理恭敬地說道。

這位孟先生來歷神秘,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身份背景,卻和自家老闆陸月白的關係很好。

所以經理對待孟星辰的態度極為謹慎。

孟星辰並沒有馬上回答經理,而是又漫不經心的給他自己倒了一杯茶,再給艾濃濃換了一個骨碟。

這一系列的動作做得如行雲流水,非常自然,彷彿之前已經做過千百遍了一樣。

經理在旁邊看著,暗暗心驚。

這位孟先生每次來私魅,從來都不要包房公主服務,也從來不允許任何女人靠近,現在竟然親自給一個小丫頭服務?

這個小丫頭到底是什麼來歷?

怎麼……越看這個小丫頭就越是覺得有點眼熟呢?

艾濃濃一直在吃,孟星辰一直在旁邊給她服務。

時不時的給她夾個菜,倒點茶,遞個紙巾什麼的。

好像根本沒看到經理在那邊干站著似的。

到最後艾濃濃實在是不好意思了,把筷子放下來,說道:「我吃飽了。」

讓經理在這裡看著她吃,她是真心吃不下了。

「嗯。」等到她吃飽了,孟星辰才拿起旁邊的紙巾擦了擦手,然後看向了經理,慢條斯理地說道:「我今天叫你過來,是有件事情要問問你。」

經理站在那裡,早就等得出了一身的冷汗了。

心裡忐忑不已,就等著孟星辰開口。

眼前的這個俊美男人不說話的時候,給人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經理在私魅工作了那麼久,什麼樣的人沒見過,可還是第一次在這個年輕男人身上感受到這種壓力。

「您請說。」一聽到孟星辰終於開口了,經理馬上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說道。

艾濃濃在心裡偷笑,之前她在私魅打工的時候,經理可凶可凶了,現在到了孟星辰的面前卻乖得跟孫子一樣。

她在心裡默默的鄙視經理,還真是欺軟怕硬啊!

孟星辰淡淡開口:「聽說私魅今天把濃濃給開除了?」

艾濃濃突然聽到叫自己的名字,心頭一跳,下意識的就把背脊給伸直,一副乖寶寶的坐姿坐好。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原來孟星辰把經理喊過來,就是為了她被開除的事情嗎?

孟星辰又是怎麼知道她被開除的?

經理的腦子也算是轉得快的,一開始他還真沒反應過來「濃濃」是誰,直到視線落在孟星辰旁邊那個有點眼熟的女孩身上,他才猛地想起來,這個女孩子不是在私魅兼職當服務員嗎?

「孟先生,這件事情我不太清楚,我馬上打電話給手下的問一下,請您稍等。」

經理馬上走到了旁邊,拿出手機打電話。

孟星辰的神情淡淡的。

很快,經理就收起了電話,轉過身,滿頭大汗地說道:「孟先生,我剛剛問了手下的主管,的確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道歉。」孟星辰薄唇輕啟,淡淡吐出兩個字。

經理先是一愣,隨即連聲說道:「是是是,我很抱歉……」

「你該道歉的人是我嗎?」孟星辰冷冷的打斷他。

經理馬上把視線轉向了艾濃濃,不停地朝著她鞠躬,「實在抱歉,是我手下的主管不知道您的身份,一時間疏忽了。我已經讓主管去結算工資了,讓主管自己去辭職了,這件事情還請您原諒……」

艾濃濃有點手足無措地說道:「沒事,沒事。」

經理說:「您隨時都可以回去上班,當然不是再做服務員了,我回頭幫小姐您重新安排個崗位,這樣吧,要不就安排當個副經理吧?」

艾濃濃更傻眼了,「副……副經理?不行啊,我做不來的。」

「沒事,又不是誰天生就什麼都會的。這個副經理工作很輕鬆的,您只要每天抽空去打個卡就行了。」經理非常熱情地說道。

艾濃濃連連擺手,「我真的不去了,其實說實話吧,我本來就打算做完這兩天就辭職不做了的,現在只當是提前辭職了。」

經理臉色變了變,「您是對工資有什麼不滿的嗎?您放心,當了副經理之後,您的工資可以比現在翻一倍,哦不,是三倍!」

艾濃濃求救似的看向孟星辰,希望這個男人可以開口幫幫她。

孟星辰這才賞臉淡淡開口:「我的女人需要給你打工?」

「當然不是了!艾小姐這樣的人才,肯定是屈才了啊!」經理的求生欲很強。

直到坐到了汽車上,艾濃濃還是腦袋暈乎乎的。

她真是沒想到,在私魅里一向很兇很兇的經理居然會像個狗腿子的一樣跟她道歉,巴結她。

說到底,還是因為身邊的這個男人。

艾濃濃看著坐在自己身邊,一直都沒有說話的男人,心裡覺得有點小緊張。

她一直都知道這個男人很可怕,原來不止是她膽小,就連平時很兇很兇的經理,到了這個男人的面前也慫啊!

「先生?」艾濃濃小心翼翼地開口喊了一聲。

「怎麼了?」孟星辰微微側過臉,看向她。

艾濃濃說:「你是怎麼知道我被開除的事情?」

孟星辰忍不住微微勾唇,「只要我想知道的事情,我就會知道。」

說得太高深莫測了!

艾濃濃小聲說:「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沒用啊?」

他那麼厲害,一句話就讓經理親自上門來道歉。

可自己卻那麼沒用,還被開除了。

越想就越是覺得自己好丟臉。

孟星辰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開口說:「你靠自己的勞動賺錢,這並不是丟臉的事情。」

一句話,就讓艾濃濃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他沒有嘲笑她,也沒有看不起她。

他說靠自己的勞動賺錢不丟人。

艾濃濃那顆小心臟,忽然就呯呯呯的跳起來,有點失去控制的感覺。

她趕緊別開了視線,不敢再看眼前的男人。 艾濃濃覺得自己被感動到了,她想為孟星辰做些什麼。

她笑了笑,討好地說道:「先生,你有什麼喜歡吃的?」

孟星辰問:「你剛才沒吃飽?」

艾濃濃眨了眨眼睛,說:「我想親手給你做一頓飯,表示對你的感謝。」

孟星辰不為所動,「家裡有鄒媽做飯。」

「鄒媽做的是鄒媽做的,我做的是我做的,肯定不一樣啊!」

孟星辰對她的話表示懷疑,「你會做飯?」

艾濃濃毫不猶豫地說道:「當然會了!我在家裡常常給奶奶做飯的!」

孟星辰不置可否。

艾濃濃說:「就明天吧?明天我來做飯,你晚上回來吃飯,好嗎?」

第二天,艾濃濃晚上沒有再去打工,從學校放學之後,她就去了超市。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