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一凡每踏一步,大地上邊被踏出一個巨大的坑洞來。

神罰感覺自己身邊的大地都在顫抖,就像地震了一般!

宛若瘋子的神罰再次連續不斷的結出法印,對著那虛空中劃出一個八卦法陣!

那法陣內獸吼連連,藍焰滔天,彷彿有末日猛獸要審判這世界一般!

轟!

從八卦法陣內,出現了一頭成年的九骷藍焰獸!

神罰歇斯底里的吼道:「小雜種,這頭九骷藍焰獸乃是我耗盡五十年心血培養出來的!

它在我三清道觀終日吸收天地日月精華,又在我的陣法內吸收妖獸的內丹,我看你該如何對付它!」

這九骷藍焰獸比起鹿一凡在澳城皇家斗獸場遇到的那頭恐怖了太多太多了。

它一張口,便將這十餘里內的天空都燒的虛空扭曲,化為了一片片的藍色!

它一伸爪,便將前方的虛空撕裂成了一片片如同玻璃碎片一樣!

巨大的軀體彷彿連天都能壓垮!

鋒利的爪子彷彿連地獄都能撕碎!

九骷藍焰獸一出現,便朝著鹿一凡狂噴出一道藍焰長龍!

那高溫烤的遠在百米外的宮紫苑不得不運氣功法來抵禦!

周圍的地面都開始被液化了!

大地上所有的生命都被燒成了虛無!

「死吧!死在我的鎮山神獸的烈焰下吧!」神罰面色猙獰的吼叫道。

鹿一凡面色淡然,望著這頭九骷藍焰獸,冷冷一笑道:「這也配叫火焰嗎?」

言罷,他雙手捏成蘭花指,對著那九骷藍焰獸輕輕一彈。

熊熊!!!

一道三色的小火苗輕飄飄的對著九骷藍焰獸飄了過去。

那火苗在風中微微顫顫的,彷彿隨時都會熄滅一樣。

看的神罰哈哈大笑道:「鹿一凡,你以為這種程度的火焰會……呃,什麼?!」

神罰的笑容突然戛然而止!

他驚駭的看到,九骷藍焰獸面對那朵小火苗竟在瑟瑟發抖!

下一刻,九骷藍焰獸竟然朝著小火苗的反方向逃竄了出去!

「這……這是怎麼回事?」

神罰難以置通道。

然而那三色的小火苗看似弱不禁風,但在九骷藍焰獸逃竄的那一刻,立刻化為了一道流星,猛的竄入了九骷藍焰獸的體內!

「嗷~~~~~」

九骷藍焰獸登時哀嚎了起來。

聲音慘的如同地獄里受刑的惡鬼一般!

只見那三色小火苗一入九骷藍焰獸的體內之後,就開始瘋狂的吞噬它的藍色火焰,不斷的壯大自己!

不到十秒鐘,那騰飛在半空中的九骷藍焰獸身上的藍色火焰統統轉化成了三色火焰!

又過了十秒,神罰驚駭的發現,這九骷藍焰獸竟被火火燒死了!

火神的神獸後裔,被火給燒死了!

這說出去誰信?

「你……你這是什麼火焰?」神罰驚駭的問道。

「三昧真火。」鹿一凡淡淡道。

神罰心頭猛的一顫!

三昧真火!

傳說中連齊天大聖孫悟空都受不了的,太上老君手上最恐怖的火焰!

難怪這火神神獸大軍的後裔都受不了這一朵小火苗!

鹿一凡估算著太上老君道身所剩的時間,緩慢的騰飛到了神罰的面前,淡淡道:「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面對這太上老君道身,神罰是第一次感覺到了從靈魂深處的無力感。

他什麼都用了!

絕品神醫 妖獸,法陣,法寶,功法甚至是老祖宗留下的三清氣運!

可是眼前這年輕男子顯化出來的道身,簡直和傳說中的太上老君一樣強的讓人心顫!

他一指便可虐殺自己!

自己卻沒有任何一丟丟的辦法傷到他!

女人三十也好嫁 連人家的皮都擦不破!

神罰面對鹿一凡道身的強大氣息,終於精神崩潰了。

他跪在鹿一凡面前瑟瑟發抖道:「求大師饒命!我願意交出我所有的法寶和家當,只求大師饒我一命!」

「可以。拿來吧。」鹿一凡點頭道。

神罰聞言大喜,破爛的袖口一揮,一個翠玉葫蘆和一些丹藥以及功法秘籍成堆的出現在了鹿一凡的面前。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我挺過這一關,我有把握在百年內突破到元嬰期。

到時候,我不信這小雜種還能打得過我!

那時候,我不僅要攜三清教徒滅掉你全家,還要當著你的面,吸干你老婆和你母親的元陰!

我要讓你痛不欲生!!!」

神罰心中陰狠的想道。

鹿一凡將這些物品收入到手機中后,嘴角彎起一抹弧度淡笑道:「多謝神罰觀主的賞賜了。

好了,你可以上路了。」

神罰聞言大驚失色道:「怎麼?你反悔了?不是說好的饒我一命嗎?」

「饒你?神罰觀主,你腦子裡都是尿吧?

知道斬草不除根的後果是什麼嗎?

就像石家,假如我不殺掉他全家,他家早晚會有人來報復我!

像神罰觀主和三清道觀這麼強大的存在,你覺得我會放心嗎?」

說著,鹿一凡對著神罰的額頭輕輕一點。

神罰只感覺一股強大的神力在攪爛著他的靈魂!

「鹿一凡……我做鬼也不會……」

「你的靈魂都會被我撕裂,你以為你做的了鬼嗎?」

沒等神罰說完,鹿一凡便冷冷一笑道。

「不要……我不要魂飛魄散!鹿大師,我錯了!求你不要滅掉我的靈魂,讓我進入輪迴吧!求你……」

鹿一凡懶得聽神罰的祈求了,一指頭將他的靈魂全部粉碎掉了。

此時,鹿一凡的太上老君道身開始由實轉虛。

他估摸著時間限制就要到了,便起身將那翠玉葫蘆送給宮紫苑,然後將神罰的屍體拿了起來道:「我去一趟三清道觀,解決掉後患馬上就回來。」

言罷,鹿一凡輕輕踏出了一小步。

宮紫苑驚駭的發現,鹿一凡僅僅是跨出了一小步,但是他身邊的山川大河卻被他狠狠甩在了身後!

「縮地成寸!一步千里!天哪!」宮紫苑已經震驚的下體潮濕一片了!

這可是傳說中的仙人才會的法術啊!

自己到底是認了個怎樣變態的主人啊!!!

(本章完) ?

靈隱山,三清道觀。

如今已經接近中秋,外面的秋老虎依舊猛烈,江海省的溫度普遍在35度以上。

但是這山中卻是格外的涼爽,深吸一口氣,人都覺得快要醉氧了!

道觀內排名前三的長老已經被鹿一凡殺死了,神罰觀主也出去親自討伐敵人。

如今掌控全局的乃是一名假丹期的長老,名為神空。

神空望著操練場上正在修鍊著的上百名築基期弟子,心中感慨萬千。

修士築基,可增壽元,能活到二百歲,看似很長,可實際上對於修士而言,卻極為精魄,若無法結丹,度過三災劫難,只能晚年看壽元枯竭,氣血衰敗。

只有度過三災劫難,結成金丹,壽元方可暴漲到三百年。

雖說凡塵中人總覺得什麼化境宗師,或者神境築基期修士已經是少的可憐了,但是只有真正踏入修仙者行列的人才知道,其實華夏的修真者不在少數。

軍婚蜜令:晚安,顧先生 軍寵 凡間雖靈氣枯竭,但仍有不少洞天福地保留著靈氣。

就比如靈隱山,這裡就有一處殘破的靈脈,可供道觀內的弟子們修鍊到金丹期都沒有問題。

那些大門大派所在的山門、洞府,裡面的靈氣更是不知道會充沛到什麼程度。

隨著上一任掌門坐化,其實三清道觀的實力是處於下降趨勢的,還好新任掌門天賦逆天,修鍊到了金丹期大圓滿境界,否則三清道觀可能已經被其他勢力給吞併了。

腦子裡正思考著一些問題時,有一位身著和神空同款長老服的道士走了過來問道:「觀主已經外出一天了,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神空不禁好笑道:「放心,那江東之主不過是區區實丹期修士罷了,觀主一指頭就能碾死他!

更何況觀主大人還帶著咱們道觀內的鎮觀法寶——三清氣運,並且將九骷藍焰獸給召喚過去了。

莫說是那區區實丹期的鹿一凡,就是半隻腳踏入元嬰期的人,沒有法寶相助,也未必是觀主的對手!」

「也對,區區江東之主怎麼可能是咱們觀主的對手!」

「我之前調查過那小子。他還是個多情的種子,在學校里竟把江大十大校花前幾名的美女全部搞到手了。

等到觀主殺死了那小子,石家在江海省站穩了腳,咱們可以把鹿一凡那小子的女朋友們全部抓過來,吸干元陰后,再餵食丹藥,給弟子們做肉奴!」

神空說著,眼神里閃過一絲邪惡。

所謂的肉奴,就是吞吃一種特殊丹藥后,可以保持肉身年輕,下面緊湊,但是腦子卻會變成白痴,只能懂得被男人乾和吃飯睡覺的一種人類。

一般來說,肉奴這類人在名門正派是絕對禁止的!

可如今到了末法時代,宗門都稀少了,誰還會去管你這些東西?

「哈哈哈!如此甚好!我在這山裡已經很久很久沒玩過女人了,那鹿一凡殺了咱們那麼多長老,把他的女朋友和老婆們變成肉奴,也是他罪有應得!」

「不光是他的老婆和女朋友!我在網上還看到過,他的母親貌似也很漂亮。

到時候,也可以抓來,玩夠以後,送給弟子們享用!」

兩人正yy著的時候,只聽一陣狂暴的轟擊聲!

在靈隱山的天空中,竟然隱約可見一層氣態的防護罩!

「怎麼回事?」神空驚愕的望著天空中道。

這時,山下兩名看門童子屁滾尿流的爬上山來,喘著氣道:「不好了長老!有人在攻擊護山大陣!!!」

神空聞言先是一愣,額頭上冒出了無數汗珠。

這護山大陣可是老祖宗幾千年前留下來的!

連元嬰期修士的攻擊都能抵禦的住!

「是誰在攻擊我三清道觀!」神空真元外放,喊話聲比用了擴音器還大。

「老牛鼻子,是你家鹿一凡爺爺!」

聞言,神空道士稍稍鬆了一口氣。

「大家不用擔心,那鹿一凡只不過是實丹期修士罷了,只要咱們不出去,他是絕對不可能打的破這能夠抵禦元嬰期……」

砰!!!

話沒說完,時間一共沒用十秒鐘,神空驚恐的發現,三清道觀的老祖宗布下的護山大陣,竟被從外部用蠻力給擊破了!

天空中那橢圓形的防護罩如同玻璃一樣破碎,然後消失了。

靈隱山內的白色霧氣急速退散,不到一分鐘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再無半點神秘可言!

「所有人!!都集合!!全都給我過來!!!」

神空聲音都顫抖了。

怒吼著著急所有弟子集合到大殿之前,準備對敵!

所有人只看到在山下,一道龐大的太上老君虛影如同仙人一般,騰雲駕霧,登天而上!

當鹿一凡騰飛到了三清道觀大殿前時,他眼神淡漠,騰飛在半空中環視著底下數百位弟子和長老,如同九霄雲端的神,看著螻蟻一般!

「你……你來幹什麼?」神空吞了一口口水,聲音顫抖道。

太可怕了!

鹿一凡身上的氣息太可怕了!

神空感覺哪怕是觀主神罰使出全部力量都沒可能讓自己害怕成這個樣子!

那是一種發自靈魂的恐懼!

鹿一凡從手機中將神罰的屍體取了出來,望著三清大殿內的一尊雕像,隨手一擲!

那神罰的屍體立刻被釘在了雕像上!

「是……是觀主!!!他殺死了觀主!!!」

這時,有人看到了神罰的屍體,立刻像受驚了的小雞仔一樣,瘋狂的尖叫了起來。

神空一看到神罰那死去的慘樣,立刻一丟丟反抗的心裡都沒有了!

連神罰這金丹期大圓滿的修士都死的那麼慘,自己這些人還能做什麼?

「鹿大師,求您饒過我們吧!」

神空跪在地上,磕著響頭,身軀顫抖的哀求道。

「求鹿大師饒命!!」

鹿一凡冷哼一聲,對著穿著長老服的幾位道人輕輕一點。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