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雖毫髮無損,卻渾身發軟,冷汗直下。

太可怕,能殺人於無形的可怕!

但這般留自己一命,更加證明他的可怕。

如同宣告一般,直接用行動證明:自己與他成爲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若有下次,拿命來見。”白七修長的身體挺的筆直,抱着唐若揚長而去。

直到二人出了巷子,順子才感到腿上傳來的痛感。

“啊——”順子聲音帶着顫抖,似乎痛徹心扉,又似乎在隱忍。

他這輩子幹的最錯的事情,就是惹上這個男人。

走在外面的大街上,唐若側過頭看白七。

白七感覺到她視線,伸另一隻手揉了揉她的頭:“小若,我們日後少不得要面對這種場面,所以要適應。”

唐若心頭一跳,有些悶熱感。

這個世界已經滿目蒼夷,國家滅亡迫在眉睫,而那些人卻還在爭權奪利,自相殘殺。

傳奇之星上的熱血人生 白七似看出她的想法,緊了緊兩人交握的手,輕嘆一口氣:“貪心不足纔是人類最大的天敵。”

每個人都有自主選擇的權力,但每人都要對自己做出的選擇,承受它所帶來的後果。

當局者都迷,只緣身處此山中,看不出旁邊橫豎的峯巒疊嶂。

白七重活一世,以旁觀者之姿,倒是通透許多。

唐若何嘗會不明白白七所講。

她雖說沒有自顧不暇,但也無力替人修補。

她側着臉看他,慢慢道:“各人冷暖自知,我不能幫他人做選擇。但是對你,就算死,我也是不會放手的。”

聲音微,卻字字入白七耳中,他停下腳步,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擁住她。

另一邊的牆內,田海終於找到潘大偉與劉兵二人。

他們二人,潘大偉席地而坐,劉兵倚靠在樹幹上。

再往上看,是藤蔓編織成的一張大網,網裏有兩人,十分痛苦的樣子。

田海快步過去:“劉哥,潘叔……”

潘大偉轉過頭來,對他招手:“小田過來過來,小白和小唐呢?”

“白哥和唐姐在第二街。”

軍方把這裏改成基地之後,把規劃區的各個街道重新命名了一遍,從一街到十三街,都是按最簡單的數字命了名。

田海走到劉兵身邊站好:“我正想來提醒你們有人跟蹤的,沒想到你們已經發現了。”一擡頭,不解,“你們對他們做了什麼,他們好像很難過樣子。”

劉兵指指潘大偉:“老潘在給他們進行教育……”然後露出一副‘你懂得’表情。

對於潘大偉的那個‘教育’,田海也是飽受摧殘人士,深深明白其中痛苦之處,默默對着劉兵回了一個‘辛苦你了’的表情。

然後,在心裏給樹上的兩人點了根蠟。

田海的到來,似乎解放了掛在樹上網裏的兩人。

“求求你們,我們願意把什麼都告訴你們,保證以後再也不幹這種事情了,求,求你放過我們……”

“你行行好,饒了我們吧,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潘大偉站起來:“年輕人,年級輕輕怎麼可以這麼相信鬼神亂學傳說。其實現在日頭尚早,我們還有大把時間,不如,我們再來聊聊人生?”

上面那人吐血道:“叔,我以後絕對不敢了,我發誓,我一定做個奉公守法的良好公民。”

他們是力量異能者,不是軍方人士,在基地中也屬於一個團隊,團隊中有人跟周家搭上線,暗地裏幫周家處理一些軍方不能名正言順出手的事情。

之前在西區基地,也幹過不少,順利完成後,周家就會給他們異能所需的藍晶。

但是,今天卻遇到了兩個奇葩!

只是跟蹤一下而已,這本是個很簡單的任務,但是,纔跟在身後不久,馬上就被這個帶頭的老男人給發現了。

繼而,在不知踏入他們圈套的情況下,突然身邊出現了一個人,來不及反應過來,那人已經拿一根藤蔓圍了過來……

那藤長出更多纖細的藤蔓,織成一張網,自己兩人就以倒立的姿勢被掛上樹梢了。

再後來……

那連着兩個小時……痛苦的回憶,他已經完全不想再記起!

田海看了看樹上兩人的表情,也覺得於心不忍,潘叔的‘教育’簡直能排上十大酷刑。

“潘叔,不如我們把他們押回別墅讓胡隊盤查盤查吧。”

於是,三人押着網中的兩人回別墅。

白七唐若解決了跟蹤者後,就直奔高樓區的2棟。

如今沒有電力設施,電梯已經不能使用,要徒步從樓梯走上8樓。

至末世後,兩人一直有健身的緣故,走個8樓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兩人十指交扣一層一層拐上樓。

這樓層住的都是異能者,普通人都被安排在外圍的另一小區裏,異能者不算多,從第一層開始往上安排,越往上,樓道里的來往人就越少。

走到7樓時,聽得再往上的拐角處傳來輕喃嬌嗔聲:“雲,雲江哥,這裏人來人往,不要在這裏……”

那聲音嬌嬌滴滴,楚楚憐憐,十分動人。

但,也十分熟悉。

果不然,兩人再往上就清楚的看見被男人壓在牆上,肩頭衣裳滑到一半的那個女人赫然就是之前小巷見到的那個。

——————

感激起點上“晚秋暖夢離歌悲”,“書友160517103633065”的打賞~ 倒是男人已經換人,這男人身高腿長,把女人全完覆蓋在臂彎裏。

“纖影,我很想你……晚上,我房裏室友不在,來我房裏……”男人深情款款,把頭埋進女人的肩頭動情啃咬。

“雲江哥,嗯……”

嬌膩的聲音帶着些甜甜的愉悅。一會兒,蘇纖影感覺有人從樓道走過,半睜開眼。

突然,半睜開的眼變成瞪圓,幾乎是下意識的,馬上推開了覆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她目光越過男人,死死盯住斜對面拐過來的白七,臉上忽紅忽白。

自己居然與範雲江在這裏……

然而,又被他撞見。

剛纔,就是因爲覺得遇到了這麼一個覺得可以託付終身的男人,才下定決心要遠離之前那種左右逢源的生活。

參照了一下他旁邊的女人衣着,覺得這個黑衣男人應該喜歡少女類的乖巧學生裝,於是上樓換了一身襯衫百褶裙,打算再去街上與他偶遇,卻不想遇到了範雲江。

末世之前,她本沒有給範雲江明確答案。末世之後,眼見範雲江覺醒了冰系異能,成爲一羣f大一起逃出來的一羣人的首領,她也就勉強接受了範雲江的追求。

怎麼說,範雲江也是真心待自己,而且她確實很享受被團隊中的一羣姑娘羨慕嫉妒的那種感覺。

而如今範雲江跟眼前的男人一比,蘇纖影才覺自己接受範雲江而錯過了什麼。

照句末世前網絡套用的話,就是:眼前這個男人才是她蘇纖影的菜啊。

範雲江看不出蘇纖影內心的窘態,只見她一雙手不安的扯着百褶裙,似是欲哭,目光又越過自己望着後面,瞬也不瞬。

於是他也把頭轉了過去。

白七已經拉着唐若往8樓而去,範雲江這一轉頭,也只看到了兩人的背影。他皺了皺眉,又把頭轉回來:“纖影,你認識他們?”

蘇纖影把目光轉回來看着範雲江,心中一跳,怕自己剛纔的動作被他有所誤會,於是輕聲說:“雲江哥,那個女的,好像是唐若……”

範雲江神色一變:“怎麼可能會是她……”雙手再次搭上蘇纖影的肩膀,“纖影,我只喜歡你一個,你知道的,我從來沒有喜歡過別人,一直都是她不要臉的纏着我。”

蘇纖影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

她當然也相信那個女的不會是唐若,因爲末世的前一天,唐若就去h市了,之後,末世爆發,這麼多喪屍下,她不可能到a市來,更不可能身邊還有個這麼風姿卓然的男人。

現在她滿腦子都是在想,自己如何與白七偶遇,然後改變在他心目中的印象。

至於他已有女伴這件事,蘇纖影完全不會在意。

沒有女伴的男人證明不了自身的魅力,搶人男伴這種事情,她也是駕輕就熟。

這邊已經上了8樓的唐若,回想起剛纔看到的情景,還是很黑線。

她本不是什麼愛看八卦之人,但是今天見到的事情實在太奇葩。

шшш¤ тTk ān¤ ¢Ο

正常的走路,連遇兩次那啥就算了,還是同一個人!

還真應了餘萬里的那句:人生處處是狗血,狗血滿天涯。

那姑娘也真是蠻拼的,一天之內到底要接幾個客人呢?

還是隨時隨地,不分場合的。

旁邊的白七看她一臉鬱悶,笑了笑,放開手,長臂一勾,直接摟住了她:“不相干的人何必在意。”

唐若悶聲說:“有點污眼。”

白七笑出了聲,拍拍她頭:“以後會有更多污眼的,看多了就習慣了。”

以後基地中,這樣的女人真的會很多,沒有異能,沒有物資,坐享其成的不止有女人,男人也很多。

到了802,倒是真的找了方青藍。

此時的方青藍與前世的模樣雖有些差別,白七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對方。

方青藍被室友叫出來,說有人找,見到白七時有些奇怪:“你們找我?”

白七點頭:“找個地方談談?”

方青藍看看兩人衣着雖簡單,但他還是可以看出,兩人穿着的都是末世之前的奢侈品牌。再看兩人的乾淨程度與通身氣質,覺得對方不會貪圖自己什麼,就把兩人引進了自己的臥室。

方青藍關上門,又覺得兩人太貴氣輝煌,總有種自己這裏是寒舍的錯覺。

難道真的要‘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於是又走到牀邊用手掃了掃,說了句:“坐這裏吧,地方小,請將就下。”

這個房間本身就只有十幾平方,放了兩張上下鋪,一共四個人住。

白七也沒有客氣,直接擁着唐若在他的牀上坐下。

方青藍在他們對面坐下後,說:“你們有什麼事情?”

債妻傾嵐 “跟你做筆買賣。”白七示意唐若把揹包中的東西拿出來。

唐若從背後解下揹包,直接往牀上倒出了一堆的零食。

她的揹包看着不大,但是裏面裝的小零食卻非常多,巧克力,雞翅,罐頭……

“這……”方青藍有些吃驚。

末世中,物資就是貨幣,唐若的這一舉動無疑跟電視中的那些土豪倒現金沒有什麼區別。

“這是定金。”白七說,“事成之後,還會有餘下的九倍物資。”

方青藍輕咳了兩聲,緩解了自己見到這麼多東西的土鱉反應:“你們認識我?”

白七點了點頭:“我看過你寫的文,很好看。”

他的表情清清淡淡,但是方青藍卻聽出了一股滿意之感來,他搓了搓手,想自我吹噓一番,但想到現在情景,又苦笑一下:“最後一本《我在馬桶裏養校花》還沒完結,就末世了,唉,都已經被簽下影視版權了,真是tm的無妄之災……”

唐若:“……”

這種把校花當大便養的書名……他怎麼沒有被他的讀者給打死。

白七笑了笑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也許你的書在這裏能得到更大發展。”

“唉,現在網絡都沒有了,怎麼給別人看。”

白七把餘萬里的手稿遞了過去:“網絡沒了,還有一張口,口口相傳,也是不錯的選擇。”

方青藍拿過那手稿看了看,掃過一遍之後,頓時想罵娘。

這麼爛的內容,他已經早八百年不寫這種東西了!

但是轉念一想,這個手稿是對方的,只好比較委婉的說:“這個內容這麼老套,你想我幫你改改?”

白七說:“你如果能添加更精彩的內容,自然最好,只有一點,這個不是小說,它是私人八卦,你要對衆人說,這個是根據真實事件撰寫而成。”

方青藍一聽這個是真實的八卦,剛纔的罵娘感突然又沒有了,再次飛快的把這個手稿看了一遍:“放心,沒問題,絕不會脫離實際。”

白七點頭:“希望這個私人八卦能紅遍全基地。”

方青藍也不是蠢人,一聽這個意思,也立刻明白過來。

他在腦中飛快的轉了一圈。

自己目前在團隊中的職位也不好,更不要說有什麼未來了,自己若是重操舊業,以寫小說爲生,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且,從這個男人的氣度看來,由他給自己做後臺,肯定比自己現在團隊中好。

方青藍既然已經心動,肯定不會拒絕,當下就答應了下來。

事情完成,白七覺得時候也不早,自然就是回別墅。

順着來時的樓梯下樓。

到了第五層的時候,聽見樓道里的嗚咽聲,慘慘慼戚,好不難過。

對於八卦,兩人無心多管,直接下樓。

卻不想,才往下一踩,那樓道里正在嗚咽的影子,幽靈一樣的撲了過來。

這毫無預兆、瞬間躥過來的驚嚇,使得唐若腳下一空,差點滾下樓梯去。

白七眼疾手快,把她往懷裏一摟。

兩人因這番動作一頓,就讓樓道中的那幽靈抓住了白七的衣角。

————————

感謝起點上“書友150227162604579”“魚sense”的打賞~

感謝dip的捉蟲。 “嗚嗚……請,請你救救我……”那幽靈擡起臉,滿眶淚水,雙眼紅腫得跟核桃似的,那悽慘模樣,跟被人給非禮了並無兩樣。

這人正是適才見了一遍又一遍的蘇纖影。

她一擡臉,唐若看到對方那張臉,就囧了。

如果非要用一句話來形容現在她的心情,那就是:真是驚呆了。

“請你救救我,我剛纔被人,被人……”

她一句話還未完,被長腳一蹬,直接給踹開了。

白七似乎覺得她的手髒到不忍直視,緊緊的鎖了眉頭盯了一遍自己的衣角,似乎現在就想把它給消毒一遍。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