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答不答應?」小公主突然撒了手,仰天大哭起來,「明明是姐姐,硬要我做妹妹,這是欺負人么,嗚嗚嗚……」

她一哭,皇帝頓時慌了手腳,扯著袖子給她擦眼淚,心肝寶貝兒的哄:「乖乖別哭,快別哭,你是公主,掉的是金豆兒,可珍貴著呢,父皇答應還不成么?你做姐姐,讓晟兒做弟弟。」

小公主立馬乾脆利落的收了聲,把擠在一起的眉眼展開,臉上乾乾的,哪有什麼眼淚,揚著小臉沖皇帝笑,「皇帝一諾千金,沒有反悔的。」

「你這個二皮臉,」皇帝捏她的臉,「快回去換衣裳洗把臉,整天瘋玩成何體統?」

小公主見好就收,有模有樣的行了個禮:「兒臣告退。」

剛走兩步又被皇帝叫住,「你這一哭二鬧的法子誰教的?」

小公主嘻嘻一笑,「沒人教,我自個想的。」

皇帝在心裡暗哼,不說也知道是誰,賈桐那個二百五,太久沒給他松筋,皮痒痒了吧。先記著,回頭一起算賬。

——————-

今天很仔細,很認真的看了各位讀者們的留評,非常感動,但是因為數量太多,所以沒有一一回復,但是你們的心意我都收到了。謝謝大家對本文的捧場。關於番外,作者想先寫大哥哥,對於大家呼聲很高的賈桐大人,作者會滿足大家的意見,讓他圓滿的。 蘇凜那無奈的笑了笑,罷了,既然遇見了,那就是緣分。

雖然百葉似乎很抵觸穆穎兒,可是,蘇凜對她的印象還不錯。

穆穎兒走到蘇凜面前,滿臉笑意的看著他:"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蘇凜笑了笑:"當然可以!"

穆穎兒笑著在蘇凜面前坐下,她聲音帶著淺淺的笑意:"怎麼了?大白天的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

蘇凜笑了笑,並沒有回答穆穎兒的問題,而是開口問道:"你怎麼知道這家酒吧的,還在白天過來!"

穆穎兒笑了一聲:"我那裡是知道這家酒吧啊,我只不過是一個無聊的在街上逛,看見這家酒吧了,就走進來看看,誰知道,還能遇見你,這可真是意料之外的驚喜!"

蘇凜笑了笑:"原來是這樣啊,你今天怎麼一個人出來了?"

穆穎兒笑著說道:"我是跟紫蘇一起出來的,結果紫蘇有事,我就一個人隨便走走吧,反正也不怕迷路!"

蘇凜喝了一口酒,笑著說道:"這個丫頭,真是頑皮,把你一個人扔下,自己就跑了!"

穆穎兒笑著搖搖頭:"沒有的事,紫蘇本來要送我回去的,是我自己想一個人溜達溜達!"

蘇凜笑笑:"我看你也挺無聊的,不然也不會來酒吧了!"

穆穎兒否認:"不,我只是好奇,無聊失意這些詞,跟我不沾邊的!"

蘇凜無奈的苦笑一聲:"那好吧,就跟我這個失意人,干一杯吧!"

穆穎兒挑眉笑笑:"好,那就干一杯吧!"

兩個人一邊說話,一邊喝酒。

穆穎兒試探性的開口問道:"你喝酒,是因為百葉的緣故吧!"

蘇凜這回,已經有些醉意了。

他臉上的神情苦澀:"為誰,似乎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開心,我也不開心,兩個人到最後,都是互相傷害,何必呢!"

穆穎兒眸子閃了閃,緩緩開口道:"蘇凜,你有沒有覺得,或許,你是該換一種方式對待百葉了,你在她面前,好像什麼都為她安排好了,這樣的生活,不一定是她想要的,還有,我個人覺得,女人是要寵,但是,不能太慣著!"

穆穎兒的話,讓蘇凜瞬間想到蘇寒說的話,用穆穎兒刺激百葉。

他竟然無恥的,萌生出那種念頭。

如果百葉真的還無反應,那是不是說明,他們兩個人沒戲了。

或許,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

蘇凜想了想,好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定。

他站起來,走了兩步,有點晃晃悠悠的。

他轉身扶住桌子,一臉醉意的笑著對穆穎兒說道:"我感覺自己真的醉了,你能送我回家嗎?我怕自己在大街上亂走,會被車撞死!"

蘇凜承認,她在利用穆穎兒。

可是,這也只是想讓她送自己回家,看看百葉的反應而已。

不知道她心裡知道了,會不會鄙視自己。

穆穎兒抬頭看了蘇凜一眼,她淺淺的笑了笑:"好啊,反正我沒喝多少酒,現在還清醒著呢,就送你回去吧,只不過,我可要跟你事先說好,送你回家,我可是要蹭飯的,你做的燒烤好吃,想必飯菜味道也不差吧!"

蘇凜醉的搖頭晃腦:"好啊,沒問題!今天中午我請客,請你……吃飯!"

穆穎兒笑了笑,起身,結賬,扶著蘇凜,向著外面走去。

其實,穆穎兒是個心思玲瓏的人,她跟蘇凜結賬的時候,蘇凜還能搶著結賬,她就知道,蘇凜肯定沒有醉的那麼徹底。

只不過,她也沒有戳破。

兩個人搖搖晃晃的向著外面走出去。

到了外面,穆穎兒一眼就看在蘇凜的車。

她扶著蘇凜走過去,拿過蘇凜手裡的車鑰匙,將他扶上車。

然後,她才打開駕駛座,發動車子。

一路上,蘇凜都很安靜的坐在那裡,一言不發,根本不像是一個醉酒的人。

穆穎兒也不說話,安靜的開著車子。

因為蘇凜的車子上有回家的導航,她直接點開導航就走了。

只不過,看著陌生的路,穆穎兒這才明白過來。

蘇凜不住家裡。

本來,前天晚上自己過敏,本以為跟蘇北回家,會見到蘇凜,卻不曾想,蘇凜不住在家裡。

當時,穆穎兒心裡還挺失落的。

沒想到,時隔一天,她就可以去蘇凜的家了。

穆穎兒的心裡,竟然有淡淡的雀躍。

雖然她知道,蘇凜喜歡的人是百葉。

可是,每次趕緊蘇凜,她還是感覺到,十分歡喜的。

蘇凜則是獃獃的坐在副駕駛上,看著距離公寓越來越近的路,他的心裡,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張。

她在想,百葉若是看見,他把她不喜歡的人帶回家,她心裡會作何感想。

會不會徹底不理自己,他們的關係,直接降到冰點呢?

如果不是,她難道還會吃醋,質問自己不成!

蘇凜的心裡,亂七八糟的,加上酒意,他感覺整個人都在發燒一般。

到了公寓,百葉將車子直接停在門前,下車,將蘇凜扶下車,向著公寓裡面走去。

兩個人走的蘇凜搖搖晃晃,好像醉的很嚴重一般。

終於到了門口。

穆穎兒本來是打算直接問蘇凜要鑰匙的,可是,她自己思量到蘇凜的意思,便伸手按了門鈴。

按了第一次沒反應,穆穎兒便按了兩次,三次……她鍥而不捨的態度,讓本來在家裡的百葉,有點不耐煩。

她以為是蘇凜出門,沒有拿鑰匙,才一個勁的按門鈴。

煩躁了一會,百葉還是起身,去幫蘇凜開門。

她站在門口,看都沒有看門口的人是誰,便直接開了門。

當看見門口的兩個人時,百葉的神情,驚呆了。

怎麼會是穆穎兒?

她的目光,轉移到旁邊的蘇凜身上,看到醉醺醺的人,百葉的眉頭,忍不住皺起來。

他真是怎麼了?大白天的喝成這樣!

看到百葉盯著蘇凜,不悅的目光。

穆穎兒善解人意的開口解釋道:"百葉,我們先把蘇凜扶進去吧,他喝醉了!"

百葉點了點頭:"那就先進來吧!"

說著,百葉伸手,將蘇凜的另一隻胳膊扶住。

將蘇凜扶進客廳,放在沙發上。

百葉這才站起來,開口道:"我去給他弄點醒酒的東西!"

穆穎兒點點頭。

百葉剛轉身,她就忍不住開口:"百葉,你別誤會!"

百葉轉身,淡漠的看了她一眼:"我誤會什麼?"

穆穎兒咬了咬嘴唇,為難的開口道:"不要誤會我跟蘇凜,蘇凜今天在酒吧喝酒,我和紫蘇去玩,紫蘇後來有事走了,我一個人溜達,進了酒吧,看見他喝醉了,最後送他回來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穆穎兒的解釋,頗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埃及絕戀:倒追圖坦卡蒙 百葉扯了扯嘴角,自嘲的笑了一聲:"我怎麼樣想的,我都不知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穆穎兒的神色,頓時變得難看。

她沒想到,百葉這麼不客氣。

可是,這也是應該的,不是嘛!

她本來也沒有想到,蘇凜和百葉是住在一起的,畢竟,他們還沒有結婚嘛!

穆穎兒想了想,最終還是很善良的開口:"我只是怕你誤會,我們兩個約好一起去喝酒,然後,生蘇凜的氣,我只是不想讓你們產生不必要的誤會!"

百葉笑了一聲,心裡冷冷的想著,她要是真的這麼善良,為什麼不給自己打電話,讓自己去接蘇凜,難道蘇凜的手機聯繫人中,沒有自己嗎?

她看著穆穎兒,皮笑肉不笑的開口道:"是嗎,那我還真是要好好的謝謝你了!只不過,你放心,這樣的事情,我一般情況下,都是不會生氣的,更何談產生什麼誤會呢!"

穆穎兒似乎鬆了一口氣,她笑著說道:"那就好,謝謝百葉理解!"

百葉愣了愣,她都不知道,這個女人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聽不出來自己話里的意思。

她看了穆穎兒一眼,轉身去弄醒酒湯。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百葉端著一碗湯走過來。

穆穎兒看著她,笑著說道:"你這麼快就把醒酒湯弄好了,我扶著他,你幫他喂下去吧,說不定他中午就醒酒了呢!"

百葉看了一眼時間,現在都是一點半了,再過一會就能醒酒,那可真是神奇了!

只不過,她也沒有說什麼,看著穆穎兒將蘇凜扶起來。

蘇凜半眯著眼睛,渾身的酒味,嘴裡還自言自語的說著什麼,不清不楚的話。

百葉往前走了兩步,直接將碗里的湯,對著蘇凜的嘴,餵了下去。

本來,聽著百葉和穆穎兒的對話,蘇凜心裡甚是安慰。

百葉看見自己喝醉了,竟然還去幫自己熬醒酒湯。

這根本不符合她一貫的作風,可是,這樣對自己上心的百葉,讓蘇凜心裡也很是開心。

情深不壽,莫許白頭 可是,當他嘗下一口,百葉做的醒酒湯,他就受不了了。

這什麼東西啊,又辣又嗆!

當百葉掰著蘇凜的嘴,給他灌了第二口時,蘇凜再也受不了了。

他直接從沙發上站起來,向著衛生間衝去。

穆穎兒懵逼的看著突然發作的蘇凜,一臉吃驚的看著百葉:"他這是怎麼了?"

穆穎兒心裡還想著,蘇凜是不是想吐。

結果,百葉涼涼的開口:"這不,他已經酒醒了!" 「同行的還有賴小姐。」

「你想個辦法,找人去江山一號教訓一下那個賤人。」

「江山一號守衛森嚴,里裡外外全是保鏢,密不透風,恐怕找不到機會,萬一失手還給了被人抓把柄的機會。」

還密不透風!看來她寶貝兒子對這個狐狸精寶貝的很,她就不信這個賤人能一直那麼好運。

「老闆娘,我倒是有個辦法。」

「說。」

「如果讓紀總知道,這個女人就是個貪慕虛榮的女人,在紀總一無所有后就離開紀總,我想紀總應該就不會喜歡她了。」

月緣情殤之上官琳傳 「不管成不成都試試。」她就不信了,他兒子對這個狐狸精真的有那麼強的包容心,聽唐坤這麼建議,她倒是有個幫得上忙的計劃,「你給托馬斯打個電話,讓他想辦法,把喬隱安插進集團,讓喬隱幫著紀優陽一塊對付紀總。」

董雅寧的辦法是不錯,喬隱是自己人信得過,「是,我馬上去辦。」

唐坤抽回手轉身去打電話。

嘴角含笑的董雅寧,正要轉身就看到迎面走來的人,董雅寧裹著披肩笑著上前打招呼,「老四,回來啦。」

來到董雅寧面前的紀優陽,伸手摟住董雅寧的肩膀,「小媽,你最近變漂亮了。」

雖然她厭惡紀優陽的存在,不過她並不討厭別人對自己的誇獎,看到紀優陽這張令人厭惡的臉,董雅寧就想起一件事,這正要開口說話,丁如意的哭聲就傳了過來。

紀優陽帶著董雅寧往那邊走,看到被紀佳夢壓在地上扇耳光的丁如意,紀優陽一副不嫌事大的口氣,「哇哇哇,姑姑,這教訓兒媳婦也別打臉,這張臉明天還得用。」

看到紀優陽出現了,丁如意一把推開紀佳夢,連滾帶爬躲到紀優陽身後,「四少救我,快救我。」

魏勝勉攙扶起被丁如意推倒在地的紀佳夢。

起身的紀佳夢瞪了眼魏勝勉,「還不是你惹出來的禍事!」

從廚房出來的駱知秋,後頭跟著萊恩總管和幾個傭人,拿著東西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老四,回來了。」

看到駱知秋出來了,紀優陽抽回摟住董雅寧的手,沖著駱知秋打招呼。

這一回來就是一頓打,壓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魏勝勉,困得要命,轉身就要上樓,卻被紀優陽叫住,「等會表哥,我這剛攔住了一單和你有關的報警電話,過來,一塊聽聽?」

報警電話?

除了電視上那件事,她這個沒用的兒子又惹出什麼事情了?紀佳夢用手指著魏勝勉,「你該不會是挪用公款了?」

「媽,沒這事!」之前挪用的錢,早就從高博文給他的錢補上了。

魏勝勉趕緊湊到紀優陽面前求情,「老四,你聽我說肯定是有人看我不順眼,想要整我。」

他都沒說是什麼,魏勝勉就急著解釋了?

紀優陽揮了揮手讓魏勝勉冷靜,隨後帶著駱知秋往沙發那邊走。

雙手搭在駱知秋的肩膀,將駱知秋帶到只有老夫人才有資格坐的主位,「三媽,你坐這。」

「老四,我還是坐回那邊吧。」

拍了拍駱知秋的肩膀,示意駱知秋安心坐著,「以後,在紀家,這就是你的位置。」

紀優陽這番話,除了董雅寧以外,讓其他人幾個人無比震驚紀優陽這底氣是從哪兒來的。

回頭看了眼還站在沙發後頭的幾個人,紀優陽比了比手,「這件事說來話長,還是坐著談。」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